当前位置: 首页 >> 叶小鹰 >> 唐郎公子 >> 第三章      
第三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目录 上一页
一番云雨下来,二人皆是餍足疲惫,只见唐郎披散一头如墨乌发,更是衬得眉目如画,此时正斜靠公螳螂胸膛上,二妖倚在一株二人合抱的大树根下。
唐郎深感浑身酸软难当,身后金蕊辣痛酥麻,两只手腕勒得生疼,手臂也扭得酸痛,一身好不难受。他欲要催促那公螳螂给他解开束缚,却又想起自己今日竟然雌伏人下,飞登极乐,登时羞愧难当,半个字也说不出口来,只得两手发力,想要挣脱那缚手之物,谁想也不晓得那东西是何方宝物,一时竟挣脱不得。
他在那兀自扭动,不成想惊动那公螳螂,那公螳螂一哆嗦,僵着脖子不敢看他,战战兢兢立了起来,捡起衣裳穿上,抬脚慢慢挪了二步,又慢慢挪了二步,始终以背对他,不则一声。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起先唐郎见他起身,以为他要一走了之,俯眼但见自己身上狼藉不堪,目不忍视,那罪魁祸首却要装作若无其事一般轻飘飘走了?想到此处,羞怒攻心,不及多想,已呵斥出口道:“你要去那里?”声道极大,震落古树几片落叶。
那公螳螂听他喝道,身子一抖,呆立原地不敢再动,嘴里嗫嚅道:“是、是我唐突了……我并未打算逃离,不过觉得人形是不好下口的,先回避变作原型再来送与你吃……”
唐郎本就不会吃他,他是公的,无需吃了这傻痴呆瓜增进修为,来日好生个聪敏的小螳螂。他见那呆瓜一副痴样,倒觉有些好笑,又看他背影,着一袭深绿长衫,身量颀长,宽肩细腰,好一把风流身段,只可惜他此时缩着肩背,状似畏惧,平添几分滑稽。

唐郎转念一想,不如逗弄这呆瓜一回,作个玩笑,唬他一唬,也好报了那呆瓜把他实雄认作虚雌之仇。因此冷道:“你姓什么?叫什么?可有表字?”
公螳螂低声道:“无名无姓,山中精怪都叫我螳螂精。”
唐郎故作冷酷道:“我是不吃无名之辈的,说出去岂非叫人笑话,如此这般,不若我替你取个名罢!”
公螳螂不曾想自己临死还能得个名字,心中盘算来日子孙也好知道祖宗名姓,中元祭拜时尚可召唤,烧来钱物也不至给了孤魂野鬼,当即点头道:“那便有劳了!多谢一番心意!如此我也能坦荡赴死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也不再抖,回转身来,谁知一看到唐郎那赤条条的模样,火烧了似的蹦了起来,又跳转过去背对唐郎。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唐郎又好气又好笑:你作甚么害羞模样?又作甚么不敢看我?我这副尊容难道不是你弄出来的?!
他也不点破,直冷着声音道:“你这样胆小,不如叫唐怯,表字小妾。你可满意?”
那呆瓜那里晓得唐郎是故意捉弄,只觉替他取了名字即是泼天恩惠,连连点头道:“满意满意!”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唐郎听了他连道满意,差点乐得笑出声来,不想牵动身下疼痛,又怨起唐怯来,遂薄怒道:“既已有了名姓,还不快乖乖过来给我吃罢!”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唐怯半分犹豫也无,转身走了过来,只是一路低头,目不斜视,生怕看到唐郎,嘴里一面低声问道:“是否该变作原型?”
唐郎心道这真是个实心的呆子,皱眉道:“你抬头瞧瞧我会吓死去?!你可先松了我的绑!”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唐怯兀那低着头,蹲下来伸出手只一下,那缚手绳同蛇一样滑溜溜掉下去了,他见唐郎如玉手腕上青紫伤痕,脸上红白交替,壮了壮胆,咬牙一气道:“你,你该吃我了罢!我本无所欲求,如今能遇上你已经是幸运,虽说你我今世只能做这露水夫妻,我却是真心爱你慕你,还能让你留下我骨血在这世间,我更是感激!我,我只望你每年今日能同我们孩儿说一说他们那不成器的爹爹,即便是从未晤面,我仍旧……”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啪”的一声脆响,唐郎赏了他一个嘴巴,这嘴巴虽然清脆作响,但用了巧劲,并不疼痛,为的是打断唐怯那一番剖白。唐怯挨了嘴巴,也不生气发怒,抬起头来愣愣看着唐郎。
唐郎看着他朗星也似的一双乌目,直直望进自己眼里,仿佛不知世事的孩童,心下不忍,欢喜,难过,一并翻了起来,两人四目相对,竟然痴痴对望了许久。

“咕嘎!”古树上突然一声鸦叫,紧接着一把粗哑嗓子叫道:“你两个大眼瞪小眼可完了?老鸦我最喜欢看你们妖精打架,可不喜欢看你两个瞪眼睛!”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唐郎面上轰地烧成一片红霞,再看唐怯,一张俊脸也是满脸通红,不知怎的,他看着唐怯那副模样胸腔里突地一跳,顿时心慌起来,知道自己是真看上这呆瓜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唐怯不晓得他作何思想,把一双手伸出来握住他的双手,痴迷道:“你吃我可以,可告诉我怎么称呼?我死了是决意不去走奈何桥、喝孟婆汤的,做野鬼把你的名字能念到我魂飞魄散之时……”
唐郎挣了挣,要把手抽出来,唐怯却握得愈发紧了,唐郎无法,长叹一声道:“你这呆瓜……你再仔细看看我,可是同你一样不是?”说着自己分开两股,牵着唐怯的手摸到两腿中间。
他此举是羞臊难当、极力隐忍的,谁知唐怯顺水推舟握住那根抚摸,略奇道:“那又如何?”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唐郎见这呆瓜实在是不开窍的傻子,只气得要吐血,怒喝道:“还不明白?!我也同你一般的是个公的!”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喝毕,又觉难受,这呆瓜想必也是无措乃至厌恶的吧,即便错全在他自己看不清楚,错把唐郎当成母螳螂,追究起来他还得给唐郎赔礼才是。可唐郎就算知晓这些,胸中仍然痛苦。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唐怯果然呆了,不敢置信道:“你也是公的?”
唐郎抓住他手狠狠甩开,别过头道:“是。”
唐怯又问道:“那你不会生孩儿?”
唐郎薄怒道:“自然不会!”
唐怯忽有点欣喜道:“那……那你不会吃我!”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唐郎一时不知如何接口,恼羞成怒,扭过脸来呲牙道:“你送上门来的我当然吃!”

“嘎,送上门来的可是你这种小公螳螂,老鸦我看得清楚,”古树上粗哑嗓音再度道,“你两个快快妖精打架,我老鸦最喜欢看了!”
唐怯不管他们怎样,只欢喜的扑将上去把个唐郎公子搂得紧紧,道:“原来你不会吃我的!原来我能同你更长久的!和你有了这露水姻缘我已满足,如今我们能天长地久我实在是……我实在是……”他翻来覆去的,把“实在是”说了许多遍,恨不得把唐郎揉进肉里。
唐郎心中稍安,低声反驳道:“我还未必会同意和你天长地久呢……”

唐怯松开他,抓住他两肩,面上兴奋未退,笃定道:“我螳螂一族的公的都是一心一意,你现今是我的了,就永远是我的了。”说毕,又把他狠狠箍进怀里。
唐郎胸中涌上甜蜜,犹豫再三,也伸出手去抱住了唐怯的背,二妖就这么互相拥抱着,仿佛世间只有他们二个。
那老鸦在古树上看了好久,始终不见他们妖精打架,失望十分,“咕嘎咕嘎”的飞走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抱了许久,唐郎实在觉得那难以启齿之处愈发不适起来,遂推开唐怯,皱眉道:“此处可有水潭?”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唐怯长手一舒一捞,把唐郎抱了起来,道:“有是有,我带你去罢,只是你仍未说,我该如何唤你?”
唐郎眼珠一转,窃笑道:“唤我郎君即可。”
唐怯不知他为何笑,只觉他笑得很好看,也笑道:“如此,郎君,我带你去罢。”说着,脚下一点,瞬时化作一道绿影,不知去往那个方向了。

列位看官,你看这,唐郎公子他本该被个母螳螂吃了,不料来了个捕螳螂的黄雀,逃出了他一条小命,又不料反被唐怯当个母螳螂缠绵,这其中种种阴差阳错,无巧不书,促成一段啼笑因缘是也!这正是:一着真凤作假凰,两厢郎情合妾意。自此,两人同睡同起,同衾同食,恩爱自不必多言,也成了这山中一段佳话,不为世人知晓罢!
絮言絮语 再次谢谢看到最后的姑娘们!我爱你们~别嫌我肉麻~╭(╯3╰)╮~~
静沉于2017-07-25 19:16发布 静沉于2017-07-27 23:54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