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寻香记 >> 第九十一章      
第九十一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白展鹏和彭少钦练枪练得浑身是汗,结伴去山泉处洗澡。
“少钦哥。“江小扣站在远处喊。
“有事啊?”
“子阳哥说,占先生找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哦。”彭少钦余光看了看白展鹏,吞吞吐吐道:“我。。。。。。。你就说,我有。。。。。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喊了声,“你去告诉子阳哥吧,少钦哥这就过去。”
“好。”江小扣转身走了。
“去吧,少钦哥,你先回去吧,我再冲会儿。”白展鹏看他不走,又道:“你不用想这么多,不然日子怎么过啊。”
“那。。。。。行,我去问问他有什么事?”
“你去问吧。”
泉水清凉,冲在身上让白展鹏想起在药王山时的情形,兄弟三个一处洗澡,一起逗笑,不远处就是师傅,那时候的日子真好,白展鹏有点想笑,可又笑不太出。

木屋里,占留云伏上彭少钦赤裸的身子,彭少钦打开双腿,让他慢慢的侵入,很痛,但彭少钦不敢躲,只是双手抓紧着床单,毕竟那么久没做了,一开始总是痛的,可与玄香丹的痛比起来,也真不算什么,占留云抱着他的头,听他低声的呻吟,非常隐忍却极是诱人,占留云低头亲了亲他的脸,温热的唇下,彭少钦的脸如火般的热,记忆里,占留云好像从来也没亲过他。占留云的温情让彭少钦心头情起,他伸出臂去,揽住占留云的背,亲吻他的肌肤,这样的回应让彭少钦很是不好意思,他脸红着,哭泣般的吟叫越发的低沉了,在金陵的时候,两人之间的床第之事并不算少,但却没有那么亲密,彭少钦在床上放不开,似乎就像叶倾寒说的,没什么风情,但占留云心底是喜爱他的青涩的,并没想改变他什么,没别的花样,简单的欢爱也可以淋漓尽致,况且如果真要调戏着才有乐子,他调戏白展鹏就足够他尽兴了。
耳边忽然传来萧声,但那不是庄子阳吹的箫,那是白展鹏,他也真敢吹,爹爹听了恐怕会骂自己到底怎么教的徒弟,占留云已经释放了自己,喘着气道:“你今天晚上别走了,在这儿待着,等我回来,我们一起睡。”
“是,师傅。”
占留云穿了衣裳往外走,走到门口,回头看看:“你都不问我去哪儿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不是说等你回来吗?你。。。。。。。还回来吗?”
“回来。”占留云笑笑,转身走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月色很是明润,循着萧声,占留云来到峰顶,白展鹏正坐在石头上吹箫,一看他来,站起来就往另一边走,占留云紧跑了两步,拉住他的胳膊,“你给我站住。”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干嘛?”白展鹏甩开他。
“你吹箫不就是想引我来吗?我来了,你又要走。”
“占留云你能不能不这么自作多情,我是没事干歇会儿,顺便吹吹萧,谁让你来啦?我还觉得你扰了我的兴致呢。好不容易清静了。”
占留云看了看天,伸手掐着白展鹏的下巴,“你这张嘴真是气人,好,你不想见我,我走就是,给你留个清静。”
看他大步往回走,白展鹏心头气苦,大声喊道:“占留云,我想和你单独在一起,不用天天,也不用时时,就一会儿,行不行?”
占留云停了步,回过身来,就见白展鹏坐在石头上,蜷着膝,抱着头,他走过去,坐在白展鹏身边,抱着他,亲亲他的头发:“行,当然行,你什么时候想单独和我在一起,都行。”
“你这话不是放屁么?”白展鹏抬目瞪他,心中有气,却又忍不住抱住了他,含泪道:“师傅,君豪大了,他都会叫鹏叔,会叫爹了,你多陪陪他,君行是你儿子,君豪也是啊。”
“我知道。”占留云柔声道:“我已经和爹爹说过了,原先没有孩子,什么规矩都可以守,有了孩子了,算上君谦,他们都是我的儿子,一人一天,不偏不倚,不然长大了,兄弟之间必会生了嫌隙的,你放心,爹爹是明理的人,他已经答应了。”
“那扣儿呢?”
“他现在不想跟我,那就随他吧,他自己高兴就好,姻缘的事情,不可以勉强。”
“切。”白展鹏不屑道:“话左右都是你在说,你若不勉强,我早下山干正经事去了。”
“白展鹏,我再和你说一遍,我占家从来不收徒,只收妾,自你和子阳上山,你们把我当成师傅,我可从来没有,从你们长到十二三岁,我就想要你们了,但我怕你们小,受不了,就一直等,你总说我勉强你,好,我不勉强你了,孩子留下,你愿意去哪儿去哪儿吧。”
“孩子凭什么给你留下?”
占留云本来只是有点不快,听他这么一说,脸一沉,正色道:“那是我的儿子,你想带走,你试试看,非要让我活扒了你几层皮,你才知道该怎么当个安室居家的小妾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怕你么?”白展鹏嘴上是不肯示弱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抬起手来,作势要打,白展鹏吓得一哆嗦。
“你不怕?我打死你我看你不怕,别说是你,就是你哥,你去问问他,他怕还是不怕?”
“不就仗着你当过师傅吗?”白展鹏嘟囔:“有什么了不起,除了欺负人,你就剩欺负人了,还能干点什么有用的?”
“白展鹏。”占留云吼道:“给我把裤子脱了。”
“在这儿?”白展鹏一抓裤腰带。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就在这儿,脱了裤子,给我撅在地上去。”
“我。。。。。。我不。。。。。。”白展鹏羞着,起身想跑,占留云拉住他,两人撕扯起来,见白展鹏挣扎不从,占留云猛的吻住他的唇,白展鹏一下子老实了,身子也软下来。不觉间腰下一凉,索性闭了眼,由着占留云狎弄了,反正山顶没人,只有风。
占留云让白展鹏跪在自己胯间,把白展鹏的脸按死死贴到火热之处,喘息道:“它都这样了,都怪你,说吧,怎么解?”
“你要怎么解?“
“坐上来。”
“啊?坐啊?”说实话,白展鹏最怕的就是这个姿势,不光是他,那几个妻妾也是一样,虽然并不常用,但每次都会让妻妾几个印象深刻,无法忘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坐,不然我会打你。”
占留云铁定心的事情,白展鹏是从来抗不过的,扭动会子就被他压住双肩硬坐了下去,身体契合到毫无缝隙,白展鹏大口喘气,呻吟着适应体内的痛楚和不适,占留云伸手将白展鹏的上衣也扒了下来,“你身子长得好,穿了衣服盖住了,也是可惜。”
月下风间,白展鹏一丝不挂了,他很是羞臊,却又挣脱不开,只得骂道:“王八蛋。”
第二次被占留云托起身子又落了下去,“啊”白展鹏大叫出声,连树上的乌鸦都扑棱棱飞了。占留云加速了双手的动作,白展鹏无法遏制的哭叫,“你很想我碰你前面。。。。。。是吧。”占留云喘着粗气,“我不会碰它,不自己出来,你今天就受不完这个罪,好好当个小妾,多生几个儿子才是你的正经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留云。”身后传来占卓风的一声厉喝。
占留云一惊,连忙与白展鹏分开,“快把衣服穿上。“他说着,自己也赶紧系好裤子,回身一看,父亲已经走远了。上官逸走到近前,扬手给了占留云一巴掌,“你知不知道你占家的家规是怎么说的?”
“知道。“
“说的什么?”
“不得在山间野合。”
“算上扣儿,你一妻三妾,关在屋里怎么干不好,非要出来弄这个。”上官逸当真恼火,他和占卓风夜来无事,本想到峰顶赏赏月色,谁料竟看到这样一幕,见占卓风气得拂袖而去,上官逸知道占留云这顿家法是挨定了,白展鹏也一样逃不掉。
上官逸见白展鹏穿好衣服,从树后出来,上去就是正反两记耳光,“你浪得难受么?”
白展鹏捂着脸,臊得直哭,“我没有,是他。”
“是我的错,没他什么事,走吧。“占留云拉起白展鹏的手,“跟我回去,我不会让爹和云叔打你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可是你说的。”白展鹏呜咽着。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我说的。”

回到占卓风的木屋,占留云跪在地上,“爹,今天晚上的事情都是我的错,和展鹏无关,爹您要打要罚,我都受着。”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卓风二话不说,抡起藤条就打占留云,边打边骂:“你两个儿子都满地跑了,你还敢做这种事,你就不怕孩子看见了和你有样学样么?”
占留云忍着疼道:“是,爹,儿子知错,这是最后一次,留云再也不会了。”
“展鹏呢?”上官逸喝问。
“我。。。。。我在这儿。”白展鹏战战兢兢地跪在门外,庄子阳也早跪在他身边,彭少钦正从远处往这边跑来。
上官逸用藤条指着白展鹏,:“回屋去,把裤子脱了,跪在凳子上,你们几个都跪在外头听着,看以后谁敢在屋子外头脱裤子,你师傅说了,以后你们都自己单独住,他一人一天陪着孩子,你们都自己检点一点,不要带坏了孩子。”
“我不。。。。。“白展鹏抹着泪道:”我不挨这个打,又不是我的错。“
上官逸一脚踢过去,“你不脱,是等着我给你脱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在哪儿脱不是脱,在哪儿叫不是叫,云叔你就没出过声么,远了不说,就说昨天半夜里……..”
  “住口。”庄子阳一掌扇向白展鹏的脸,他转过身来,磕头道:“爹爹息怒,云叔息怒,这件事情都是子阳没有管好弟弟,您不要打展鹏,打我吧,我脱裤子,不用进屋,就在这儿打,看他们以后谁还敢。”庄子阳说着,拉开裤带,裤子一下子滑了下来。
“子阳哥。。。。。哥。“白展鹏和彭少钦慌忙给庄子阳穿衣服。
“子阳。”占留云跑过去,抱住庄子阳,回头喊了声,”爹。“
占卓风气的不轻,藤条扔在地上道:“都出去。”
“是,爹。“
“都回屋去吧,赶紧走。”上官逸把几个孩子都轰出去,捡起地上的藤条,放在桌上,温声劝了句:“师傅,你别生气了。”
占卓风忽的抬起手来,重重打了上官逸一个耳光,上官逸楞住了,门外听到这一巴掌的占留云也楞住了。
上官逸压了压火儿,转身走出门,看也没看占留云几个,径自往山顶走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跑回父亲屋里,喊了句:“您要打打我,干嘛打云叔啊。”喊完,回身去追上官逸,却看不见上官逸的身影了。
“云叔,云叔。”占留云四处找,在峰顶看到上官逸默然坐在那儿。
“云叔。”占留云走过去,跪下来,轻声说道:“云叔,天晚了,回去睡吧,展鹏那小子,胡说八道,我一会儿给您出气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说什么呢?“上官逸摆摆手,“我没事,你不要因为这个打展鹏了,那个小子,你是管不住的,认了吧。“
“他敢。”占留云忿忿地:“回去我就撕了他的嘴。”
‘’算了,你对妻妾好一些吧,不要动不动就打。“
“嗯。”占留云应着,往上官逸身后看。
“你看什么呢?你爹?”上官逸苦笑道:“他不会来的,你的脾气多少还是像我一些,面上是硬,心是软的,你爹可和你不一样,面上温善的很,心里倔的要命,所以你有那么多人喜欢你,他也只有我一个。”
“云叔您这样说可是冤枉我爹了。”
“怎么讲?”
“我爹是只喜欢您一个,不是只有您一个人喜欢他,我爹那样的人,怎么可能啊。”
“好了,回去吧,我年岁不轻了,你能折腾,我可不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那我扶您回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放屁。”上官逸踢了儿子一脚,笑道:“我用得着么?”

两人一边说,一边往回走,占卓风坐在门口,听到两人的声音,站起来,回转了屋里。
上官逸推开门,见占卓风已经睡下,也躺了下来。
“回来了?“占卓风先开了口。
“嗯。”
“云儿。。。。。。。对不起。”
上官逸咽下泪,转过身去道:“不用了。”
占卓风抱了抱上官逸,“你以后小点声音。”
“是,我知道了。”

占留云看上官逸关了门,屋里没别的动静了,这才怒气冲冲的来到白展鹏房中,占君豪和占君行在床上睡着,白展鹏跪在灯下,庄子阳坐在一旁。
“师傅,您回来了。“庄子阳站起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一抬脸,满脸都是肿拢的指痕,“谁打的?”
“我。”庄子阳道:“谁让他胡说八道害云叔挨打,我揍了他了,师傅,天都这时候了,君豪和君行也都睡了,您就别打他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今天我饶了你,再有下次,我就把你吊起来打。”占留云气得一脚踢了过去,转身走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站起来,仍自委屈着,“哥你干嘛这么狠的打我?”
“第一,口无遮拦,不尊重云叔,你该打,第二,我如果不打你,他打你你就知道什么是狠了。第三,你能不能学聪明点,师傅我你都可以说,云叔不可以,你到底要我跟你说几遍你才能明白?”庄子阳说到最后一句,气得都说不下去了,“你自己待着的时候,好好想想。” 庄子阳说完,抱起占君行,“以后君行和我睡,师傅到你这儿来的话,君豪也和我睡,你呀,真是没一点规矩的,爹爹和云叔房里的事情也是你说得的?”

天色晴好,上官逸正看着占留曦在地上爬,这个孩子爬的速度很快,胆子也大,上官逸跟着他,居然也爬出挺远,耳边忽的传来两声哨笛,上官逸一怔,向四处看看,抱起占留曦快步走到僻静处,“轩主。”阿进走上前来,跪地磕头。
“快起来。”
“是。”
“找到睿儿了?”
“是 ,找到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还活着?”上官逸十分欣喜。
“是。”阿进犹豫着,:“不过,他。。。。。”
“说吧。”
“是。”阿进道:“萧诚睿被崠黎族走方行医的韦氏父女所救,他失了记忆,已经和那个姑娘成亲了,还。。。。生了一对儿女。”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这样?”上官逸暗自叹了叹,向崠黎山的方向凝望了会子,这孩子好生命大,居然活了下来,还成了亲生了子,那是连城的骨血啊,许家终是有了后,连城九泉之下也能安心些,既然他已经忘了,那就忘了吧,各自安好,也算对得起老天的一番苦心。
想到此处,上官逸道:“事已至此,你和阿崇就留在他们身边,好生保护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云叔。”是庄子阳的声音,上官逸给阿进使了一个眼色,阿进赶忙飞身而走。
庄子阳似乎看到阿进的身影,想要去追,被上官逸喝止,“回来,不许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云叔,那是谁?是阿进,是吗?他来做什么?”庄子阳急道:“师傅说,您让他去找睿儿了,找到了吗,睿儿他。。。。。。。。还在世上吗?”
“睿儿已经死了,你们忘了他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云叔。”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住嘴。”
占留曦被上官逸这一声喝吓得哇哇打哭起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云叔。。。。。。。”庄子阳含泪跪下,“睿儿他到底在哪儿啊?”
“给我起来。“上官逸喝道:“不许和你爹爹和师傅提起阿进,听到了吗?”
“是,子阳知道了,您回去吃饭吧。”庄子阳知道上官逸不想说的话,谁也逼不出的,只好站起来,抱过了占留曦,占留曦搂着庄子阳的脖子,瞬间就不再哭了。
“忘了他吧。”上官逸叹口气:“他真的已经死了,我不想你师傅难过罢了。”
“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回到房里,就见江小扣坐在那儿,神色很是焦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江小扣关上门,从怀里拿出一封信,“是王府的人送来的,崠黎对大周出了兵,建安王爷和我家先生已经在羌县外驻扎了,我家先生水土不服,生病了,他让你去营里帮他呢。。。。。。”
“什么?信给我。”庄子阳接过信,看了两遍,道:“你和展鹏提起过吗?”
“没。。。。。。没有。”
“不要和他说。”
“我知道,我没敢告诉任何人,我就和你说了。”江小扣道:‘’子阳哥,我想下山去看先生。“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先不要冲动,让我想想办法。“
“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信烧了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啊?”江小扣一怔,“用不着吧。”
“那你给我。”
“我烧,我烧。”
“子阳哥,扣儿,你们干嘛呢?“一听白展鹏要进门,庄子阳赶紧把信塞进江小扣怀里。
三颗心于2019-03-17 13:35发布 三颗心于2019-03-17 13:51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