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寻香记 >> 第八十五章      
第八十五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占留云辗转回到天觉寺,看他安然无恙,庄子阳和白展鹏眼眶都湿了,尽管从来没想过他会有事,但真见他站在眼前,也如劫后余生般的欣喜。
庄子阳推了白展鹏一把,“去,过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师傅。”白展鹏跑过去,双膝一弯,被占留云拉起来带进怀里,“你生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生了。”
“孩子呢?”
听他问到孩子,白展鹏有些心虚,结结巴巴地:“秦。。。。。。。秦姐姐和骏起哥带。。。。。带走了。”
“秦姐姐?” 占留云放开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就是若雨。”江月华借口来天觉寺辞行,一直等着占留云回来。
“你倒真是放心。”占留云白了白展鹏一眼,没像白展鹏担心的那样,占留云没有揍他,他也没力气揍他了,送了云叔和父亲汇合,他即刻便来找寻庄子阳和白展鹏,连日奔命,还是错过了白展鹏生产,两个孩子生时,他都不能陪在身边,作为父亲,也的确有些遗憾。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云叔还好吗?”庄子阳问。
“没事。”
“那。。。。。。。君行呢?”
“我临走时看了他一眼,挺好的,能吃能睡,有爹爹在呢,不用担心。”占留云转头对江月华道:“扣儿也很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就好。”庄子阳宽下心来,笑道:“展鹏的儿子哭声很大呢!”
“辛苦你们两个了。“占留云看到旁边有床,“我先睡会儿,一个时辰,你们叫醒我,我们再商量给睿儿报仇的事情。“
白展鹏刚想说,庄子阳给他使了个眼色,摇了摇头。
占留云头一挨着枕头便发出了鼾声,庄子阳和江月华去到另外一处说话。白展鹏就守在占留云旁边,干坐着,看着他,心里也是高兴。

参天树下,江月华道:“子阳,我觉得你不太爱说话了,是因为诚睿么?”
“他不叫萧诚睿,他叫许睿,是庆山王爷的遗孤。”
江月华恍然:“原来是这样。”
“叶倾寒真的死了?”庄子阳问。
“千真万确。”江月华拍拍庄子阳的肩膀道:“子阳啊,你埋下了一个太好的局。”
“卫王爷用得上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江月华先是一怔,后又一笑,“为什么这么问?”
庄子阳没答,“我原来想着等我生了孩子,就去帮江世伯做事,现在看来,一时半刻,也不可能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静待时机吧。”江月华道:“原先我和你师傅打过一个堵,你和我走,他输,扣儿给他,你留下来,我输,我的命给他。”
“扣儿给了他,我也留下来,您和师傅打了个平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江月华道:”子阳,你心有乾坤,等孩子大些,来帮我和卫峥做事吧。“
“是,如果孩子没事,他也答应,我就去。”
“有件事我要拜托你。“
“您说。”
”扣儿怀了孩子,不是你师傅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啊?”庄子阳沉声道:“苦了扣儿了,这皇上,当真可恨的紧。”

一个时辰转眼就过了,白展鹏用手拽了拽占留云的袖子,占留云没有睁眼,只张开了一只手臂,白展鹏伸了脖子回头瞅瞅,没看见庄子阳,也没看见别人,就把身子往前探了探,占留云顺手将他按在了自己胸前,也不说话。
白展鹏道:“师傅,云叔诈死,那还有没有人帮我们去找找睿儿哥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感到身上的手臂一下子僵了,白展鹏偷眼去看占留云的脸,半晌,眼泪从占留云的眼角流了下来,“师傅”白展鹏心中一痛,伸手抹干占留云的泪,说了声:“叶倾寒已经死了。”
占留云闻言,坐起来道:“你听谁说的?”
“江世伯的人说的。”
“他怎么死的?”
“被皇上赐死。”
“为什么?”
白展鹏道:“是子阳哥的主意。”他把这些日子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占留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越听眉头越紧,说了句,“去把你哥叫来。”
“叶倾寒死了,你怎么不高兴?”白展鹏对占留云的神色有些不解。
占留云抬腿踢了他一脚,喝道:“去把你哥给我叫来。”
“叫就叫,你喊什么。”白展鹏对占留云这种翻脸如翻书的德行早就习惯了,他跑出去,找到庄子阳,“哥,他叫你。。。。。。他。。。。。。。生气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又胡说什么了?”庄子阳问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没有,我就说你怎么弄死叶倾寒的事。”
“哦。”庄子阳淡淡应了一声,站起来,走到房门口,定了定心,才又进去,他走到占留云面前,一撩衣襟,跪了下来,他这一跪,白展鹏也只能跟着跪了。
“是你做的?”占留云问庄子阳。
“是。”
“你想干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为睿儿报仇而已。”
“而已?”占留云道:“以你的本事,还有展鹏,你们两个杀了叶倾寒并非难事,你这样做,是想动摇大周的天下了?”
庄子阳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垂着眼帘道:“子阳没有这个能耐,但也不想对睿儿食言,我答应过睿儿,如他有任何不测,我替他报了家仇。”
“好,就算如此。”占留云气道:“但你用叶倾寒的儿子去杀他,你也真是好手段了。”
庄子阳抬眼看了看占留云,伏身磕头道:“子阳知错,以后不敢了。”
“哥,你有什么错?”
白展鹏这声喊招来了占留云的一记耳光,“给我闭嘴。”
“我告诉你。”占留云指着庄子阳:”去了苗疆,给我好好在家待着,只能采药,行医,看孩子,其他的什么也不许做,你欠了我多少顿打你自己知道,别让我找你一并还了。“
“是,师傅,子阳知道了。”庄子阳跪伏在地,不敢起身。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这话是说给我听的?”江月华走了进来,瞪了占留云一眼道:“你们两个起来吧,出去待会儿,我和你师傅说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仍是不动,白展鹏也不敢动。
“出去。”占留云喝了一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

看两人起身离开,江月华指着占留云道:“在建安的时候,聆风就骂过你欺负人,好好的两个男人给你做了妻妾,孩子都生了,你还想打就打,想骂就骂?能不能不这么欺人太甚啊你。”
“大哥。”占留云道:“你放过子阳好不好,就当我求你。”
“这话应该我对你说才对。”江月华道:“算了,我们不要吵,也没有时间吵,你们得赶紧走了,我也得回建安了,趁着皇上还没反应过来。”
“既然叶倾寒死了,我们即刻就走。”
“我有句话想告诉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大哥说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扣儿他。。。。。。。是我亲生儿子。”
“什么?”占留云一愣,“真的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真的。”江月华叹口气道:“当年我失意之时,酒醉之后,与一女子结下露水姻缘,后来她死了,我找回了扣儿,我江家不是吉祥人家,我又舍不得他不姓我的姓,就说他是我捡来的,他生得也不太像我,可能像他母亲更多,其实那个女人长得什么样,我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那。。。。。。扣儿的这个孩子还是姓江?”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个随便吧,我已经不拘泥于这个了。”
“既然是大哥的儿子,我一定会对他好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江月华又道:“我其实并不愿意扣儿和你在一起,我知道你不爱扣儿,他怀的孩子也不是你的。”
“我说过了,我不介意。”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扣儿会介意。。。。。。。我之所以让他跟了你走,只是因为我想明白一件事。。。。。。。我原来一直都说爱一个人不一定要和他在一起,但其实。。。。。。。有机会的话,还是在一起的好。“江月华对占留云拱了拱手:“留云,我把扣儿托付给你了,帮我照顾他。”
“是,大哥。”
“告辞了。”江月华转身要走,占留云忽问:“大哥想和谁在一起?要不要留云帮忙?”
江月华不回头,笑道:“你不要总打人,就是帮了我的大忙了。“

崠黎山脚下的尤珈坳,韦玲玲拉着许睿的右手在树林里奔跑,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两人跑的累了,就背对背的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树影婆娑,凉风习习,吹得人心痒痒的。“你真的想不起来你叫什么名字了?”韦玲玲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想不起来。”许睿举起带着手套的那只假手,”我连这只手怎么没的都想不起来。“
“断了一只手,该有多痛,你就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也许是因为太痛了吧。”许睿喃喃的,“不想想。”
“那。。。。。。我给你起的名字你喜不喜欢?”
许睿道:“还行,不难听。”
“从天落,多好听啊。”韦玲玲嘟起小嘴,“居然就得了你不难听三个字。”
“就是不难听啊,比种田螺好听一点。“
“那好吧。“韦玲玲道:“我再给你起一个名字,自水生,好不好?”
“这个更难听。”许睿笑道:“田螺就田螺吧。”
“天落哥哥”韦玲玲娇羞问道:“你真的没成亲么?”
“应该。。。。。没有,我其实也不知道。”许睿低着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我就当你没有了,天落哥哥,我爹爹他。。。。。。答应了我们的婚事。”
“玲玲。”许睿看着自己残了的那只假手,“你真的不介意我没了一只手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真的不介意留在崠黎,不回中原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一点也不介意。”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我也一点都不介意。”韦玲玲拉着许睿的右手,满目情深道:“你还有一只右手啊。”
许睿打趣道:“我怎么觉得你看着我手的样子,像看鸡腿一样。”
韦玲玲打了他的手背,“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很爱吃鸡腿啊?”
许睿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让韦玲玲看,“你看见什么了?”
许睿好看的眸子让女孩儿心颤,“一个。。。。。。。漂亮的姑娘。”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哪有,分明是鸡腿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讨厌。”韦玲玲想抬手打他,许睿一只手揽过韦玲玲的纤腰,低头轻轻一吻,柔声道:“谢谢你,玲玲。”
“谢我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许睿看看天,”谢谢你救了我的命。“
“你说过好多遍了,还有没有别的。”
“没有了。”看姑娘有些不高兴,许睿嘻嘻笑道:“谢谢你肯嫁给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天落哥哥。”韦玲玲投身入怀,娇羞无限,也欢喜无限。
许睿抱着怀中的女孩儿,有些欣喜,也有些茫然,两种感觉交织起来,很是奇怪,但前尘往事,他当真什么也想不起来了,既无过往,就看未来吧,这里民风淳朴真诚,韦玲玲一家也对他非常好,终老此处,也是幸福的吧。。。。。。。
三颗心于2019-02-22 17:44发布 三颗心于2019-02-22 18:12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