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寻香记 >> 第八十一章      
第八十一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彭少钦站在厨房里,有些犯难,以前白展鹏和许睿在的时候,都是他们两个煮饭烧菜,自从自己进了门,虽然占留云不许他闲待着,扫院子,洗碗擦桌子的活儿自己天天都干,但白展鹏和许睿并没怎么让他插手过厨房里的事情,一说到做饭他还真是不怎么会,现如今家里只剩了自己一个人伺候师傅和爹爹,连吃什么好像都成了问题,他仔细回想着以前看过白展鹏煮饭烧菜的步骤,可心太乱,想也想不起来,许睿出了事,料想占留云定会迁怒给自己,如今自己又口无遮拦害了庄子阳早产,子阳哥和孩子没事还好,若是有事。。。。。。。。彭少钦想都不敢想,他抬手抽了自己一个嘴巴,暗骂自己道,你说你平常三棍子都打不出一个屁来,这时候多得什么嘴,他正惴惴着,就听占留云房里传出琴声,不禁一下子呆住了,原先家里有许多乐妓,可还没人能弹得出这样好听的琴声,心中暗叹,这世上,可有什么是师傅不会的么?”

上官逸从密道回到占氏医馆,本想赶紧去报个大人孩子都平安的信儿去,刚一出地道的门,就见阿进慌慌张张跑到自己面前,“轩主,谭隽带人上医馆这儿来了。”
上官逸大惊,挥手让阿进离开,他转过廊下,看到厨房里傻站着的彭少钦,顺着彭少钦的目光,他知道这小子定是醉在占留云的琴声里了,这不奇怪,因为比起医术,占家的琴艺更是一绝。上官逸略一思忖,走到彭少钦面前,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
“行,好,知道了,子阳哥嘱咐过了。” 彭少钦频频点头。
“得委屈你了。”
“没事。”
“你师傅脾气暴,忍着些。“
上官逸说完,拉起彭少钦进了占留云的房间,抬腿一脚踢在彭少钦腿上,喝道:“跪着。”
占留云的琴戛然而止,压着琴弦的手指微微颤着,想问庄子阳和孩子,却迟迟开不了口。
“你别担心,大人孩子都没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听到上官逸这句话,占留云抬目向上,咽了泪道:“辛苦云叔了。”说完,看都没看彭少钦一眼,只说了声,“出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上官逸道:“你问问他都做了什么?”
“你又做什么了?”占留云冷冷问彭少钦。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我。。。。。。。。。”彭少钦嗔喏道:“是我。。。。。。。。。。给子阳哥说了睿儿的事情,子阳哥。。。。。。子阳哥。。。。。。”
占留云听罢,狠狠一掌扇在彭少钦脸上,勃然大怒道:“你这个混蛋。”他拿起顶门的棍子,照着彭少钦身上就打,彭少钦闷声呼痛,既不敢喊也不敢躲。棍子几下子就断了,占留云跑到父亲房里,拿了藤条,回到房间,指着彭少钦道:“裤子脱了,跪桌子上去。”
“师傅。。。。。我。。。。。。”
看彭少钦满脸通红着不动,占留云一脚踢过去,咆哮道:“不脱就给我滚。”
“是。”彭少钦擦了把泪,只好脱了裤子,光着下身跪伏在桌子上,占留云用藤条打着彭少钦分开两条腿,高杨起藤条狠狠抽了下去。彭少钦又羞又痛,咬着胳膊不出声,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淌,求饶的话他自来是说不出口的,因为嘴硬,自小也没少挨打,也被脱了裤子打过屁股,可像现在这样分开腿撅跪着,不挨打都能臊死,别说再受这么狠的抽了。臀上火辣辣的疼,彭少钦本能的想躲,却躲也躲不开,他想想,终归是自己犯错,挨打也是应该,光着屁股扭动岂不更臊,不如就好好捱着,给师傅出口气,也抵一抵自己的错处。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在干什么?“占卓风看过病人回来,听到儿子在毒打彭少钦,急着问上官逸道:“子阳出事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没有,都没事。”
占卓风松口气,“那他那么狠的打少钦干什么?”其实占卓风一看彭少钦闪闪烁烁的眼神,就猜到子阳早产八成是彭少钦闯的祸,他知道彭少钦是个实诚孩子,又对占留云一心一意,既然他已经如此自责,自己也就不好再去责怪他,况且现在情势还很危险,他更怕点了儿子那个火爆的脾气,再生出别的事端来。
“他心里难受“上官逸道:”你让他撒撒火儿吧。”
“放屁。”占卓风气道:“只有你的儿子是儿子,别人的孩子就该死么?”
上官逸拦着占卓风,低声道:“师傅,谭隽来了,你们小心,我得走了,你信我,留云要打就让他打,我一家能不能安全离开金陵,就看少钦的了。” 说完,赶忙从密道离开。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屋内,占留云扔了藤条,在书案上铺上宣纸,提笔就写,写完了,扔在地上,“给你的,起来吧,给我滚。”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彭少钦穿上衣服,费力的低身捡起那张纸,赫然竟是一纸休书,他吓坏了,扑通跪下,含泪道:“师傅,我知道错了,你。。。。。。。你打我吧,行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医馆外人声马声全都嘈杂起来,官兵包围了医馆,谭隽走进后院,看到占卓风,微笑道:“占老先生,好久不见了。”
占卓风道:“上次好像在绿柳轩见过,敢问您是?“
“在下谭隽,大内太医院总管事。”
“哦,谭大人有何贵干?”

谭隽没答,只是四处走了几步,看看四下,不无慨叹道:“庆山王府居然被烧成这个样子?”
“金陵天火,太是不祥,我一家正要回乡。”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哦?一家?”谭隽说着,眼神飘向占留云的房间,就听占留云一声暴喝,“滚。”
“师傅。。。。。。。”彭少钦哭出声来。“

“这是怎么了?”谭隽笑问。
“家务事,让谭大人见笑了。”占卓风回身道:“留云,别打他了,出来。”

“是。”占留云应了一声,走出房外,冷脸说了句:”原来是谭大人啊,你放心,我不会抢你的饭碗,带我进宫是国舅爷的意思,跟我没有关系,去了一趟皇宫,还赶上出了那么大的事,下次我不会再去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谭隽一笑:“我这次来倒也不是为了我的那个饭碗,只是因为中元节那天有人行刺皇上,所以。。。。。。。所有那天进宫的人都需要盘查,例行公事。”

“谭大人请便。”占留云道:“我一家都在这儿呢!”他不回头,喊了声,“给我出来。”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彭少钦走到房门口,屁股疼得他挪步都难,就只能靠在门框上,低头行礼道:‘谭大人。“
“原来是彭二公子。”谭隽看出他行动不便,问道:“二公子身子不舒服?”
彭少钦怯怯看了看占留云,低声道:“嗯。”
“可是。。。。。。挨打了么?”谭隽看到彭少钦脸上肿拢的指印和淡淡的泪痕。
“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为什么?”
“手里拿了什么,给我。”见彭少钦低了头,也不敢说话,手里还紧紧攥着一张宣旨,谭隽伸出手,从他手里拿出那张纸,打开看了看。
“占先生。”谭隽道:“彭二公子是皇上亲赐给占先生的侍妾,占先生想休恐怕也是休不得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休不得,我就打死他。”占留云道:“能打死么?”
“这个么。。。。。。。。倒也不是不行。”谭隽慢悠悠道:“从前朝到大周,律例并不尽数相同,但男妾的地位是一样的,如若犯错或侍奉不周,夫家可以随意处置,无论打死,打残,转借,甚至转卖,都由夫家全权决定,就是男妾的家人也是管不得的。男人做妾大多是因为活不下去了,所以大周律例有令,男妾可以卖,但是不可以休,如果我知道的没错,占先生家的一妻三妾在官府入了册的其实只有庄子阳和彭二公子,庄子阳是正妻,二公子是侍妾。
“占先生”谭隽顿了顿,又道:“不知道你的其他几个妻妾现在在哪儿?”
“回药王山了。”
“为什么只有彭二公子没回?”
“关你什么事?“
“平常的确不关我事。”谭隽冷笑道:“但皇上怀疑那日行刺之人就住在金陵,如今那人跳崖身死,所以金陵各家各户,凡是少了人的都要询问,例行公事罢了,占先生莫要见怪。”
占留云一皱眉,就听彭少钦道:“是。。。。。。我把他们气走了。”
“你?”谭隽一愣。
“是,他们进门早,和师傅亲,容不下我,师傅一早和我圆了房,他们生气,前几日我们打闹起来了,师傅向着我,说了他们几句,他们气不过,就都走了。“
“因何事打闹?”谭隽追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因为。。。。。。师傅在我房里。。。。。。。。连着睡了三日。”彭少钦脸红着,声音也越来越低。“
“占先生。”谭隽道:“我要带彭二公子回宫。”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为什么?”占留云道:“不行。”
“哦,我忘了说,是皇上要宣彭二公子进宫。”谭隽说着,从袖中拿出圣旨,“宣彭少钦即刻入宫面圣。”
“草民领旨。”彭少钦接过圣旨,站起身来,亦步亦趋的随着谭隽离开,占留云看着他被人扔上了马,整个人趴在马背上,疼得全身发抖,心忍不住纠在一处。彭少钦远远看到占留云目中的关切,咧嘴笑了笑,占留云走过去,对谭隽道:“谭大人,能否容我两人说几句话。”
“可以,但不能背人,就在这儿说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摸摸彭少钦被自己打得红肿的脸,叹口气道:”小子,我要回家了,明日就走,你若能不跟着我,就别跟着了,自己的病,自己想法子治了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师傅。“彭少钦抓住占留云的手道:”我这病,除了你,没人能治。。。。。。你走你的,我不耽误你的行程,等我养养伤,能骑马了,我去药王山找你。”
“药王山,你是上不去的。”
“那离药王山最近的县城在哪儿?”
“回城。”
“你们会不会去城里买东西?”
“偶尔会。“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那我在那儿等你,要是碰上了,你就带我上山,行吗?我。。。。。。。我还没在山上住过。”
占留云闻言,鼻子一酸,竟一个字也说不出了。
“彭二公子,该走了,别让皇上等急了。”谭隽一声令下,彭少钦的马越行越远,他一直趴在那儿,回头看着占留云,直到转过街角,再也看不见。彭少钦擦干眼泪,抱紧了马脖子,他告诉自己,不能哭,在皇上面前一定要冷静,再冷静。

景晔阁内,赵羡和彭浩瀚全都等在那里,上官逸也站在一旁,看到谭隽带着彭少钦前来,赵羡笑了笑:“少钦来了。”

“草民彭少钦叩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彭少钦跪地磕头,又道:“少钦见过爹爹,见过各位大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看到彭少钦身后渗出的血迹,谭隽道:“彭二公子受伤不轻啊。”

“你受伤了?”彭浩瀚问:“哪里受伤了?谁伤的你?”
见彭少钦不回答,谭隽又道:“臣到占家的时候,占先生正在对二公子动家法,打得可是不轻?”
“他打你了?”彭浩瀚气道:“为什么,你做错什么了么?”
“是因为。。。。。。。。师傅和我睡了几日,子阳哥他们几个生气,就都偷着回药王山了,师傅迁怒给我,就。。。。。。打我了。“

谭隽把那封休书呈给了赵羡,赵羡又给了彭浩瀚。彭浩瀚看罢,气得将休书扔在彭少钦的脸上,骂道:”孽障。“

“爹爹息怒,是我的错,不怪师傅。”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赵羡对谭隽使了一个眼色,谭隽道:“二公子,你和占先生确实圆了房么?”
“是。”
“这圆房是如何圆法?”彭浩瀚的家规是出了名的严苛,彭少钦对情事单纯至极,若不曾圆房,是不可能说得出来的,看占留云对彭少钦的态度,谭隽觉得占留云并不怎么待见这个彭二公子,只要查出彭少钦有一点说谎,他就可以请皇上下旨杀了占留云,因为皇上已经疑心萧诚睿就是许睿,不是疑心,几乎就是肯定,如果再有点滴证据,占留云就是决计不能留的,况且就算自己不请旨,皇上也未见得会放过他,杀了占留云,肃王可以得回儿子,皇上绝了后患,自己少了一个对手,说不等上官逸也藏不住尾巴了,一石,几鸟。。。。。。。
“谭大人。”上官逸道:“你非要彭二公子把被窝子里的那点事都说给你听么,你若想听,或是想看,改日来绿柳轩好了。”他自来清高,谁都知道他的性子,所以他也不在乎当众说出自己的不满。
彭浩瀚阴着脸道:“上官大人说得极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赵羡笑着,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是看着彭少钦。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彭少钦脸红着道:“圆房就是。。。。。。脱了衣服,师傅把他的那个。。。。。。放进我。。。。。。后面。”天知道,彭少钦多想立时钻到地底下,可他不能,他必须忍,忍到这些人相信他说的话,占留云才有一线生机。
“疼吗?“谭隽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开始的时候疼。。。。。。。后来,就不疼了。”
“那是什么感觉?”
“挺。。。。。。。舒服的。”
“住嘴。”彭浩瀚站起来,甩了彭少钦一记耳光,“自甘下贱。”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爹爹息怒。“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赵羡听完,忽道:“顾玉,你带他下去查验一下。”
“是。”顾玉将彭少钦带到偏殿,说道:“彭二公子脱了裤子,趴在桌子那儿吧,我很快。”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彭少钦脱了裤子,伏在桌子上,整个后背全都羞红了,冰凉的手指插入腿间,彭少钦强忍屈辱,一动不动,的确很快,顾玉抽出了手指。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回到正殿, 顾玉对赵羡道:“启禀皇上,奴才验过他的臀伤和那处,彭二公子所言不虚。”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少钦“赵羡道:“当初是上官大人说你情系占留云,所以朕将你赐给了他,他已有妻妾,所以你也只能做妾,可成亲那天,你被廷卫使打断了腿,朕想问你,那是为了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此言一出,彭浩瀚几乎想要瞪死上官逸,上官逸看了看彭少钦,不禁暗自心惊,却听彭少钦道:“喜欢一个人,也不一定非要和他在一起,我虽然喜欢他,但却不想做妾,也不能做妾,我父王位高权重,我做了妾,岂不是要气死我爹,既然皇命已下,我也只能这般才能解了我爹的怒怨,但我心里,是愿意的,我喜欢我师傅,特别喜欢,只是害死了我娘。。。。。。。我最对不住的就是我娘。”彭少钦说着,眼里噙了泪。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话已至此,任何人也都不能再问了,赵羡叹口气道:“好吧,既然占留云休了你,你就同你父王回家吧。”
“皇上“彭少钦急道:”师傅只是一时生气,不是真的不想要我,少钦已嫁人为妾,不想离开夫家。”
彭浩瀚指着儿子喝道:“你这不要脸的畜生,你给我闭嘴。”
赵羡一摆手。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彭浩瀚拎起彭少钦,“跟我回家。”

一出宫门,彭少钦就被彭浩瀚随身带来的军兵绑了起来,“带二公子回家,把他给我关起来。”
“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肃王爷“谭隽追了出来,“皇上的意思是,请王爷再问问二公子。”
“我知道该怎么做。“
“王爷慢走。”

景晔阁里,只剩下赵羡和上官逸,君臣无语,殿里安静的有些奇怪,“云儿,彭少钦的话,你信吗?”

“臣找不出破绽。”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赵羡笑笑:“你的回答让朕也找不出破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皇上的意思,臣不明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赵羡看了看上官逸,“整件事从头到尾,毫无破绽,那朕就凭着直觉猜一猜好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皇上的意思是?”上官逸始终低着头。

“中元节那晚,扮成许连城的刺客是萧诚睿,而他就是连城的幼子许睿,许睿跳崖而死,他究竟为什么回来。。。。。。。既然他死了,朕也没有兴趣知道,有一件事,你去替朕办了。”

“皇上吩咐。”

“杀了占留云。”

“是,臣这就去办。”毫无停顿,上官逸转身便走。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看着他的背影,赵羡默默道:“云儿,但愿你不要让朕失望。”

上官逸出了皇宫,确认走到无人看到的暗处,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呕了两声,却呕不出什么。他用左手搭在右手的脉上,心下有些紧张,手也一直在抖,他在原地站了会子,回头看看皇宫的方向,缓缓走了回去。

沣江下游,一艘木船向西游走,一路驶向崠黎族与大周的边界,船弦上,一个少女端了一碗药,小心的步下船舱,少女十七八岁年纪,一身紫色的衣裳,称了冰肌玉骨,容貌清丽不可方物,她把药放在床头,坐下来,仔细端详着面前这个昏睡的青年男子,这男子真是俊美无匹,自己长了这么大还从未得见呢,只是断了一只手,好生可惜,他也着实是命大,若不是遇到崠黎族的名医韦苏珂和他的宝贝女儿韦玲玲乔装到大周来游山玩水,他是绝对活不下来了,但愿到时候你能醒来,让我这韦家唯一的大小姐可以尽尽地主之谊,带你去看看我崠黎山的千里美景。。。。。。。
三颗心于2019-02-11 21:32发布 三颗心于2019-02-11 21:32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