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寻香记 >> 第八章      
第八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庄子阳和白展鹏跟着占九下山去采买,老早就起床下山,徒步二十多里走到回城买东西,回城平素还算热闹,因为城里给朝廷输送军马,马匹买卖十分兴隆,所以总是车水马龙的。两人上次和占九一起来这里还是三个月前,山上风景再好也是闷的,白展鹏想起来要去赶集,走起路来都癫悠悠的。
庄子阳笑他道:“我怎么瞅着你这次下山这么高兴。”
“总算离开他了,能让我消停会儿,我能不高兴吗?难道你不高兴?”三个月间一切都变了,从徒弟变成了侍妾,要不是他前天晚上跪在床上苦求占留云,占留云根本 不让他下山,就是代价有点大,被占留云揉搓了整整半宿,咬得嘴唇都破了。
庄子阳笑笑:师傅他喜欢你。“
白展鹏一听,赶紧去看庄子阳的脸色,见他脸色如常,这才放下心来,又赶忙转移了话题道:“哥,上次咱们吃的那家饭馆东西真好吃,不如我们再去吃。”
“可惜睿儿没来。“
“谁让他那么有病,好好的朱砂痣非要割了,师傅他还就答应了,还真就动手了。”许睿因为头上有伤,占留云不让他见风,怕他落下疤痕,也就没有跟着一起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又道:“对了,睿儿让我给你带句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什么话他不能自己跟我说。”
“他不好意思。”
“什么话啊?“
“他让我跟你说,请你晚上不要叫那么大声,不要叫起来没完,他睡不着。”
“他以为我想吗?”白展鹏微黑的面色已经红得发了紫,:“我不过是。。。。。。不过是想让他快点儿。”白展鹏说完,自己臊得想找个地洞钻下去,“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我。。。。。我知道了。”说完,撒了腿径直往前走去,就像要去撞墙一般。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九看着庄子阳毫无异色的神情 ,笑着斥道:“你和睿儿不要老挤兑展鹏,他经不住你们这样。”
“不是的九爷爷,我们没挤兑他,真是。。。。。真是睡不着觉。”庄子阳道:“我还好点,睿儿最近动不动就醒,好像总做噩梦,半夜里总是想喊喊不出来似的,一醒来就听见那屋里折腾,他睡不着,就把我叫醒了跟他聊天,我也甭打算睡了,这白天还得练功,做饭,收拾菜园子,洗衣服,背药典,做功课,师傅体力精神都那么好,我们也不敢怠慢。”
占九道:“你们这两个坏小子,都是猴儿精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师傅对展鹏亲近些,你们心里不舒服,就有事没事的拿话羞臊他,他比你们小,性子倔,不如你们聪明,会哄你师傅高兴,所以在你师傅那儿受的苦就多些,你们两个不劝着他,倒总是欺负他,睿儿也就罢了,展鹏当你亲哥哥,你一给他脸色,他连少主都不理就跑过来哄你,害的自己总被少主打得嗷嗷叫,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子事?“
庄子阳头一低:“九爷爷,子阳在您心里就是这样的么?我没欺负过展鹏,他当我亲哥哥,我也当他亲弟弟,别的我也不多解释,日久见人心,这个展鹏他自己心里有数儿,再说了,展鹏他也没有那么傻。。。。。他若真是那么傻,师傅。。。。也不会那么喜欢他。”
“我当然知道展鹏不傻,也知道少主委屈了你和睿儿,哎。。。。展鹏厚道,看重兄弟情义,你也一样,还有睿儿。。。。。“占九低声道:”其实。。。。。。我不担心你,我担心的是睿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睿儿?”庄子阳不解的看着占九,占九却不想再说了。
两人正说着,忽的停了脚步,原来白展鹏在前面停了下来,三人有些惊讶的看着破败的回城城门,进进出出的人比往日少了很多,而且一个个面黄肌瘦,满脸病态。
“他们怎么了?”白展鹏问。
“进去看看。”
三人走进回城,满目都是皱眉喊痛的人,从白发苍苍的老妪,到三五岁的孩童。
占九见多识广,扯了身上的布给庄子阳和白展鹏,“捂上,估计是瘟疫。”
“瘟疫?”庄子阳看不远处一个青年倒在地上,跑过去,蹲下来,搭一搭他的脉,“是瘟疫,我听师傅讲过,这病来势汹汹,如果没有药,这些人活不下几个来。”
忽然,城门方向传来马蹄声,三个人侧身让开,十几个戎装的男子骑着快马穿街而过。
“什么人敢在街上这么骑马?”白展鹏低声问。
“应该是朝廷的人。”占九道。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啊。。。。。。。”前方传来惨叫声,庄子阳和白展鹏相视一望,赶忙跑了过去,占九想拦没有拦住。两人跑了几步,就见一个病怏怏的青年,倒在地上,抱着胳膊哀嚎,像是胳膊被疾驰的马踩断了。
白展鹏蹲在地上,抱起那青年,庄子阳赶紧从随身携带的药箱里拿出布带子和银针,帮这青年止痛包扎。
马蹄声中,一个纵马的戎装男子打马回来,居高临下的扔下一块银锭,:“拿去治病吧。”说完,拨转马头,“驾。”
白展鹏剑眉一挑,捡起那块银锭,抬手打在了马腿的穴位上,马一下子扑倒了半身,马上的戎装男子被甩下马来,他伸手不错,倒不至于太过狼狈,但也是狠载歪一阵子才站稳身子。那男子一脸怒容,回头瞪着全神医病的庄子阳和白展鹏,大步走了过来,喝道:“是谁?”
两人不理这男子,扶起受伤的青年道,“你家在哪儿,我们送你回家。”
“在。。。。。。在那边。”
戎装男子见这两个少年对他如此蔑视,吹了一个响指,叫来了同伴,马蹄声起,十几个人纷纷亮出佩刀,催马将庄子阳和白展鹏团团围在中间。
“九爷爷“庄子阳道:“您先送这位大哥回家吧?”
“好。”占九搀着那青年一边走一边道:“你们两个小心点药箱。”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知道了,九爷爷。”
庄子阳说完,背好药箱,和白展鹏背靠背站在一起,凝神备战。
“给我教训教训这两个毛头小子。”刚才被甩下马背的男子发了令。
“是。“
眼看着这些士兵的佩刀到了近前,白展鹏闪转腾挪间,横掌披到了马颈上,庄子阳也将手指划过身边马匹的经络,十几匹战马一匹匹发出怪异的叫声,纷纷倒在了地上,有的抽搐,有的一动不动,若不是还能眨眼,看着就和死马没什么两样。这些军兵一个个狼狈的栽倒在地上,脸上挂不住了,爬起来冲向白展鹏和庄子阳,刀刀批向要害,显然是起了杀心,白展鹏和庄子阳兄弟同心,向来十分默契,一刚一柔,一静一动,两人虽然年纪尚轻,又没有兵器在手,与一众成年男子斗狠过招似乎没有胜算,但两人轻功步伐既稳健,又迅速,出手虽不狠辣,却十分凌厉,内力深厚之处远不似十五六岁的少年,这十几个戎装男子围攻许久都占不到半点便宜,心中不免急躁,身起刀落间,倒让庄子阳和白展鹏找到了许多的弱处,两个少年越打越是兴起,把十几个的在沙场上摸爬滚打数年的壮年汉子气得手足无措。
“摆阵。”不知是谁气急败坏的喊了一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都给我住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远处一匹快马跑到近前停下,马上端坐着一名男子,年纪二十七八岁,一身银甲,威武英俊。
“属下参见卫将军。”
“起来吧,你们要对两个半大的孩子摆阵?传出去不是要丢死我卫聆风的人了么?“
“将军有所不知,这两个小子很是难缠,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把我们的马都打残了。”
卫聆风已然看到了满地的伤马,他看着白展鹏和庄子阳,笑道:“是你们两个干的?”
“是,怎么了?”白展鹏瞪了过去。
“你们知不知道这是军马?”卫聆风道:“打伤军马,按律本将军可以将你们收监,押送你们到建安军营做苦役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切“白展鹏不屑,”你先抓得到我们再说吧。”
“展鹏。”庄子阳向白展鹏使了个眼色,对卫聆风道:“你的人纵马踩断了城里百姓的胳膊,连句对不起都不说,扔了银子就走,我兄弟二人行医至此,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
“哦?”卫聆风狠狠瞪了手下一眼,看了看这个温润如玉,清秀出尘的少年,问了句:“你们兄弟两个都是大夫?”
“是。“
“看人还是看马?”
“人也看,马也看。”白展鹏说完,走向身边的一匹马,手指在马的几处穴位上一切一点,那马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灰灰叫着,跑了几步,停下来。不大一会儿,十几匹马又在两人手下活蹦乱跳了,看得十几个军兵全都傻了眼,心里既惊讶又佩服。
“你们两个叫什么,多大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道:“山野村夫,不提也罢。”
卫聆风哈哈一笑,看白展鹏的样子不过十四五岁,生的清纯俊美,却难掩一身的野性,只是他稚气未脱,口气却是老成,听起来十分好笑。
“你笑什么?“白展鹏白了卫聆风一眼。
卫聆风一怔:“大夫?这里离药王山不远。。。。。。你们不会是药王山的人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心下一震,对卫聆风道:“时候不早了,要是将军没什么事,我和我弟弟就先回家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治马的本事跟谁学的?”
“不用学,雕虫小技。”
“和我回建安军营吧,王爷会喜欢你们两个人的本事,对你们委以。。。。。。”
他还没说完,庄子阳肩膀上药箱的绳子刚才打斗中被削去了半截,现下断了,药箱眼看着就要落在地上,两个少年脸色大变,手忙脚乱的接住了药箱,好似冷汗都流了下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倒奇了。”卫聆风笑道:“这药箱里有什么,你们这么宝贝着。”
“没什么,就是药。”庄子阳声音里都透着惊慌,白展鹏颤声道:“摔坏了药箱,师傅打死我们。”
“子阳,展鹏,回家了。”占九说话间,已然走到近前。卫聆风一愣,这老者身形清瘦,却很飘逸,刚才看着还远,一转眼就到了近前,轻功之绝,真是从未得见,“他就是你们的师傅?”
三人都未做答,占九对卫聆风抱了抱拳,说道:‘’这瘟疫不好治,将军们还是快些离开回城吧,免得人和马都再走不出去。“说完,三人转身要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三位,我叫卫聆风,有事可以到建安军营找我。”
庄子阳回头看了一眼卫聆风,转过头去,三人快步出城,为防有人跟着,从城西绕道回往药王山。
三颗心于2017-06-11 23:29发布 三颗心于2017-06-11 23:43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