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寻香记 >> 第七十九章      
第七十九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絮言絮语 这章比较长,就当新年大放送。
冯牵站到江月华面前的时候,江月华简直不敢相信,他居然还活着,他一直猜想金陵这场源自地下的大火恐怕和冯牵四处寻找江小扣有那么点的关系,听他一说,才知道根本就是因为他误推了一扇门。
“你是怎么逃出来的?”江月华问。
“我命大,那大门的石板炸开以后,塌陷的地方正好给了我一个藏身的地方。”
“这么多天不吃不喝?”
“我会龟息功和锁骨术,也该着我能活,就剩那么点子力气,但我摸对了路,就爬出来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好,你没事就好。”江月华看他很是虚弱,说道:“你好生歇着去,调养几天,还得帮我办点事。”
“听江先生吩咐。”
“去吧。”
江月华想了想,对许忠道:“你去趟医馆,让留云想办法请上官大人来趟这里。”
“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金陵的月色越来越明丽,赵羡的寝宫里不时传出江小扣哭般的呻吟声,这个十六岁的少年清灵俊秀,一双明眸虽不是绝致的美,却有着绝致的净,论姿色,他绝不是最好的,但他很青涩也很单纯,躲避和痛楚的样子极是撩人,所以他侍寝已有二个月了,赵羡仍旧对他爱不释手,欲罢不能。“扣儿。。。。。。扣儿。。。。。。。。朕喜欢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江小扣并不回应,只是赤身躺在床上,双腿敞开着,木然承受着赵羡的冲撞,这两个月对他来说似乎已过了一生一世,身体的每一处都被赵羡凌虐过了,他从来不知道,原来男人也可以被另一个男人这般的蹂躏,被干到不行的时候,他恨不得自己即刻便死了,可他还不想死,他舍不得这个世间,世间还有他的亲人和朋友,还有那么多他舍不得的美好,就连对身上这个男人的仇恨,他也舍不得放弃,没有人可以这样肆意欺凌别人,他是皇上又怎样。江小扣自小在江月华身边长大,心智远超过同龄的男孩子,两个月,他以他的乖巧让赵羡渐渐放松了警惕,他一直在听,也一直在看,在观察。。。。。。。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中元节就在明日,上官逸午夜来到占氏医馆,一家人聚在一起,占卓风打开铁匣,拿出那副黑色的腕套,递给了上官逸,“你确定你会用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当然会。”上官逸道:“你会的,我都会。”
“那你自己小心。”
“嗯。”上官逸转头对占留云道:”儿子,胜败就在明天一举,无论中途有任何变故,都必须按照我们计划好的做,不然我一家几口一个也活不成,你明白吗?“
“是,云叔,我明白。”
“不管发生什么事,也不管扣儿是个什么情形,你都得忍住了。”
“是。”占留云点了点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道:“云叔,我也想去救扣儿,带我去吧,我不会误事的,我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很听话。“
上官逸轻轻给了白展鹏一嘴巴:“你小子就是好打架,等生完了孩子,你爱打谁打谁去,我走了,师傅”。
“云儿。”占卓风喊他,“你一定要小心。”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好。”上官逸浅笑道:“只要肚子不疼,我什么事都能做。”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门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占先生,他们得走了。”
庄子阳紧紧抓住占留云的手道:“师傅,我和展鹏先走了,你们一定。。。。。。。带着扣儿安全回来。”
占留云两只手臂,抱了抱庄子阳和白展鹏的头,柔声道:”赶紧去吧。”
“是。”
庄子阳转头对许睿和彭少钦道:“你们两个也要小心。”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子阳哥放心吧。”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看着上官逸的黑色斗篷消失在夜色之中,占留云问父亲:“爹,您到底教了我云叔多少?”
“他不需要我教,我也没教过他,我比你更知道什么是家规。“
“那他自己偷着学的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卓风白了他一眼道:“不然你以为你这么聪明是随了谁的?”说完便走去自己屋里睡觉了。
占留云无奈摇头,对彭少钦道:“记得我昨天晚上跟你说的话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记得”
“都去歇着吧,我一个人待会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许睿和彭少钦坐在一间屋里小睡,许睿问:“他昨天晚上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
“悄悄话啊!爱说不说呗。“许睿心头一酸,”那我出去一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去哪儿?”
“你们该办什么办什么,不用等我。”
“你到底去哪儿?”彭少钦压低声音道:“他可跟我说让我今天跟着你,看着你,寸步不许离呢。”
“是么?他昨天晚上就给你说了这个?“
“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许睿心下一暖,说了句,”茅房而已。”说着,从角落里拎出一个包裹,蹑手蹑脚的往外走。
“哎。。。。。你。。。。。。。”彭少钦想喊他,却被许睿扬手点了穴道,彭少钦半点没料到许睿会对他出手,生生被点了个一动不能动,一声不能出,只是一双大眼露出焦急之色。
许睿拍拍彭少钦的肩膀,笑道:“自你进了门,师傅就特别喜欢睡你房里,其实你有啥好的,那么木讷,那么无聊,不过算了,我拜托你一件事,要是我回不来,替我好好照顾他。”说完,他轻步走出去,定睛看了看占留云的房门,转身跑到大宅边上远离大街的角落,起身跃上房顶,追着远处的黑衣人跑了下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天光大亮,占留云不见许睿,焦急问道:“睿儿呢?”
彭少钦嗔喏道:“他点了我的穴道就走了,等我穴道解开,也不知道上哪儿去找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听了,扬手抽了彭少钦一个嘴巴,喝骂道:“让你看个人你都看不住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一巴掌抽的彭少钦险些倒在地上,“我。。。。。。。我。。。。。。。”他自来就是嘴笨,又觉得做错了事,低了头,由着鲜血从嘴角流了下来。
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占留云指着彭少钦,沉声说了句:“睿儿要是出了事,你就给我滚。”
“是,师傅。”彭少钦头埋得更低。
“留云,你该走了。”占卓风催促着儿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又气又急,踢了一脚门梁,压了压火儿,整装出了门。
占卓风从药箱里拿出药膏,递给彭少钦:“自己擦上吧。”
“不用,我没事。”
占卓风把药塞进彭少钦手里,感到他手冰凉的,温声说道:“别怕,有爹在呢,你还有事情要做,去收拾一下。”
“是,谢爹爹。“彭少钦擦了一把眼,”我。。。。。不会误事的。”

叶倾寒的马车正等在医馆外面。
“占先生请。” 下人撩开车帘。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上了车,坐在叶倾寒对面。
“怎么了,占先生?”叶倾寒笑问:“看你心情不太好,脸色也不大好,是不是昨夜侍妾伺候的不周?”
占留云没理他,只是冷冷望着大街,一言不发。
“占先生一妻三妾,是极有艳福的了,就是不知道占先生最喜欢哪个?要说占先生这四房妻妾么。。。。。。“叶倾寒啧啧道:”庄子阳气质出众,姿色倾城,但我总觉着他清雅有余,妩媚不足,萧诚睿生得。。。。。当真是光艳夺目啊,可他嘴太毒,半点不饶人,一般人享受不来,白展鹏呢,面貌上虽不及二人,但是贵在清纯活泼,很招人稀罕,至于彭二公子,本也不是个伺候男人的料子,生得倒是够俊,只是。。。。。。我还真想不出他敞开腿会是个什么样子。”
“你说完了吗?”占留云铁青着脸,“再多说一句,我就不会再给你行针,你是生是死,自己看着办。”
“占先生这样的脾气,你家的妻妾可有的是活罪要受了。”叶倾寒笑着:“要我说,还是庄子阳漂亮,上次他关在天牢,我脱了他的裤子,好好摸了摸他的屁股,又白,又滑,像他这样的美人脱光了躺在身边,男人就是病得要死也还是能硬得起来的,只可惜。。。。。。。有人来了,扰了我的好事。”
占留云听罢,整个人都要气炸了,庄子阳回家根本也没敢和他提过这码子事,如果告诉他,他肯给叶倾寒扎上一针才怪,不过占留云随即便冷静下来,哼了一声道:“国舅爷,我不妨告诉你句实话,日后不管什么样的美人躺在你身边,你都再也硬不起来了,只能用后头。”
“这话我听过。”叶倾寒收起了笑,阴然道:“你真的很像云儿啊,为什么这么像啊,你的眉眼,你说话的语气。。。。。。。没错儿,他是个正经八百的男人,可男人是可以生孩子的,你别跟我说你根本就不知道,你不知道才怪,你今天为什么肯跟我进宫,你会想当太医?占留云,从我在建安第一眼看见你,我就知道你对功名利禄没什么兴趣,那你为什么会答应我,我到现在还没弄明白这一点。”
占留云听完,淡淡一笑道:“此一时彼一时,我和国舅爷说过,养家糊口罢了,说到生孩子。。。。。。也许男人可以生孩子,但是国舅爷你,肚子里没有。”
“你说什么?我没怀孕。”叶倾寒一怔,心中暗道,难怪二个月过去了,身子都没动静,这老怪物又骗我,他为什么骗我,或者不是他想骗我,是。。。。。。皇上还是。。。。。。。彭浩瀚?龙符,亏了我早做了一模一样的龙符换给皇上戴着,不然的话。。。。。。。叶倾寒直出了一身的冷汗,前些日子觉得不日便会死了,此刻又觉得可能还能活些日子,他强自镇静下来,说了句:“占先生,你是乡野中人,进了宫,可务必得跟紧着我,不然出了什么事,可不要来怪我。”
“国舅爷放心,天家重地,留云自当谨慎。”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马车缓缓停下,占留云和叶倾寒一起下车,跟着宫人走入皇宫内院。中元节这日,天气从来不会太好,天总是阴着,雨要下不下的样子,占留云一袭素灰的长衫,缓步走在和靘宫的中街上,街到尽处,转过去就能看见皇上了,侍卫们走过来,是一轮又一轮的搜身,占留云打开双臂,夏长松最后一个走到近前,把占留云周身摸了个遍,占留云无奈般道:“上次进宫也没见你们这般小心,国舅爷你先和我说要这样被人摸来摸去,我就不来了。”感到夏长松的手伸向自己的裤裆,占留云立刻挡了:“夏大人,这个地方,就是留云自家的妻妾,也是不敢拿手来碰的,我的规矩是,谁要来碰,只能用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 。。。。。。”夏长松满脸紫黑的冲叶倾寒摇了摇头,叶倾寒心中有些疑惑,勉强笑道:“占先生也知道,这是天家重地,当然要小心,不过。。。。。那处也确实藏不了什么利器,罢了。”

两人跟着夏长松来到景晔阁,谭隽也在这里,叶倾寒和占留云拜过赵羡,叶倾寒道:“上官大人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在这儿。”话音未落,上官逸从西偏门走进来,占留云无意似的去看上官逸的手腕,黑色的腕套并不在他的手腕上。
谭隽看到占留云,面色很不自然,问了句:“不知占先生前来是所为何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您是?”
叶倾寒道:“这位是太医院的总管事,谭隽谭先生,也是能妙手回春,起死回生的。”
“哦?”占留云笑着点点头,望着叶倾寒道:“原来太医院是有管事的。”他一听谭隽的名字,便想起彭少钦说起的那个和彭少宇交情深厚的用毒高手,心中不免起了些防备之心,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叶倾寒刚要再说,就听门外有人吵闹,一个衣饰华贵的青年男子跑进来,身后跟着太子赵世聪,“皇兄,你慢一点。”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景晔阁。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赵羡眉头一皱,“世聪,你怎的不好好看顾你皇兄,让他跑到这儿来?”
赵世聪见到占留云,心狂跳起来,暗压着,对赵羡道:“是儿子的错,皇兄他跑的太快,我没追上。”
“世轩。。。。。”叶倾寒看到这个容貌清秀却神情痴傻的儿子,心中隐痛,赶紧别过眼去。
“世轩。”赵羡道:“去见过你舅舅。”
赵世轩哪里懂得人事,还是自顾自的跑着,笑着。
“不。。。。。。不必了。”叶倾寒道:“臣先去东琳殿那边等吧。”说完,转身要走,却见占留云冲着赵世轩笑,招手道:“殿下你来,我给你看看。”
说来也怪,赵世轩真的跑向占留云,把手腕伸给他,嘴里道:‘’糖,糖,母后说了,摸了腕子有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看占留云的手搭上赵世轩的脉,屋里几乎所有人都变了脸色,却又不敢拦阻,半晌,占留云收回手,只说了两个字,“还好。”
“什么是还好?”赵羡急问。
“还好就是,也许可以治。”
叶倾寒本能的亮了双眼,赵世聪脸色一阴,却开口笑道:“那可是好。”
谭隽正色道:“占先生,你我同为大夫,此事事关重大,你可不要信口开河。”
“轩儿。”曹皇后,曹静茹来到景晔阁,“臣妾拜见皇上。”
“皇后来了,赐座。”
“谢皇上。”曹静茹道:“臣妾刚才好像听这位先生说轩儿的病可以治?”赵世轩虽然不是她亲生的,却被她抚养二十多年,母子情深,占留云一进宫,就有人来禀告她说有神医前来,她对赵世轩耳语了几句,赵世轩就跑来了。
占留云道:“这位谭先生说得也对,留云不敢信口开河,如要医治,还需再认真了解下殿下的病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如此,请占先生移步凤坤宫。”
见曹静茹如此坚持,赵世轩又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赵羡道:“既如此,占先生就去凤坤宫给世轩细细看下吧。”
“是,草民告退。”
占留云跟着曹静茹带来的宫人前往凤坤宫。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看着他的背影,叶倾寒暗自思忖,难不成这占留云进宫是真的为了养家糊口?他真的能治好轩儿吗?一念及此,叶倾寒似乎已经没了其他的心思。转眸间,他看到上官逸,即便是这个年纪了,上官云逸的一双美目仍旧可以乱却人心,不禁心神一凛,该做的事情,还没有做,不可自行乱了阵脚,占留云与上官云逸的关系一定非比寻常,也一定不会无故入宫,他等了那么久,才等到这个机会,如果自己猜的对,算得准,也许今天能给自己一生的苦楚一个说得过去的交代也未可知。想到此处,他给夏长松使了一个眼色。
“皇上。”上官逸开口道:“占留云毕竟是外人,还是让长松去盯着些才好。
“云儿所言极是。”
“去吧。”上官逸一摆手,夏长松出了景晔阁。
叶倾寒挤出一丝笑道:“上官大人总能想到臣的前头。”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皇上”顾玉来秉:“时辰到了。”
“倾寒,云儿,陪朕一同前去吧。”
“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中元祭祀的过程很繁复,也有些压抑,整个典礼到了傍晚才结束。占留云进了凤坤宫就没再出来,只是哄着赵世轩与他瞧病,不过赵世轩很难哄,也坐不住,想要给他瞧病也是需要时间和耐心的,占留云从太医院借了银针,与众太医一起会诊,谭隽也在其中,听着占留云讲的医道,脸色也是忽白忽青。赵世聪与母妃一起行礼时,低声将此事禀告,叶倾媚只告诉他,稍安勿躁,自己心里有数,赵世聪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中元节的夜似乎来的比往日要早很多,宫里的灯也亮的早,忽的,景晔阁周边的灯全都灭了。上官逸大声道:“来人,保护皇上。” 远处,宫灯忽明忽暗,如鬼火般闪烁,倏然间,萧声渐起,对面长亭顶上,一人翩然而立,白衣上沾满血迹,衣袂随风飘舞,他的萧声深沉铿锵,似划破静夜的长枪,又如直飞入云的凤鸣,天上闪下雷电,那人额间赤红的朱砂痣映了白玉般的肤色,在尖锐的电光中显出一丝鬼魅般的惨白,“连城。”叶倾寒喃喃出声,也顿时心乱如麻,入口的酒涩然难下,这个样子,这支萧音,就只有那若水河畔拼死救驾的男子才能这般,只一眼,就让自己丢了魂魄,丢了这几十年,纵然为他铤而走险,给皇上戴了绿帽子也毫不后悔,“连城,是你吗?”
叶倾媚一眼看到弟弟失态的样子,再看皇上三分是疑七分是怒的面色,心生惧意,赶忙对身边的赵世聪低声说道:“快去找谭隽和夏长松,不管此人是人是鬼,一定要抓到他,快去。。。。等等,杀了他,是鬼也得杀了。”
“是。”

大内侍卫顷刻间扑向对面的长亭,屋顶那人忽的打开双臂,空中立时滑过一道亮光,铜色的猛鬼,呲着獠牙从天边飞来似的,侍卫们又惊又吓得停了脚步。
占留云听到宫外的惊叫声,眼见谭隽和夏长松带人匆匆离去,想是云叔动了手,他走到天井内,看到了远处半空的异像,“那不是云叔用的遁甲术,更不是父亲,那是谁?”奇门遁甲,惊奇之术早已失传,占家所传,奇门为械术,遁甲为药术,以药致幻,多为逃逸脱身时才用,功力越强的人,越能将药术发挥到极致,而且功力低的人也不可使用,否则会自伤心脉,他断定使用遁甲之术的绝不是上官逸,那又是谁,占留云心底发凉,想要抬步,就见上官逸的几个手下拦住自己,“占先生,您还是安然待在这里的好。”
占留云只能不动声色,转身坐下,拿了糖对赵世轩说,“殿下,来,你让我再行一针,我就给你吃糖。”
赵世聪凝神看了占留云片刻,也转身大步离开。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景晔阁外,许睿拼尽全力,直到气血翻涌,头晕目眩,上官逸教他遁甲之术的时候,告诉过他,一旦觉得不能驾驭,就立刻沿着还在亮着的宫灯指出的路线往宫外跑,接应的人和马都准备好了,然后一路跑到白云寺,从密道回到渡江别院,再去和庄子阳和许睿汇合,许睿知道不能再耗内力了,便施展轻功沿着灯路向宫外逃去。
叶倾寒痴痴看那人影远去,站起来就往外追。
“倾寒,你去哪儿,你身子还没好。”身后传来叶倾媚急切的喊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叶倾寒却顾不得什么了,喊道:“我带着世聪和长松去抓这个人,敢装神弄鬼,我。。。。。。替皇上杀了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皇上。”叶倾媚战战兢兢道:“倾寒是想为皇上分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吗?”赵羡瞪了一眼叶倾媚,没再言语。

皇上的寝宫内,江小扣只觉得身下有动静,他仍被绑在床上,下身光着,也没穿裤子,见一个侍卫疾步走进来,脸红着急道:“你,你干什么?”
“扣儿,是我。”
江小扣定睛看去,竟是彭少钦,不禁惊喜万分,“二公子,少钦哥,怎么是你?”
“吃了这个,别说话,听我说。”彭少钦将一颗绿色丹丸送入江小扣口中,一边解开他手上的绑绳一边说道:“一会儿你就会死,等你醒来,不管在哪儿,都别怕。”
“好。”
身下的密道口,冯牵和阿进探出头来,送进一个看上去和江小扣生得一模一样的少年,眉心还有一点朱砂红痣,不过就是死了一般。有了冯牵,也就不需要钥匙,他其实花了很久才从另一侧打开这个密道,不过,时间刚刚好。
“他是?”药力发起,江小扣穿着裤子,已经有些站立不稳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就是你。”
“我?”江小扣说完这个字,就倒在彭少钦怀里,彭少钦给江小扣穿上衣服,换了香炉里的香,将那少年绑在床上,又将一把匕首插进少年的胸中。彭少钦看了一眼那已然死去的少年,叹口气,背起江小扣进入密道,关上密道的门,却没有马上离开。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赵羡回到寝宫,看到床上的江小扣自杀而死,眉间的那颗朱砂红痣真如尖刀般刺入他的眼中,恍惚间,他有些莫名的头痛和心悸,不禁怒道:“来人,把他拉出去,烧了。“
“是,皇上。” 侍卫进来,抬走“江小扣”的尸首。
赵羡一眼都没再看那张床,“为朕再造一间寝宫,任何人不许再进这个屋子。”
“是,皇上。”
谭隽过来,本想进到房中查看,赵羡冷然道:“朕说过了,任何人不许再进这个屋子,你觉得你不是任何人,是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臣不敢。”谭隽察觉出赵羡的心情极是不好,不敢再进。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朕知道你心细,马上给朕去搜,搜遍金陵城内城外所有能藏人的地方。”
“是。”谭隽道:“臣可以去彻查占氏医馆和渡江别院,还有。。。。。。绿柳轩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们为什么都怀疑云儿,他一直在朕身边,寸步不曾离开,他现在就在那儿。”赵羡指了指不远处,“他要亲自押送占留云回去,他会去查占氏医馆,至于渡江别院,云儿一直在监视江月华,他来金陵是来看病的,所以他上次放走了卫峥。”
“臣知道皇上一直对上官大人深信不疑,可臣总觉得。。。。。。。。”
“不要再说了,朕不想背弃与上官一族的盟约。”赵羡道:“朕相信,云儿也不会。”
“那皇上就先不要让占留云离开皇宫,等到抓到那个假扮庆山王爷的人。。。。。”
“你住口。”赵羡暴喝一声。
“是,皇上,臣知罪。”谭隽跪下。
赵羡看看天,“好吧,就依你所说。”

金陵城外,许睿一路狂奔,夏长松带着大内侍卫也紧追不舍,白云寺就在眼前,许睿知道自己不能进白云寺,因为追兵太近,根本来不及,无论多危险,他也决计不能害到江世伯和自己的家人,仗着马的脚力还不错,许睿一路向南,跑进了镜淮山,他弃了马,一路往上爬,悬崖上的路越来越窄,许睿已经筋疲力尽,这感觉就如当初在药王山里逃命一般,他心里有了些不祥的预感,但他并不害怕,因为他如愿引来了他应该引来的人。山顶的风很冷,许睿捡了块大些的石头扔下去,隔了会子,是水声,下面是陵沣江,很宽也很急,疾驰的脚步传来,是武功极高的高手,许睿不能等,因为他虽然易了容,可如果被人发现是自己,就会前功尽弃。前方已经没有路可以走了,许睿心一横,纵身就往下跳,天太黑,许睿也没有力气,跳不远,竟被藤蔓挂住脚踝,赵世聪跑到近前,命夏长松抓住许睿,夏长松拉住许睿的脚踝,许睿一急之下,想要打开他的手,又被夏长松抓住了手腕,夏长松死不松手,眼见着其他人就要够到自己的肩了,只要让他们活着抓到自己,一切就都完了,许睿深吸一口气,从靴子里拔出匕首,用尽全身的力气,砍向自己左手的手腕,血溅了夏长松和赵世聪一身一脸,许睿疼昏了,身子向下急速落去,直到坠入冰冷湍急的江水之中。。。。。。
“连城,连城。”叶倾寒气喘吁吁的跑到近前,大喊着许连城的名字,赵世聪一拳挥过去,打昏了叶倾寒,冷冷道:“国舅爷为抓刺客受了伤,赶紧送他回如玉山庄静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太子殿下。”
看着夏长松手上残留的断手,赵世聪道:“拿着去和父皇交差吧。”
“是,太子殿下。”夏长松道:“这次是太子殿下立了大功。”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赵世聪看了一眼叶倾寒,“别让我舅舅搞砸了就好。。。。。。连城是谁?“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可能是。。。。庆山王爷许连城吧。”
“那个谋反的王爷?”
“可能。。。。。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赵世聪听罢,心中真是又惊又怒,:“我舅舅真是。。。。。。。。。聪明一世。。。。。。”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众人回到皇宫,夏长松将许睿的残手放在赵羡的面前,赵羡一皱眉,“他死了?”
“是,跳崖而死。”
“看见他长得什么样子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赵世聪道:“没看清,他跳崖的时候被夏统领抓住了腕子,然后他自己割了腕子,掉江里了。“
“如果他水性很好呢?”
“那是陵沣江,水冷流急,他又断了一腕,绝无可能生还。”
“是人就好,至少,他不是鬼。”赵羡道:“来人,宣占留云。”
占留云应宣进殿。
“占先生。”赵羡问:“轩儿的病你可能治?”
占留云双膝一跪,摇头道:“还是草民太过相信自己,大殿下的病,恐怕。。。。。。是胎中所带,草民无能无力。”
赵羡盯着占留云,看了会子,冷冷道:“你知不知道欺君之罪是要杀头的?”
“草民知罪,草民不敢。”
听赵世轩的病不能医治,赵世聪暗舒一口气道:“父皇,占先生在金陵素有神医圣手之名,舅舅的病也一直都是他给医治,皇兄的病是旧疾,也是顽疾,父皇不要因此责怪占先生吧。”
“多谢太子殿下。”占留云没有抬眼,也看不到赵世聪注视他的目光。
“倾寒呢?”赵羡问?
“我舅舅为了抓刺客,受了惊,昏倒了,儿子让人送他回如玉山庄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昏倒了?“赵羡冷哼,”朕累了,你们都下去吧。“
“是。”
占留云看到赵世聪脚下的那一只残手,腕子上还有残留的黑色腕带,不禁心头惊颤,却只能赶紧离去。
“皇上。”上官逸道:“臣先告退。”
“去吧。”

赵世聪的手上滴了几滴血,想是刚才爬山的时候被灌木划伤了,没来得及包扎,现在也才觉得疼,那血滴到了许睿的残手上,与残腕中渗出的血流在一处。
“太子殿下,你的手。。。。。。”
“没事”赵世聪道:“可惜没抓到活的。”
“把那手扔出去吧。”赵羡扶了扶额头,“太子也回府休息去吧。”

“是。”目送赵世聪离去,谭隽用布包了那手腕出去,过了半刻又转回来,赵羡仍然坐在那里,问了句:“你回来干什么?”
“臣给皇上看样东西。”
包裹打开,还是那只残手,赵羡的身子不由自主的躲了躲,恶心似的,“拿回来干什么?不是让你扔了。”
“这只手上的血,是太子殿下的血,和这腕子上的血,流在一起,在手心里,他们居然是。。。。。。相容的。”
赵羡仔细看去,不觉打了一个寒颤,“你是说,刚才的人是许连城?”
“不可能,许家所有的人都是在臣眼皮子底下死的,只有一个人不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谁?”
“许连城的幼子,许睿。”
“许睿?”赵羡一惊,“他还活着,这怎么可能?”
“除非。。。。。。。。上官大人骗了我们。”
看到赵羡的眼神,谭隽道:“臣。。。。。失言了。”
“许睿。。。。。。。许睿。。。。。。许睿。。。。。。”赵羡喃喃念着这个名字,“那个人的样子是有点像许连城年轻的时候。。。。。。。。但他的身形其实还像另外一个人,而且朕觉得,更像。。。。。他其实长得很象许连城的,只是没有那个朱砂红痣。。。。。。你不觉得吗?“
“皇上说得是。。。。。。萧诚睿?”
“可能吗?你觉得?“
谭隽点头:“很像,也很可能。”
赵羡双目一闭,“云儿现在在哪儿?”
“臣这就。。。。。。”
赵羡一摆手,“过两日再说吧。”
“皇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下去。”
“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等一下。”赵羡叫住谭隽:“替朕传话出去,就说是国舅爷亲手将刺客推下悬崖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
“还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皇上请讲。”
“拿朕的鞭子去如玉山庄,就说朕赏他的,让他自己抽自己,不见血,就见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让他禁足如玉山庄,无朕的旨意,不得出门半步。”
“是,皇上还有别的吩咐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赵羡摇摇头,满心疲累道:“去吧。”
三颗心于2019-02-03 20:37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