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寻香记 >> 第七十一章      
第七十一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庄子阳推了推占留云:“师傅,你这样不合适。”
“不用你教我什么是合适?”
听他口气不善,庄子阳不敢再说,坐起来,起身要下床,占留云转身问他,“你干什么去?”
“我去问问少钦怎么惹师傅生气了?“
“就他那张嘴,除了吃饭跟摆设也差不多,你觉得你问得出来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问不出来我就打他。”庄子阳说着,忍不住呕了几声。
“躺着吧你。”占留云把庄子阳抱回床上,“我告诉你他怎么惹我了,他跟我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庄子阳愣了一下,被子盖上头,哈哈大笑起来,占留云拉下庄子阳头上的被,一个嘴巴轻扇过去,“你还笑,我告诉你,我都被他呕了两回了,下次他要再敢这么说,我就打死他,谁也别拦着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没人敢拦着师傅。”庄子阳道:“师傅别生气了,明天我去和他说,家里的规矩我会让展鹏都告诉他,少钦。。。。。。。已经是咱家的人了,师傅对他容着些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进门,你就从来不生气么?”
“不是不生气。”庄子阳道:“但他是奉旨进门,又是肃王的公子,弄不好,会给师傅带来麻烦,云叔虽然是皇上的近臣,但和我们的关系是不能放在明处的,所以对少钦,师傅还是。。。。。。。”
“你是因为担心这个才这么容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师傅难道不担心?”
“不担心。”占留云道:“他不会。”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师傅怎么知道?”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从我上次去禁卫军营,他为了救我,被他哥打成那样还敢说他喜欢我,我就知道他不会。”
“好,那既然师傅相信他,我也相信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的意思是说。。。。。。你从来也没有相信过他?”
“没真信过。”庄子阳道:“少钦虽然人品不错,但和展鹏,睿儿比起来,他毕竟是个外人,子阳从不轻信任何人,但我信你,你信的我就信。”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闻言,心中感动,伸臂将庄子阳揽入怀中,半晌,庄子阳推开他,看了看窗外道:“少钦房里灯都没熄,他还在等你,其实他脑子不笨的,只是嘴笨,师傅爱听什么,不爱听什么,你告诉他就是了,自己生的什么闷气,这要是展鹏,师傅早伸手就打了。”
占留云有些无奈:“我是没遇上过他这样的,连这个也要教么?你们三个我也没教过啊。”
“师傅想想当初,展鹏比少钦还要懵懂,师傅是下了多狠的手,才把展鹏变成现在这么善解人意,怎的对少钦,师傅是下不去手么?还是没有那个心?”庄子阳浅笑道:“师傅也不用回答子阳什么,只是师傅纳妾进门,该给的还是给了吧,不然日子久了,总是会有心结的,师傅也不想家里有人不开心不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哎。。。。。”占留云叹口气,站起来道:“那你先自己睡吧。”
“是。”

彭少钦正躺在床上睡不着,就见占留云推门回来了,赶忙下了地,“师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睡吧,睡吧,我和你睡。”
两人熄了灯,躺在床上,彭少钦问:“师傅刚才为什么生气?”
“你说呢?”
“我刚才一直在想,是不是那句一日为师。。。。。。。”
“闭嘴。”占留云气道:“不许再说这句话,再说,你就给我脱光了跪在院子里。”
“是,师傅。“彭少钦道:“我以后不会再说了。“
“我云叔的事情,你不许和任何人讲。”
“这个我知道,云叔是师傅的亲人,我不会害他,更不会害你。“
“你不怨他害你做了妾么?”占留云直言问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怨过,知道他是师傅的。。。。。叔叔,就不怨了。”彭少钦道:“从你背着我给我娘磕头的那天起,我就认了你,就算你。。。。。。。不怎么待见我,我也会跟着你,心甘情愿给你做妾。”
“你才认识我多久?”占留云笑了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久,也没见过几面。”彭少钦道:“但我认识睿儿的时间挺久了,还有子阳哥,天天见的,他们两个都对你那般,师傅你不会差的。”
“可我脾气很差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也不怎么好,其实。”彭少钦道:“我都想好了,你要是对我不好,我就把你想成我爹,我哥哥,这样我就能忍了。”
占留云听完,气得一脚把彭少钦踹下床去,“你到底会不会说话?你想给我做妾,我还懒得要你呢!你别跟着我,跟着我你就等着独守空房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都要睡着了,听见占留云踹门进来,“师傅,你怎么又回来了。”
占留云气喊道:“别问我为什么,也别劝我,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占留云气仍未消,自己在练功场上练功,庄子阳和许睿一起坐在远处看他,“昨天怎么了?”许睿道:“师傅又气又喊,又摔门的。”
“谁知道。”庄子阳向四处看看,“少钦没来?”
“被师傅干得起不来了吧。”
“不至于的。“两人正说着,就见白展鹏跑过来,“子阳哥,睿哥哥,少钦哥肚子疼了,爹爹让我寻了师傅回去。“
“师傅,师傅。“许睿喊了两声,“少钦肚子疼,你快去看看吧。”
占留云一听,赶紧大步来到彭少钦房里,就见彭少钦蜷着腿,抱着被,脸冲着墙,疼得浑身发抖却一声也不吭。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卓风急道:“这孩子就这么待着,忍了半宿了,你昨天晚上没在这屋睡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爹您歇着去吧,我守着他。”占留云轻轻扳了扳彭少钦的身子,没扳动,便将头凑到彭少钦耳边,温声道:“我知道很痛,你别怕,是玄香丹,三天就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彭少钦转过身,伸出手臂抱住占留云的腰,也不说话,只是将头顶在占留云身上,嘴一松,叫声迸了出来,“好痛。。。。。。怎么这么痛?”
“有两个法子可以给你解了些,你选一个。”占留云低声告诉彭少钦。
彭少钦一呆,摇头道:“不用,就三天,我忍吧,师傅你。。。。。。不用管我了。”说完就松开胳膊,转了身去。
占留云坐了会儿,看他真就强忍着,索性拿了本书,盘腿坐在床上,看起书来,看会子,就去看看他,摸摸他的脸,确定他没有昏过去,就接着看书。
白展鹏和许睿搬个凳子坐在彭少钦门外,“睿哥哥。”白展鹏道:“我觉得这少钦哥是个好样的,比我强太多了,佩服。”
“嗯”许睿道:“连我都对他刮目相看了,
“我还以为他会趁着这个机会和师傅撒撒娇的。”
“他会撒娇?”许睿道:“他是肃王的二公子,傲都傲到骨子里,撒娇,这种事咱家也就你会做。”
“我才不会呢。”白展鹏脸红道:“我就是疼,我怕疼,你又不是不知道,跟撒娇那是两回事,别说这个词儿了,听着就恶心。“
“你先说的。”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上官逸信步走来,他很少不是晚上的时候来,如果来了,就必会待的时间长些。自从相继挨了上官逸的打,白展鹏和许睿看见他都觉得脸疼屁股痛,占留云对上官逸有多好,多回护,没人比他们两个更知道了,所以就算腹诽上官逸比占留云还不讲理,也是不敢在脸上挂出半点样子来的。
“云叔。”两人起身给上官逸行礼。
“就你们俩,子阳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哥去江世伯那儿了?”
“怀了身子还往那儿跑,那儿有什么好?”
“子阳哥去和江世伯学东西?”白展鹏道。
“有什么东西是江月华会你师傅不会的么?”
“云叔”占留云走出来道:“是我让他去的,他吐的厉害,憋在家里更难受。”
“彭少钦呢?”
“他肚子疼了,屋里躺着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你爹呢?”
“后院儿。”白展鹏和许睿异口同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上官逸走到庆山王府的后花园,远远见占卓风站在那儿,似乎思忖着什么,走过去道:“师傅,你在做什么?”
“我看这庆山王府的后花园有些门道。”
“有什么门道?”上官逸一怔,虽然问着,神色却不太自然。
“你今天有空么?”占卓风道:“这么早就来了。”
“身子不舒服,想让师傅给看看。”
“走,回我屋里去,我好好给你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上官逸走在占卓风身后,不自觉的环视了一下这个后花园。
两人回了房,占卓风将手放在上官逸的手腕上,“你是不是最近总是睡不好啊?”
“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为什么?”
“找不到我想要的东西,皇上又催的紧。”上官逸叹口气道:“我娘病了,我也瞧不着她。”
“皇上不让你瞧她?”
“我们不说这个了,会有人照顾她的。“上官逸柔声道:“难得云儿今天有空,师傅你陪陪云儿。”
“好,我让留云给你熬些药,让他亲手给你熬,你也好好睡个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卓风写给占留云一张药方,占留云拿着,仔细看看,趁着占卓风和上官逸不注意,又添上几味药,让白展鹏去配,“记着这几味,别抓错了,偷着给我,别让云叔发现了。”
“知道。”
占留云亲手给上官逸熬了药,双手端进屋,“云叔,您快喝吧,补精血的。”
占卓风一闻这药的味道,心下一愣,面上却不动声色,“喝吧,喝完睡一觉,我陪你。”
“好。”上官逸嘴到碗边,抬眼道:“你若敢在药里做什么手脚,仔细我抽死你。”
占留云笑道:“没有,就您这脾气,我哪儿敢呀。”
一碗药喝了下去,自然没有什么不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阿进呢?”占留云问上官逸,“他没跟着您一起来。”
“我让他守在外头了。”
“请他进来吧,我和他聊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不会理你的。“上官逸扔给儿子一个哨笛,“你吹吧,你吹他就来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见父亲和云叔聊得高兴,走到医馆外头,用哨笛招来了阿进,“占先生有什么吩咐?“
“没有,我就问你件事。“
“占先生请讲。“
“能让他在这儿多待几日吗?“、
“这个。。。。。。“
“你家轩主活得不容易,我是想让他在自己家歇上几天,我是他的儿子,还能害了他么?“
“也不是。。。。。不行。”阿进低声道:“轩主和皇上是告了假的,说是要去外地待上几天,办些事,皇上近些日子好像很忙,你可别和轩主说是我说的,他会打死我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知道,谢谢你阿进兄弟。”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回转屋里的时候,上官逸都已经昏沉沉的想睡了,“云叔,我们换个地方睡啊。”说着,抱起上官逸去了另一处院子,这院子也是刚刚才收拾出来的,很是安静。
“爹。。。。。。。”
“你为什么给他下那个坐胎的药?”占卓风问儿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爹您是知道玄香丹的药力的,您试试,让他怀个孩子,我们好带他回家。”
占卓风指着儿子笑道:“等他醒了,一定打死你啊。”
“只要能带他回药王山,怎么都行。”占留云看着床上熟睡的上官逸,眉目柔和,极是俊美,在父亲身边的时候也没那么清冷, :“爹,我云叔真好,现在他都这个样子,他年轻的时候得有多好。”
占卓风坐在床边,手轻轻抚着上官逸的脸:”他在我身边六年,我从来也没见过像他那样漂亮,聪明的男孩子,我其实根本不想纳妾,我一直觉得有书,有琴我就可以过一辈子。。。。。。。可我见了他。。。。。。。我做不到放他走,我怕我放了手,就再也看不到他了,那时候我还年轻,不懂对他好,他脾气很坏,但对我真是百依百顺的,可我从没宠过他,总是让他哭,打得他哭,干得他哭,现在就是要带他回去,还得用这样。。。。。。下作的法子。“
“谁让他不是普通人呢,只有他怀上了,愿意回去,我们才能想法子带他回去,不然以他的性子和地位,谁拿他有法子?展鹏的肚子就快出怀了,我得让他和子阳把孩子生在山上,您都不知道我有多着急,如果不是因为少钦这个事情,我根本待不住,我想回去,但我舍不得云叔,爹,我是真舍不得他,算儿子求您,您就让他怀个孩子吧,我不让他醒,他也不会真的昏,您想怎么干他就怎么干他。“
“你呀,当真是你云叔的好儿子。“占卓风瞪了占留云一眼,又道:“说到少钦,我知道你没那么喜欢他,但是仁为医道,不要让他一直这么疼着。“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儿子明白。“占留云道:“我这就看看他去,说实在的爹,喜不喜欢另说着,这小子不一般,真的,我得好好想想,教他些什么,才不辜负他喊我的这声师傅。”
“但你不是他师傅,他也不是你徒弟。”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叹了叹:“可我觉得他还是做徒弟更合适。”说完,转身去看彭少钦。

彭少钦连姿势都没变过,床上换了白展鹏盘腿坐着,不时凑过去看看他,“少钦哥,你疼就叫两声,憋着多难受。”
“我。。。。。。。没事。”彭少钦咬着牙说了几个字,就又闭了嘴,好像生怕嘴一张,就嗷嗷的叫起来,太是丢人,占留云跟他说的法子,哪个他都不会用的,不就是三天嘛,怎的还抗不过去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少钦哥,你喝水吗?“白展鹏又道:“要不要睿哥哥给你弹个曲儿听。”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要吗?”许睿笑问。
彭少钦不出声,微微摇摇肩膀。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夜深人静,医馆门口咚咚有人敲门,自从上次江月华来说了王府太大怕敲门听不见,占留云就让许睿和彭少钦轮着去值夜,许睿听到声音,披衣开门,就见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男子慌慌张张的挤进门来,顺手就把门关上了,“救救我。”
许睿提灯一看,这人很是面生,他并不认得,但是他的肚子很大,像是一个即将临盆的孕妇,可他是个男人没错的,“你是?”
男子费力的下跪,“我叫静枫,是绿柳轩的人,我肚子里有了。。。。。。孩子。。。。。。我怕我快死了,你们是大夫,求求你们,救救我。”
许睿愣了片刻,“你等等。”说完,转身去了内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走出来,一见静枫的样子,带着他来到门口的那排房间,那里好歹也收拾出来了,只是没人住,但也很干净,“你躺下,把肚子露出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静枫脱了下衣,露出肚腹,看肚子的大小,应该马上就要生了,占留云给他摸了摸脉,神色越发凝重,“你怎么怀的孕?”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有人给我吃了一种丹药。”
“什么颜色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色的。”
“你从哪儿来?”
“如玉山庄。”
“你是国舅叶倾寒的人?”许睿眉头一皱。
“不是,不是,我是轩主送给。。。。。。。。送给。。。。。。”
“送给谁?”占留云道:“你说实话,我才能救你。”
“送给。。。。。。。皇上。”静枫哭道:“我很害怕,你们救救我吧,救救我。”
许睿又问:”是谁让你跑到这儿来的,是叶倾寒么?“
“不是,不是。”静枫道:“他们看我看得很严,我装的很老实,他们渐渐也就不那么看着我了,我观察了很久,侍卫换班的时候是有片刻没人在我门口的,我找了个机会,跑了出来,我装成女人,先去了原来的医馆,听人说你们搬到这儿来了,就来找你们求救,这个孩子。。。。。。应该已经死在我肚子里了,一开始他还动过。。。。。。现在,他已经不再动了,如果孩子死了,他们一定不会让我活的,可我。。。。。。我不想死。”
“你等在这里,我去去就来,睿儿你看着他。“占留云大步来到父亲的院子里,房里的灯还亮着,占卓风坐在灯下看书,上官逸躺在被子里,光着身子,他的腿敞开着,腿间狼藉粘腻,他很清醒,但不能动。
“爹,您出来一下。”
占卓风穿好衣服走出来,听儿子低声说了静枫的情形,沉声说了句,“你去把家法给我拿过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爹,别打云叔。”
“给我拿过来。”占卓风一声怒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不。”占留云道:“爹,救人要紧,我需要您帮忙,子阳本来可以帮我,但他怀了孩子,我不能让他见这个血。”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知道,你先去,做一下准备,我这就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卓风回到屋中,从药箱里拿出一个小瓷瓶,打开了,在上官逸鼻子下面晃了晃,上官逸的身子一下子有了力气,挣扎道:“是留云的药,是不是,他是想找死么?”
占卓风看着他,忽然抬手一掌打了过去,上官逸被打倒在床上,脸登时红肿起来,嘴角也流了血,他捂着脸,身子向后错了错,目光闪烁着,“师傅,你。。。。你干什么打我?”
“是你把玄香丹的配方说给了那个皇上?”
“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上官云。”占卓风气的抬手猛扇下去,“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杀人?”
上官逸抱着头道:“我。。。。。。我从小就杀人,你现在才知道的么?“
“我真的是。。。。。。愧对我占家的祖先。”占卓风指着上官逸气喊:“滚,别让我再看见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要。。。。。师傅。。。。。师傅。“
看占卓风头也不回的离开,上官逸清理好身子,穿了衣服追出来,阿进赶忙走过去,“轩主,出事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什么事?”
“静枫从如玉山庄逃出来了。”
“去哪儿了?”
“就。。。。。就在这儿。”
“在这儿?”上官逸摸了摸自己的脸,明白师傅为什么这么生气打他了,心下不免惴惴的,踱了片刻,目中突然寒光迸现,“叶倾寒呢?”
“不知道。”
“哼。”上官逸冷笑着,暗自思虑,“看来。。。。他还是太怕死,想铤而走险了,或者。。。。他已经开始怀疑我和师傅的关系,叶-倾-寒,如果你想死,我不妨送你一程。”
“那我们?”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顺水推舟。”上官逸在阿进耳边说了一句话。
“是。”阿进道:“是不是要瞒着。。。。。”
“不必。”上官逸道:“瞒也是瞒不住的,反正,我和他。。。。。。有一天是一天的,他怪我的话,走就是了,那样对他反而是好的。‘’上官逸说着,心已经开始痛了,他定定心神,“去办吧,不能让静枫活着走出占氏医馆。”
三颗心于2018-12-11 19:32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