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寻香记 >>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一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上官逸从密室里出来,等了片刻,便听到了上楼的脚步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臣参见皇上。”上官逸见到赵羡,撩衣下跪。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看到他脸上微微痛楚的神情,赵羡走过去,握住他的手道:“云儿,你快起来。”
“谢皇上。”上官逸抽回双手,向后退了几步,“皇上请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身上的伤可好些了?”赵羡柔声问他。
“多谢皇上挂怀。”上官逸道:“皇上有事吩咐,臣入宫觐见便是,绿柳轩粗鄙之地,怎敢得皇上驾临。”
“粗鄙之地?”赵羡笑道:“云儿你住的地方怎会是粗鄙之地。”他往四处看看,“你这卧房也太简单了些?”
“臣孤身一人,又来去不定,不过是个睡觉的地方,无须太过繁琐。”
“可有查出到底是谁伤了你么?”
“还。。。。。。没有。”上官逸一心只想着占卓风父子,还没顾得上收拾加害自己的人呢。
“没有。”赵羡看着他的眼睛,只是上官逸一直垂着眼睑,什么也看不到,“云儿你好长的睫毛。”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皇上可有什么吩咐?”上官逸问。
“没有,朕就是来看看你,顺便让谭隽给你号号脉,朕怕你有内伤。”
上官逸心下一惊,“不必了,臣只有外伤而已。”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进来吧。”赵羡对外面吩咐了一声。
“是。”一个中年男子缓步走了进来,身上也背着一个药箱,他中等身量,面容俊秀,唇角微微上扬,天生一副笑脸,他面貌并不老迈,只是满头的银发显了年纪,配了一张好脸,凭添了几分仙风道骨之气。和他满头银发十分不搭的是他的一双手,细长白嫩,柔弱无骨,倒像是年轻女子的手。
“上官大人请坐。”谭隽的样子很恭敬。
“不必。”上官逸道:“我没病,无须诊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圣使从不让在下诊治。”谭隽笑道:“是怀疑在下的医术么?”
“是。”解决问题最快的办法就是直接拒绝,这一直就是上官逸的性情,谭隽微微凝了凝唇角,看了看赵羡。
“云儿不愿意,那就算了。”谭隽知道赵羡从不勉强上官逸做任何事,这次也是一样。他看到桌上的药包,”想必大人已经有了相中的大夫了。“他说着,无意似的看了看墙上密室的暗门,又看看上官逸的脸,上官逸仍然低着头,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
“云逸,云儿。”叶倾寒推门进来,一看赵羡,赶忙跪地,“臣拜见皇上,皇上怎么在这儿呢?”
“起来。“赵羡道:”怎么你也来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叶倾寒道:“我刚才看有人拿了几包药进了绿柳轩,直到现在也没出去,都这么晚了,臣就想过来看看,如果是占先生,就让他顺便也给我扎上几针。”他始终忘不了上官逸那天的装扮,直觉告诉他,上官逸有异,而且和占氏医馆有关,但到底异在哪里,有什么关,他也不知道,如果他派人来盯着上官逸,不管派谁,那人一定是个死,所以他自己来了。他是不敢得罪上官逸,但上官逸想伤他也是不能够的。占卓风的确是进去了就没出来,叶倾寒来了兴趣,也起了毒心,毕竟,不管他想做什么,上官逸都是他必须拔出的那根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赵羡一听就听出了话外音,笑了笑道:“浑说,云儿这屋里才多大,有人又能往哪儿藏。”
“是啊。”叶倾寒笑着,一步步向暗门走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轩主。”门外阿进道:“占老先生在楼下坐了会子了,他让我来问轩主,如果轩主有客,他就先走了,改日再来给轩主诊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就请他走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
绿柳轩里从来夜如白昼,叶倾寒推开窗户,见天井中站立一人,背着药箱,背对着自己,他的发色很黑,头发长过寻常男子,鬓边已生了两捋白发,由灰色的发带和黑发一起束在脑后,其人背影挺岸潇洒,很像占留云。听到身后开窗的声音,占卓风回过头去,与走到窗边的赵羡四目相对,又彼此错开。
阿进将药钱递给占卓风,“占老先生请回吧。”
占卓风收起银钱,转身想要离去。
“慢着”叶倾寒叫住他:“老先生上来吧,给我也看看。”
占卓风没有犹豫,上楼来到上官逸的房里,屋里人很多,他也没有理,径自坐在桌边,一伸手,“把手给我。”
叶倾寒伸过手去,占卓风给他摸了摸脉,半盏茶的功夫,占卓风收回手,“你病的不轻,好在留云给你行了针,总算保住了你的命,日后还是要注意些个,不要太劳累,更不要太纵容自己。”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留云?”叶倾寒问:“你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是留云的父亲,我叫占卓风。”
“哦。”叶倾寒笑道:“占留云把你接来金陵享福了?”
“子孙自有子孙福。”占卓风笑笑:“我不过来看看他,过些日子就走。”
“上官先生。”占卓风对上官逸道:“你的外伤也要注意,不能沾水,我给你的这些药,你一定要照我说的熬了喝了,过两天我再来给你换药,或者,你去占氏医馆也可以。”说完,占卓风起身道:“告辞了。”
“请便。”上官逸一直没有抬头。
“云儿。”赵羡道:“你若累了,就坐下吧。”
“不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卓风已经走到门口,听到这声云儿,手心一攥,缓步离开,赵羡道:“这父子两个倒是很像,一样的旁若无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叶倾寒道:“山野之人,哪识得真龙天子。”
“云儿,你好生歇息,朕和倾寒去如玉山庄看一看静枫,你送给朕的这个男孩子,朕很喜欢,他怀了朕的孩子,朕让谭隽去给他调调身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臣送皇上。”
看着赵羡的马车渐渐消失在夜色中,上官逸扶住桌子才勉强支撑住了自己。
“阿进。”
“在。“阿进走了进来。
“是你把他从密室带出去的?“
“是,属下自作主张了。
“谢谢你。”
“属下不敢。”阿进跪了下来,“轩主。。。。。。。有句话,属下不知当不当讲。”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说吧。”
“这。。。。。。太危险了。”
“我知道。”
“国舅一直在监视我们。”
“他不想活了,我成全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阿进顿了顿道:“要不要属下给轩主找个宅子?”
“偷情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属下不是这个意思。”
上官逸摇摇头,“瞒不住的,你说得对,太危险了,我刀口舔血几十年,死我是从来不怕的,可他。。。。。。。不行。”
阿进道:“占老先生有口信给轩主,他说,占先生去了禁卫军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什么?“上官逸心一沉:“带上人,随我去禁卫军。”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轩主,你若要以真面目进营,须得想个借口给皇上。”
上官逸脚步一停,“你去渡江别院,告诉江月华一声,让他去禁卫军营把留云给我带出来。”
“是。“
“再替我跟他说一声,救不出留云,他带来金陵的所有江湖高手一个也别想活,包括他自己,还有他的儿子,江小扣。”金陵里来了任何可疑的人,发生任何可疑的事情都逃不过上官逸的眼线,所以他一早就知道江月华不是孤身前来。
“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卓风回到家中,一个人坐在屋里,没有出声,也没有出来,许睿坐卧不宁的,本来以为占卓风睡了,想去找江月华商议,却不想占卓风房里燃起了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爹爹。”许睿在门外道:“您还不睡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禁卫军营在哪里?”
“您要去救我师傅?”
“是。”占卓风问:“你们下山的时候,那个黑铁长匣,他带下来了吗?”
“是不是这个?”许睿进屋,打开了柜子。
“正是。”
占卓风打开长匣,拿出两个黑色的腕套,带在手腕上:‘’睿儿,我们走。“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和白展鹏施展轻功来到禁卫军营外,占留云道:“我自己进去,你在这儿守着,如果天亮我出不来,你就去找江大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你小心点儿。”
占留云进了禁卫军的地牢,鞭打声传了出来,还有彭少钦的阵阵惨叫。
“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去找占留云?”彭少宇喝问,“你跟他说什么了?”
“我什么也没说。”彭少钦道:“哥,你不能让人秘杀庄子阳,他又没做错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错就错在他是占留云的男妻。“彭少宇道:”想让我放过他,除非你告诉我飞鹰圣使和占留云到底是什么关系?”
“飞鹰圣使?”彭少钦问:“飞鹰圣使是什么?倚星崖下你们要杀的人是飞鹰圣使?圣使,难道是。。。。。。皇上的人?”
“这小子倒也不傻。”占留云暗道。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来人,把二公子给我吊起来,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吃里扒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
“不用守着他了,他跑不出去。”
“是。”
听众人的脚步走远,占留云来到牢门外,牢门并没有上锁,也没有守卫,彭少钦赤着上身,被吊在房梁上,他全是都是鞭痕,似乎昏了似的,闭紧了双眼。
占留云解开一旁的绳扣,把彭少钦放下来,看他是真的昏了,抱着他,掐了掐他的人中:“傻小子,为了使个苦肉计,你至于么?打成这样,疼不疼啊?”
彭少钦睁眼一看是他,推他道:“你来干什么?什么苦肉计,你快走。”
“那就是你哥使的苦肉计。”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正说着,身后的军兵全都包围了上来,占留云就如没看见,脱下外衣盖在彭少钦身上。
“都出去。“彭少宇下了令,除了自己的贴身侍卫刘琦,其他人全都退了出去。
“占留云”彭少宇道:“我在等你。”
“副总领如果想见我,派人去医馆找我就是了,没必要这么毒打自己的亲弟弟。”
“还轮不到你来教我如何管教弟弟。”彭少宇道:“是你掳他去了倚星崖,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
“你想怎么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军仗一百,你受得住,我就放过庄子阳。”
“军仗一百,你会打死他。”彭少钦从地上爬起来道:“哥,我实话告诉你,不是他掳我,是我要跟他去的。”
“你说什么?”彭少宇一怔。
“是我要跟他去的,我喜欢他。”说完,彭少钦满脸通红,一双明眸却直望着占留云。
“你想死么?”彭少宇气得冲过去就要踢,占留云一揽彭少钦,彭少宇踢了个空。
“彭少钦,你不要胡说八道,我和你之间,什么事也没有。”占留云斥了一句,把彭少钦拉到身后,对彭少宇道:“副总领,我来是想告诉你,如果你不在意留云说出你禁卫军截杀飞鹰圣使,我也不会在意。”
“那你为什么会存这个好心?“
“我对你没有好心,我知道你要截杀飞鹰圣使,就让子阳和世子一起离开了金陵,因为你死定了,我不想子阳给你垫背。“
“你是如何知道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占留云,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你不敢。”占留云道:“因为你不知道我和飞鹰圣使的关系,你假意放了少钦去找我,又利用少钦做苦肉计无非就是想引我来,现在我来了,你想怎么样,扣了我威胁飞鹰圣使么?还是你想用我去诱杀他?”
“占留云。“彭少宇冷笑道:”你一个江湖郎中,敢如此和我对抗,无非是听了那句话,诛杀飞鹰圣使,视同谋反,但是这句话,不在大周律例里。飞鹰圣使不过是个杀手而已,而我禁卫军固守皇城,你觉得皇上真的会为了个杀手而灭了整个禁卫军?“
“皇上怎么想,我不知道。“占留云道:“我有兴趣的是禁卫军为什么想要五雀石?“
这个问题让彭少宇着实一愣。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不用回答我。”占留云道:“我并不想知道,我只要子阳的安全,子阳不过就是你手下的一个副将,却是留云的爱妻,信不信由你,只要你撤回追杀子阳的命令,我就闭上我的嘴。但是留云有言在先,只要你做了初一,我就一定会做十五。”
“谁是飞鹰圣使?”彭少宇问。
“你都要杀他,就不可能不知道他是谁。既然你提都不敢提他的名字,又何必故作镇定。你一直厚待子阳,这个我也很知情,你说得很对,我一家只是江湖郎中,只要你高抬贵手,留云感激不尽。”
“一个结交建安王爷和飞鹰圣使的江湖郎中。”彭少宇道:“占留云,我对你很感兴趣,你留在我身边吧,我能给你的比飞鹰圣使能给你的要多得多。”
“我相信。可惜,我什么都不想要”
“我可以把少钦嫁给你做妾。”彭少宇道:“他说了,他喜欢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哥。”彭少钦又羞又恼,喊道:“我不干。”
占留云道:“你放心,我也不干。”

“副总领,不好了。”军兵慌慌张张跑进来道:“军库起火了。”
“什么?”彭少宇大惊失色,“赶紧去灭。”
“副总领。“又有军兵来报:“江先生求见。”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请他去宜正厅。”
“他就在外面。”
“那就让他进来。”军库失火可不是小事,彭少宇有些烦躁了。

江月华看到彭少宇:“彭副总领,借一步说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两人在一旁低语片刻,彭少宇挥了挥手,“走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多谢副总领。”

江月华一拉占留云,“留云,我们走,你爹在门口等你。”
占留云起身,回头看了一眼彭少钦。
彭少钦脸兀自红着,摆手道:“你快走。”

禁卫军营的门前,占留云看到父亲,跑过去道:“爹,您不用来的,我没事。”
天就快亮了,一见父亲腕上的黑色腕套,占留云道:“爹,您这是?”
“我担心你。”
“爹您年龄大了,这个您用不得。“
“走吧,回家。”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展鹏呢?”占留云四处看看。
“我在这儿呢。”白展鹏跑了过来,脸上都是黑灰。
江月华看了看远处冲天的火光,低声道:“你干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谁让他们扣我师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江月华无奈道:“这是要杀头的,赶紧走,别让人发现了。”
远处传来马蹄声,一个身着戎装的女子骑马闯进禁卫军营,身后跟着许睿,许睿跳下马来,跑向占留云,“师傅,那是彭少钦的娘,我带她来救彭少钦回家,他娘很凶,这下有副总领受的了。”
江月华把占留云拉到一边,低声道:“你娘也很凶。”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啊?”占留云道:“大哥你什么意思?”
“你赶紧回去吧。”江月华走到占卓风面前,抱了抱拳,“占老先生,我是留云的结义兄长,我叫江月华,改日一定前去拜会老先生。”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江先生客气了,今日还要多谢江先生。”
“只要上官先生高抬贵手就好。”
“对不住。”占卓风苦笑道:“我管不了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个小子。”江月华指了指白展鹏:“您可有他的生辰八字?”
“有。”
“好,过两日我请占老先生来渡江别院喝上一杯。”

一行人回到医馆,上官逸正一个人等在屋内。占卓风进了屋,看也没看他,收好腕套,坐下来。
“师傅,你累了吧。”上官逸道:“我给你铺床,你睡会儿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卓风猛的出了手,一掌将上官逸打倒在地,上官逸心知理亏,胳膊肘向后蹭着身子,也不抬眼,看占卓风从药箱里拿出玄香丹,上官逸爬起来想往外跑,占卓风大步上前,踢跪了上官逸,一脚踩在上官逸的半边脸上,“我跟你说过什么你忘了么?”
“师傅,求求你,不要,你打我吧,你生气就打我,我不吃这个,我不吃,师傅,你饶了我吧。”
占留云听到上官逸的哭声,赶紧冲进屋去,一见占卓风要逼上官逸吃玄香丹,占留云推开父亲,喊道:“爹,你要做什么?“他蹲下来,抱住瑟瑟发抖的上官逸,瞪着占卓风道:“云叔,你别害怕,有我在,没有人能逼你。”
见白展鹏和许睿站在门口,盯着蜷缩在占留云怀里的上官逸瞅,占留云喝道:“你们两个给我滚回自己房里去。”
“是,是。。。。师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把门关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
“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占卓风指着上官逸道:“不是当着你儿子,我今天打死你。”
“爹您见了谁了?”
“叶倾寒。”上官逸道。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明白了,不就是偷拿了玄香丹,让那国舅叶倾寒生了孩子么,怎么了?”占留云扶起上官逸,“云叔您起来。”
“给我跪着。”占卓风喝道。
“是,师傅。”看上官逸跪着,占留云也跪下来,柔声道:“云叔,你别怕,儿子陪着你。”
“留云,你出去吧,我和你爹说话。”上官逸道:”再听见什么也不要进来了。“
“云叔。”
“出去。”
“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对着父亲磕了个头:“爹,您生气就打我,不要打我云叔,不管他作错什么,一定都是迫不得已。”
“出去吧,我不打他。”占卓风摆摆手,让儿子离开。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云儿。”占卓风道:“你上次说如果我们相认就会死,是因为皇上对你有情,是吗?”
“是。”
“做皇上就可以拆散人家夫妻吗?”
“他是皇上。”
“那你要皇上还是要我?”
“师傅。”上官逸含泪道:“我一家二十几口都被皇上软禁在昭阳行宫,我爹,我娘,我的哥哥和姐姐,还有他们的家人。我上官家与皇族歃血为盟,定百年之约,飞鹰圣使对任何人都可以先斩后奏,但必须忠于皇上,不然的话,我全家都会丧命。皇上从云儿少年时就爱慕云儿,但是云儿终此一生,心里只有师傅,也只会侍奉师傅一个人,可云儿这辈子是没有自由之身的,你走吧,带着留云回山,我知道你们好好的就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不走。”占留云在门外听得真切,他心中有气,推门进来,跪在上官逸身旁道,“云叔,这不是盟约,是逼迫,我们不要理他,你有夫有子,他凭什么不让你过正常人的日子。”
“留云。”上官逸道:“我自八岁就开始杀人,到今天,三十多年了,我满手都是鲜血,一身都是负累,你虽是我的亲生儿子,但我也没养过你一天,你不必为了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云叔。”占留云道:“你不要这样说,你是我云叔,我什么都不管,我就想好好孝敬你,我不会让任何人伤了你,皇上也不行。”
三颗心于2018-11-17 14:20发布 三颗心于2018-11-17 14:20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