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寻香记 >> 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占留云来到白展鹏的房里,白展鹏本来躺着,看见他进门,吓得就往床里边躲,可床才多大,躲也没地方躲,只能缩在墙角,抱着头,占留云坐在床边道:“你如果敢闹就不要这么怂,你如果认怂就不要闹,我其实特别想打你,但我知道你心里憋屈,这次你闹完了,我也被云叔打了一顿,下次你要是再敢这么闹,你就别想要脸了,别以为有爹爹和云叔在你就能由着性子闹,你是我房里的妾,我要打你,谁也护不住你,听到了吗?”
“听到了。”
“你过来。“
“不“白展鹏摇头。
“给我过来。”占留云一伸胳膊,把白展鹏拽到身边,看他头上的伤,又摸了摸他的脉,“我爹是不是又给你吃玄香丹了?”
“嗯,我虽然晕着,但那个味道我不会认错的。”
“吃了好,对身子有好处。”占留云掐着白展鹏的脸,笑道:“娘们才一哭二闹三上吊呢!”
“娘们才生孩子呢,你现在让我生。”白展鹏喊起来,气得青筋直蹦,占留云一把将他抱在怀里:“其实这事也不能怨我,我也不知道云叔还活着啊,我两个儿子啊,你以为我不呕吗?”
“那以后。。。。。。。我们能认云叔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能,要问问云叔。“
“不能认啊。”
“暂且。。。。人前不能认。”占留云叹道:“他是飞鹰圣使,是朝廷的。。。。。。。杀手,我真是想不到,云叔他居然是这样的身份。”
“好, 还是不好?”
“无所谓了,他是我云叔,是生下我的那个人,他是什么身份都好,我不介意。”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两人听到门外有人站立,占留云道:“是睿儿吗?”
“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进来吧。”
“师傅你出来一下。”
占留云看到许睿站在院子里,走过去道:“怎么了,有什么事不能让展鹏听?”
“师傅,我家人是怎么死的,你有没有问过云叔?”许睿不敢看他,但占留云看得出他的忐忑和不安。
占留云握住许睿的手,温声道:“那天在绿柳轩,我给叶倾寒施了针,他叫了你爹的名字,说给他生了孩子,我再要细问,云叔就来了,然后我就认出他是云叔了,刚才我问云叔,他其实已经猜到你就是庆山王的遗孤了,但他不肯告诉我更多的事情,说是为了保护我们,但是他说,你爹不是他杀的,你放心,我还会去问他的,找个合适的机会。”
许睿听了,反手握住占留云,他用了很大的力气,抬头时,满脸都是泪,“师傅,云叔他没有杀我全家,是不是啊,是不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没有,他没有。”占留云抱住许睿:“他说他没有,以我云叔的性子,他是不屑说谎的,他说他没有,应该就没有了。”
“师傅。。。。。”许睿哭着:“我害怕,不如,我们回药王山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很是惊喜,“你想回去么,你如果想回去,我们就回去。”
“师傅,我。。。。。。我也想给你生个孩子。”
“你别胡闹了。”占留云抓住许睿的肩膀,“睿儿,你是不能生的,玄香丹你碰都不能碰,听见了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师傅,云叔是不是不想我在你身边?”
“没有的事。”
许睿抽噎道:“我知道师傅什么都懂,可这朝廷里的事情,我听得看得比你多,我知道你心里有睿儿,可是如果我的身世会害了你,以云叔的身份,他不会容下我的。”
“你不要害怕,我可以为云叔做任何事,但伤害你的事情,我绝不会做,你是留云娶进门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站在你前面。”
“师傅。”许睿紧紧拥住占留云,没有人能给他这样的安心,除了眼前的这个男人。
“睿儿,你要答应我,永远不要碰玄香丹。”
“是,我答应。”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的房间传出琴声,琴声里满满都是思念,还有淡淡的哀伤,“是爹爹在弹琴?爹爹在想谁么?”白展鹏也走出来。
“可能是云叔,也可能是九叔吧。”
三人都听得有点出神,天上又飘落了雪花,二个少年静静站在占留云的身边,白展鹏忽道:“也不知道子阳哥在干什么?”
占留云何尝不担心,可就像江大哥说的,子阳的性子他从来是掌控不住的,看上去他好像都听自己的,可也总有他自己的主意,每想到此,占留云都只能暗自叹气,“回屋吧。”

凤涂岭边的君子亭中,叶倾寒和肃王彭浩瀚坐在一处,既无茶也无酒,寒风阵阵吹得人透心的冷,“国舅爷找的好地方。”
“这儿安全。”叶倾寒淡淡道:“你们禁卫军连这点子事都办不好么?”
“杀飞鹰圣使,可不是这点子事。”
“十拿九稳的事情,居然给搞砸了。”叶倾寒道:“五雀石已经进了宫,上官逸虽然受了伤,却没死,这还是要感谢你的好儿子。”
“少钦是被掳了去的。”彭浩瀚脸一阴,“那占留云也好大的狗胆。”
叶倾寒一摆手,“暂且不要动他,我留着他有用。”
“本王知道国舅爷要找他治病,可这天下的神医又不止他一个,谭先生,不是一样可以给你治病。”
“谭隽?”叶倾寒冷哼道:“那我还是找占留云吧,至少死了知道是怎么死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禁卫军大权在握,东南的梁玉堂和西北的杜劲荣都听本王号令,我们为什么一定要五雀石。”
“要知道除了你们三个,别人都听皇上的,没有鬼府工鉴,我怕你难成其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彭浩瀚不屑道:“鬼府工鉴不过是个传说,就算得到了,也不一定能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如果只是个传说,为什么皇上穷尽天下也要集齐这五块五雀石。”叶倾寒道:“就连得罪铁格印藤也在所不惜。”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铁格印藤的实力不容小觑,所以本王让少钦去求娶曦月公主。”
“那丫头很疯的。”
“本王要的是和铁格印藤的联盟。”彭浩瀚一笑:“正妻厉害些没什么,多娶几房小妾就好了。”
“你家少钦年纪还小。“叶倾寒似乎想起什么来:“对了,庄子阳呢?”
“护送卫峥的儿子回建安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副总领放他走的?”
“不是,想要找人的时候,人已经不在了,卫聆风把他带走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很奇怪啊。”叶倾寒喃喃的:“庄子阳这个人当真是吉星高照,处处有人护着他,这个人,再见就杀了吧,他让我不痛快。”
“少宇说他有用。”
“他是觉得占留云有用吧。”叶倾寒道:“这一家子,也是怪了,处处和我作对,你们也是笨,干什么放了那卫聆风走,他是卫峥的独子,有他在手上不是又多了一份胜算。“
“卫峥不是吃素的,除非我们想马上动手,卫聆风虽然走了,但卫峥的挚友和军师还在金陵。”
“谁?”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江月华。”彭浩瀚道:“有他在和有卫聆风在,是一样的胜算。”
“怎么可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当然可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两人正说着,就听不远处有些吵嚷,叶倾寒脸色一变,头都不回道:“我先走了。”
“国舅请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彭浩瀚走到半山腰,看到手下拦着自己的儿子,”少钦,你怎么到这儿来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彭少钦只看到了叶倾寒的一个衣角,“爹,那个人是谁?”
彭浩瀚脸一沉,“你敢跟着我,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你现在就给我回禁卫军营,让你哥好好管管你。”

彭浩瀚的手下将彭少钦押回了禁卫军营,彭少宇二话不说,拿了鞭子就往彭少钦身上抽。彭少钦疼得冷汗直流,却还低声问:“哥,你们在做什么?”
“不该你知道的你用不着知道。”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倚星崖下你要杀的人是谁?”
“你先告诉我,占留云挟持你要救的人是谁?“
“我不知道。“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不知道,但占留云一定知道。”
“哥你要干什么?”彭少钦急道:“他并不想和禁卫军为敌。”
”他?“彭少宇瞪着弟弟:“你和占留云很熟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彭少宇强自镇定,“不熟,我只是。。。。和庄子阳很熟。“
“庄子阳走得很蹊跷啊。”
“他是留了帖子的,也有簿记的记录和签印,不算出逃。”
“算不算出逃,谁说了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哥,你要做什么?”
“我只想看看,那占留云背后的人除了建安王爷,还会有谁?”彭少宇道:“来人,秘发禁卫军令,要各省府军衙,全力缉拿庄子阳,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哥,你不能这么做?”
“来人。”彭少宇喝道:“把二公子给我关到地牢去。”
“哥。。。。。。哥。。。。。。。。你不能这样。”彭少钦再喊也是无用的,生生被镣铐锁在了禁卫军的地牢里。
“段飞。”彭少宇道:“你看着他,别让他有机会跑出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总领多虑了,禁卫军的地牢,谁能飞的出去。”段飞道:“不过您也关不了二公子多久,三夫人会来找的。”彭少钦是庶出,他的母亲曾是武将,年轻时很有姿色,也非常的泼辣,很得肃王的宠爱,彭少宇知道段飞的意思,这三娘要来闹,他自己也是没辙的,只能说了句:“让少钦身边的人都闭上嘴,能关几天是几天吧。”

北风呼呼的,占留云的屋里却很暖和,上官逸借着谢他治伤,送来了很多梅花碳和上好的棉衣棉被,当然也不是大张旗鼓来送的。许睿弹着琴,占留云趴在床上,白展鹏给他换着药。
“爹爹在做什么呢?”白展鹏问。
“看书呢。”
“你怎么知道?”
“我爹比我还爱看书。”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想问爹爹个事情。”白展鹏嗔喏着。
“问什么?”
“我。。。。。爹娘。。。。。。”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忽的坐起来瞪他,白展鹏支支吾吾道:“你。。。。。你不想我问,我就不问了。”
“你问吧,随便你问。”占留云站起来,披了衣服出去,走到门口,听到有人咚咚在敲医馆的门,“占先生,占先生。”
声音很是急切,也有点耳熟,屋里的几个人也都听见了,许睿点了灯,和占留云一起打开大门,一个人影倏的窜进来,“占先生,是我,彭少钦。”
“是你,你怎么来了?”占留云看彭少钦很是狼狈,好像刚从牢里跑出来一样,问道:“出什么事了?”
“我不可以在这里久留,我哥发密令要抓庄子阳,不一定是活的,我是来告诉你一声,你自己想想办法。”彭少钦说完,转身要走,门外忽然传来马蹄声,火把也全都亮起来,彭少钦一下子躲在门后,段飞骑马来到占氏医馆门口,问道:“占先生,可有看到我家二公子?”
占留云一伸手,从门后把彭少钦提溜出来,“在这儿呢。”
“你。。。。。”彭少钦气得直跺脚,占留云这才发现,他只穿了一只鞋,脚踝处全都是血,后背也有渗出的血渍。
“二公子,赶紧回去吧,副总领发火了。”段飞回过头来对占留云道:“对不住啊占先生,二公子这两天出了点差错,被副总领罚了,我这就带二公子回去。”他一挥手,禁卫军的军兵上来押走了彭少钦,彭少钦频频回头。
占留云看都没看他,二话不说就关上了医馆的门,他快步回到屋里,穿上夜行衣,占卓风问道:“你去哪儿,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去。”
“不用了爹,我自己能行。”占留云道:“睿儿,你去趟绿柳轩,给云叔送些药,先不要和他说子阳的事,等我回来。”
“师傅去哪儿?”
“禁卫军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去那儿干什么?” 白展鹏问。
占留云道:“我想知道彭少钦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觉得。。。。可能是真的。”许睿道:“我看他好像是受了刑囚。”
占留云沉吟,“我也看出来了,但彭少钦不会骗我们么?”
“他这个人。”许睿指了指白展鹏,“比他还傻呢!你说你没事伤自己干什么,师傅需要你的时候也用不到,你可长长心吧。”
“我没事,睿哥哥,我和师傅一起去。”
“不觉得头晕么?”占留云摸摸白展鹏的头。
白展鹏挥挥胳膊,“啥事没有,有的是力气。”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让他去吧,好有个照应。“占卓风道:“他没什么事。”

看两人离开,许睿包好了药,想去绿柳轩,占卓风问道:“睿儿,绿柳轩是什么地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啊。”许睿吞吞吐吐道,“是。。。。。。。欢馆。”
占卓风楞了一下,”药给我吧,我去送。“
“爹爹您小心些。”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占卓风来到绿柳轩的门口,阿崇看到占卓风,连忙进去通报,上官逸正斜躺在床上看书,一听阿崇的话,书立时脱了手,又赶紧去接,手忙脚乱的样子看得阿崇都惊呆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轩主,要不,我让他走。”
“不用,请他上来吧。”上官逸道:“正好我也该换药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卓风背着药箱慢步进了绿柳轩,他身材高大,气度温雅,穿着一身粗布衣裳,宽袍大袖的,和绿柳轩太是格格不入,从门口到上楼,一路都是看他的目光,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转角之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老先生,请进。”
“多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卓风进了上官逸的房间,四处看看,“你就住在这儿?”
“嗯。“上官逸推开墙上的暗门,带着占卓风走到地下的密室,关上门,回身道:“师傅怎么亲自来了?“
“想来看看你,伤怎么样了?”
“有咱药王山的药,好得很快的。”
“我给你换些药吧。”
“好。”上官逸本想脱衣服,看到占卓风的眼神,心里有些胆怯,又住了手。
占卓风走上前去,脱去上官逸的外衣,柔声道:“你怕,是么?”
“不是。”上官逸躺在床上,褪净了上身的衣裳,又脱了裤子,只留了条亵裤,他满脸通红,转过身去,背对着占卓风,慢慢脱了亵裤,多少年没在任何人面前赤裸过自己,上官逸很是羞涩,下意识的抱着胳膊,蜷起了身子,突起的臀部让占卓风立时呼吸不畅了,占卓风走过去,轻轻滑摸上官逸白皙的肌肤,“你的确是美,哪里都美。”
手指的进入让上官逸剧烈的喘息起来,占卓风给上官逸的上身盖上了被子,伸手解着自己的裤带,上官逸显然有些紧张,手紧紧抓着被子,身子轻轻抖着。忽的,铃音传到耳边,上官逸看了看发出声响的铃铛,赶紧起身穿衣服,“他怎么会到这儿来?”
“谁来了?”占卓风问。
“是。。。。。。皇上。”上官逸道:“师傅你待在这儿,不要出声,等他走了,我再给你干。”
三颗心于2018-11-14 12:03发布 三颗心于2018-11-14 17:04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