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寻香记 >>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五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丰县境内,镜淮山风景如画,临河边的小道上,占卓风背着药箱缓缓前行,他自离开药王山寻找上官云,已在外漂泊十几年,这十数年之间,他走遍大江南北,塞外草原,起初的急切煎熬,已变得从容平静,思念虽从未淡过,但早已明白了一切随缘。尽管还没有寻到爱人,但占卓风一路寻药行医,也结识了许多朋友,倒也不枉苦寻一场。前段日子他回到南疆,是为了看看他种下的九珠香心草,也是不太放心铁格印藤的旧病,王府的人告诉他铁格印藤带女儿去了金陵,还留了一封书信给他,说如果他回来,就请他去金陵与他见面。金陵,天家重地,占卓风都走了大半个中原,也还没去过金陵,占家的人从来好静,金陵是繁华喧嚣之地,所以不是一定要去的话,他是不会去的,从金陵城外转过好几次他也从来没进去过,况且依着上官云冷淡静漠的性子,他不觉得云儿会喜欢这样的地方。

前方有座茶寮,占卓风觉得口渴便坐下来要了壶茶,山边的空气很好,虽然天气潮湿阴冷,但山色青绿,小河潺潺,当真如药王山的景致,他心情不错,只是手边没有琴,不然的话,倒是可以抚琴一曲。坐了半晌,虽说水热茶香,但坐久了也还是有些凉,占卓风付了茶钱,刚要离开,就见前方慌慌张张跑来几个人,个个受了惊吓般,跑得很急。一个青年脚下不稳,摔倒在地上。占卓风低身扶他,温声道:“这是怎么了,遇到强人了?”
“那边林子里,有人打架,死了人。。。。。。好多的血。”
占留云微一皱眉,“打死人了?”
“满地都是死人。。。。。老先生,你快找别的路吧,那条路不能走。”说完,青年追着同伴跑远了,就连身边开茶寮的老夫妻也赶紧收拾东西。
占卓风停了脚步,也正思忖着要不要往回走,江湖之中,到处都是恩恩怨怨,自己也不想插手太多,正想着,前方传来马蹄声,三五匹马疾驰而来,马上坐着的黑衣人,全都蒙着头脸,占卓风一步站到那对老夫妻身前,手臂拦护着他们,等着那马跑过去。其中一匹马上,一个妙龄少女被黑衣人横按在马鞍上,少女大声惊呼救命,占卓风觉得她的声音有些耳熟,也就多看了两眼,少女胸前的吊坠不停摇晃着,占卓风一下子认出那吊坠是自己送出的礼物,“五雀石,是曦月公主。”一念及此,占卓风放下药箱,纵身跃起,一掌将驰到身边的黑衣人从马上震了出去,他跳上马背,奔到那劫持苗曦月的黑衣人身边,几个黑衣人毫不慌乱,纷纷抽出铁索阻拦占卓风,占卓风看得出,这些人训练有素,不是寻常江湖中人,胆敢劫持公主,恐怕其中大有文章,但无论如何,苗曦月是友人之女,他不可以袖手旁观,就算以一敌众,占卓风的武功也远在这几个黑衣人之上,如果不是医者仁心,从不伤人,早就将这些人毙于掌下。苗曦月认出占卓风,哭喊道:“卓先生,我爹爹在林子里,那些人要杀他。”
占卓风闻言,用内力逼退黑衣人,将苗曦月抱上马背,驰向远处的密林,密林中仍在争斗厮杀,一个带着獠牙面具的黑衣人已经带人将铁格印藤逼到崖边,铁格印藤手下的几个侍卫,拼死护主,全都深受重伤,黑衣人武功很高,他手下众人也个个都是高手,或者应该说是,杀手。只是看了几招,占卓风觉得黑衣人的身形武功很是熟悉,看他脚下使出轻功步法,逼近铁格印藤,起掌立落,竟是用的药王山的武功。
“爹爹。”苗曦月惊吓的大声呼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卓风心潮激越,又是震惊又是欣喜,他飞身跃起,挡在黑衣人身前,喝道:“你给我住手。”
“爹,你怎么样了?”苗曦月赶忙扑到父亲身边,查看他的伤势。
黑衣人一见占卓风,立时停下身形,他伸臂一拦,手下全都退了下去。獠牙面具下,上官逸惊颤不已,面前的占卓风,虽然已不再年轻,但温文儒雅,更胜从前,他使了手势,手下退出二十米,阿进一个响指,几十个杀手,排列成阵,弩箭上弓,对准了占卓风和铁格印藤。
占卓风定定看着面前这个带着面具的黑衣人,沉声道:“你要和我打吗?”
“请你不要多管闲事。”上官逸用的是腹语。
占卓风向前踏了一步,虽是气恼,声音却温柔无比:“你都不敢和我说话么?”
上官逸不自觉的向后退去,低声道:“你。。。。。。不要多管闲事。”他的声音已经有了些改变,但在占卓风耳中,他就是那个裸在自己怀里,抱着自己叫师傅的少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卓风强自镇定道,“铁格是我的朋友,我不会让你伤他,要么你来跟我打,要么你放他们父女离开。”
“我。。。。。。”上官逸道:“你别逼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你就是要打?”占卓风含些气道:“你确定你打得过我吗?”
身后那么多人,不打也得打,不然那些人就会起疑,上官逸一咬牙,与占卓风拼斗起来,他把占卓风引得远些,边打边道:“师傅,你不能管这个事情。”
“我一定会管。”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高手拼斗,输赢就在一招一式之间,阿进看出占卓风武功之高,竟在上官逸之上,不免心中担心,他又是两个响指,十几只弩箭直直射向了占卓风。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要。”上官逸大惊失色,打落不及,伸臂挡在了占卓风的身前,三支钢箭射在了上官逸身上,虽然不在致命的地方,但双腿和肩膀都汩汩留了血。上官逸做了一个手势,阿进带人退出了密林,瞬间便消失了。
占卓风要查看上官逸的伤,“不必”上官逸躲开了,他走到铁格印藤面前,伸出手,用腹语说道:“如果你不给我五雀石,你就是活出这个林子,也活不到南疆。”
“公主”占卓风道:“把你那条链子先借我一用。”
“是,卓先生。”苗曦月从脖子上拿下那条颈链,递给了占卓风。上官逸想去拿,占卓风却没有给他,“我要你保证,铁格印藤父女可以安全回到苗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好,我保证。”上官逸道:“我不可以在此久留,前面十字坡南崖边上有一个山洞,我在那里等你。“说完,转身要走。占卓风一把拉住他,“你还想走么?”
“我要五雀石,我不会走。”上官逸一把甩开他,“你要他父女活命,就一定得来。”
占卓风看他背影远去,真是又爱又恨,心头万般情愫,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口。他让铁格印藤的手下取回自己的药箱,为他包扎伤口:“王爷伤势还好,就不要在此多加逗留了,还是赶紧回去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只怕这路上不太平。”铁格印藤道:“我看卓兄和刚才那个人交情不浅啊。“
占卓风叹口气道:“对不住王爷,他。。。。。。定有难言之隐,还请王爷谅解,他日等弄清楚原委,卓风定会给王爷一个交代。”
“无妨,今日之事,本王不会说出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多谢王爷。”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两人正说着,就听林外人头攒动,马蹄阵阵,有人喊道:“公主,王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曦月。”
“卫哥哥,是卫哥哥。“ 苗曦月很是惊喜,站起来向林边跑去,她一见卫聆风,投身扑进他的怀里,“卫哥哥,你可来了。”看到卫聆风,苗曦月只觉得再不害怕了。
江小扣和庄子阳也跑过来,看着满地的死尸,庄子阳道:“世子回建安之前,本来是想和王爷和公主道个别,没想到公主先走了,我们一路追过来,听说这林子里有人打斗,怕是有人拦截公主和王爷,没想到。。。。。还是来晚了一步。”
“不晚,来的正好。”铁格印藤的侍卫首领噶然说道:“是卓先生救了我们,我还担心我们都受了这么的重的伤,还有谁能护卫王爷回到南疆,不知道世子可不可以。。。。。。”
“当然可以。”卫聆风道:“我先送你们回去,然后再回建安。”
江小扣望见正给苗王手下治伤的占卓风,看他的侧脸和身形,恍然竟似占留云,拉了拉庄子阳的袖子,庄子阳也转过了眼神,一见之下,和江小扣对视了一眼。庄子阳走过去,蹲下道:“我来帮忙吧,我也是大夫。”
“来吧。”占卓风看庄子阳打开药箱给伤者处理伤口,找药上药的样子十足便是极好的大夫,问道:“看你小小年纪,谁教得你这样好的手法?”
“我师傅”。
“你师傅是谁啊?”
“我师傅叫占留云,占氏医馆的馆主,在金陵城里。”
占卓风愣了愣,“那你叫什么?”
“庄子阳。”
“啊。。。。。。庄-子-阳,很好。”占卓风十几年前见过这孩子一面,那时候他还很小,不成想如今竟长成这样出众的样貌。
“敢问老先生尊姓大名?”
“你就是想知道我的名字,对吗?”占卓风问,他的笑温柔和煦,让人见了如沐春风,难得一身儒雅之气,眉目间当真酷如占留云,也许是年岁的原因,他面上线条虽然有些硬朗,不比占留云俊秀,却比占留云温和许多。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被说中了心思,脸微红道:“是,您长得很像我师傅。”
"我叫占卓风,是你师傅长得像我。“
庄子阳一怔,“你。。。。。。你是?”
“我是留云的爹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不是。。。。。死了吗?”
“我没死“占卓风问了句:”留云可娶了你么?“
“是,我和师傅成亲了。”
“那你应该喊我一声爹爹了。“
“爹。。。。。爹爹在上,请受子阳一拜。”庄子阳跪在地上给占卓风磕了三个头。
“起来吧。”占卓风看看四周道:“这里虽不是荒山野岭,但也很偏僻,你们怎么会在这儿?”
“我们送世子回建安。”江小扣走过来道:“是占先生让我们去的。”
“你叫什么?”占卓风笑问:‘’是展鹏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是,我叫江小扣,展鹏哥在金陵,和占先生在一起。”江小扣行礼道:“拜见占老先生。”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卓风点点头,他本来以为这个孩子会是白展鹏,却不是,细想也对,如果是展鹏,怎么可能喊儿子占先生,但这少年眉清目秀的,一身的灵气逼人,也很招人喜欢,“那你们快些启程吧,要保护好王爷和公主。”
“是,爹爹。”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们两个孩子路上要小心。“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

目送一行人离去,占卓风转身来到十字坡,果然见山上有个山洞,只是很高很险,一般人也上不去。占卓风进了洞中,借着微光看到上官逸坐在那里,满身都是血色,脸上仍然带着面具。
上官逸望着占卓风,费力的动了动,手撑了地,想要跪下。
“云儿。”占卓风跑过去,蹲下来,“你不要动了,让我看看你的伤。”
上官逸忽的出手,却被占卓风抓住了手腕,“你骗我这么多年,你觉得我还会信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放开我。”上官逸挣扎着,占卓风放开他,却忽的出手点中他的穴道,上官逸一下子不能动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样你还能老实听话些。”占卓风撕开上官逸的裤子和上衣,给他包扎好伤口,上了止血药。上官逸咬紧牙关,丝丝的痛吟还是传到占卓风耳中,“疼了就喊,不要硬撑着。”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疼。”
“不疼你就忍着吧。”
“带着这个干什么,不累吗?”占卓风拿下上官逸脸上的面具,上官逸低着头,不敢看他。占卓风伸出手去,抬起上官逸的下巴,“云儿,你怎么还是这么漂亮?”
上官逸脸一红,他不能动,张口说了一句话:“五雀石,给我。”
占卓风坐在上官逸身边,仍自觉得如在梦中,“云儿,真的是你吗?”
“我要五雀石。”上官逸冷冷道“你把它给我。“
占卓风气得伸手打了他一记耳光,“你只知道五雀石么?”
“我要五。。。。。呜。。。。。”口被占卓风封住,觉出上官逸要冲开穴道,占卓风放开他,给他解开穴道,“你怎的还是这个性子,我放开你了,你不要伤了自己。”占卓风把那条颈链递给上官逸,“这就是五雀石,你要它干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管我呢!”
“云儿。”占卓风喝道:“你非得气得我揍你你才高兴么?”
看他气了,上官逸心里突突的,忍痛站起来,“你气你的,我要走了。”
“你住在哪儿啊?我怎么才能找到你?”
“你不要找我。”上官逸走了几步,背对占卓风,忍了泪道:“师傅,是我骗了你,从我诈死离开你的那一天,你我夫妻情分已尽,我不求你能原谅我,你走吧,回药王山吧,九哥在等你。”
“九溪从来都知道我有多爱你,不找到你我是不会回去的,要回去,你和我一起回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你一直在找我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啊,从我知道你骗了我,我就一直在找你,十几年了,我一直在找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是留云让你来的么?”上官逸转过身去,眼泪流了下来。
“你已经见了留云么?我也才刚知道他在金陵。”占卓风笑道:“你是不是已经认了他了?”
“师傅。”上官逸含泪道:“你走吧,带着留云一起走,他不敢不听你的话,我们不能相认,也不可以在一起,你和留云。。。。。。。你们会死的。”
“你究竟是谁?”占卓风道:“你当初为什么会离开我?连儿子也不要,我们为什么不能相认,谁会要我们死?”
“不是我想离开你,不是我不要儿子,是我不能啊,我不能再留在山上了。”上官逸哽咽着:“我是飞鹰圣使……..是大周皇室的秘密杀手,如果当初我不走。。。。。。。。药王山是保不住的,就是再多的机关,也挡不住他们的,你还有九哥,有儿子,我想你早晚能忘了我,我。。。。。。我也没觉得你爱我啊,你不就是想找个人伺候你,给你生孩子吗?”
“你放屁。”占卓风骂了他一句,走过去,抱住他道,“云儿,我就知道你离开我一定有你的原因和苦衷,我不逼你,我会找个离你近些的地方住,你有空就来看看我,我们再好好说说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师傅”上官逸把头埋在占卓风怀里,“我今天见了你,又认了儿子,就是死也无憾了,你和留云,你们一定不可以认我,他脾气不好,算我求求你,你可管住了他,他还有三个妻妾,那三个孩子很好,别再害了他们。”
“留云都那么大了,他自己知道该怎么做。”占卓风道:“他和你一样性子,外冷内热的,小时候天天做梦都在想你,睡觉的时候也叫你的名字,醒了却不承认。”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上官逸闻言,抓了占卓风胸前的衣服,哭了起来,“师傅,对不起。。。。我。。。。。我真的得走了。”
“我可以送送你吗?你受了伤啊。“
“不可以,被人发现会有麻烦的。”
“那这样,你走你的,我跟着你,保护你,等你到了金陵城,我去占氏医馆找留云。”
“师傅。。。。。。你真的不怪云儿骗你,伤你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当然不怪你。”占卓风柔声道:“我找了你十几年,风餐露宿的,但我只记得你的好,我看见你,心里不知道有多欢喜,你生下留云的时候才十七岁,我看到你的信,才知道你没死,我当时只想找回你,根本就没有怪过你。”
“我的信。”上官逸惊道:“你怎么看到我的信的?我把信放在了墓里,是九哥告诉我,墓里到山下有暗道,我在墓里醒来,哭了好久,我给你写了一封信,写了从我认识你到我生下留云,写了我有多爱你,但我没想任何人能够看到这封信的,然后我就走了,如果。。。。。。如果你不进墓里,怎么会看到我的信?”
“我进了墓里,我想去陪你,可我看到了那封信,我就留了书信给九溪和留云,我什么也没说,就出来找你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什么时候的事?”
“留云十二岁那年,我想去陪你。”
“你说什么!”上官逸气道:“他才十二岁,你就离开他。”
“九溪会照顾他的。”占卓风道:“我真的。。。。。。太想你了。”
“师傅。”上官逸拉下占卓风的脖子亲他,占卓风的手从上官逸的裤腰探了下去。
“不。。。不。。。。。”上官逸推开他,牵动身上的伤口,疼得皱了眉。
“我不做什么的,我只是想摸摸你而已。”占卓风浅笑道:“我真做了,怕是留云会有弟弟了。”
“啊?”上官逸脸通红道:“会,会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会。”
“不是一颗玄香丹只能生一个孩子吗?”
“这是谁告诉你的?”
“云儿。”占卓风低声道:“你。。。。。这么多年,从来没和别人欢好过吗?”
“没有。”上官逸冷汗都冒了出来,心中暗道自庆幸还好没有。想起这二十多年来,自己不知道拒绝了皇上多少次求欢,所幸他没有用卑劣的手段逼迫过自己,不然的话,可真是一切都瞒不住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想吗?”占卓风道:“如果你想,等你有空了,你来找我吧。”
“我。。。。。。。我不想。”上官逸有些羞臊,毕竟年龄不轻了,再若怀了孕不是让人笑话死了。
“你肚子还痛吗?”
“偶尔会,但也没有那么痛了,不影响正事。”
“你下山的时候,可有拿走玄香丹?”
“我。。。。。我没有。”
“你又骗我。”占卓风正色道:“玄香丹不可以乱用的。”
“我没有。”
占卓风盯着他的眼睛,从救他上山,到纳他为妾,上官逸九窍玲珑,虽说性子有些偏激,心情不好了,啥也不顾,想宰什么宰什么,但他聪明得上天入地,学什么一点即通,说起谎话来眼都不眨的,不然也不会生得留云那样小的年纪就能学会那么多的东西:“你真没有么?“
“没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好,如果我发现你有。”占卓风从怀间拿出一个小药匣,手指一动,药匣打开,扑鼻的香气飞了出来,“玄香丹。”上官逸的眼神中现出惧怕的神色,若说这世上有什么让他害怕,便就是这个玩意儿了,“你。。。。。你要干什么呀?我。。。。。。我没有。”上官逸吓得变了声音。
“如果我发现你滥用玄香丹。”占卓风沉声道:“你就给我把它吃下去。”
上官逸慢慢弯了双膝,拉着占卓风的衣裳,“师傅,你饶了云儿吧,等我伤好利落了。你想云儿伺候你,云儿就去伺候你,你想些法子,别让云儿怀上就行。”不管他是轩主还是圣使,在占卓风面前,他就是他的侍妾,腿上的伤口又裂开,上官逸疼的呻吟几声,“云儿“占卓风赶忙拉他起来,他知道上官逸不是怕疼,只是想装可怜让自己放过他,“好了,我们先不说这个,你腿上的伤走不了长路,我送你回金陵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没事,师傅你先走,一会儿我自己抄近路走,你去留云那里等我吧,我去医馆找你们。”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三颗心于2018-11-02 16:54发布 三颗心于2018-11-04 10:44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