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寻香记 >>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二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如往日一样,叶倾寒身上只穿一条亵裤,趴在床榻上,占留云在他头上,背上行针,屋里很暖,暖得人想睡,占留云道:“今天的针会有点疼,我给你点些安神香薰上,可以让你不那么疼。”
“好,点吧。”
片刻,熏香炉中飘出缕缕的香气,叶倾寒昏昏然,神魂有些飘荡,周身舒适无比,倒很享受。
“上官先生呢?”占留云问叶倾寒,这些日子,往常无论他做什么,上官逸都一直守在两人身边,此刻却不见人影。
“他很忙的。”
“忙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忙什么,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叶倾寒喃喃的。
“上官先生,人不错,他家里还有什么人么?”占留云只是想和叶倾寒搭话,好等着时机问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哪儿不错?长得不错?”叶倾寒道:“你想知道他家里?你胆子不小啊,难不成你也看上他了,你不用想了,上官云逸,眼高于顶,他谁也看不上,谁看上他。。。。。也都得死。”
“他叫什么名字?”占留云蓦地一怔。
“云逸。。。。。。多好听的名字。。。。。他原来叫上官云逸,非得改了,叫上官逸。。。。。。。皇上说了,叫上官云。。。。。。不是。。。。。更好听,上官云。。。。。。云儿。。。。。呵呵。。。。。你知道那些年,这金陵城里。。。。。。多少人惦着他,数。。。。。都数不过来。。。。。。他太冷。。。。。。比你还冷,比雪还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听到上官云这个名字,手下差点失了准头,他好生敛定心神,才又下针,看叶倾寒神色已然如上九天,知道时候到了,他坐下来,手中拿着银针,一根根插在叶倾寒背上,又俯下身去,在叶倾寒耳边问道:“庆山王许连城,你可识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连。。。。。。连城。。。。。。”叶倾寒闭着眼,眉头紧皱起来,显出痛楚的神情。
“他是怎么死的?”
“孩子。。。。。。。我给他生了孩子。。。。。。聪儿。。。。。。皇上。。。。。。心狠手辣。。。。。。是个伪君子。。。。。上官云逸。。。。。。。是不是你杀了他,我。。。。。恨死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说什么?”占留云又问:“谁杀得他?”
“你在做什么?”上官逸大步进屋,抬手将熏香扔在地上,阿进刚才来报,铁格印藤要回转南疆,托辞不愿给出那半块五雀石,而这半块五雀石才是赵羡真正想要的,九珠香心草不过就是个添头。只慢了这半步,便不知占留云做了什么,没人比他更清楚这占家人的本事,香炉中飘出的是游魂香的香气,这香无毒,只闻这香其实没什么,可若辅了行针的手法,被施针的人会在片刻间就失去意识,予取予求,事后还什么都不记得,这种下作的手法,占家人通常是不屑使用的,占留云出此手段,定是对叶倾寒能告诉他的事情志在必得,占留云想知道什么,叶倾寒又能告诉他什么?上官逸恼火不已,对占留云低声斥道:“你这孩子,你不想活了么?赶紧给他解了针,好好看你的病,别想知道你不该知道的。”
“我已经知道了。”占留云凝视上官逸的脸,其实要是爹爹可能没死,云叔就也可能没死,他一直不敢往这儿想,是因为他亲手扼杀的那两个孩子,听到上官逸叫他的那声孩子,占留云终是忍不住道:“你是谁?你不叫上官逸,你叫上官云逸,上官云,是吗?你,你是他吗?你没死。。。。。你一直在金陵?你为什么不回药王山。”
“不是。“上官逸道:“我。。。。。我不是。”他摇着头,手却下意识的伸向占留云的脸,又赶紧握了拳,收了回来,目中的泪光一闪而过,:“你认错人了。我是上官逸,不是上官云。”
“怪不得从我第一次看见你,就觉得认识你,上次在医馆,你不让子阳给你号脉,你看见我,你就走了,我都记得,是因为我长得很像我爹吧,其实你早就认出我了,怪不得你会一直护着展鹏,你还怕我冻了,给我貂狐斗篷,那天在医馆对面屋顶的黑衣人就是你,对吗?你是想保护我。。。。。。你不是他吗?你究竟是不是啊?你一定是他,不会有错的,就算你不承认,但有一点,你是骗不了的。”占留云根本不理上官逸的否认,他从不曾这般失态,至亲就在面前,他也顾不得什么了,上前几步想抓上官逸的手腕,却被上官逸闪身躲开。可占留云的功夫岂是那么容易躲避的,房间不大,又不能打破东西引了人来,两人一欺一躲,便在方寸之间交起手来,占留云用了全身的内力,是想迫上官云使出药王山的武功招式,上官云自幼得许多名师指点,武功很杂,上官家家传的武功本也独步天下,不管占留云如何相逼,他就硬是不用占家的武功。占留云自下山以来与人交手从不费力,可和上官云过上几招便已知他是个劲敌,而上官云从来就少遇对手,可他就是不和占留云交手也知道这玄香丹生下的男孩子体格超过常人,自己若非吃过玄香丹根本无法和他拼斗,无论体力和内力都会相差甚远。两人出招虽不致命,但也未留余地,本就都是顶尖的高手,又全是遇强则强的性子,内里不知道什么是服输,就算不为争胜,更不为斗狠,这样拼尽全力的交手也是痛快淋漓了。
“连城。。。。。。连城。。。。。。你在哪儿。。。。。。孩子长大了,他做了。。。。。。”叶倾寒的呓语传到耳边,上官逸担心他说得更多,想要跑过去解了他的针,可占留云就是拦着不让他过去,上官逸情急之中只好用了与占卓风所学的身法和步法,占留云已然达到目的,也就不再阻他。上官逸大步来到叶倾寒床边,只拔掉了他背上的三颗银针,点了他背上的穴位让他清醒,又随即点了叶倾寒的睡穴,他的手法更让占留云笃定上官逸就是上官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云叔。” 占留云低喊一声,跪在上官逸身后,伏地磕头,起身时,目中一点点续了泪。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上官逸眼眶也红了,他猛地转身,抬手一掌打在占留云脸上,“闭嘴,不许喊我云叔。”
楼下脚步声起,两人相视一眼,占留云瞬间冷静下来,坐回叶倾寒身边,若无其事一般转着叶倾寒背上的银针。
阿进跑了上来,看看占留云,“轩主,没事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没事,下去吧。”
“是“
上官逸淡然从地上捡起熏香炉,放回原处,自想到萧诚睿可能是许连城的儿子,他就撤走了所有周遭护卫的人,只留阿进一人在楼下,若非如此,还真不知要如何收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一边给叶倾寒行针,一边说道:“看样子,你是朝廷的人,你骗了我爹,诈死下山,是不是?谁帮了你?九叔?除了九叔,也没有人可以做到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上官逸听罢,不禁心潮翻涌,双拳紧握道:“闭嘴,不要再说了。”
占留云看上官逸盯着叶倾寒,说了句:“不用担心,我下的针,他死都醒不过来,云叔。”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跟你说了,我不是,不许喊我云叔。”
“我就喊。”
上官逸走过去,抬手又要打,占留云扬起胳膊架住上官逸的手腕:“如果你不是我云叔,你凭什么打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好了。“上官逸知道不可以在这里纠缠,自己也有棘手的事情要处理,只好说道:“我有事情要办,办完了,我去医馆找你,叶倾寒的病,你老实给他看,你想知道什么,你来问我,不要再冒险了,这个世上,不是只有你占家懂医术,别不知天高地厚,一旦被人识破,你和你的那三个妻妾都会大祸临头的。“
“是,留云知道了,云叔。。。。。”
“留云“上官逸厉声道:“你都多大了,这是天子脚下,不是你药王山的世外桃源,想你家里那三个好好活着,就不可以叫我云叔,听到了吗?”
“是,上官先生。”
“给我闭上嘴。”上官逸说完,出手解开叶倾寒的穴道。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叶倾寒悠悠醒来,“我。。。。。我怎么睡着了?”
看占留云坐在他的塌边,手里拿着针,上官逸坐在不远处喝着茶,一切都和每天一样,可叶倾寒就是有种异样的感觉,“你,你脸上怎么了?”叶倾寒看到占留云脸上淡淡的指痕。
占留云摸摸脸,笑道:“我来的时候就有,昨天晚上强上我家小妾,被打的。”
“哪个小妾,萧诚睿还是白展鹏?”
“关你什么事?今天就到这儿吧,我家里有点事,明天再来。“
“哎,占留云,你说走就走吗?我可是国舅,你是我的大夫。”
“我不说走就走,你还让我说走还留吗?”占留云收拾着药箱道:“你的命保住了,日后自己好好养着就行了,这药方给你,你让太医看了自己决定喝还是不喝,哦,对了,房事以后就不要了。”
“你说什么?”叶倾寒道:“没有房事,保住命有什么用?”
“这是你自己的事情,自己看着办吧。”说完,转身扬长而去。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叶倾寒穿着衣服,问上官逸道:“刚才你真一直都在这儿吗?”
“当然,我奉旨保护你,自然一直都在这儿。”

叶倾寒左看看,右看看,也看不出破绽来,“我怎么就是觉着哪儿不对劲呢?”
“我有急事要办,你走吧。”上官逸道:“再要行针,你就去占氏医馆吧,不要再来这儿了。”
看上官逸神色凝重,眉头紧锁,叶倾寒问:“是不是皇上有事要你去办?”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嗯。”
“那你去吧,我也乐呵乐呵去了。”

占留云回到家,放下药箱就去找白展鹏,白展鹏正在厨房烧饭,旁边灶台上放着一碗药。看到占留云,白展鹏怯怯的,咬咬牙,端起那碗药想喝,占留云跑进去,夺过药碗,把药泼在地上,他伸臂把白展鹏拉进怀里,“别喝了,以后你都不用喝了,再有了,就给我生下来。”占留云亲亲白展鹏的脸,柔声道:“对不起,真的是我错了,我再也不会了。”
白展鹏推开他,侧移了眸子,忍泪道:“这世上再找不出和你一般混蛋的人了。”
“我爱你。”占留云又再抱他,亲他,低头在白展鹏鹏耳边轻轻说道,“那日你和我说爱我,我其实心已经软了的,可我。。。。。。害怕,展鹏,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爱你,真的。。。。。爱你。”

许睿来厨房帮忙,看到两人如此亲密,赶紧快步走开,心里虽说有些酸,但也算是松了口气。
三颗心于2018-10-26 14:05发布 三颗心于2018-11-08 14:09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