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寻香记 >>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絮言絮语 因为是最后一篇古耽,我原本想把这文写到100万字,不过没什么信心。就写多少算多少吧。
叶倾寒觉得最近身子越发弱了,连上床都硬不起来,他没有人质在手,也不怎么相信上官逸,所以一拖再拖,有时候他也觉着自己过于怕死了,可如果不是怕死,兴许早就死了。贵妃姐姐也劝他,让他赶紧去找占留云,毕竟他是国舅,占留云不敢对他怎么着的。好吧,叶倾寒没办法,还是依着原先说定的日子走进了绿柳轩,轩里很安静,只有上官逸一个人,坐在观景处悠然喝着茶。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就你在?”叶倾寒走过去,坐下来,看看四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一个人保护你还不够么?”
“不够。”
“到处都是我的人,皇上让我保护你,所以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上官逸淡淡道:“至少,不会让你死在绿柳轩。”
“你是怎么做到的?”叶倾寒问。
“什么?”
“你一直拒绝皇上,可他还是如此倚重你。”
“我和皇上是君臣,臣能办事,君自然会倚重。”
叶倾寒笑笑,“你这么多年都替皇上办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上官逸不气不恼:“我自出生学会的第一句话就是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
叶倾寒瞪着上官逸,“我可一直没忘,是你杀了连城。”
“叶倾寒。”上官逸怒道:“你还敢提这件事,若不是你给他下药,害他酒后乱性,怎会害死他一家老小?他不死,你就得死,你敢死吗?可怜庆山王爷文韬武略,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是你杀了他,是吗?难得我们有这样说话的机会。“叶倾寒道:”你告诉我句真话,究竟是不是你亲手杀了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没必要给你说这个。”
“云逸。。。。。。。。云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上官逸喝了声,“你不要这样叫我。”
“我就这样叫你,皇上天天都这样叫你,不管他趴在谁的身上。”
“你说什么?“上官逸一皱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什么也没说。”叶倾寒道:“我就是想提醒你,我一直都是替你躺在皇上身下伺候他,也是替你给皇上生孩子,所以你要尽心尽力保护我才行。”
上官逸不想搭理他了,两人相识快三十年了,为了活着,叶倾寒什么样的混蛋话都能说得出来,什么样的混蛋事都能做得出来,没半点男人的风骨,做妾都做到了骨头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知道你看不起我。”叶倾寒道:“但我可以和你比,看谁活得更长。”
“肯定是你,不用比了。”上官逸说完,对门口喊了声,“去请占先生。”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

占留云闻听叶倾寒在绿柳轩等他,知道机会终于是等来了,他拿出药箱,看了看早就准备好的东西,对许睿和白展鹏道:“你们两个好好看着家,我去去就回。”
“师傅。”许睿道:“我和你一起去吧。”
“不用了,你在家里,有展鹏护着,我还放心些。” 占留云说着,眼神望向白展鹏,自那日失子,白展鹏一句话也没和他说过,吃饭睡觉也都没在一起过,这次也是一样,眼神找不到接处。白展鹏转身就走,看也不看他。
占留云背起药箱,去了绿柳轩。
许睿看到白展鹏坐在院子里的大树下,低着头发呆,走过去道:“别和师傅怄气了,他已经很后悔了。”
“他后悔?没看出来,还是我后悔吧。”
“他去给国舅看病了。”许睿坐在白展鹏身边道:“我很担心他。”
“担心什么?不就是看病么?”
“他想从国舅那儿问出我许氏一门究竟因何而死?”
白展鹏一愣,“是么?那。。。。。。危险么?”
“很危险。”许睿正色点了点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噌的站起来,茫然走了几步,“我。。。。。。。我去绿柳轩找他。”
“你干什么去?”许睿拉住他,“别去了,今天是第一天诊病,估计师傅也不会做什么,总要等那叶倾寒没有戒备的时候才好问。”

绿柳轩内,占留云给叶倾寒行针,上官逸坐在不远处望着他,他看得出,占留云是在认认真真给叶倾寒诊病的,他的侧脸,举手投足间十足是占卓风的影子,让人百看不厌的,只是儿子没有师傅那样的儒雅亲和,倒是多了几分潇洒豪迈,若说像自己的地方,占留云的眼睛生得是很像自己的,非常的好看,还有,就是那个高傲冷淡的样子。占留云知道上官逸在看他,看他的人多了,他自来也不在意,转头迎过去,上官逸竟也并不闪躲,目中滑过的那种情感,让占留云很是暖心,竟有一种亲人般的错觉,其实这种感觉从第一次在医馆遇到上官逸的时候就是如此了,不过这样的感觉, 说也是说不出来的。不过一瞬,上官逸的眸子就冷了,占留云也回过头去。

占留云从绿柳轩里出来的时候,太阳要落山了,白展鹏就蹲在绿柳轩大门的对面等他。两人相视一望,白展鹏站起来就走了,占留云一直跟着他走,不远也不近。

连着三个月,叶倾寒的身子好了许多,寒冬已至,占留云依然穿得不多,大雪纷纷落下,金陵城里风景如画,绿柳轩中暖意浓浓。占留云背着药箱走到门口,阿进递给他一个包裹,“占先生,我家轩主赠于占先生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什么?”
“貂狐斗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必了。”占留云虽然拒绝,但还是对着楼上的上官逸点了点头,“多谢。”他推开绿柳轩的大门,就见许睿撑开一方油纸伞,正在雪中等他。少年眉目俊美清艳,雪白肤更白,只是看上去着实冻了会子了。
“萧大人怎么不进来?”叶倾寒打开窗户,往下看道:“屋里暖和,萧大人进来喝口茶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师傅”许睿眼皮都不抬,迎上前去,柔声道:“子阳哥回来了,家里酒菜都备好了,等你回去呢。”
“好。”占留云摸摸许睿的手,冰凉的,他转头看看阿进,伸出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哦,是。”阿进打开包裹,将貂狐斗篷递给占留云,占留云给许睿披上,“天太冷了,明天不用来了。”
“雪下得太大了,怕师傅沾湿了衣裳,受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就这两步而已,怕什么。”说着,拿过了纸伞,将许睿拉得近些,握住他的手。

上官逸也打开二楼的窗户,看着雪中远去的一对身影,轻声道:“寻常人家,多有温情。”
叶倾寒哈哈大笑,“堂堂上官云逸也会如此多愁善感么?不过你说得是,温情只在寻常人家,我本来也生在寻常人家,好歹也还有过温情,你呢?圣使大人?”
“我不需要。”
“鬼才不需要。”叶倾寒道:“我想问问你,你有没有和任何人上过床,或者你想上床的时候是怎么解决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上官逸冷冷看了他一眼,“无聊。”
“这个萧大人真漂亮啊。“叶倾寒转而道:“我刚才看见他,生得是真白啊,如果眉心再点上一点朱砂,就更漂亮了。”

上官逸知道叶倾寒心中想念庆山王许连城,低头喝杯茶,忽的一念上怀,不禁心下一惊,暗自道,我如何没有想到,当年许连城的幼子许睿就是逃入药王山后,坠崖而死,为了保护药王山,自己下令一夜之间烧了修罗堂三十七家分舵,杀人灭口,直到今时今日,江湖上谈起修罗堂,仍是谣言纷纷,难道萧诚睿就是许睿?他被留云救下,还纳为侍妾?就如自己当初一般?就算他的名字里留了一个睿字,可所有人都不曾往这儿想过,因为许家的孩子额头上都有朱砂红痣,而萧诚睿没有。只是别人不知道,上官逸自己却很清楚,去除这个痣而不留任何痕迹对占家的医术来说绝非难事。不好,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留云违背祖训家规而留在金陵定与此事有关。旧事一旦翻出,留云一家可就凶多吉少了。

上官逸虽然心中焦虑,面上却不动声色道:“人家救了你的命,你就不要再打人家妻妾的主意了,如果皇上知道了,恐怕会怪罪于你。”
“你可千万别告诉皇上。”叶倾寒道:“我跟你说件事,你上次送给皇上的那个静枫,他怀孕了,皇上封了他贵人,让他住在观音堂了。”
“这么快?”
“是啊,谭隽拿了铁格印藤进贡的草药,三天就配出了送子丹,这个老怪物本事不小啊。“
“是么,皇上没有跟我说起这件事请。”
叶倾寒道:“如果你肯侍寝,皇上什么都会告诉你的,还会给你家人自由之身,我就不明白了,不就是脱了裤子往那儿一躺吗,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你这把年纪也不是少年郎了,不过。。。。。。你是真他妈生得好看,我认识你三十年了。。。。。你一直都好看,怪不得皇上想你想了大半辈子,如果你不是圣使,他绑也会把你绑上床。。。。。。哎,说实话吧,你是不是为谁守身如玉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闭嘴。”上官逸冷了脸道:“给我滚,明天不要再来了。”
“这可不行,我刚觉得身上舒坦些,这占留云比谭隽那个老怪物医术还好,又英俊,也难怪妻妾都是那般姿色,羡煞旁人。”叶倾寒啧啧半天,又道:“要不你今天晚上送个人给我。”
“滚。” 上官逸这一声喊,震得窗棂都颤。
“我滚我滚。”叶倾寒道:“我跟你说的,你好好想想。”说完就去了自己房间。

上官逸坐下继续喝茶,窗外仍是丽雪如幕,叶倾寒似乎是和自己开玩笑,但自己知道,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赵羡让他说的,口里的茶越发的苦了,如果可以选择,他绝不愿离开师傅和儿子片刻,可是他没得选,从来没得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氏医馆内,四人吃过晚饭,便一起坐在窗前,弹琴,喝酒,赏雪。占留云的琴声飘向寂静的长街,不时引人驻足,绿柳轩里很多少年都停在占氏医馆门口,听着琴,醉着不愿移步,多是冻不住了才走。上官逸也撑着纸伞,慢慢行过,这琴声就如师傅当年所奏,让人听了,睡也不想睡。“师傅。。。。。。。”上官逸心中念着,经年不见,他早已把深情重重埋在心底,可如今见了儿子,便对占卓风生出太多的思念,几乎想要马上回到药王山,在木床竹塌上用力抱一抱他,琴声越近,心痛越浓。上官逸拿开纸伞,让冷的雪落在脸上,再透进心里,顿了顿,不经意似的拐弯走远。

占留云喝了些酒,有些醉,却不想闭眼,只是脱了衣服,赤着上身,环抱着庄子阳亲。
庄子阳推开他,“师傅去展鹏那里睡吧。”
“他不理我。”
庄子阳笑道:“他不理你,你理他好了。”
“嗯,你。。。。。说得对。”占留云下了床,只穿一条裤子就开了门,他推推白展鹏的门,门是锁着的,占留云想都没想,推开窗户就跳了进去,他个子很高,能从窗户里进去也是不易,胳膊被窗沿滑破了也没顾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点亮了屋里的油灯,伏上白展鹏的身子就是一通猛亲。白展鹏挣扎起来,而且不是装的。
占留云不放手,粗喘着说道:“都是我的错,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我没生你的气,你不值。”白展鹏仍在推他,“你再不放我就动手了。”他说着,周身上下三处大穴都被占留云点住了,哄,占留云不怎么会,劝,占留云也不擅长,“你可以不理我,但你是留云的小妾,不能不让我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怎不知自己抗不过他,索性一闭眼,随他干去,连失两子,白展鹏心虽冷,奈何身子却是热的,二年的调教早已渗入肌肤,赤裸的身子被占留云轻轻一碰,情欲就会起来,吟叫声传到院子里,庄子阳看看那扇窗,窗影中,占留云跪在床上,精壮的身体用力冲撞着跪伏在床上的少年,转头对许睿道:“你明天去给展鹏熬药,让他喝吧。”
“还喝?”许睿道:“师傅不是说再有就生吗?”
“万一有事怎么办?”庄子阳满心的无奈,你就说我说的,算我求他喝。
“哥。”许睿道:“你那边缺人么,我去给你做事吧。”
“怎么了?师傅对你不好?”
“师傅对我一直都挺好。“许睿道:‘’我就是闷,觉得自己没用。”
“再等等。”庄子阳道:“我去和江世伯商量一下。”
“行。”庄子阳叹道:“可你也出来了,展鹏怎么办?他一个人在家,会被师傅欺负死的,连个护着他的人也没有了。”
“哥。”许睿低声道:“那两颗玄香丹你放哪儿了。”
“又说这个。”庄子阳回头看看,低声道:“我给江世伯藏起来了。”
“啊?江世伯不会出卖你么?“
“不会,他答应我了,不告诉师傅。”
“你能生的是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忽的心生愧意,也有些害怕,“别说这个,说点别的不行,师傅从叶倾寒那里问出什么了么?”
“师傅说还不到时候。”
“那就等吧。”
三颗心于2018-10-25 19:37发布 三颗心于2018-10-27 10:06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