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寻香记 >> 第五十章      
第五十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天蒙蒙亮了,白展鹏醒了过来,虽然没有鸡叫,但是旁边床上激烈的房事更能叫早。江月华给占留云布置的卧房很宽敞,而且一直放着三张床,一张大床通着两张小床。只是占留云原先都没用,小床上放着的一直都是书,天越来越冷了,为了省些炭火,也是占留云习惯了左拥右抱的,就把小床空出来,让许睿和白展鹏轮着睡。
“啊。。。。啊。。 。师傅。。。。。。轻些。。。。。师傅。。。。。。”许睿含着哭声的呻吟低回在耳边,他知道睿哥哥已经极力在忍了,在这件事上,许睿的脸皮是很薄的,不像自己,早就被占留云作践的没脸没皮了。所以他不敢醒,怕醒了就被占留云喊过去,害许睿羞臊到无地自容。余光就能瞥见两条白花花的长腿敞着抬在占留云身体的两侧,占留云的体力总是好得恨人,而且他早起要干,便就只是那一个姿势,时间久了真能把人活生生弄死在床上了,所以许睿叫床的声音只会越来越大,每次都从叫得羞涩到哭得可怜,反倒是占留云,许睿叫,他也叫,只是许睿一半是痛,而他全是舒服而已。想想自己没吃玄香丹那会儿,天一黑就怕的要死,就算是吃了玄香丹,也时时禁不住他,这两个哥哥与他同房总归是痛楚多,欢愉少。可夫妻之间好像又少不了这个,他也不能帮什么,这个屋子里,打翻了谁的醋坛子都够他喝一壶的。从上次为了不让占留云打许睿磕伤了头,白展鹏心里就打定了主意,让他受多少委屈他都受,只要两个哥哥都好好儿的,就像从前在山上的时候一样。
白展鹏闭眼躺着,眼见着日头高了,也不知道该起来做饭还是继续装睡,胃口里一阵翻腾,忍不住呕出声来,吓得赶紧咽口唾沫,偷睁了一只眼去看占留云。
占留云似乎什么也没听见,干完了,起来穿衣服,连看都没看许睿和白展鹏一眼。白展鹏见许睿一直不起来,裹着被子蜷着身子躺着,走过去问:“哥,怎么了?疼啊?要不要我去给你拿点药。”
“没事,我缓缓就好了,他心里不舒坦。”
“他心里不舒坦就知道欺负人,我们心里不舒坦咋办?”白展鹏嘟囔道:“我知道他是为了子阳哥, 我们也是啊,啥也干不了,我连觉都睡不踏实。”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许睿道:“你小心些,别惹了他。”
“我才不惹他呢,我躲他远远儿的。”白展鹏下意识地摸摸小腹,心下惴惴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早等着医馆开门的人已经不少了,占留云收拾好自己就去给病人诊治,一忙就是一天。占留云要是冷起脸来,这屋里每日都是三九天,除非他自己化冻,你就是拿三个炭火盆摆在他身边也捂不过那份凉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晚上,占留云坐在院子里弹琴,夜晚的天很冷了,占留云依然穿得不多,他是男子所生,身子较常人耐寒很多,大多数时只觉得热,需要泄火。琴暂时停了,一阵冷风吹来,白展鹏拿了件长衫给占留云披上。占留云手腕一转,两指压住白展鹏的脉,白展鹏吓坏了,一使内力,腕子滑出占留云的手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睿儿。”占留云道:“去把藤条给我拿出来。”
“啊?”许睿一把将白展鹏拉到身后:“师傅。。。。。。你要藤条干什么?”
占留云不理,自己回屋拿了藤条出来,扔在手边的琴案上,冲白展鹏喝道:“把手给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不。”白展鹏摇着头,一步步向后退。
“你非要挨打吗?”占留云黑着脸。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就不。”白展鹏的右手握着左手的手腕,双脚还是退着,都快退到无路可退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给我过来。”听到占留云这一声暴喝,白展鹏双膝一弯,跪在了地上,抹着泪道:“师傅,我求求你,你饶了我吧,也饶了他。”
占留云心往下沉,“多长时间了?”
“二个多月了,师傅,我求求你。”
许睿何其聪明,一听便知道了个中原委,他蹲在白展鹏面前,低声问:“你怀孕了?”
“嗯。”白展鹏哭着点头。
“会不会搞错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会,我怀过的。”
“一会儿我缠住他,你去找江世伯。”许睿转头就跪下了,温声笑道:“恭喜师傅,师傅您要当爹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走过去,重重一掌打在许睿脸上。
许睿顾不得擦去嘴角的血,伏身磕头道:“师傅,展鹏身体很好,他不会有事的,这个孩子你就要了他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闭嘴。”占留云沉声道:“你去拿笔墨来,我写个药方给你,这些药医馆里都有,你去熬了给他喝。”
“是。”许睿站起来,忽的就对占留云出了手,他拼了全力使出几掌,嘶喊道:“展鹏,你还不快走。”
白展鹏缓过神来,纵身跃起,朝江月华的别院飞奔而去。
占留云大怒不已,拿起藤条痛打许睿,气喊道:“你让展鹏去哪儿了,你想让他死么?”
许睿抱头翻滚,忍痛道:“师傅要是杀了这个孩子,也是要了展鹏的命啊,师傅。。。。。。。你心软一些吧,睿儿替展鹏和他的孩子。。。。。求你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一路跑到江月华的别院门口,疯了似的敲门。下人开了门,他识得白展鹏,径自把他带到花厅,江月华听到禀报,披着衣服出来,看白展鹏脸色苍白,眼里有泪,连忙问了句:“这么晚了,出什么事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江世伯。”白展鹏撩衣下跪,抽噎道:“你救救我,行不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怎么了这是?你师傅打你了?”卫聆风也走出来,取笑他道:“你小子又和你家男人对着干了吧?” 占留云当着他的面毒打白展鹏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白展鹏心甜嘴不甜,偏占留云半点不好听的也听不得,卫聆风只道这两口子又吵起来了,依着占留云的脾性,自然是白展鹏受苦,他到这儿来求救也不稀奇。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我。。。。。。。”白展鹏想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门外下人来报,“占先生求见。”占留云知道白展鹏没有别的地方去,真要是求救也只能来找江月华。
“我说是吧。”卫聆风道:“快让他进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我不和他回去。”白展鹏站起来想往别处躲,被卫聆风一把拉住,“有事说事,你是他的小妾,还能一辈子躲着他?”
“聆风说的对。”江月华温声道:“你就在这儿,和你师傅把话说清楚了,别怕啊,我不让他打你。”
“我。。。。。我不是怕他打我。。。。。。我怕。。。。。。我怕。。。。。。”
“你就别嘴硬了。”卫聆风指着他道:“看你吓得那个德行。”
占留云大步进门,看到白展鹏瑟缩着躲在江月华身后,瞪着他道:“展鹏不懂事,打扰大哥和世子了,对不住。过来,和我回家。”
“我不。”白展鹏摇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是怎么回事啊?大半夜的让他往这儿跑,还跪着哭。”江月华道:“一家人过日子,他有伺候不到的,你就多担待些,不要总打他。”
“是,大哥,我知道了。”占留云不想多说,又对白展鹏道:“走,回家,别在这儿给我丢人。”说完走过去,一把将白展鹏从江月华身后拽了出来,低声喝道:“跟我走。”
“对了留云。”卫聆风道:“子阳没事了,铁格印藤向皇上进献了九珠香心草,请皇上放了子阳,皇上同意了,子阳这一两天就能回军营了。”
“好,我知道了。”
占留云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欣喜,反正一切也在意料之中,白展鹏肚子里的孩子才是他此刻最忧心的事情。占留云力气很大,白展鹏被拉拽着走了几步,他回头看了一眼江月华和卫聆风,还是跟着占留云离开了。白展鹏终究没有说出口,他并不在乎向任何人坦诚自己以男儿之身,却身怀有孕,但如果占留云笃定他会因生子而丧命,谁还能说什么?占留云是他的夫君,他是占留云的小妾,他的命,他孩子的命其实都不在他自己手里,他连赌上一把都不能做主。想到此处,白展鹏不想反抗了,他一路跟着占留云走,走得很慢,他不看路,只是看着占留云的后背,他多希望占留云可以回个头,看看他,问问他,和他商量商量,可占留云就是一直往前走,虽然走得也很慢,但却不曾回头。家门就在不远处,四周一片寂静,看占留云推开角门,白展鹏扑通跪地,哭喊一声,“师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停了脚步,却仍是没有回头,开门走了进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碗药放在白展鹏的面前。
白展鹏跪下,明眸望着占留云,含泪道:“师傅,展鹏最后一次求你,留下他,可以吗?我想留下他,我舍不得。”
“我没有选择,你也没有。”
“师傅“白展鹏轻声求道:“我爱你,我们生下他吧。”
占留云温柔的摸着白展鹏的脸颊,“不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是他的爹爹,你在决定他的生死啊,你再想想,好不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想得很清楚,喝吧,你如果不喝,我就自己动手了,你会痛死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在乎过我会不会痛死吗?”白展鹏并不需要回答,他端起那碗药,吹了吹,眼泪落在药碗里,“占留云,你是个。。。。。。混蛋。”说完,一饮而尽,白展鹏抬手将药碗摔在了地上,冷冷看着占留云的眼睛,目中尽是愤恨,片刻,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许睿蹲在门外,伤心不已,忍不住抱头而泣。
白展鹏一直跪着,占留云走过来,想拉他起身,白展鹏嫌恶似的,侧身躲开。肚子里翻江倒海的痛起来,白展鹏忍到冷汗直流也还是跪着,占留云想过去抱他,被白展鹏一掌劈开,“睿哥哥。。。。。你在外面吗?”
“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进来帮帮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好。”许睿推门而进,看到白展鹏臀下的鲜血,连忙跑过去,“展鹏,你怎么样?挺得住吗?”白展鹏已经疼得说不出话,这疼痛比玄香丹发作的时候不差,更何况还有心痛。
“把他抱到床上去,然后你就出去。”
“是。”许睿把白展鹏抱上了小床,转身要走。
“哥哥,睿哥哥“白展鹏求他:”你别走,我很疼,疼极了。”
“我陪着你,你让睿儿出去吧,你不会想让他看到你过会儿的样子的。”
“我有什么样子睿哥哥没有看过。”白展鹏呻吟道:“是被你打的样子,还是被你干的样子?。。。。。。我也不需要你陪。。。。。我不想看见你了,再也不想看见你。”
看白展鹏越疼越厉害,占留云道:“睿儿,你把他脱光了,按住他两条腿。”
“哦,好。”
占留云用被子裹住白展鹏的上身,“二个多月,会很痛了,一会儿你就受不住了。”
白展鹏想脱开占留云的怀,占留云却紧紧抱着他,忍着眼泪道:“你不要以为只有你难过而我不会,我也不想这样。”
“他不过就是吃药吃得太多了,想歇歇,又不敢拒绝师傅。”许睿一掌扇向自己的脸,“都怪我,都怪我。”
“哥,你别打你自己,不怪你,怪我。”
“啊。。。。。。”疼痛袭来,铺天盖地,腹内如刀绞一般,白展鹏哀嚎不止,挣扎扭动,双腿敞开着被按得死死的,臀下鲜血浸润了被褥。
许睿都快按不住了,“师傅,你点他睡穴吧。”
“没用的。“
“不能用些麻药吗?”
“不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死去活来一般,折腾到天亮,看到他腿间滑出的异物,占留云这才松了口气。白展鹏也如虚脱似的,昏睡过去。

躺了三天,白展鹏就能下地了,也可以如常的活动,只是脸上少了些血色,他也不再睡在占留云的房里,只是睡在自己的房间。占留云每次想和他说话,他也都不理。

绿柳轩的门关的晚,开得也晚,阿进一早打开门,看到门口蹲着的白展鹏,“是你,白公子,你有事吗?”
“上官先生在吗?”
“在,你找他?”
“嗯。”
阿进道:‘’你稍候,我去给你传一声。“
“谢谢。”
不大一会儿,阿进回来将白展鹏带到了上官逸的面前。
“你这孩子怎么了?病了?怎么脸色这么不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低头道:“我想求您件事。”
“你说。”
“我想在这里讨个营生,行吗?”
“你说什么?”上官逸愣住了,“你在这里讨营生,你能做什么?”
“不卖身,其他都能做。”
“其他的你也不能做。”上官逸让白展鹏坐下,自己也拉个凳子坐在他的面前,“我问你,是不是你师傅打你了?”
“没有。”
“那你来这儿你师傅知道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爱知道知道,不爱知道就不知道。”白展鹏道:“从今往后,我和他没啥关系了。”
上官逸明白了,肯定是两人打起来了,他让人给白展鹏倒了杯茶,柔声问他:“小子,是不是你师傅欺负你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没有,我都忘了,他是谁,我也都忘了。”白展鹏站起来道:“上官先生,我最近可能身子不好,走不了长路,所以回不去,这金陵城里,和他没啥关系的人,我也不认识,我只认识你,也相信你,你要是能帮我,就收留我些日子,不能帮,您明说,我这就走。”
“回不去?”上官逸问,“你想回哪儿去?”
白展鹏没答,向天上看了看,压下了眼泪,是啊,回哪儿去,回药王山?。
“等我养好身子,我再想个去处。”
“你师傅是大夫,你干嘛不回家养身子?”
“上官先生,我只问您,您愿意帮我吗?”
“好吧。”上官逸看他不说,也是无奈,“那你就在这儿待着,不用干什么,我这儿也没有你能干的事情。”
“我能干很多事的,我看您这儿的男人都能弹琴吹箫的,这些我都会,不比他们差,我不卖身,一般人也近不了我的身,我可以弹琴给这绿柳轩的客人听。”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在这儿弹琴?”上官逸都被他气笑了,“你师傅不得打死你啊?”
“他敢来,我就卖身。反正我就这样了。“白展鹏的笑里含着玩世不恭的神色,“上床这件事,我十五岁就谙熟了,伺候男人,您这绿柳轩里找不出比我强的,我这张脸,也不比您这里的任何人差吧。”
上官逸不知道这个孩子和占留云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他很确定,以他现在的心境还是留在自己身边比较好,“行,你留下吧,想干什么干什么,但有一点,不许卖身,不然我打你。”
“谢谢上官先生。”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就睡我旁边那个房间。”
“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上官逸等白展鹏走出去,招手让阿进上来,“去和占先生说一声,就说展鹏在我这儿,我会保护展鹏,信不信由他,不过让他快点想办法把展鹏哄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原话带到,一字不许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听到白展鹏离家去了绿柳轩,一天一夜都没吃饭睡觉,只是在那儿弹琴。江月华不放心白展鹏,忙完手头的事情,赶过来看占留云,一见占留云的样子,问许睿道:“你们家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许睿支支吾吾也不知道怎么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先生。”门外江小扣跑进来,兴高采烈道:“子阳哥回来了,少将军带人给子阳哥接风洗尘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真的?“许睿更是高兴,却见占留云如同没听到一般,仍在闭目弹琴,他的手指已经现出血痕,许睿心下焦急,把江小扣拉到一边,“你带我去找子阳哥。”
“现在吗?”
“就是现在,马上。”
“哦,好。”江小扣也看出占留云不对劲,见江月华点头同意,赶忙带着许睿来到禁卫军营。
“子阳哥。”许睿迎着庄子阳跑过去,“家里出事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出什么事了?你慢点说。”
许睿把这个把月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说给庄子阳,“展鹏那小子我是劝不了的,师傅的脾气你也知道,这个事情还得靠你。”
庄子阳又惊又气又心疼,“你先回去,我安排一下,今晚就回家。”
“好,你快点回来啊,再晚一天,师傅手就废了。”
“我知道。”

华灯初上,夜晚的绿柳轩一如既往的热闹,只是今日更是不同寻常,白衣少年坐在高台上,缓缓弹出那曲玉陵禅音,少年眉目俊秀纯美,长睫星眸,琴艺出众,引来众人的侧目和打听。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上官逸坐在二楼的高处,看着弹琴的白展鹏,心下既生气有担心,占家的妻妾,姿色才学必是过人的,这孩子深谙情事,容貌却是清纯无匹,如果挂了牌,整个金陵城都会轰动,这占留云怎的还不过来把他接走,自己一手调教长大的侍妾,十五岁就跟了他,有什么矛盾还不能哄哄当了,想来自己的儿子是和师傅一样的倔脾气,死也不肯认错低头的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正想着,白展鹏手下的琴音竟有了些错处,上官逸听得清楚,顺着白展鹏闪烁的眼神,看向绿柳轩的大门,就见庄子阳负手走了进来,庄子阳的容色更胜白展鹏,只是一脸冷色怒容,引来众人的窃窃私语。庄子阳的眼神却只落在白展鹏身上,他大步上了高台,抬起一脚踢飞了白展鹏手里的琴。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台下骚动声起,上官逸一摆手,便有人控制了场面。

庄子阳也不说话,抡起胳膊左右开弓打了白展鹏两记耳光,这两掌扇得极狠,白展鹏两边的嘴角都流了血。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庄子阳喝问,“你知不知道你是谁,你这样做让师傅的脸往哪儿搁?”
“哥哥。”白展鹏哭了,抓了自己胸前的衣服道:“我难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难受?那你现在好受了吗?啊?好受了吗?”庄子阳喊完,气得又连着扇了白展鹏两巴掌,“你现在马上跟我回家。”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我。。。。。。”白展鹏几曾见过庄子阳如此盛怒,心下真是又惊又惧。
“给我回家。”庄子阳拉起白展鹏的胳膊就往外走,行到上官逸楼下,抬头抱拳道:“多谢上官先生收容我弟弟,叨扰了。”
“快走吧。”上官逸摆摆手,暗自放了心。

“进去。”庄子阳把白展鹏推进院子,江月华,卫聆风都在这里劝着占留云,江小扣和许睿也正忙着给占留云包扎手指,占留云看到白展鹏,嘴唇微微颤着,站了起来,只是没有说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给我跪下。”庄子阳一脚踢倒白展鹏,从占留云房里拿了藤条,照着白展鹏身上就打。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哥。。。。。。”白展鹏满腹委屈,伏跪在地,失声痛哭。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眼眶里也有了泪,他大喊了一声,扔掉藤条,扑通跪在占留云面前,“江世伯,世子请回吧,让各位见笑了,我和我师傅有话要说。”

送三人离开,许睿把白展鹏拉到自己屋里上药,屋里只剩夫妻二人,庄子阳给占留云磕了一个头:“师傅,你太狠了,那是你自己的孩子啊,你怎么下得了手。”
占留云的眼眶也红了,忍了泪道:“我去求苗王和公主救你,公主和我说是一个叫卓风的大夫种下的九珠香心草,他游历天下,只为找一个人,他的云儿。。。。。。我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我爹爹,应该是,但又不可能是,他已经死了,我云叔也已经死了,我都不敢想。。。。。。。。如果我爹爹真是骗了我,下山去寻一个死了的人,他得是多伤心才会这样做,我。。。。。。。我不想要孩子,我只想要展鹏,想要你,和睿儿。”
“师傅。”庄子阳以膝为步,走到占留云面前,哽咽道:“师傅,子阳求你,如果展鹏再怀了孩子,你就让他生了吧,不然的话。。。。。。。。你就失去展鹏了。”
占留云沉默不语,半晌道:“好,我答应。”
庄子阳服侍占留云睡下,来到许睿房中,白展鹏蜷缩着坐在床角,头埋在膝盖上,听见庄子阳进来,白展鹏下了床,低垂着眼,双膝一弯想要跪下,庄子阳大步跨过去,拉起白展鹏,抱着他道:“哥哥对不住你,回来晚了,救不了你的孩子,师傅答应了,要是你再怀了,他就让你生,你不要生师傅的气,他是太爱你,太怕失去你。”
“放他妈的狗屁。”白展鹏趴在床上,呜呜的哭起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这傻小子,你吃了那劳什子,你能去哪儿啊。”庄子阳和许睿知道说什么也都没用了,便只能坐在白展鹏身边,陪着他,劝着他。

江月华和江小扣回到别院,江月华叹道:“也不知道留云和展鹏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闹得这般要死要活?”
“我。。。。。。估摸着展鹏哥怀孕了,占先生不要他生。”
“啊?”江月华惊道:“你如何知道?”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江小扣指指自己的耳朵,“我们在金陵城外救下诚睿哥那天,我就听到了他们说起玄香丹,还有上回我给占先生送新衣,我听到他和先生说起玄香丹的事情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难道他占家真能让男人生孩子?”江月华还是将信将疑。
“占先生无所不能。”
“切。”江月华望天自语道:“那上次子阳给我的难道是。。。。。。”看到一旁的江小扣,又说了句,“不许胡思乱想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才不会,男人生孩子,吓死人了。”江小扣回到自己的房间,从角落处拿出那个古旧的木匣,打开,闻了闻,好香啊,如果这就是玄香丹,倒是不虚此名。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三颗心于2018-10-23 18:16发布 三颗心于2018-10-23 18:18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