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寻香记 >> 第五章      
第五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光阴荏苒,一晃而过,占留云在木屋里弹着一曲玉陵禅音,这是他刚刚在满洞的书里翻出来的,曲谱非常好听,而且能静人心,春色已浓,占留云闭上眼睛,想安静弹琴,却总被窗外传来的马蹄声和嬉笑声所扰。
占九进门倒茶,占留云一手覆上古琴,皱眉道:“你去让他们远些玩儿去,再让我听见一点声音,听见谁的声音,我就打谁。”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少主。”占九赶忙跑出去,对三个在平地上骑马转圈的少年喊道:“都去别处玩儿去,别吵你师父弹琴。。。。。哎。。。。。。你这小子,那是我刚种的菜。“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对不起,九爷爷。”
占留云站起来, 走到门口喝道:“谁踩的菜园子?”
“驭“三匹马同时奔到占留云面前,三个少年全都跳下马来。看见占留云瞪他,白展鹏一步躲到庄子阳和许睿身后,庄子阳道:“对不起师傅,我们不知道您在弹琴,我们这就去别处。”
“我问的是谁踩的菜园子?“见三个少年低着头都不说话,占留云气喊道:“谁?”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是我。。。。。”白展鹏站出来,怯生生的看着占留云。
“又是你。”占留云伸手从木屋梁子上拿下藤条,喝道:“趴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少主。”占九本来想劝,被占留云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白展鹏摸摸屁股,上次挨打的伤刚好,这又要挨打,但他知道占留云的脾气,藤条都拿在手里了,就没有不打的可能。他磨磨蹭蹭的解了裤子,趴到木屋前的长凳上,占留云一把将他的裤子褪到大腿根,挥起藤条,狠狠打了五下。白展鹏哭嚎着挨完了,赶紧爬起来,系上裤子,脸红的什么似的。
占留云把藤条又挂上房梁,冷着脸道:“吃完饭,都给我跪到菜园子边儿上,看看你们干的好事。“
“算了,少主。”占九道:“我刚上过肥。”
“那更得跪。”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师傅,我们。。。。。” 许睿眨着一双凤眼想要说话,庄子阳轻轻踢了他一下,三人全都低了头。
屋里屋外都静了,占留云又坐在那里闭目弹琴,占九给占留云沏着茶,说了句:“长大了,知道臊了,少主以后别在外面让展鹏脱裤子挨打了,他都十五岁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最近脾气不大好?”
“脾气不好也没什么, 别总捡一个打就好。 ”
“是吗?” 占留云停了琴道:“你觉得我偏了展鹏?”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如果少主觉得这是偏,那就是吧。”
“这小子总找打。”
“展鹏是不如子阳心细,会看少主的脸色,更不如睿儿聪明,会讨少主的欢心,但这孩子很单纯,少主还是对他好些吧。”
“我哪有对他不好。”
占九顿了顿,又道:“我总想找机会和他们几个讲清楚,少主总不让。。。。。难不成这些孩子。。。。。。少主都看不上?”
占留云淡淡道:“不是看不上,下不去手罢了,这欢爱之事,总要你情我愿,用强就没什么意思了。”
占九笑道:“原来少主是想要个意思,可少主是师傅,又总对他们这么冷淡,这些个孩子想和少主有意思也不敢表露出来的。”
占留云用手搔搔眉心,:“我懂你的意思,这个事情。。。。。。。回头再说,你去吧。”
“是。”占九又道:“还让他们去那儿跪吗?臭着呢!”
“跪着去,你种菜不容易,看他们谁还敢踩。”
“这菜也是他们三个帮我种的,还是展鹏出力最多,少主这罚真还不如打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不用心疼他们。”占留云道:“我今天晚上要去守映心莲,你让他们两个给展鹏上些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少主小心。”
“没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三个少年跪在刚施过粪肥的菜地旁,就算用布条塞住鼻子,可还是被臭气熏得都要晕倒了,傍晚时分见占留云匆匆去往山下,才敢站起身来。
“师傅去哪了?“许睿和庄子阳一直盯着占留云的背影,白展鹏揉着屁股,嘟囔道:“疼死我了,师傅干什么总打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疼吗?”庄子阳和许睿伸手搀扶白展鹏:“你先去洗澡,我们给你上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没事。”白展鹏甩开两人的手,“你们说师傅为什么总打我?”
“你小子不长眼眉,净惹你师傅生气呗。”占九走过来,捂着鼻子笑道:“九爷爷给你们烧好洗澡水了,快去洗澡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道:“哪敢劳烦九爷爷伺候我们,师傅知道了,又得打。”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少主不会知道的。”
“那就多谢九爷爷了。”许睿笑道:“等我们洗好了,帮九爷爷做饭,捶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也不用你们伺候,你们去伺候少主就行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看白展鹏走得一瘸一拐,许睿跟过去,止不住笑道:“用我背着你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少笑我。”白展鹏白他一眼。
庄子阳道:“他那是羡慕你,有机会给师傅打屁股。”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子阳哥,你也太不厚道了。”许睿笑骂,满脸绯红,他容色极美,脸一红,更如映日朝霞,十分艳丽。
“你厚道。”庄子阳道:“要说厚道,咱仨谁也别说谁。”庄子阳长身玉立,秀丽不可方物,和许睿站在一起,美貌才智都是不相上下,两人平素虽然暗自较劲比试,却也是兄弟情深,就是真吵起来,白展鹏左右调和一下,也就过去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九看着这两个孩子就想笑,有时候想,这么出众的少年,要是占留云都看不上,就真不知道少主能看上谁了。
“别算上我,是你们俩谁也别说谁。”白展鹏剑眉星目,英气逼人,身材绝好,是个难得的练武奇才,他性子大大咧咧的,没那么多花花肠子,三个人干点啥事,出主意想方法的不是许睿就是庄子阳,白展鹏就是跟着跑,可每次被占留云抓到的倒霉事都是他摊上,想起来,白展鹏就忿忿的。但这两个哥哥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都留给他,就是许睿那么爱干净,也总把新衣服先给他穿,他不傻,但也心甘情愿认倒霉了。
三个少年洗干净了,都饿得前心贴了后心,上了饭桌就狼吞虎咽起来,半大的小子,吃起饭来,风卷残云一般,连碟子都恨不得啃了。
吃过饭,三个少年坐在木屋里背靠背的看书,轰隆隆,山雨欲来,天色一片浓黑。
“师傅怎么还不回来?”三人都放下书,走到木屋外看看天。
“九爷爷。”白展鹏问:“师傅去哪儿了?”
“你师傅去守映心莲了。”
“映心莲?”许睿道:“那师傅晚上是不是就不回来了,下这么大的雨,他也没穿蓑衣。。。。。。。。这一夜不是要生病了么。”
“我去找师傅。”庄子阳说着,拿了蓑衣就往外走。
“我也去。”
“等等我。”白展鹏舔了舔盘子,跟着两个哥哥往外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展鹏”占九拉住了白展鹏,“你身上有伤,不能去。”
“没事,也不是第一次挨打了。”白展鹏甩开占九,去追庄子阳和许睿,“你们俩等等我。”
“展鹏。。。。。。哎呀。。。。。这个孩子。”
映心莲是一种药王山上特有的草药,三年才开一次花儿,只在午夜时分开花,半个时辰就谢了,刚刚开放的映心莲是极好的草药,瞬间摘了,汁叶挤出来,配置赤血丹就是要以它为药引,这草药极其难得,占留云算准了映心莲今夜会开,所以要去守候。
三个少年都知道映心莲野生的地方,摸着黑去找占留云,一个闪电打来,庄子阳远远看到两棵树中间的空处,占留云站在雨中,正用半个身子护着映心莲,“师傅。”庄子阳跑过去,将蓑衣给占留云披上,“你怎么来了?”占留云看庄子阳只带了斗笠,把蓑衣脱下来,又给庄子阳披上,“赶紧回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师傅”许睿也跑过来,撑起了一把伞,“师傅通晓天文地理,怎么忘了打伞了?”
“光想着映心莲了,没想那个。”占留云才二十五岁,正是少壮时候,身体十分健壮,就算淋雨也不觉得什么。又是一个闪电,占留云看看庄子阳,又看看许睿,这两个少年说是绝色也不过分,他们冒雨赶来寻他,占留云心下温暖,用手轻柔的擦去庄子阳和许睿脸上的水。就算在冷雨中,庄子阳也能感受那手传出的温度,心中悸动,却不敢表露分毫。三人靠的很近,天很黑,许睿壮了胆子,偷偷将手伸去占留云的袖子里,握住了他的手。占留云一愣间,慢慢握住许睿。许睿的心跳声被大雨掩盖,但温度却丝毫未减。忽的,三人觉得头顶上的雨少了些,抬头望去,竟见白展鹏两手两脚撑住两棵树,给三人当起了雨伞。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师傅,怎么样,淋不着了吧?”
“下来,你身上有伤,不能这么干。”
“我没事。”
占留云心中担心,气喊道:“再不下来,看我打你屁股。”
两棵树的距离不近,白展鹏本来就勉强撑着,一听占留云喝喊,心中一怕,手一滑,整个人平着摔落下来,“护住映心莲。”占留云上前一步,把白展鹏接在怀中,又扔在了地上。
白展鹏刚爬起来,就被占留云甩了一记耳光,“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捂着半边脸,含泪道:“师傅,你偏心。”说完就跑远了。
“展鹏,展鹏。”占留云看他头也不回,对庄子阳和许睿道:“你们两个回去照顾他,他这么一折腾,准要生病。”
庄子阳道:“那睿儿先陪师傅吧,我去照顾展鹏。”
“我不用你们陪着,伞留下就行了,你们两个赶紧回去,给他喂些姜汤和驱寒散。”
“我这就回去,睿儿就留下吧,也能给师傅当个帮手。”庄子阳担心白展鹏,把蓑衣脱下来给许睿,施展轻功回转山顶。

片刻间,映心莲的花儿便开了,“师傅,开花了。”
“嗯,比我算的还要早些,你有运气,连花儿也疼你。”占留云难得说笑,让许睿忍不住情潮涌动。两人小心翼翼的将花摘下来,把汁液挤入药瓶,看占留云把药瓶放好,许睿鼓足了勇气,凑过脸去,亲了亲占留云的脸,占留云愣了一下,笑了笑,伸臂将许睿楼进怀里,在他唇上轻轻一吻,柔声道:“终归是你胆大。”
三颗心于2017-06-07 22:37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