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寻香记 >>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四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许睿接了畅湘居伙计递过来的食盒,转身给占留云送去。
占留云的屋里,白展鹏正仰面躺在床边,一丝不挂,双腿敞开,高高抬起,被占留云狠狠的贯穿着。
闻到饭菜的香辛味道,占留云停下来问:“有饭么?”
“绿柳轩的上官轩主送的。”
占留云眉头一紧,问身下的白展鹏道:“送你的?”
白展鹏哪有回答的心思,只是呻吟着道:‘别停,别停,求你,别停。“
占留云瞪了他一眼,抽出自己,提上裤子道“拿进来吧,我饿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
白展鹏一把拽住占留云的衣角,“师傅。。。。。疼。。。。。。。”
许睿推开门,见白展鹏光着身子,兀自还在拉扯占留云,脸一热,把食盒放在桌上,转身想走。
“不用出去,一起吃吧。”
白展鹏一听,赶紧抓了被子盖住屁股,待了会子就疼得左右翻滚着哭叫起来,顾不得当着许睿的羞臊,赤条条的身子在床上扭动:“你干我吧,干我,求你。”
许睿想去看他,占留云拦他道:“吃吧,你不用过去,过去也帮不了他。”
“生了孩子会好吗?”许睿看白展鹏痛哭哀求的样子,哪还有半点男人的尊严,他心底始终是嫉妒白展鹏更得占留云宠爱的,但毕竟兄弟多年,情分很深,看他如此不堪,不禁心里纠痛得难受。
“生孩子那关过去才会好。”占留云一边吃饭,一边说道:“生孩子只会比这更痛,更没脸,他这样都受不了,还想生孩子。”
“占留云。。。。。。你到底。。。。。是多混蛋。。。。。。。才会说这样的话。”白展鹏下了地,踉跄着走到占留云面前跪下,“师傅,我求求你了,让我给你生个孩子吧,我。。。。。。。我能生,我也能受。。。。。求求你,你行行好,你就答应了我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不会答应你,上床去躺着等我。”占留云不看他道:“今天你犯了腹痛,我就不打你,但我要再说一遍,绿柳轩是欢坊,是男人卖身的地方,我不允许自己的侍妾走进那里半步,再有下次,我决饶不了你。”
“是。。。。。我知道了。。。。。。我不敢了。。。。。师傅。。。。。。。疼。。。。。疼。。。。“白展鹏抱着占留云的腿,疼得颤抖哭嚎。许睿再也看不下去了,“师傅,我。。。。。我出去了。”
“随你。”
占留云把白展鹏抱回床上,叹口气道:“吃了玄香丹,如果不生养,的确会越来越痛,我不是不心疼你。。。。。。可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做?”
“别说这些没用的了。。。。。你干我。。。。。。干我就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跪起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白展鹏伏跪在床上,抱着敞开的双腿,“师傅。。。。。进来。。。。。你快进来。。。。。”

许睿听了白展鹏几天几夜没脸的哭嚎,辗转着睡不踏实。他自这回看了白展鹏腹痛时的样子,心下也觉着他实在可怜,不免收起了醋心,愿意成全占留云多和白展鹏一起睡,占留云不管这些,按规矩是一人一天,如果一个人躲了,他也不介意,有另一个人伺候房事就行,只是这样一来,白展鹏就要喝更多避孕的苦药。

“啊哦。。。。。。”许睿听到白展鹏呕吐的声音,小声问他道:“你怎么了?怀了?”
“没有,药喝得太多,恶心。”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就缓缓,别再喝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眼眶一红,摇摇头,“他每次完事了,就盯着我喝,不喝就打。”
许睿眼眶也红了,“这些日子我陪他吧,你别喝药了,歇歇。”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嗯,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许睿为了让白展鹏少喝几天药,一到晚上就去缠着占留云,对占留云来说,这一妻二妾谁过来与他厮磨,他都是来者不拒的,有几日没上过许睿了,占留云好生在许睿身上尽了兴,仍觉的不够,在他耳边说道:“把展鹏叫来,我们三个一起,好不好?”

许睿一惊,满面羞红道,“不好。”
“原先在建安,我和子阳还有展鹏都是一起,很好玩儿的,你试试就知道了。”
“不。”许睿摇着头。
“等我。”占留云草草揽上衣服,进了白展鹏的屋,扛起他就走。
“你。。。。你干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干我们干过的。”
占留云把白展鹏扔到床上,从房梁上拿了藤条,扔到床边,“听话,听话我就不打你们。”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师傅,不要。”许睿哭着摇头。
“你就是个混蛋。”白展鹏也哭骂。
“啪”的一声,藤条落了下来,“脱光了。”
又是几下藤条甩在白展鹏的屁股上,占留云下手力道不轻,白展鹏疼得直叫,见占留云又再举起藤条,白展鹏赶忙脱掉了裤子,占留云抬手又打,“撅起来,又不是第一次了,还要我教你怎么伺候我吗?”
看白展鹏分开两条腿,跪撅起来,脸贴在床上哭,屁股都羞成了红色,许睿呜咽道:“师傅,你吹了灯吧。”
占留云伸出两只手去,一边抚弄,一边喘息道:“你们两个都这么漂亮,我干嘛要吹灯。”
屋内两个少年的呻吟声和哭叫声此起彼伏,四更天时,方才停歇。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连着两日,许睿整天都躲在自己屋里不出来,白展鹏把饭给他端进去,看许睿抱膝坐在床上,埋着脸,白展鹏走过去跪了下来,“睿哥哥,你吃点吧,别难过了,他就是这么王八蛋的,为他伤了身子,不值得。”
许睿抽泣道:“我觉得对不起我爹和我娘。”
“你觉得对不起,是因为你见过他们,我都没见过他们,也就管不了对不对得起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许睿抬起头:“他这样,子阳哥也能忍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能忍又怎样?子阳哥喜欢他都喜欢到骨子里了,不忍,难不成不和他过日子了?” 白展鹏屁股向后,坐在地上,忿忿道:“要是仔细想想,他们占家的祖宗真的是很缺德,仗着他们自家人有本事,又生得好看,招人稀罕,把徒弟一个个教养大了,再弄上床去作践,师恩在上,又动了心,我们谁还敢跟他说个不字?还有玄香丹,无端端的让个男人生孩子,真他妈缺了大德了,睿哥哥,你要是真的受不了,下次他再这样,我就跟他闹,但有一点,不管他怎么打我,你都别心疼,不然我可就白挨打了。“
“你这么怂,我能指着你闹。”许睿道:“刚抽你两下,你就脱裤子了。”
“你不知道。。。。我怕他。。。。“白展鹏苦着脸羞道:“他在床上对我从来不手软的。。。。在山上时就那样。。。。。从第一次就那样。。。。。。真的。。。。。我不骗你,他发起狠了,真往死了弄我。。。。臊我。。。。。我不依他。。。。。他能打死我。。。。。我怕疼,不骗你,真的疼,你看我让他打得。”白展鹏说着,解了裤带给许睿瞧。
“行了行了,你丢不丢人。”

门外传来占留云的脚步声,两人吓得都闭了嘴,门被人轻轻推开,占留云走到两人身边,柔声道:“我带你们两个去游秦淮河,顺便吃点好东西。”
“好啊。”白展鹏很高兴。
“展鹏你先出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
看许睿坐那儿不动,占留云坐下来,摸摸许睿的脸,“怎么?还生我气么?你们三个从小一起长大,一块儿吃,一块儿睡,一块儿洗澡,互相什么没见过,你又羞个什么?况且我们夫妻一场,你就不能顺了我的意么?”
许睿虽然知道这是句地地道道地混账话,但听他柔声细语,也就一点发不出火儿来,白展鹏的话他都听进去了,真是难不成不和他过日子了?连子阳哥都忍了,自己又能怎样,想到此处,许睿瞪着他道:“能。”
“那就赶紧洗洗脸,收拾收拾自己,换件好衣服,出门别丢了我占家的人。”
“知道了。”

秦淮河的夜色,煞是绚丽柔媚,占留云站在船头,一边欣赏两岸的美景,一边听着白展鹏和许睿坐在身后琴箫合奏,清风拂面,真真好不惬意。
对面划来一艘大船,船上一人听到乐声,问了句:“谁吹得这样好的箫音,弹得这样好的古琴?”
“要不要奴才让那奏乐之人上船为皇上奉上一曲。”
赵羡喝了口酒,笑而不语。贴身太监顾玉走到船头,对夏长松耳语了几句。夏长松挥了挥手,有侍卫走出去道:“对面船上何人吹箫抚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乐声一停,占留云回身点了点头,白展鹏走到船头抱拳道:“在下占氏医馆白展鹏,吹箫的是我,奏琴的是家兄萧诚睿 请问贵船主是。。。。。。?“
   赵羡闻声,用扇子将船帘挑开一线,看到对面船上,玉立船头的三个男子,其中一个熟悉的身影是萧诚睿,船头一人,虽未转身,但看身形就是那日朝堂之上萧诚睿的夫君占留云,另一个,他没见过,月光皎皎,宫灯明亮,见这少年剑眉朗目,挺拔清瘦,眉宇间一派俊秀纯真,心下暗道:”白-展-鹏,好。“
   收回扇子,赵羡道:“请他们继续吧,不必上船了。”
“是”。
旨意传出,侍卫高声道:“家主有命,就不打扰诸位的雅兴了。”
白展鹏又抱了抱拳,乐声再起,河道不宽,两船只能慢慢错开。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高船之内,赵羡对站在对面的上官逸道:“云儿,朕听说占氏医馆就在离绿柳轩旁边的隆庆街上。”
“是。”
“那个白展鹏不错。”
上官逸心下一惊,不动声色道:“白展鹏和萧诚睿都是占留云的侍妾,已非处子之身,皇上不要也罢。”
“这个自然。”赵羡道:‘朕堂堂一国之君,不会夺人所爱的,不过,云儿。。。。。“
“皇上。”上官逸长睫低垂:“皇上还是喊臣的名字吧,云儿是臣幼时的乳名,很久没有人这样喊臣了,臣已经忘了这个名字。”
“你忘了,朕却一直都没有忘。”赵羡道:“说起来,你也算是朕少时的玩伴。”
“臣不敢。”上官逸道:“臣少时是皇上的近卫,保护皇上而已,不敢称是皇上的玩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朕有今天,你上官家功不可没。”
“上官家族世代护卫大周天子,臣一家所做,不过分内之事。”
“上官云逸。”赵羡道:“你既嫌名字啰嗦,非要去了一个字,可如果要朕在云和逸字中选,朕会先选云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上官逸道:“臣喜欢逸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坐吧。”赵羡道:“你是朕的近臣,对朕来说,没有人比你更亲近了,你我君臣能坐在一处也是不易,不必太过拘谨。”
“谢皇上,臣不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上官。”赵羡道:“朕从不瞒你什么?你为什么总和朕如此疏远。”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君臣有别,臣岂敢僭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离开朕的那六年到底去了哪里?”
“臣早已回禀过皇上了,臣失手被人追杀,幸得世外高人所救,学艺六年,学成出师,才得以再回金陵复命。”
“好吧,你不说,朕也不再问,朕让你办得事情如何?”
“苗王不日就会前来朝拜,等得了九珠香心草,皇上就可让太医配治玄香丹了。”
“朕想你知道,朕还不老,只是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而已。”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臣明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朕从来没喜欢过女人,甚至不能和女人欢好。”赵羡道:“朕容了太子出生也是为了登基,这些你都知道,朕也是出于无奈。”
“臣明白。”上官逸道:“臣会为皇上找到家世清白,身子干净又得皇上心意的男孩子。”
“白展鹏。”赵羡用扇子指指窗外,“那个占留云的小妾,朕喜欢这样的样貌。”
“是,臣会给皇上物色。”
“或者你可以帮朕找一个和你一样的男孩子。“赵羡凝视着上官逸的脸,“像你年轻时候那样。”
“是。”上官逸对赵羡的目光一贯的视而不见。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父母兄弟在昭阳宫生活得很好。”
上官逸道:“多谢皇上。”
“云儿。“赵羡道:“你何时才会娶亲生子啊,你若有意,大周的俊男美女随你挑,朕都不和你抢。”
“臣苦练内功,伤了根本,不能行事了。”
“那这飞鹰圣使岂非要绝后了。”
“皇上放心,臣死之前,定能选人继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飞鹰圣使世代出自上官家族,你若有难言之疾,朕可以找人为你医治。”
“多谢皇上,臣确无此心。”
赵羡指指上官逸的胯间:“你到底是不是个正常的男人啊。”
上官逸低头,没有说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片刻安静,赵羡忽的柔声说道:“云儿,你愿意。。。。。。。侍寝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上官逸断然道:“不愿。”
赵羡笑得有些勉强:”你不愿就算了,朕知道你不愿,只是想再问一次。“
“云儿”赵羡顿了顿,又道:“如果你肯侍寝,朕愿意放弃皇族与你上官氏的百年契约,放你族人自由之身。”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上官逸闭了眼,嘴唇微微颤了颤,“臣。。。。。。不愿。”

两人正说着,就听窗外传来一声喊,“占先生,展鹏哥,睿哥哥,这么巧,你们也在这儿。”

“扣儿” 白展鹏喊道:“真是巧啊,就你自己啊,我哥和你一起吗?”
“子阳哥哪有空。”江小扣纵身跳到占留云船上,道:”我家先生不爱坐船,在岸上喝酒呢,等我转上一圈回去找他,可巧遇到你们。“
占留云笑道:“既然大哥在岸上,我们随你一起去见大哥。”
“好,就在那边,我们划过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宫灯照下,江小扣的笑容很是清纯,极似白展鹏的神韵,赵羡对上官逸道:“这个孩子不错,你去查查是哪家的公子。”
“是,臣这就去查。”
三颗心于2018-10-06 00:24发布 三颗心于2018-10-07 20:07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