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寻香记 >>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庄子阳目送三人离去,白展鹏和许睿都是频频回头摆手,依依不舍的样子,却唯有占留云一次也不曾回头看。
庄子阳知道占留云定是生了自己的气,心中很是不安,江月华走到他的身边,安慰他道:“没事,你师傅不就是这样的脾气么,过两天你回家去,哄一哄他也就好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哪有那么好哄?”
“你那两个弟弟会帮你哄他的,跟我来吧,我找人给你说一说这禁卫军营里的规矩。“
“是,谢江世伯。”庄子阳道:“不过。。。。。我还是先去看看伤者吧。”
“我倒忘了,你是大夫,走,我和扣儿陪你一起去。”
庄子阳跟了江月华出去,屋内有人道:“这小子的模样可生得太俊了。”
“不俊也不不可能惹这么大的事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卫聆风道:“你们几个别打他的主意,不然别说占留云,我都得跟你们玩儿命。”
“世子以为谁都像叶倾寒那么恶心么?”
“停,都别说了,说过了。”段飞笑着摆摆手。
“你什么时候回建安?”彭少宇问卫聆风。
“我爹不催我,我就先待着,好长时间没来金陵了,可想好好玩玩儿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就别住军营了,住王府吧。”
“都行。“卫聆风看彭少钦似乎有些神不守舍,笑着问道:“嗨,你想什么呢,是不是真的看上占留云了?”
“你胡说什么呢?”彭少钦脸红道:”我是在想着怎么把我丢的这个脸找回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别找了。”卫聆风道:“凭我对占留云的了解,你出手伤他爱妾,他只是扒光你的衣裳,还给你留了条内裤,已经手下很留情了。”
安平忽道:“禁卫军营的寒毒不是毒,别人不知道,萧诚睿不可能不知道啊。”
彭少宇哼了一声:“你们才想到这一层么?”
彭少钦恍然道:“妈的,难道我又着了他的道儿?”
“你这傻小子。”彭少钦踹了弟弟一脚,“以后你就不要再招惹萧诚睿了,哪次都吃亏,哪次你都不长记性。”

已是深秋,回郊外的路上景色不错,也没有什么人,占留云问许睿道:“身上还冷吗?”
“不冷了,禁卫军的药好,药到病除。”
“那就好“。
“师傅”白展鹏忽道:“我有个事想问你?”
“说吧。”
“你为什么脱人家衣服啊?还当着这么多的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许睿听白展鹏这一问,差点笑出声,却见白展鹏十分认真,也就不好意思笑了。
“他说解药在他身上,让我自己去拿。”
“那你也不能随便脱人家衣服啊。”
占留云看着白展鹏,毫无表情道:”他身材没有你好。“
这下许睿再也憋不住了,哈哈笑道:“你小子又吃干醋了,师傅说得对,我也这么觉得,彭少钦的身材绝对没有你好,脱光了,还真是谁也比不了你。“
占留云心中受用,也忍不住笑了,他拉住白展鹏和许睿的手,说了声,“回家。”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前方传来孩童的哭声,还有父母焦灼的哄慰声。三人走到近前,就见一个二三岁的幼童抱着胳膊哭叫,“爹,娘,疼,疼。”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大哥,大嫂,我们是大夫,让我看看这孩子的胳膊。”白展鹏蹲下来,轻轻捋一捋孩子的大臂和小臂,“是脱臼。”
占留云从怀里拿出一颗糖,对幼童温柔笑道:“给你啊。”这颗糖就在占留云新换的衣裳里,是江小扣放的,占留云知道,他虽然不吃,但也没有扔掉,看到这受伤的孩子,倒派上了用场。
孩子看见糖,一时忘了痛,白展鹏趁他走神,瞬间出了手,给孩子接上了脱臼的臂骨。孩子哇的一声大叫后,就再也不哭了,只是想把糖拿过来放到嘴里。
“多谢,多谢先生。”孩子的父母频频道谢。
占留云看孩子父亲的身上背着一个竹篓,篓子里都是编好的藤条,问道:‘’这个卖么?“
“本来就是刚从集市回来,今天卖得不好。”
“我看你这藤条质地很好,又轻又韧。“占留云从身上拿出十文钱,“我买一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用了,不用了。”孩子父亲道:“先生替小儿看病,我们无以为报,要是用得着,这篓藤条就都送给先生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需这么多,一根就够。”占留云从篓子里拿出一根藤条,把钱放在篓子里就走。
许睿和白展鹏相互看看,彼此做了个苦脸,跟在占留云后面回了医馆。

天色已晚,白展鹏和许睿收拾完碗筷,打扫了院子,又去给占留云放洗澡水,三人依次洗了澡,占留云让许睿弹琴,自己斜靠在床边看书。白展鹏就拿了盆衣裳,接着月光坐在院子里洗。
“这彭少钦性子是骄纵了些,希望经此一次,他日后不会为难子阳。” 占留云翻着书,淡淡说着。
许睿边弹边道:“师傅过虑了,就彭少钦那点能耐,连子阳哥一半本事也没有,就是我给他挖坑,挖一个他跳一个,挖两个,他跳一双。”
“你这坑挖得太大,子阳和展鹏都跟着跳下去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师傅。”许睿停了琴,屈膝跪了下来,“我知道错了,我不是有意的,下次不敢了。”
占留云放下书:“你过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
“坐近些。”
“是。”
占留云亲了亲许睿的脸:“睿儿,自我知道你的身世,我总想对你好些,不要让你像幼时那样受苦,很多事,展鹏根本不敢做,可是你做了,我也没有怪你,打你,但我想你明白,任何时候,你们三个不要伤害对方,更不要利用彼此。”
“我没有。”许睿急道:“当时那个情势,我哪来得及想什么?我的确知道寒毒不是毒,那我也难受啊,那可不是装的,子阳哥和展鹏能为了我去拼命,我也能为了他们去拼命的。。。。。。“话音未落,许睿的唇便被占留云堵了个结实。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窗影中两个交叠的身影正在缠绵亲吻,白展鹏侧头看了半晌,转过头来,用力搓洗衣裳。房门推开,许睿走到白展鹏身边蹲下,“我帮你洗吧。”
“你怎么出来了?”
“他还天天都干啊,你当他是神仙?”
白展鹏道:“睿哥哥,就算那寒毒不是毒,也会伤了气血,你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
“那我明天早起做饭,你多睡会儿。”
“不了,明天还是我起来做,后天你再早起。”
“那也行。”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时到五更,房门被人推开,听脚步,白展鹏知道是占留云,转身给了他个后背,颈边是温热的唇,耳侧是急促的呼吸,胯间旋握游走的手撩拨起了少年的情欲,占留云脱光白展鹏的衣服,让他双腿打开,跪在自己面前,手从白展鹏的腿间穿过,向上,再向上,湿热的甬道包裹着修长的手指,按往日定下的规矩,白展鹏双手放在臀上,跪着颤抖,呻吟。占留云的另一只手,搂住白展鹏的脖颈,“睁开眼睛,看着我,告诉我,这样够么?你想要我进来么?”
天蒙蒙亮了,白展鹏眼里水色泛漾,“不要。”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就是嘴硬,可我这里更硬。”

许睿睡了一觉,觉得自己没什么事,想早起帮白展鹏做饭,他本来想在白展鹏门口轻喊一声,让他多睡一会儿,却听到屋内传出白展鹏叫床的声音。这声音他可不陌生,在山上的时候隔三差五的听,不管白天还是晚上,凌晨还是半夜,啥时候都听过。
许睿心里有点酸,在门口站了会子,就去厨房了。
白展鹏手忙脚乱穿上衣服跑到厨房的时候,许睿已经做好早饭了,“睿哥哥。。。我。。。。我来。”
“不用了,你歇着吧。”许睿哼了一声道:“看来师傅还是更愿意在你身上当神仙啊。”
“不是的。”白展鹏急忙说道:“他是顾忌你身上的寒毒,怕你受不住。”
“这话我好像不是第一次听你说,别人都受不住,就你受得住,干脆明个儿我也找个别的地方住去,让你一个人受就好了。”
“我。。。。我。。。。”白展鹏有些张口结舌的,不知道说什么,也不敢再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许睿把早饭端到外面,扬声问了句:“这饭是放在师傅屋里,还是放在展鹏屋里?”
“当然是放在师傅屋里。”白展鹏端过许睿手里的盘子,低头进了占留云的房间。
许睿囫囵吃了两口,连眼皮都没抬过,就说吃完了,身上乏想再躺会儿,起身回了自己屋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慢慢吃着馒头,“刚才我听你们两个在厨房说话,睿儿和你说什么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什么也没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都听见了。”
“听见了你还问我。”
“按家规,敢这样吃醋是要挨打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拿着馒头的手一下子停到了半空。
占留云站起来,一伸手从房梁上拿下了藤条,喊了声:“睿儿,给我过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小院不大,占留云嗓音又高,”是,来了。“许睿应声推门。
白展鹏扑通跪在占留云身后,一头磕在了地上,这声磕头的声响,惊得占留云立时回过头去,“展鹏。”
白展鹏双臂撑地,额头上的鲜血,滴下一滴,眼泪也落了下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展鹏,展鹏你怎么了?”许睿跑过来,跪在占留云面前道:“师傅你为什么要打他?他胆子小,又听话,你不要打他,他做错什么,你打我好了,我答应了子阳哥要护着他,你别让我对子阳哥食言,师傅,睿儿求你了,别打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看白展鹏的样子,占留云手腕有些发颤,他从药箱里拿了药,递给了许睿。
许睿一边给白展鹏看伤上药,一边说道:“你说你这头怎么磕得这么狠,你是不是想变得更傻啊?“他用袖子擦去白展鹏的眼泪,“别哭了,怂不怂,不是没打你吗?”
白展鹏一眼也不看占留云,对许睿道:“哥,回我屋上药去吧,这儿不能躺,咱不在这儿待着。”说完,起身要走,头一晕,脚下踉跄了一下,占留云想去扶他,却没有许睿和他离得更近,许睿搀着他道:“你慢些,我扶你。”
“别走了。”占留云道:“从今天起,你们两个一人一天,就在这屋睡。”
“哦”许睿应了一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道:“不用,我已经习惯一个人睡了,和别人在一起,我睡不着。”
占留云气得伸手一拎,把白展鹏扔到了床上,喝道:“躺下。”
白展鹏瞪着他,攥了攥拳,头依旧是晕的,面前的脸都有些模糊。占留云动手脱了白展鹏的鞋,给他蒙上被子,“你头伤了,躺着不要动了,我去给你熬药,睿儿你看着他,别让他下地。”
“是。”
白展鹏还是想要起身,“睿哥哥,你扶我回去。”
“你怎么这么倔啊。”许睿道:“你受伤了你知不知道?”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自从给他做了妾,我早就浑身都是伤了,再多一道,也没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展鹏,别说了。”许睿道:“你都不知道哥哥有多羡慕你,他那么喜欢你。”
“喜欢?”白展鹏哽咽道:“你们哪只眼睛看见他喜欢我,就算你们看见了,我也感受不到。”
“躺下吧。”许睿把他按回被里,“就当是为了我,真若你有个什么好歹,子阳哥回来一定会找我算账的。”
三颗心于2018-09-19 15:36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