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寻香记 >>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絮言絮语 端午节快乐
回到客栈,占留云醉醺醺的路都走不稳了。
“师傅,我们今天晚上怎么睡?”庄子阳小声问他。
“什么怎么睡?当然是。。。。。我和你睡,占家的祖训,我娶了你,以后。。。。。。我只和你睡。”
白展鹏和许睿听了这句话,蓦地都愣了愣。两人帮庄子阳伺候占留云躺下就各自回房了,庄子阳帮占留云脱了外衣,手一下子被占留云抓住:“你这小子。。。。。连我喝酒你都要管么?卫聆风说得对。。。。。小兔崽子。。。。。。裤子脱了。。。。。。我要干你。”
庄子阳道:“师傅,是我。。。。。子阳,你要展鹏过来吗?”
占留云没答,扬手熄灭了蜡烛,翻身把庄子阳压在身下。落在身上的吻带着浓烈的酒气,庄子阳想起身去取些药油,但身上的人压得太紧,他也起不来身,占留云有些性急,他半跪起来,扒了庄子阳的下衣,抓着胯间之物就往他身子里送,庄子阳疼的吸了几口凉气,大张了双腿,呻吟着疾喘,很痛,但庄子阳没有推他,随着占留云整个身子往前移,庄子阳止不住呜咽出声。
白展鹏和许睿觉得时辰还早,正躺在隔壁床上聊天,说是聊,白展鹏也总觉得许睿心不在焉,他自己有何尝不是。听到庄子阳的声音,白展鹏噌的坐起来,下地就往外跑。
“你干什么去?”许睿当然也听到了这个声音,和占留云上床,发出那种哭叫声很正常,所以许睿也没觉得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上次他喝醉了,就把子阳哥弄伤了,我去看看。”
“白展鹏你站住。”许睿高声叫住了正要开门的白展鹏,“你不能去。”
“我去看看子阳哥。”
“你看什么看,轮得到你看,你这样过去,子阳哥多难为情。”
“我。。。。。我就是担心子阳哥。”白展鹏有些脸红道:“子阳哥他。。。。没吃玄香丹,我怕他受不住他。”
“用不着你担心。”许睿道:“我看你是吃醋了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没。。。。。我没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没有,你骗谁呢。”许睿走到门口,“睡觉去,别丢人。”说完,重重摔门回屋了。
“我。。。。。。。就是没有。”白展鹏隔着窗缝去看旁边的房门,掩了窗,却只是坐在床上发愣。

早上,占留云醒来时,看到庄子阳躺在自己身边,身上盖着半截被子,轻轻掀开被角,被子下面的身子一丝不挂,润白的肌肤上有好几处淤痕,股间更是红肿得厉害,占留云的手轻轻滑过去,“嗯“,痛楚袭来,庄子阳眉心一皱,醒了过来。占留云抱住他,亲了亲他的后颈, “对不起。”
“没事,还好。”
“我答应你,以后我真的不喝酒了,再喝,你就打我。”占留云说了,抓了庄子阳的手拍了拍自己的脸,庄子阳收回手,“你少来, 我可不敢。”
“有什么不敢,你别把我当成师傅,就就把我当成留云,你就敢了。”
“行,下次我试试。”
“师傅,子阳哥,你们起来了吗?吃饭吧。”白展鹏早就准备好了早饭。
“睿儿呢?”占留云没看到许睿,问了一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摇摇头,也没吭声。
许睿开门出来,看了三人一眼,他眼中有些血丝,看样子像是一夜没睡。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怎么了?”占留云关切问道:“昨晚没睡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今天晚上去江世伯家里住。”
“你说什么?”占留云一怔,“为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看江世伯对忠叔和扣儿都很好,比你对我好多了。”
占留云有点摸不清怎么回事,许睿的性子的确是比白展鹏要敏感许多,却没有庄子阳沉得住气,这个占留云知道,但好端端的耍性子,也是不常见。占留云是不惯任何人毛病的,不管他是谁,家有家规,谁也不能改变。
“你如果敢,就不用再回来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回来就不回来,反正。。。。。。你心里也没有我,我救了子阳哥,也算还了你的人情。”说完,许睿转身就走。
“睿儿”庄子阳忍住身后的疼痛,大步走过去,拉住许睿道:“你这是干什么?我们好不容易才到了一起,你怎么想的,你说就是了,闹什么闹。”
“我说不出来。”许睿甩开庄子阳,还是要走。
“睿哥哥。”白展鹏拦在门前,“你不能走,我不让你走,你。。。。。。。你打不过我的。”
占留云走过来,拖着许睿进了他的房间,喝道:“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明白了。”
“我说不出来。”许睿一声喊,招来了占留云的一个耳光。
许睿捂着脸瞪占留云,眼眶里充了泪。
“你敢出这个门,我就打断你的腿。”
“那你打吧,能打得断你就打。“许睿说完,夺门而出。占留云气坏了,出门就踢断了桌子腿,盆碗洒了一地。
庄子阳追着许睿道,“展鹏,你赶紧收拾东西,再给师傅做顿饭。”
“哦,是。”
占留云找个地方坐下,问白展鹏道:“我昨天喝醉了,什么也记不起来,我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吗?”
“你说你以后只和子阳哥一个人睡。”白展鹏瞥了占留云一眼,低了头。
“这怎么了?不行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心一沉,反问道:“你觉得行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没什么不行,我们家就这样,这是家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沉默会子,终是忍不住道:“你们家人都是混蛋。”
占留云走过去,狠狠甩了白展鹏一掌。白展鹏被打得眼冒金星,蜷着身子躺在地上哭:“占留云,我就想知道你们家人的心都是什么做的,我叫了你十年师傅,敬你,怕你。然后你什么都不顾的对我用了强,逼我做尽了难以启齿的事情,为了让我一辈子留在你身边,九爷爷骗我吃下玄香丹,弄得我生不如死,我怀了。。。。。。。我是那么。。。。。。。那么。。。。。。,可你就这样对我。。。。。。你告诉我,你不是混蛋,你们家人不是混蛋,那你们是什么?“
占留云往前走了几步,指着白展鹏,沉声道:“我看你再敢说一个字。”
“你就是吃定我不敢,我怕挨你的打。。。。。随便你好了,我稀罕你么。“白展鹏咽下眼泪,爬起来想往外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许出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站住了,他心里清楚,许睿可以落句话就往外跑,可如果自己敢这样,占留云一定会打得自己没皮没脸,“行,我不出去,子阳哥让我给你做饭去,我听我哥的,我去。”
擦身而过,占留云抓住白展鹏的胳膊。
“别碰我。”
占留云松开手,身后一会儿就传来灶台的风箱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跟着许睿,两人来到一处无人的田地边上,天有些阴,暗灰色的云朵却有着别样的韵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怎么了?”庄子阳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才知道,是你拼了命,他才肯来金陵。”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谁告诉你的?”
“展鹏。”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多嘴的小子,真欠挨大嘴巴。”庄子阳叹口气道:“其实你知道他的脾气,就别钻这个牛角尖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和脾气有什么关系。”许睿道:“我可以不在乎他是不是最爱我,但我在乎,他是不是爱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可以去问他,我也问过。”
“他怎么说?”
“爱。”
“你信?”
“不重要。”庄子阳道:“师傅对我们挺好的。”
“我可没你这么自欺欺人。”许睿心有九曲,但对亲人,他说话一向是直白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知道你家的仇人是谁吗?”庄子阳岔开了话题。
“不知道。”许睿道:“吏政司里什么都查不出来,可能要去大理寺查,再不行,就只有大内了。。。。。。可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了。”
“会有办法的。”
“能有什么办法?”许睿道:“原来我离真相就不近,现在,就更别提了。”
“一定会有办法。”庄子阳道:“师傅肯留在金陵开医馆,就一定有他的想法,而且他的想法一定和你的家仇有关,你应该去问他,别在这儿自己难为自己,这不像你。”
“哥,我和你说句心里话,我就是死也要报这个仇。”
“我们要报仇,但也不一定会死。”
“但愿如此。。。。其实你们真的不该下山来,这个世道,太阴暗了。”
“还是有很多好人,不然。。。。。。我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哥。”许睿道:“我一向自负,但是你,我服气,你才貌都在我之上,性子也比我沉稳,所以我想求你一件事。“
“你说。”
“如果我但有不测,替我把仇报了。”
“别说这个,你要有不测,师傅会疯的,都轮不到我替你报仇。”
许睿苦笑道:“我。。。。。。抓不住他,还是子阳哥你更可信。“
“别胡说了,他是为你才留在金陵的。"
"你还没答应我。”
庄子阳看他神色凝重,也正了面色,三指向天道:“我庄子阳对天发誓,如果你真有不测,我就是上天入地,也要替你报了家仇。”
“谢谢你,子阳哥,有你这句话,这委屈日子,我就凑活过了。”
“我不管你委不委屈。”庄子阳道:“有一件事我要事先和你讲清楚。”
“什么事?”
“你怎么和师傅闹,我不管,关起门来,你和他也是夫妻,但是有一点,你不能欺负展鹏,要是你敢算计他,没事挤兑着他玩儿,我会让你更委屈。”
“哈。”许睿佯气道:“这小子命怎么这么好?他凭啥?”
“就凭他受玄香丹的苦,而你没有,我也没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倒是想受那个苦,还没那个命了。”
“睿儿。”庄子阳道:“你是不是只记得是师傅救了你,忘了是谁把你藏在树后,一个人面对修罗堂那么多人。”
许睿心神一凛,“哥你别说了,我不会忘,是你和展鹏救我在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也知道你不过是嫉妒师傅喜欢他。可你不知道这玄香丹让他受了多少的苦,他。。。。。。怀孕了,师傅怕他出事,把孩子给打掉了,展鹏到现在也过不去,提都不敢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许睿听得心里难受不已,半天才道:“你。。。。。你把那两颗玄香丹藏哪儿了?”
“什么玄香丹,你说什么呢。”
“我什么也没说”
两人想往回走,庄子阳站久了,刚一迈步,身后一阵刺痛,呻吟了一声,扶了一下许睿。
“那儿疼?”
“嗯。”庄子阳皱了皱眉。
“他跟你不用油么?”
“用,可他昨天喝醉了。”
“你推开他不就完了吗?”
“你说的容易。”庄子阳白了许睿一眼,“你回去给他认个错,不然这事没个完。”
”我知道。”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和庄子阳聊了聊,许睿的心情也就霍然开朗了。回转小屋,看占留云仍是一脸的怒气,许睿走到占留云面前,屈膝跪下:“对不起,师傅,是睿儿错了。”
占留云转过脸去,没理他。
“去帮展鹏做饭吧。“庄子阳拉起了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哦,好。”
来到白展鹏身边,许睿看到他嘴角的血色,“怎么了?师傅打你了?我跟他闹,他干什么打你啊。”
“没事,馒头热了,你们先吃吧,我再做个汤。”白展鹏没什么表情,搬了桌子放在占留云面前,把馒头和咸菜端上桌,又回厨房煮汤。占留云一直盯着他看,眼神也找不到接处,索性也就不看他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师傅,这医馆你想开在哪儿?”庄子阳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看看四周,“这儿。”
“好。”
占留云看着许睿和白展鹏:“你们两个,明天开始,和在山上一样,每天早起练功,背书,弹琴,谁起晚了,我就打谁,省的你们白天没事干。”
“是,师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还有,下次谁再敢跟我闹,给我脱了裤子跪桌子上去。”
“是。”
一直都是许睿说话,白展鹏一声都不出,只是手微微有些发抖。
“那我呢?”庄子阳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陪我看书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还是和他们一起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随你。” 占留云站起来,拂袖而去。

连着十几日,占留云只在庄子阳房里睡,就是和许睿或白展鹏同了房也会回来。庄子阳听见门响,坐起来道:“师傅,你怎么不去展鹏和睿儿房里睡啊?”
“我只和你睡。”
“为什么?”
“怎么,你不愿意?”
“不是,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
“这是祖训。”
庄子阳跪起来道:“师傅,你不能这样,你要的是三个人,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就是这样。”
“怪不得展鹏这几日这么难过。“
“睡吧。”占留云道:“他习惯就好了。”说完,解了衣服躺在床上。
“你知不知道,你有多伤人?”
“我伤你了吗?”
“师傅,算我求求你,你去看看展鹏吧。”
“你去让他过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住了嘴,如果自己去让展鹏过来,占留云一定会当着自己的面干他,以白展鹏现在的心境,肯定会再次一头撞在墙上。庄子阳心中痛苦难当,坐在床上,呜呜哭了起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找卫聆风把这家客栈买了下来,自己刻了块占氏医馆的匾额,高高挂起来就算开张了,没有宴席,也没有让哪怕多一个人知道。因为偏僻,地方就够大,除了房子,还有院子。就像在山上住时一般,占留云带着三个少年,固固篱笆,刨刨地,种上一排幼竹,地上刨个池子养两条鱼,角落搭个窝棚养上鸡鸭,院子里有棵榉树,长得还不矮,木头家什搬出几件来摆在树下,借着树干拉上半道天棚,天好的时候喝个茶,聊聊天,下雨的时候,也能赏赏雨,一个多月下来,这占氏医馆的后院可是有模有样的了,不过也就是后院,前院没人。本来嘛,金陵遍地都是名医,占留云是外乡人,又把医馆开在这么远的地方,哪里会有人来。江月华没来过,但是让江小扣送来许多的书,占留云每天除了练功,就坐在屋里,一本一本的看书,谁也不理。
“水。”白展鹏在门外喊了一声。
“嗯。”
白展鹏进屋来,把茶壶里倒上热水,转身就走。

占留云抓住白展鹏的手,“你闹够了么?”
“咱两不说多余的话,行吗?”
“行。”占留云把白展鹏手里的壶拿过来,放在地上,伸臂一揽,把他拉坐在自己腿上,“让我亲亲你。”
“你想干啥干啥吧。“
占留云亲着白展鹏,手解开他的裤带。
“别费这劲。”白展鹏起身走到床边,脱光了衣服,他坐在床边,双腿一敞,“来吧,干完了,我还有别的活儿呢。”
占留云坐稳了看他,也不过去,就这么看他。时间长了,白展鹏脸红了,想要闭上腿,占留云手里的书一下子砸在他的腿上,“想敞着就给我敞着,敢合上,我打死你。”说完,占留云拖了椅子,坐在白展鹏面前,两手架在白展鹏的膝头,把两条腿拉到不能再分,但也不碰他,就这么垂眼看着。白展鹏臊了,“你,你干什么,想干快干,不想干就松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自己的小妾喜欢大白天敞腿给我看,我为什么不看。”占留云道:“你这里长得很漂亮,我看你两眼,你就这么硬了?”占留云说着,手伸向白展鹏腿间,白展鹏的喘息有些急促了,密处泛出水色,占留云将手指伸进白展鹏体内,找到那处,用力按住,慢慢旋转,“嗯。。。嗯。。。。”白展鹏呻吟着,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仰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抽出手指:“你晚上很想和我睡么?”
“别废话,我难受,赶紧操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回答我。”
“无所谓,你爱跟谁睡跟谁睡。“
“吃药了吗?”
“吃了。”
“也上药了?”
“上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拉下裤子,俯身压了上去,一边抽插,一边亲吻他道:“你求求我,我今天晚上就和你睡。”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你是第一天认识我么?”白展鹏呻吟道:“你能。。。。。使点劲吗?我空,啊。。。。。。啊。。。。。。”
“浪得你。”

卫聆风带着江小扣来到医馆,“你师傅呢?”卫聆风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许睿道:“屋里了。”
“看书了?”
“啊”许睿囫囵应了一声。
“我家先生又让我拿来一些书。”江小扣道:“子阳哥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刚才还在,这会儿出去了。“
屋内的声响传了出来,卫聆风道,“这大白天的,你师傅真是闲的。”
听到卫聆风说话的声音,屋内的情事也速战速决了,完了事,占留云提上裤子,整整衣服,走出来道:“你们来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先生。”江小扣起身行礼,脸有些发热。
“坐吧。”
白展鹏也穿好衣服,脸红着走出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过来。”卫聆风对白展鹏招招手。
“干什么?”
卫聆风笑道:“你这小子,大白天就勾引你师傅,你怎么这么浪啊。”
“你管呢,我愿意,我就是一小妾,啥也不会,就会浪,怎么着啊你,生气啊,腿好利落了吗?”
卫聆风气道:“占留云,你真是教妾无方啊。”
占留云一笑:“你不用生气,他对我也一样,只有脱了裤子才会听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卫聆风愣了愣,随即笑道:“我还真没听过你说这样的荤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是我家。”
“知道了吧。”卫聆风对江小扣道:“占先生不让你来,就是因为不方便。”
“我早知道了,占先生,我去给你放书。”
“去吧"
卫聆风开玩笑道:“扣儿多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有事吗?"
“还真有。”卫聆风收起笑容:“我也不想开口,但是我得跟你说,我爹为了救子阳,已经拜托肃王,就是彭浩瀚,我彭叔把他收归在禁卫军营做副将,而且是亲兵营,这个事情不是儿戏,我得带他走,他得去军营。”
占留云脸一黑:“不是建安军营么,怎么到了禁卫军?”
“这不是为了子阳嘛,我爹可是舍了老脸才保荐子阳进了禁卫军。“卫聆风苦着脸:“我知道你不乐意,但是如果他不去,彭叔也不好做,禁卫军亲兵营人进人出都要禀告大内的,为了不节外生枝,你还是让他去吧。”
两人说着,庄子阳回来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行。”占留云喝道:“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怎么了世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卫聆风把事情前因后果又说了一遍,庄子阳看了看占留云,低声道:”世子先请回,我和我我师傅商量下再说。“说完,就轰着卫聆风往外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事不可以商量,真的。”
“庄子阳道:“如果我去军营,能不能每个月回来住几天。”
“那肯定不行。”卫聆风摇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是嫁了人的,和别人不一样,肃王爷应该知道的,如果要大家都不为难,你去和王爷商量商量。”庄子阳声音低到不能再低道:“我很想去,你去和王爷说说,不然我肯定去不了,谢谢你了。”
“那你想回来几天。”
“一个月,七天。”
“好吧,我问问江世叔有没有办法。”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江小扣回到家,江月华正在院子里修剪花草,“先生怎么自己干了,我来。”
“聆风和留云说了?”
“说了,占先生不愿意。”江小扣道:“但是,子阳哥愿意,我听到的,他就是想一个月能回家几天和占先生夫妻团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嗯,子阳会有办法说服留云的。”
“先生为什么一定要让子阳哥去禁卫军?”
“子阳是将帅之才,我不想他埋没了。”江月华道:“我原本想让他为卫峥所用,但留云既然决定留在金陵,就只能便宜浩瀚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先生知道,会不会埋怨先生?”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会。”江月华笑了笑,“你真以为他不知道么?”
“只要子阳哥为先生所用,就相当于占先生也为先生所用了,占先生。。。。。。对他们真好。”
“你是个聪明孩子,感情的事勉强不来,而且就算我用计迫他要你,他身边已经有了三个人,你可要受多大的委屈。”
“先生放心,扣儿懂。“江小扣一边摆弄花草,一边说道:“其实诚睿哥和展鹏哥也都不错的。”
“诚睿虽然很优秀,但他想要再入朝廷已是不可能了,等过了风头,再看他能做些什么。展鹏呢。。。。。。“江月华摇摇头“还是算了。”
“为什么?”
“动了子阳,留云虽然不乐意,但也还不至于和我翻脸,动了展鹏,他就该跟我拼命了。”
三颗心于2018-06-14 20:25发布 三颗心于2018-11-07 13:16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