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寻香记 >>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絮言絮语 真的很忙哈,看大家催文,赶紧先上一章。
许睿奉旨巡查,刚刚回到金陵家中,便听许忠道:“少爷,上午太子府派人来请你过去。”
许睿眉心一皱,“又是那个叶倾寒?”想起叶倾寒的眼神,许睿就觉得恶心,不过同在朝上,不得不应付,叶倾寒几次三番请自己过府,自己对这些人从来心存戒备,不愿近交,又因为任上繁忙,每每找个借口推脱过去,可那国舅就是涎皮赖脸,实在让人头疼。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拿着太子的拜帖,我说少爷还没回来,他们等了半天才走。”许忠又道:“前几天听说国舅在建安城里挨了打,回来就病了,叶贵妃下了旨意到建安请大夫来给国舅治病。“
“哦。”许睿忽的一愣,“大夫?可知道姓什么?”
“说是姓庄,是建安军营的军医。”许忠道,“我听太子府的侍卫说,国舅前段日子去建安游玩,迷上了一个姓庄的军医,可就是上不了手,为此还被建安王爷轰出建安城,这不。。。。。。都得了相思病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姓庄?”许睿心头一紧,“那叶贵妃对这个弟弟比对太子还宠,能罢休?”
“是不能,那侍卫喝醉了偷偷告诉我,叶贵妃发了懿旨要把那个姓庄的军医押送到金陵,入府治病,说是治病,恐怕。。。。。。”
许睿听罢,转身便往外走,“来人,备马。”
“少爷要去哪儿?”
“我若明早回不来,你就去给我抱个病。”许睿说完,匆匆换上便装,翻身上马,疾驰出城。
天还不暗,长街的酒肆里,叶倾寒和大内侍卫统领夏长松正在二楼喝酒,看到许睿飞奔的背影,嘴角邪邪一笑,对身旁站立的侍卫耳语了几句,“是。”侍卫转身想走。
“且慢。”夏长松道:“国舅爷是想请萧大人回来喝酒?”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往日也去请过,可怎么也请不来,这个萧大人,年纪轻轻,架子却是不小。”叶倾寒哼了一声道:“如今已经入秋了,我怕一会儿城门关了,他回不来再冻病了,让皇上心疼,不如请他去趟如玉山庄,也算是为皇上分忧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皇上和国舅爷可不是一个心思。”
“那夏统领说说,皇上什么心思,我。。。。又是什么心思?”
“国舅爷的心思下官怎么敢猜。”夏长松道:“下官只是想提醒国舅爷,这位萧大人的武功。。。。。。一般人也是近不了身的,国舅爷还是小心些好。”
叶倾寒一愣,“他不过一个文官,你的意思是。。。。。。。”
“看美人呢夏某比不了国舅爷有眼光,不过这武功修为上的事情,还没有人能骗得了我一丝一毫。”夏长松年近五旬,武功独步天下,内力修为极高,一对七瑕弯刀,当今世上几乎没有对手,因为曾经救过叶倾寒一命,被叶贵妃招入大内,十几年功绩赫赫,如今已是大内侍卫统领,他自然感念叶贵妃一路提携之恩,更知道太子日后必登基为主,也就和太子府走得很近。其实夏长松看不上叶倾寒自作风流的德行,明明身份高贵,又容貌俊秀,却偏偏总是干那下作的事情,金陵城里有名的倌妓都要先光着屁股被老鸨送到他的府上,被国舅爷破了身,见了红,才能去接别的客人,不然别说生意没得做,就连日子都别想好好过,只是据说这国舅爷身有顽疾,命不久长,所以深得叶贵妃的怜爱,就连他有病这个事情,金陵城里所有的大夫都是讳莫如深。
“夏统领可愿帮我一个忙?”
“听说那姓庄的军医就要到金陵了。”夏长松道:“萧大人毕竟身居高位,又得皇上看重,依夏某看,国舅爷还是高抬贵手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叶倾寒喝口酒道:“夏统领,你知道我的脾气,我想要的,宁死也要得到,不然真哪天一下子死了,不是太过冤枉。。。。。。你是没见过那个庄子阳,天仙国色啊,和萧诚睿味道很不相同。”
夏长松笑了笑道:“好,夏某就帮国舅这个忙,不过。。。。。”夏长松一伸手,“我要的东西。”
“等我得了手,东西自然送到府上。”
“一言为定。”
“本国舅爷从不食言。”叶倾寒摇摇扇子,“手脚干净些,他是朝廷命官,别给我姐姐找事才好。”
“如玉山庄,一会儿见。”夏长松带了太子府的两个侍卫,换上夜行衣,骑马蒙面出城。

许睿一路前行,叶倾寒是个什么人,他很清楚,如果真看上了庄子阳,必定想尽一切办法也要得手,太子府位高权重,但依着师傅的脾气。。。。。他越想越是忧心,便选了近路,天越来越黑,因为下了几天雨,小道上很是泥泞,两边都是密林,马陷进了泥里,反而走得不快,许睿有些着急,但又觉得返回原路更是浪费时间,便时不时的拉着马往前走,身后脚步声起,来得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许睿一惊,他活到如今实属不易,心下十分警觉,世间的蹊跷事,从来也不是什么巧合,他反应极快,掏了黑巾蒙在脸上,弃了马,施展轻功向林外的大路奔去,在林子边上被三个黑衣人截住,一言不发就动了手。天已渐渐黑了,大路上没什么行人,就是有也赶紧躲得远远的了。
“光天华日,你们想做什么?”许睿问。
黑衣人不答,还是步步紧逼,夏长松未出全力,因为他觉得用不着,这萧大人虽然武功不错,但在自己手里也占不到半点便宜,只是临近大路,恐有不便,夏长松想要逼着许睿退入密林,一时外半晌倒也不易,这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因为许睿虽然内力相距自己甚远,但身法招式很是精妙,竟是从未见过,他不免很想和他多过上几招,好看看他究竟师承何派。
许睿与三人缠斗片刻便知道今日没有胜算,恐怕是凶多吉少,可看这几个人出手的样子应该不是冲着他的命来的,那这些人拦他又是什么目的?许睿知道今天是大意了,进退不得,但他从来也不是软性子,脑子更是飞转,既猜出他们不想要自己的命,便就有逃脱的可能,正自边打边想着,听到远处传来的车碾和马嘶声,听声音,估计来人不少,看马旗飘扬,好像还有官兵,许睿心下暗喜,几枚暗器出手,得了空挡,奋力跑向马队。夏长松心道不妙,手下也不留情了,使出内力要擒许睿,“救命。”许睿跑了不远,趁着还能动弹,拼了浑身的力气,张口大喊,“救命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正在车上和江月华闲聊,本来没听见什么,但江小扣的听力异于常人,听到第一声救命的时候,便嘘声道:“先别说话,有人喊救命。”
占留云拉开车帘,第二声救命传到耳边,占留云心中一紧,纵身跃了出去。
“展鹏,是睿儿。“白展鹏正对着树撒尿,好像听到了声救命,正自诧异着,听到庄子阳这声喊,更确定了那个声音就是许睿,提了裤子跟着庄子阳就跑。
夏长松的手已经从身后抓到了许睿的肩头,许睿正要闭眼,就见一人飞落身边,熟悉的气息和身法,让许睿一下子红了眼眶,不知是真是梦。夏长松被来人的落掌所袭,那掌风带着强大的内力,自己若不放手恐会受伤,无奈间收回手来,却顺手拉开许睿头上的黑巾扣,硬生生扯下黑巾,许睿被拉拽着向后倒去,占留云手指拂过夏长松手腕上的穴位,迫他吃痛放手,回身一拉,便夺回夏长松手里的黑巾,他把许睿拉到身前,慢慢将黑巾在许睿的脑后打了一个结,又将许睿的头按在怀里,柔声道:“你既不想他看到你的脸,我们就不让他看。”
许睿抱住占留云,哽咽道:“师傅。”自家遭大难,这世上便只有这个怀抱让他觉得温暖和踏实,也只有这个人让他想一生相伴,为徒为妾,怎样都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没事吧?”
“没事。。。。师傅。“
天还未黑透,夏长松打量着占留云,心中暗自称奇,但形势于己不利,他也无暇多想。
庄子阳和白展鹏跑到近前,“睿哥哥,有人欺负你么?”白展鹏说完便摆了姿势,对占留云道:“师傅,我想打架,行吗?”
占留云冷冷瞪着夏长松道:“这个要问他们了。”
正僵持间,陈齐同带着军兵已经将三个人团团围住。
许睿定了定心,知道这三个人并非一般盗贼,但自己也有不能明说的事情,便对庄子阳使了个眼色。
庄子阳向前一步,对夏长松道:“不打你们就可以走了,要打我们奉陪,要怎么样,你们决定吧,反正我弟弟已经等不及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夏长松身份特殊,当然不想纠缠,一挥手,带着两个侍卫跑向密林深处,“此人武功极高,日后太子府要小心这个人。”。
“是,夏统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今日之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统领放心。”

占留云将许睿带到江月华的车上,车上挤不下那么多人,江月华想让他师徒说话,便和江小扣去找卫聆风。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睿哥哥,你是来接我们的吗?”白展鹏问。
许睿拉下黑巾,“我听说了子阳哥的事,就赶紧来找你们。”
“什么事?”白展鹏笑道:“是子阳哥和师傅成亲的事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许睿一怔,“是么?师傅和子阳哥成亲了。。。。。那。。。。。要恭喜子阳哥了。“许睿说完,对着庄子阳欠身要跪。
庄子阳白了白展鹏一眼,把许睿按坐回去,“你是说叶贵妃的懿旨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你们不该来的,真的不该来。”
“师傅不想连累别人。”庄子阳道:“我们也是担心你,所以就来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你们到了金陵要怎么做?”许睿问。
“还没想这个事情。”庄子阳说完,看了看占留云。
“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做?”占留云问许睿。
“让我回去好好想想。”
“回哪儿去,你不和我们一起吗?”白展鹏问。
“我。。。。。。”许睿嗔喏着,看也不敢看占留云。
“睿儿。” 占留云正色道:“你的身世可以告诉我们吗?”
“我。。。。。。”许睿低头道:“师傅今夜去我家里住吧,我和师傅说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去你家住?”占留云问了句:“那我们算你萧大人什么人啊?”
许睿听了,头埋得更低,侧眸间,一双大眼掩不住的忐忑。
“你是想让我与你苟且吗?”占留云的声音虽然不高,但已经带了重重的火药味了。
“我。。。。。。我没有。。。。。”
“啊。”白展鹏忽得喊了一声,抱着肚子,疼得冷汗直流下来。
“展鹏。”许睿急道:“你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
“他吃了玄香丹。”庄子阳说着,将白展鹏的头抱在怀里。
“玄香丹。”看白展鹏疼的生不如死似的,真和那书里写得一模一样,许睿不禁心下颤抖,能给师傅生个孩子固然让人期待,可这活罪也当真难熬,好在自己是不能生的,既沾不得那个喜,倒也不必受那个罪,想起那两枚自己糊里糊涂带下山来的玄香丹,许睿偷偷瞥了一眼庄子阳。
庄子阳见他眼神闪烁,不大有底气的瞪他一眼道:“你看我干什么?还不快和师傅说实话。”
“回去说。”许睿拽了拽占留云的袖子,“师傅,今晚去睿儿那里睡吧,我会让人好好照顾展鹏。”
占留云甩开他的手,“可以,今夜暂且去你家里。”
“谢谢师傅。”许睿展颜笑了,亮眸皓齿,煞是明艳,占留云转头看向车外,心中虽是有气,却也掩不住嘴角的一丝笑意,这个少年是自己三个妻妾中最不吝于表达情感的一个,庄子阳内敛含蓄,解风情却很自持,白展鹏纯真活泼,脾气火爆,不打不服,而许睿则是热情如火,狡黠却深情的,每次和他在一起,他都是最主动的那一个,主动吻他,主动要他,和他在一起,很轻松,也很开心,所以对许睿,占留云是从心底喜欢的。

卫聆风坐在车上,伸脖子去看对面那辆车,看得见几人聊得亲切,却什么也听不见,有些着急的问江小扣道:“你听见他们说什么了吗?”
“没有。”
“瞎说,我还不知道你,你再仔细听听。“
江小扣不理他,转过脸去,看到占留云在对面车中侧头轻笑,心怦怦直跳,赶忙错过眼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听到什么了没?”
江月华笑道:“你呀,你想知道什么,来问我吧。”
“那个人是谁啊?就是刚才占留云救下的那个?。。。。。不会是。。。。。。”卫聆风看占留云一直抱着许睿,亲密的神色,就像抱着庄子阳和白展鹏一个样子。
“是。”江月华点了点头。
“妈的。”卫聆风暗骂一句,“什么玩意儿?“过了会儿又道:“这是最后一个吗?”
“应该是吧。”江月华笑道:“谁知道是不是。”
江小扣心里莫名有些难受,一掀帘子,下了车。
“这小子怎么了?”卫聆风觉出江小扣的异常。
江月华叹口气道:“没什么,过些日子就好了。”
江小扣又转回来道:“对了,他们说,今天晚上去萧大人家里住。”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萧大人?”卫聆风一愣。
江月华低声道:“是萧诚睿,巡按司的萧大人。”
“就刚才那个。。。。你是说,萧诚睿是占留云的。。。。。。啊?是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
“这事可大了。”卫聆风皱眉道:“男妾入朝,还是这么高的官位,这皇上知道不是要气疯了。”
江小扣道:“大周的律例里,好像没有这一条。”
江月华手指一点,“说得对。”江小扣除了听力过人,记忆力更是过人,读什么都是过目不忘的,如果他不是江月华收养的,早就被卫峥抢去干活儿了。
“哈,自他以后就会有了。“卫聆风道:让你们说的,我都不想离开金陵城了,不信你们看着,这事。。。。。。真他妈有趣了。。。。骏起。”
“来了。”
卫聆风嘱咐道:“我们去禁卫军营里住,你拿彭叔叔给的令牌护送他们进城,他们要去萧诚睿萧大人家,你警醒些,我一早就会派人去接你们,千万小心,萧大人的事,别和别人说起。”
“是,世子。”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行入夜进了金陵城,占留云师徒几人轻装来到许睿府上,其他人去往禁卫军营,但卫聆风也告诉占留云,他们绝对不能离开萧府半步,以免节外生枝。
洗过澡,吃些东西,庄子阳对占留云道:“我晚上看着展鹏,师傅去陪陪睿儿吧,他就在隔壁,好久不见,他很想师傅。”
“嗯“占留云道:”你们两个睡觉不要脱衣服,我们天不亮就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为什么?”白展鹏问。
“我们是戴罪而来,不到不得已,不必连累睿儿。”
“哦,是。”
占留云看了看床上蜷缩一团的白展鹏,走过去在他耳边说了声,“晚上有事叫我。”
白展鹏腾出一只胳膊来,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占留云一巴掌打到白展鹏的手背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许睿在门外等占留云,见他出来,跑过去,红着脸道:“师傅,我给你收拾好房间了,我也洗过澡了。”
“走“,占留云拉起许睿的手走进卧房,关上门,横抱起许睿,将他放在床上,扯去一身衣物,许睿架起双腿,让占留云进入自己,即使用了药油,开始的时候仍是难以抑制的疼痛,占留云在床上没那么心软,也从没耐心等待,你若忍不住躲避,他就会伸手打,不管庄子阳还是白展鹏,起初与他同房的时候都没少挨打,他自己当然也不例外,所以许睿满眼是泪,也不敢躲,忍不住喘息呻吟, “师傅。。。。。。。师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许忠上夜巡视,走到许睿房外,听到屋内的声响,一惊之下,手上的梆子差点掉到地上。
站了一站,就赶紧走开了。
一场情事把许睿干到虚脱似的,泄了几次,弄都弄不出来了,只剩光着身子蜷在床上哼叫。占留云也很尽兴,抱着他从头到脚的亲了又亲,许睿皮肤很白,晒都晒不黑的,占留云喜欢啃咬他润白的屁股,即使干他干得累了,也从不舍得倒头就睡,分别日久,占留云抱他入怀更是久久不愿放手,揉着许睿胯间半硬的物件,占留云柔声笑道:“又起来了,你还不够么?”
“今天可够了,明天再说明天的。”
“够了就说吧,听你说完,我再睡觉。”
“师傅想听什么?”许睿浅笑着转开眼神,神色妩媚,很是撩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扳过许睿的下巴,看了会子,忽的一掌扇了过去,这一掌十分的狠,把许睿打得眼冒金星,反手又是一掌,直接打出了许睿的眼泪,占留云没有收手,啪啪又是两掌。他本也没脱衣服,一伸腿把许睿踢下了床,喝道:“跪着。”看这屋里找不见称手的刑具,占留云大步走到隔壁,拿了自己的竹箫对着许睿的身子就打。许睿脾气刚硬,咬牙硬挺不出声,把占留云气得下手更重。
隔壁房里,白展鹏推着庄子阳,“哥,他又打人,你去看看,去劝劝他,他娶了你了,兴许能听你的劝。”
庄子阳咬牙道:“我知道,我知道,我这就去,那你自己捱会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就这样了,你别让他把睿哥哥打伤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跑到隔壁门外喊:“师傅,师傅,求您了,别打睿儿。”房门锁着,庄子阳急得正要撞门,一直躲在一旁的许忠已经看不下去了,冲过去用身子撞开了门。
占留云一下子抱住许睿赤裸的身子,对许忠喝道:‘’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庄子阳大步进屋,拿了衣服给许睿往身上穿,低声斥道:“你他妈傻啊,非要挨打才说实话?”
“这位先生,你想知道什么?”许忠道:“我家少爷是庆山王爷的遗孤,八年前,我家王爷被诬陷谋反,一家人全都死了,我和二夫人还有几个家仆带着少爷离家游玩,才没有被抓进天牢,却被大内发了江湖绝杀令,一路被人追杀,除了我和少爷,其他人都死了,我和少爷也走散了,我以为少爷死了,却不想还能再见到少爷。”
许睿抬头咽了咽眼泪,“家父许连城,文武全才,名满天下,我是我爹最差的那个孩子,可我。。。。。。运气好。。。我被修罗堂的人发现,逃进药王山,后面的事情。。。。。师傅都知道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位先生,你是我家少爷的。。。。。师傅么?”许忠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是。”许睿道:“我是他的男妾。”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少爷。”许忠扑通跪地,“你是贵胄之后,怎能嫁人为妾?”
“那又如何,没有师傅,我早已命丧黄泉,如没有师傅善待,我落到那些人手里恐怕还不如男妾,死,都是最好的结果了。”
“少爷。。。。。。”
“别说了。”许睿穿好衣衫,摆手道:“你先出去。”
“是。”许忠无奈,只能离开。
“师傅“许睿道:“我爹是朝中有名的美男子,许氏一家子女眉间都有朱砂红痣,睿儿为了报仇,才骗师傅替睿儿除了朱砂痣,其他的。。。。。睿儿一直不说是怕连累你, 我更怕。。。。。。你不敢要我。”说到此处,许睿再也忍不住,眼泪簌簌而落。
占留云听罢,伸臂将许睿拉进怀里,手抚过他的头发,温声道:“别怕,我已经要了你,我,子阳,展鹏和你,我们是一家人,不管发生什么事,留云就是拼尽一身所有,也会保护你们周全。”
三颗心于2018-05-18 14:29发布 三颗心于2018-10-05 21:47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