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寻香记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庄子阳和江小扣来到建安城里,其实天也已经有些黑了,商铺早都关了,江小扣对城里很熟悉,带了庄子阳来到一家酒馆,酒馆里的店家显然是认识江小扣的,一看见他,就将两人领到了一个角落坐下来,又上了两个菜,一壶酒。“子阳哥。”江小扣问:“占先生他。。。。。。真是你和展鹏哥的师傅么?”
庄子阳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说了句:“你看呢?”
“其实我都看到了,也听到了。”
“江世伯说。。。。。。你还小。”
“先生总觉得我小。”江小扣满脸不以为然,“我都十五岁了,怎么小了,其实我什么都懂。”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喝到嘴的酒差点没吐出来,“那你和我说说,你懂什么?”
“反正我都知道。”
“那你和江世伯。。。。。?”
“我家先生就像我爹,或者是我师傅,真的那种,和你们和占先生不一样的。”
庄子阳其实是想问两人如何识得,江月华为什么会收养江小扣,可看江小扣急着辩解,也不多说,只笑道:“哦,我知道了。” 看他喝着酒,目光不过微微轻移,烛光下自有一种眼破流转的神韵,江小扣不禁赞道:“子阳哥,你长得是真好看。”
庄子阳佯着脸一沉道:“日后不许再和我说这个,再说,就别喊我哥哥了。”
“是,我以后不说了。”江小扣道:“我就再说一句,就一句,其实营里的几个将军都背后说你长得好看呢,他们说你不可亵玩。”
庄子阳哈哈一笑:“跟我个男妾说什么不可亵玩,好了,最后一句,以后不许再说了。”其实占留云也总说他好看,特别是在床上肆意亵玩他的时候,想起那些日夜,庄子阳的脸有些红了,俊秀的面庞看得一旁的店家都有些出神。他喝酒的样子十分豪爽,连着三杯,看得人好生痛快。
“子阳哥”江小扣忽道:“你以后要做什么,带上我吧,我和展鹏哥一样听你的话。”
庄子阳听罢一愣:“你跟着我做什么,你该跟着江世伯才是真的。”
“我没说不跟着我家先生啊,反正你也是不会回药王山的,要是占先生走了,你留在建安做事,我就和你一起去做。”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回药王山?”
“我看得出来。”江小扣笑道:”从我很小的时候,先生就教我看人,从一个人的神情,举止就可以看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心里想得是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会读心术?”庄子阳一皱眉,因为占留云说过,江湖中所谓的读心术是旁门左道,不过是用毒物或药物来控制他人。
“不是读心术,人心是读不到的,我学的是算心术,算天,算地,算人心。”看庄子阳神色有异,江小扣又道:“但是算可以,说不可以,先生说滥用算心术是要折寿的,我还想多活几年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倒不知道,江世伯还有这么多本事呢?”其实能让占留云答应与其八拜结交,庄子阳已经知道江月华断非寻常。
“那是自然,我家先生本事大着呢,不过先生说过,占先生更有本事。”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两人正说着,身后传来女子的声音,“庄子阳,你怎么在这儿?”
庄子阳回头一看,来人竟是曦月公主苗芊素和她的贴身侍女如意,连忙起身施礼道:“庄子阳拜见公主殿下,还没机会感谢公主救命之恩。”
“扣儿参见公主。”江小扣也起身行礼。
苗芊素走到两人面前,“我明天就要启程去金陵了,今日月色不错,想出来走走。”她看到桌上的酒壶:“既然我救了你一命,可以请我喝一杯吗?”
“这个自然,公主请。”
一杯饮下,苗芊素俏脸微红:“我去军营找过你,想和你告个别,你却不在。”
“是,我现在住在熙枫阁,为了照顾世子。”
“熙枫阁?”如意道:“前几日在馆驿里听人说起过,好像是个很神秘的地方。”
“神秘?”江小扣道:“只是个客栈而已。”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客栈哪有开得那么偏僻的?”
“先生不喜欢人多罢了。”
“即开客栈,又不喜欢人多?”苗芊素笑笑,放下酒杯,对庄子阳道:“子阳,可否借一步说话。”
“当然。”庄子阳跟着苗芊素来到酒馆外,苗芊素从脖颈上摘下一串颈链,含羞道:“子阳,这个给你。”
庄子阳推辞道:“公主贴身之物,子阳怎好收受。”
“我父王下个月要进皇城拜见天子,希望到时候可以看到你,你拿了这个,就可以很快见到我了。” 曦月女子性子直率,没有扭捏,苗芊素把那颈链放到庄子阳手中,“这不是普通的链子,你要收好了。”说完,对侍女道:“我们走。“
“是。”如意道:“庄公子,你千万收好,也一定要来金陵啊。”
“这个。”庄子阳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他回到店内坐下,一边喝酒一边寻思。链子上悬着一块玉石,上面还刻了些字,手握处仍有少女的体温,他虽然年纪不大,却早谙人事,苗芊素对他深有好感,他也不是感觉不到,这样的信物还是送还为好,一来不要耽误人家姑娘,二来,如果让占留云知道了,肯定又有一顿好打,卫聆风的事情刚刚过去了,再有一个苗芊素,想起占留云床上的手段,庄子阳就心下惴惴,倘若姑娘问起缘由,自己就将身份如实相告也就是了,想到此处,庄子阳对江小扣道:“你等等我,我还她就回来。”
庄子阳走过大街,忽听前方巷子里传来打斗的声音,还有女子的娇吒和呼救声,“不好。”他大步跑进巷子,看到庄子阳的身影,如意急道:“庄公子,救我家公主。”
“你家公主呢?”
“被黑衣人掳去了。”如意指着房檐上疾行的几个黑衣人,庄子阳抬眼望去,在一个黑衣人怀中挣扎的可不是苗芊素还是哪个。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去酒馆找扣儿,我去救公主。”庄子阳说着已然飞身跃起,追向几个黑衣人。
“庄公子小心。”
江小扣等了半天也不见庄子阳回来,心里有些打鼓,不一会儿看到如意跌跌撞撞的前来报信,便知道是出了事情,再听如意说起对方不知道有几个人,又都会飞檐走壁,赶紧让店家照顾如意,自己跑去追庄子阳,江小扣轻功极好,跃上房檐,追着远处打斗的身影跑下去,庄子阳身穿白衣很是显眼,周遭的黑衣人也是越围越多,江小扣觉得不对劲,眼见着黑衣人能有二十几个,各个身手矫健,全是一等一的高手,还都带着兵器,庄子阳武功再好也得全心应付,一不小心,恐怕就有危险。江小扣知道自己武功不行,这样的情形,自己追下去也是给庄子阳找麻烦,事情紧急,他也想不了太多,一边跑,一边将手臂举起,三只袖箭射出,一个接一个的在天空燃放。
江月华在天井中看到建安城内放出的信号,大步来到占留云门外,急道:“留云,你快出来?”
“怎么了?” 占留云和白展鹏刚换好衣服,推开房门。
“扣儿和子阳在建安城出事了。”
顺着江月华的目光,占留云看到了第三个燃放的袖箭。
占留云和白展鹏听罢,大步就往外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马厩里有一匹马。”江月华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用,这儿里建安不算远。”话音刚落,占留云已然不见踪影。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太远的话,马也没有我师傅用轻功跑得快。”白展鹏解开缰绳,和江月华共乘一骑,赶往建安城,路上,江月华扬起手臂,向天空射出一袖箭,袖箭在天空炸开,显出蓝色的光。
“世伯,这袖箭干什么用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让卫峥亲自去救你哥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多谢世伯。”
庄子阳正自和黑衣人苦苦缠斗,不知从何处竟跑出许多普通百姓装束的人来,这些人也和黑衣人交了手,用得全都是上乘的武功,看样子是来帮着自己的,庄子阳得了空隙,就去追那几个抓走苗芊素的黑衣人,七拐八拐的进了一处别院,别院中,一人坐在凉亭里饮酒,苗芊素就被黑衣人绑在凉亭的柱子上,她已经昏迷不醒,也不知被施了什么药。
“庄子阳,几个月不见,别来无恙啊。”
庄子阳寻声望去,那凉亭中饮酒的人居然是国舅,叶倾寒。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你。“庄子阳怒道:“放开公主。”
“怎么,你看上这个美人儿姐姐了?”
“你放屁。”
叶倾寒笑道:“这美人儿和你在酒馆外面私相授受,深情款款,以为没人看见啊。”
庄子阳道:“叶倾寒,不管怎么说,曦月公主是曦月苗王的爱女,你这样伤害她,不怕引起南境交战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想救她?”
“你要的是我,不是她,不是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真聪明,我要的就是你,但我也没说不要她。”叶倾寒道:“你可能还不知道,他父王下个月要去金陵,把他的爱女苗芊素许配给太子为妃。”
“那你更不能伤害她。”
“我没说伤害她,我要伤害的人。。。。。。。是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想干什么?”
叶倾寒指着一边的卧房笑道:“那间房里有一张床,你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等我干完了你,自然会放了你和这个美人儿公主,你可不能反抗哦,如果你反抗,我即刻就让人奸了这个公主,反正我外甥也看不上她,金陵美女多的是。”
门外打斗声起,竟是一个人也进不来别院,叶倾寒道:“这次我带来的都是大内高手,你放心,人很多,谁也救不了你,这次我一定会让你在本国舅的胯下放声痛哭。”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看庄子阳犹豫,叶倾寒一挥手,苗芊素的上衣已经被人撕开。
“不要。”庄子阳道:“我答应你,你放了她吧。”
叶倾寒哈哈大笑,一挥手,四个黑衣人将庄子阳抬进卧房,脱光他的衣服,将他四肢大开的绑在了床上。庄子阳的手一直紧紧握着,黑衣人只道他气愤紧张,也没有去查。
叶倾寒走进卧房,让手下退出房间,只留了佟定鑫贴身保护自己,低头看那床上赤裸的少年,他的脸和身子全都美得耀眼,皮肤光滑白皙,在烛光下显出珍珠一样的颜色。叶倾寒的手从庄子阳的腿侧一点点向上滑,停在柔软的密处,“你这里真软,好像有人操过似的。”佟定鑫知道庄子阳就要受辱,心下可惜,却也救不了他,赶紧转过头去。
胯间的手指一点点进入,庄子阳闭着眼,本能的挣扎,脖子因为羞愤蹦出了青筋。“你不是处子之身?”叶倾寒有些惊讶。
“我不是。”
“太可惜了”叶倾寒的手抚摸着庄子阳的脸和脖颈,不无醋意道:“你的男人是谁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没有回答。
“没什么,你这样的姿色,全金陵也找不到第二个,也就是那个姓萧的新科状元能和你比上一比,他是艳若桃李,而你是纯若白玉,你们两个我都喜欢,不过还是你更得我心,你知道吗?我一直对你念念不忘,总算有了今晚这样的机会,不过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的男人到底是谁?。。。。。“你这里和别的男人长得不太一样,这一处很宽。”叶倾寒说着,用手指按下那一处突起。
庄子阳控制不住的呻吟一声,叶倾寒的手拂过庄子阳的前胸,“这里也会硬,你这身子看来是被人调教过的,也好,本国舅就不用那么怜香惜玉了。“ 叶倾寒说着,开始解开自己的衣服,却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你是在找死。”庄子阳闭目道:“你若今夜玷污于我,我师傅定会将你挫骨扬灰。”
“占留云?”叶倾寒皱眉道:“难道他是你男人?不会吧。。。。。。他不是你师傅么?”
“你已然命不久矣,却还要做这伤天害理的事情,就不怕死的痛苦无比,再下十八层地狱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就是做鬼,也要做个风流鬼。”
叶倾寒的手刚放到裤带上,就听门口守卫来报:“国舅爷,建安王爷带兵来了,他说国舅如果再不放人,他就得罪了。“
叶倾寒气道:“这卫峥怎么老是跟我过不去,不过区区几个江湖郎中,有些武功傍身罢了,还值得为了他们得罪太子府了?”
“国舅,您看。。。。。。?”
“不用管他。”叶倾寒道:“你让他把他要的人带走。”
“是。”
正说着,门外的军兵们都没了声息,叶倾寒正自讶异,就听院中占留云高声道:”子阳,你在哪儿?“
     佟定鑫伸手点中庄子阳的哑穴,不让他回话,庄子阳握着的手突然松开,一块石头弹向了不远处的花瓶,听到花瓶碎裂的声音,白展鹏跃上房顶,一拳就把房顶打出了一个洞,看到一丝不挂被绑在床上的庄子阳,白展鹏气喊道:“王八蛋,我杀了你。”
      佟定鑫用力不强,庄子阳冲开穴道,:“我没事,先去救曦月公主。”白展鹏在房顶上看到凉亭里绑着的少女,已经有黑衣人解开她就往后院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看出白展鹏的犹豫,庄子阳道:“展鹏,快去。”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佟定鑫护着叶倾寒躲着头顶的瓦屑,正想一起出去,房门被占留云一脚踢开,“子阳”看到庄子阳这般狼狈,占留云赶忙跑过去,用随身带着采药的匕首解开庄子阳手脚的绑绳。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没事吧。”占留云的声音都透着颤抖,修长的手指也一直抖着。
庄子阳哭了,脸红道:“幸亏师傅来的早。”
占留云霍然站起,转身来到院内,卫峥的随身侍卫营个个也都是一流的高手,他们站在院落高低各处,一弓三箭,对准了院内的黑衣人。叶倾寒感到占留云一身的杀气,说道:“占留云,你。。。。。别乱来啊。”
占留云怒不可遏,手下丝毫不想留情,佟定鑫根本没看清楚占留云的身法,占留云就已然绕到他的身后,不过几招便一掌将佟定鑫震出几丈之外,佟定鑫吐了几口鲜血,也起不来身了。占留云提着叶倾寒的脖领将他悬吊起来,叶倾寒挣扎着想让脚尖蹭到地,却只感到脖子越勒越紧,呼吸越来越困难。
“占先生。”卫峥大步来到近前,“不要杀他。”
“他欺辱子阳,我不会让他活。”
“先生相信本王,你杀了他,是脏了你的手,根本就不值得。”
“师傅。“庄子阳已然穿好衣服,跑出来道:“王爷说得对,别脏了我们的手,展鹏呢?”
占留云一松手,叶倾寒早吓得瘫在地上,江小扣趴在地上听了听,起身道:“子阳哥,展鹏哥往那边去了。”
占留云和庄子阳顺着江小扣手指的方向追了下去。
白展鹏孤身追赶黑衣人,缠斗间倒也不落下风,轰隆隆,天空电闪雷鸣,白展鹏撕开一个黑衣人脸上的面纱,借着闪电,白展鹏看到黑衣人的脸,二十岁出头,很俊秀,也有几分邪魅,黑衣人立刻掩住了脸,看着白展鹏的目光也现出了狠厉,旁边的黑衣人立刻将这个黑衣人团团护住,以黑衣人的人数和身手他们不是不能轻易脱身,只是因为不愿意放弃苗芊素而一路被白展鹏追打。
又是一个闪电,占留云从天而降,挡住了黑衣人的去路,为首的黑衣人看到占留云负手转身的一刹那,不禁目光一呆。
“放了这姑娘。”占留云沉声道:“我可以饶你们不死。”
“殿下,这个人我认识,我们放人吧。“极低的声音,没有人听到。雨点已然落下,掩面的年轻人道:“放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卫峥手下的副将薛凯带王府亲兵赶到,掩面的黑衣人立刻举起腰牌,眼神却没有一瞬都没有离开占留云。
薛凯一怔,想了想,手一抬道:“你们走吧。”
庄子阳站的方向,恰好看到了那腰牌上一个大大的“东“字,“师傅”庄子阳跑到占留云身边,占留云想起刚才的情形,当真是无比的后怕和心疼,忍不住将庄子阳拉向自己的胸前。庄子阳紧贴着占留云站着,与那回眸的黑衣人四目相对,那黑衣人看占留云只是用手抚摸庄子阳的头发,眼中似乎没有其他人,目光不觉阴郁起来。
庄子阳看卫峥的手下小心抱起了苗芊素,将手上握着的颈链交给军兵道:“这是公主的东西,你交给她吧。”
“还是庄功子自己交给她吧。”薛凯道:“我们先将公主送回馆驿,他的十几个随从也都受了伤,被人困在馆驿里,王府的大夫已经赶过去了,这曦月公主要是在建安有个闪失,王爷可要如何向皇上和苗王交代。”
占留云走过去,给苗芊素把了把脉,“只是迷药,没有大碍。王府的大夫应该可以应付,若有难处,就差人到熙枫阁找我吧。”
“是,占先生。”
“这些人都是什么人?”白展鹏问:“你们怎么放了他们走,你们认识他们么?”
“展鹏。”庄子阳冲他摇了摇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领会了意思,也就不多问了。
周遭似乎一下子安静许多,庄子阳四处看看,军兵撤走了,就连那些江湖高手也都不见了,江月华带着江小扣从远处赶来:“你们都还好吧。”
       “世伯,叶倾寒呢?”庄子阳怒问。
       “被王爷赶回金陵了。“江小扣道:“王爷刚才发火儿了,让他以后不要再踏入建安
城半步。”
       占留云看到庄子阳手里的颈链,脸一沉,转身大步就走。
       庄子阳心思剔透,当然看出占留云为什么生气,只能暂且揣好了链子,追上占留云,低头跟在他后头走。
       熙枫阁外,卫聆风拄着拐杖在门口张望,四周全是侍卫,秦若雨和卫聆秋一直带人守在熙枫阁等待众人的归来。看大家纷纷骑马回来,独独不见占留云师徒三人的影子,卫聆风问:“子阳呢?他们仨呢?”
“留云心情不太好”江月华道:“他非得用腿走,那两孩子也不敢骑马啊。”
“是不是子阳被那叶倾寒。。。。。。。”卫聆风窝心的说不下去了。
“应该没有。”江小扣道,王爷和占先生去得及时,我听他们说话应该没有。
“以后别滥用你的本事,听人家说话。”卫聆风白他,这扣儿有一点异于常人,便是听
觉,他的听觉要好上常人几倍,千里耳倒也不是,但听觉的确是十分的敏锐,因着他的听觉,江月华特意请江湖异士教他轻功和追踪术。
天蒙蒙亮的时候,占留云师徒三人才走回来,占留云铁青着脸,回来就睡了,整整三天没和庄子阳说过一句话,卫聆风看着庄子阳可怜巴巴的眼神天天跟着占留云转,占留云也不理他,心中又疼又气也只能忍着。忍到第三天晚上,卫聆风实在忍不住了,对占留云吼道:“就算子阳被叶倾寒侮辱了,那也不是他的错,你干什么这么伤他?”
占留云张嘴就吼了回去:“这是我们家的事情,你管得着吗?”
“占留云,你配不上子阳。”
这句话彻底激怒了占留云,他走过去,拎起庄子阳找了个房间扔进去,“我问你,你到底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跟不跟我回家,给我一句痛快话。”
庄子阳扑通跪下,嗔喏道:“师傅,我。。。。。。。我。。。。。。。我不想回去。”
占留云听罢,抄起手边的鸡毛掸子照着庄子阳的身子狠狠打了下去,把庄子阳打得满地
翻滚,大声哭嚎。
白展鹏夺门而入,扑在庄子阳身上喊道:“你干什么这么打子阳哥,有人看上他也不
是他的错,睿哥哥身临险境你不管,子阳哥被人欺了,你还要打他,你就知道你们家的
祖训,你就知道你自己。”
“我就知道我自己?”占留云又气又伤,对两人说道:“睿儿在我身边五年,可曾跟我说过
一句实话,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谁?我知道睿儿身临险境,我也想帮他,但是他什么都不告诉我,我又能做些什么?还有那天。。。。。如果我去得晚了。。。。。我都不知道我会不会发疯,我不是神仙,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做,我也不是在任何时候都有本事保护你们?做一个普通人,隐身世外,难道不好吗?。。。。。。。等卫聆风的腿伤好了,我就带展鹏回家,你自己,你自己看着办吧,你若不回去,我们的情分也就断了。“占留云说完,推门走了出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把庄子阳从地上扶起来,让他坐在床上,双膝一弯,跪在地上,低了头道:“哥,
对不起,我答应跟他回家了,我怂,我怕他。。。。。。我。。。。。我爱他。。。。。。我也想跟着你,可你也知道,我吃了玄香丹,跟着你反倒是你的拖累,哥。。。。。。要不你再想想。”白展鹏说着,抹起泪来,“其实我不愿意伺候他,跟他在一起真是太憋屈了,要是你在,我憋屈了也能找个人说说,你不在,我就只能和满山的鸟儿和蚂蚁说话了,哥哥。。。。。。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可我。。。。不想离开你。”白展鹏越说越难过,竟自呜呜哭了起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别哭了。“庄子阳想从地上拉起白展鹏,白展鹏却不起身,“你让我跪吧,我心里还能好受点。”
看白展鹏哭得伤心,庄子阳也忍着泪道:“你告诉哥哥,你想不想留在山下?”
“我当然想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我再试试,再和他说说,再求求他。”
“没用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没用也得试,我想去金陵,我真的担心睿儿。“
“我也担心啊,其实师傅也不是不担心睿哥哥,他不是不喜欢你们,只不过他总觉得你们不需要他。”
“我们需要他,但师傅更喜欢你,更怕你受到伤害。”
“哥哥,对不起。”白展鹏伏地给庄子阳磕了个头。
庄子阳仰起头,把眼泪咽了回去。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军营里的人和马有日子没再生病了,卫峥心情不错,便在熙枫阁里摆宴,也请了几个亲信的将军。席间,薛凯和陈齐同对着占留云举起酒杯道:“占先生武功高强,医术精湛,我二人十分仰慕,来,敬占先生一杯。”其实占留云已经喝多了,这两个将军也不是看不出来,只是被卫聆风私下撺掇了有些故意。占留云刚要举杯,“留云”江月华怕占留云喝多了耍酒疯,本想劝住,可还没等他说完,占留云的杯口已被庄子阳用手盖住了,“我师傅不善饮酒,两位将军要是想喝,子阳陪你们喝,如何?”
    白展鹏就是怕占留云喝多了又作践自己,根本就没有上席,只是帮江小扣去厨房端菜,熙枫阁除了江小扣没有别的下人,真要摆宴,江小扣一个人也忙不过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听见庄子阳说要拼酒,蹲在一旁呵呵乐道,“喝死你们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算了子阳,你就别喝了。”卫聆风本来想拦,就听庄子阳道:“喝这个怎么过瘾,扣儿,拿大碗来。”
“我去。”白展鹏从厨房找了几个大海碗,放在桌上,抱着酒坛道:“我来倒,你们喝,谁先躺倒谁算输。”
卫峥看出了门道,笑道:“喝醉了,明天也不能误了点卯。”
“王爷放心,这个自然。”薛凯和陈齐同是建安军营出了名的好酒量,哪把庄子阳放在眼里了,更何况庄子阳目中已显醉意,两人只当庄子阳是越醉越逞强,哪个男人年轻的时候没一边吐着一边说自己没醉呢。
占留云当然知道庄子阳的酒量,看他们斗酒,便自己一个人坐到天井的长凳上吹风去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倒上了酒,三人一碗接着一碗喝上了。五六坛子酒下去,薛凯和陈齐同眼里庄子阳的脑袋都变成了五个,多一滴都下不了喉咙了,庄子阳却还在那儿仰头喝着,一碗接着一碗。
“好了,你们还不认输么?”卫峥怕薛凯和陈齐同真误了点卯,那可是个大麻烦事了。
“认。。。。认输。。。。。。”话音刚落,薛凯脑袋磕在桌子上,打起了呼噜。
“展鹏”庄子阳道:“去拿醒酒药,别让两位将军明天早上起不来。”
“知道了,一会儿我给他们喂药。”
庄子阳拿着酒壶,脚步飘忽的来到占留云面前,忽的搂住了占留云的脖子,他分开双腿,跪在了占留云两侧的长凳上,抱着占留云的头,亲吻起来。
占留云很是一怔,任他吻着,没躲避,但也没回应,这不是他一手教大的庄子阳会干出的事情,虽然他的吻让占留云十分的受用。席上一众将军都已经看得呆了,卫聆风看着庄子阳的样子,心里当真不是滋味的很,就连白展鹏也傻傻站在那儿,不知道庄子阳是真醉还是出了什么事情。江月华和卫峥对视一眼,便只是静静的看着。
占留云也早醉了,手划过庄子阳挺直的后背和翘实的臀部,柔声问了句:“你想干什么?”
“师傅,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是你要离开我呀。”
“请师傅给子阳五年,我们在山下待上五年,让子阳过一过山外的日子,见一见山外的世面,然后子阳就和师傅回山上,一辈子不下山了,行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面色一沉,摇摇头,“我不能答应你。”他已经明白庄子阳的用意,一伸手把庄子阳推倒在地,起身就走。
“师傅,你别走。”庄子阳跪在占留云身后哭道:“子阳是你的妾啊,你不能说不要我就不要我。”
“跟我回家我就要你,否则的话,我们就当从未相识也就罢了。”占留云说着,始终并未回头,他心虽颤抖,口气却是决绝。
“师傅”庄子阳擦干眼泪道:“我爱你,没有你我生不如死,我其实要的不多,不过五年,师傅也不愿意给我,那师傅保重吧,子阳来生再做你的妾。”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这最后一句根本也就是说给自己听,寻常人是听不到的,可江小扣却听得真真的,眼看着庄子阳袖中落下匕首,抬手便刺向自己的心口,江小扣腾身跃将过去,伸了右手去挡,利刃穿过江小扣的手掌,却仍旧刺入庄子阳的前胸。
“哥。”白展鹏大喊一声,跑过去抱住庄子阳。“扣儿。”江月华也赶紧去看江小扣的手。
占留云转身见到庄子阳前胸的血色,腿一软,险些站不住,他大步过去,赶忙封住庄子阳前胸的穴道。
“占留云。”白展鹏疯了似的喊:“如果子阳哥有事,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
“闭嘴,你去看扣儿的手。”说完,占留云抱起庄子阳回了房间,脱掉他的衣服,给他处理伤口,还好江小扣用手挡住了匕首,庄子阳这一刀插得虽正却不深,没有伤到心脉,即便如此,占留云仍旧抱着庄子阳,不敢放手。感到身上的手臂不停的微颤,庄子阳流泪道:“师傅,对不起,子阳只是不知道,你会不会像爱展鹏一样的爱我。”
“你是混蛋才说这样的话,做这样的事。”庄子阳感到脸上温热的水迹,“师傅,你哭了么?子阳还从来没有见过师傅哭呢。”
“你们当我是什么?”占留云道:“我是石头做的么?可你难道不知道,我最恨别人逼我。”
“对不起,师傅,对不起,子阳只是不能没有师傅,我要的真的。。。。不多。”庄子阳说着,低声抽泣起来。
“罢了。”占留云叹口气:“你用你的命逼我,我也只能让你赢,等卫聆风好了,我们一起去金陵找睿儿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师傅。”庄子阳惊喜道:”你说的是真的?你答应了?“
“我答应了。”占留云放开庄子阳,让他躺好,“你这伤养些日子也就没事了,睡吧,我让展鹏来照顾你,我去看看扣儿,他伤的怕是比你还重。”
“是,师傅。”
看占留云起身,庄子阳抓住了占留云的手,轻声道:“谢谢师傅。”占留云一翻手腕,也握住了庄子阳的手,低头在他唇上轻轻一吻道:“下次再要勾引我,还是你自己来的好。”
庄子阳脸一红,松开手,“师傅去看扣儿吧。”
      
       占留云推开江小扣的卧房,白展鹏已经给他止住血,包好了伤处。看占留云进来,江月华仍不放心道:“留云,你再看看他的手。”
‘’好,我再看看。”占留云握着江小扣的手,一圈圈打开棉布,仔细看看,柔声道:“你记得了,这手可千万不能沾水,有什么事,让你展鹏哥去做就好了。”他又帮江小扣一层层包好,抬头道:“这次是你救了子阳,留云欠你一条命,如此大恩,你要我如何相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江小扣从来没说过,其实若论好看,他觉得占留云是真的很好看,特别是他不那么据人于千里之外的时候。他作势想了想道:“要不这样,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和占先生说。”
“行,你慢慢想。”占留云笑着揉了揉江小扣的头发。江小扣的脸蓦的红了。白展鹏看了,愣了愣,偷眼去看占留云,占留云就如没看见一样,一抓白展鹏的手,“走,去看子阳。”
“好。“
目送占留云和白展鹏离开,江月华伸手打了江小扣的头,喝了句,“你想什么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我。。。。。。“江小扣嗔喏道:”我想拜占先生为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别胡说八道。”江月华道:“你不知道占先生不收徒,只收妾么?”
“我。。。。我知道啊。”
“你想给他做妾么?”
“我。。。。。。。没这么想。”江小扣道:“我就是想跟着子阳哥和展鹏哥他们,当然我也不会离开先生。”
“他们要回药王山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们不会回去的。”江小扣笃定道:“他们两在长凳上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子阳哥求占先生不要走,占先生刚才抱子阳哥的时候,都流眼泪了,他是不会走的。”
“你手不疼么,还有心思看他流不流眼泪?”江月华甩了一句,转身出去了,他当然知道占留云不会回去,可这却要庄子阳以命相求,江小扣和庄子阳兄弟两个十分投缘不假,但江小扣看占留云的眼神就如情窦初开一般,让江月华着实担心。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得知占留云同意去金陵,白展鹏高兴的天天哼小曲儿,很是卖力的照顾卫聆风,就是被卫聆风诚心使唤也不在意。转眼间,卫聆风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已经可以扔了拐杖走路。白展鹏终于觉得日子有点盼头了。吃过饭,占留云觉得身子有些燥热,便拉了白展鹏去到屋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卫峥坐在卫聆风屋里看儿子走路:“我看你没事了,不知道还能不能骑马?”
“留云说可以。”
    “留云?”卫峥笑道:“你不恨他了?”
“他这人其实不错,就是太固执,自以为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江月华在一旁说道:“ 他们说过些日子要启程去金陵。”
“哦?”卫峥道:“他们去金陵做什么?”
“说是去看个朋友。”江月华既答应了为许睿的事情保密,自然也不会和卫峥提起,就是江小扣也一样心照不宣。
“庄子阳差点送上一条命,就为了能让占留云答应去金陵。”卫峥叹道:“有时候想想这位占先生真是好运气,两个侍妾都是如此上乘的姿色和性情,难得的是,还都对他如此痴情。”
江小扣插嘴道:“占先生自有过人之处。”
江月华听完,脸一沉,“你小小年纪懂什么?”
“哎呦,哎呦,手疼。”虽然知道江小扣耍赖,但江月华心疼他,说了句:“要真是疼了,就让你子阳哥给你看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行,那我去看看子阳哥。”
江小扣正往外走,就见陈齐同匆匆赶来,“王爷,叶贵妃下了道懿旨。”
“什么?拿来我看。”卫峥打开那道旨意,看了看,又合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什么事?”江月华问。
“扣儿,去请占先生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江小扣来到占留云的门外,听到屋内白展鹏吟哭似的喘息,他有些好奇,便轻手轻脚的顺着窗棂的缝隙往里看,就见白展鹏下身光着,正跪在地上面对着占留云,手在身子前面撸着什么,屁股上有些抓痕,占留云裤带松着,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一边喝茶,一边笑,看白展鹏的胳膊越动越快,占留云忽道:“放手。”白展鹏听话的放开手,却因为难受,双手把臀瓣都抓出了红印子,嘴里也发出哭喘声。
“第几次了?”占留云问。
“第三次。”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上次做到第五次,看看你这次能不能忍到第六次。”占留云说完,拉下裤子,把白展鹏的头按向胯间,片刻,推开他道:“继续。”
白展鹏的手又忙不迭的伸向胯间,占留云的又一个“放手”让白展鹏哭出了声。看他扭动着屁股一下下抓挠自己,江小扣觉得周身热血翻腾。
“扣儿,你干什么呢?”庄子阳走了过来。
江小扣脸不变色道:“王爷请占先生过去。。。。。占先生。”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听见了。”占留云道:“你先去吧,和王爷说一声,我穿好衣服就过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
占留云穿着衣服,问白展鹏道:“药一直都在吃吗?”
“在吃。”
“放在里面的药呢?”
白展鹏脸一红,“不好放。”
       “不好放?”占留云知道庄子阳就在外面,喊了声:“子阳,进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
看庄子阳走进来,占留云指了指药箱,“那里有些紫色的药丸,你给他塞进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羞臊不已,“我。。。。。。我自己来。”
“我天天干你,万一你要是怀上呢?”占留云道:“你不是说不好放么?每天晚上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洗了身子,让子阳给你放。”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自己能放。”白展鹏扑通就跪下了,红着脸道:“师傅,我自己能放。”
“不行。”占留云道:“子阳,你现在就给他放进去。”
“我不怀孕,我不怀。”白展鹏哭了,“我上药,我保证上药,你别糟践我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你自己记着。”
“是,我记着。”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看占留云走出房间,白展鹏一边穿衣服,一边哭骂,“王八蛋,你不让我怀,你别干我啊,妈的,就知道自己舒服。”
庄子阳走过去,拍拍他道:“别哭了,走,咱两到湖边溜溜去,这天气这么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两人走到熙枫阁大门口,江小扣追过来,“子阳哥,展鹏哥,我和你们一起去。”
“走吧。”庄子阳一招手,三个人就沿着湖边一边跑一边聊着玩儿了。
三颗心于2018-01-25 22:04发布 三颗心于2018-01-25 22:09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