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寻香记 >>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卫聆风这一“躺下“,白展鹏的“威名”不胫而走,营里虽然没人敢明目张胆的闲聊什么,可架不住还是有人把故事编的有声有色的传扬开去,说是因为争风吃醋,建安王爷的世子被营里请来的世外高人房里的一个叫白展鹏的侍妾给踢成了残废,其实说起来还有些拗口,但不妨碍这个故事既精彩又有趣。就因为如此,白展鹏本来是个坐不住的性子,却被占留云严令关在屋里,哪儿都不许去,他自知理亏也不敢不应,可他哪里坐得住,被关了几天就觉得生不如死了,找个了机会偷偷从窗户跳出去,往军营后头的林子里玩儿去了,都说那片林子里有很多小动物,他想着逮个兔子烤了,也算吃个野味,给自己被打得趴着都疼的屁股补上一补,林子离军营很近而且是在军营后方,却并没有什么守卫,这让白展鹏稍稍有些奇怪,但他玩儿心太重也没多想什么,反而觉得庆幸,他进了林子就看到了野兔的影子,一路追下去,还真逮了几只,就地点火,烤了一只,吃的美美的,感觉天要黑了就往回走,却不知道走了多久,累得走都走不动了也还是没走出去,白展鹏心知不妙,这林子里八成有什么门道,自己看来是被困住了。他也不着急,坐在那儿又支起一团火,又烤上了一只兔子,借着火光,他用树上的叶子做了一个叶笛,今天天气还不错,他看看天上的星星,知道自己其实离军营不远,因为在山上生活了那么多年,看星星辨别方向和距离的能耐还是有的,占留云为了教会他和庄子阳,还有许睿,有一段日子总是带着他们三个大半夜的在山里四处溜达着看星星,就连拿叶子做笛子,也都是占留云教的,那时候,跟着占留云一起,听他说起那些星星的名字,位置,听着约好的笛声去找自己的两个哥哥,就是跑到半夜,也一点儿都不困。叶笛吹出清脆悦耳的曲声,在夜里传出好远。
卫聆风的卧房里只有占留云陪着他,前几日他的几个侍妾来看他,要留下来伺候他,都被他以女人不能留在军营里给轰回去了。半个月下来,占留云每天除了给卫聆风号脉,诊病,扎针,一句别的话也没说过,他就斜靠在卫聆风旁边的塌上,头也不抬,眼也不错的看着一本又一本的书。
卫聆风就在那儿躺着,连眼睛里都能淡出个鸟儿来,“占留云”卫聆风忍不住开了口,“我真是服了你,我更服子阳,你这么无趣的人,他跟你也能过日子?”
“过了十年了。”占留云翻着书,一眼也没看他。
“他们两个。。。。。你更喜欢谁?”卫聆风问。
“关你什么事?”
“子阳他。。。。。。第一次跟你是什么时候?”
占留云放下手里的书,似乎很认真的想了想,这个动作把卫聆风气得不轻:“很长时间了么?妈的,他才多大呀?”
“没多久,我们圆房有一年了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年了?”卫聆风喃喃道:“也就是说我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你们已经圆房了。”
“可能吧,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见的他。”
“我很喜欢子阳。”
占留云看着书道:“我知道,但他已经跟了我了。”
“我从来没有像喜欢子阳这样喜欢过任何人。”卫聆风只是看着房顶。
“你这是自寻烦恼。”
“你告诉我一句实话,你爱他吗?”
占留云不答,半晌,回了句:“他是我的人,你就不用想了。”
“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卫聆风道:”就冲你的这个回答,如果不是怕我爹伤害子阳,我一定会把他从你身边抢过来。”
占留云白他一眼道:“没有你爹,你也抢不走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卫聆风哼了一声,“你为什么这么自信 ?我比你差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不比我差吗?”占留云气人的本事总是超乎卫聆风的想象。
卫聆风正气得要骂人,门外庄子阳道:“师傅,世子的药熬好了,我能进来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进来吧。”
“是。”
门开的一刹那,占留云听到若有若无的叶笛声,他微一皱眉,问了句:“展鹏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也听到了笛声,他放下药,转身跑去自己屋里,屋里哪还有人。
“师傅。”庄子阳跑回来,摇了摇头。
占留云道:“你去照顾卫聆风,我去找展鹏。”
看占留云起身向外走,卫聆风忽的想起了什么,“展鹏不会是进了后头那片林子了吧?那林子是江世叔建的,你们进去是走不出来的。”
占留云理也没理就大步走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骏起。”卫聆风冲门外喊道:“占留云和展鹏进了林子,你赶紧去和江世叔说一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我这就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坐在卫聆风对面,给他垫高了头,:“喝药吧,冷热正好。”
“子阳”卫聆风一下子抓住了庄子阳的手。
庄子阳手虽未动,脸却一沉,“放开我,别白搭了这碗药。”
“你给我个机会,我会让你知道,我不比占留云差。”
“你把手放开,我们好好说话。”
“好。”卫聆风送开了手。
“卫大哥,“庄子阳道:“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但是,离开我师傅,我庄子阳绝不与人做妾。”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的意思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会做自己想做的事,但不会再和任何人相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想做的事是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如你所说,子阳不想废了自己一身本事,我要留在山下,以谋后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卫聆风闻言大喜,:“留在建安吧,我和我爹需要你。”
“这个再说吧,我还没想好。“
“不用想了,你若真想建功立业,没有比在我爹身边更合适的了,放眼整个朝廷,也就我爹不会任人唯亲,我爹他英明神武,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还有江世叔,这天底下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就说后头那片林子吧,是他以八卦和易术的阵法建的,我估计你师傅和展鹏今天晚上得睡在林子里了。“
“是么?”庄子阳淡然地说了句:“赶紧喝药吧。“
卫聆风望着这个目有锦绣,心有乾坤的少年,心中悸动,再次握住了庄子阳的手:“子阳,我爱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哎呀。”庄子阳推开他道:“你老惦着我干什么?你应该去爱你们家那一屋子的女人,至少,你爹不会不高兴,你可别忘了,我没爹,你有。”
一提卫峥,卫聆风没话了,他喝了药,躺下说了句,“你师傅有啥好,多没劲的一个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其实我也没劲,只是你还不了解而已,我们家就两个人特有劲,一个不知道去哪儿了,另一个,在林子里了。“
“白展鹏?”卫聆风兀自恨恨的,“这小子手太他妈狠。”
“不是手狠,是脚狠。” 庄子阳说完,躺在旁边的塌上,拿起占留云放下的那本书,“你睡吧,我守着你。”
卫聆风又端详了庄子阳片刻,温声言道:“你和占留云确有相似之处,都太安静,心里也太有数了,论才貌,你胜过展鹏许多,但在你师傅眼里,恐怕你不如白展鹏活波,也没有他那么单纯。”卫聆风毕竟年纪大些,于情事上经多见广,凭他对占留云的了解,多少也能猜出他的几分心思和想法。
庄子阳翻着书,没看卫聆风,也没说话,面上是半点神色也没有的。
“你说你小小年纪,心思这么深,这么重,一点孩子气也没有,很多话,你不和你师傅说,你师傅他怎么能知道呢?”
“你说完了吗?”庄子阳道:“说完了赶紧睡吧,再废话,我断了你那条腿,你信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卫聆风看庄子阳俊面微红,笑道:“这才像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儿样子,你刚才,简直比你师傅还老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给我闭嘴。”

密林深处,占留云走到一堆快要熄灭的火堆旁,看到白展鹏蜷靠在大树边,抱着胳膊正自睡着。他走过去,轻轻用脚踢踢白展鹏的屁股,“别睡了,起来了。”
白展鹏没有睁眼,身子转了个方向,胳膊一捞,抱住了占留云的大腿,他把脸贴在占留云的腿上,喃喃道:“师傅,我不起,困。”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一笑,他低下腰,胳膊一抄,抱起了白展鹏,刚走了几步,白展鹏忽的睁开眼,从占留云胳膊上跳下来,喊了声,“我的兔子。”他跑回自己睡觉的地方,从地上拎起两只死兔子,憨憨笑道:“这可不能忘了。”
有时候,白展鹏的一个动作,一个笑容就能让占留云不能自已,林子里只有两人,占留云把白展鹏拉到自己怀里,亲亲他的唇和颈,柔声道:“今天晚上我让子阳守着卫聆风,你给我干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行,不一起,怎么都行。”
“一起?”占留云道:“你不想和子阳一起?是么?”
“是,我不想一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揉揉白展鹏的头发,“你不想也没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欺负人没够么?”白展鹏脸红着气道:“我就是不想一起,我。。。。。多难为情。”他本来想说,我不想看你和别人欢好,可想想,还是咽了这句话。
“你要是一个人受得住我,我怎么都依你,你就是让我只要你一个人,我也可以做到。”
白展鹏一愣:“你。。。。。。你以后不要这样说,你这样说,会伤了子阳哥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叹道:“你哥他想要的东西太多,我伤他?。。。。。。他不伤我就不错了。”他总也忘不了那天,他将手伸给庄子阳,却被他躲了开去,也许在子阳心里,总还有比自己更重要的事。
“我不管,你以后别说这个话,我不想听,子阳哥他很爱你。。。。。。。”
“爱我就都跟我回家。”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又没说我爱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管你爱不爱我。”占留云拉起白展鹏的手,走出了密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卫骏起看两人携手回营,赶紧骑马去熙枫阁回话。

熙枫阁内,卫峥和江月华正在下棋,卫峥道:“你真不去看看他们。
江月华道:“不用去,留云一定走得出来。”
“你不是说没人能走得出来吗?”
“没看见留云之前,的确如此。”
“我就不信,他能比你还聪明,还有本事?”
“天外还有天,人外亦有人。”
两人正说着,门外马蹄声起,江月华落子言道:“骏起来了,你问问他吧。”

卫骏起跑进门道:“回王爷,回江先生,占先生带着白展鹏从林子里走出来了。”
江月华哈哈一笑,“怎么样,我没说错吧。”
卫峥奇道:“他出来了?他怎么出来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卫骏起道:“我问过正荣,正荣说,占先生在林子外头,先向左走了一百步,回到原地,又向右走了一百步,然后换个地方再走,走了几遭就进去了,然后过会子就出来了。”
卫峥一摆手,“回去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属下告退。”
卫峥凝神想了想,忽道:“月华,你想个法子,怎么才能留下他?”
“你是说,留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嗯“。
江月华又落一子道:“得之你幸,不得,你命。”
“哎”卫峥看了看棋盘,“你什么时候赢得我?”
“天色不早了,你快回去吧。”
“那好“卫峥扔了手里的棋子,”我去看看聆风。”
“你不用担心。”江月华道:“留云说了,聆风伤不好利落了,他是不会离开建安的。”
“那我也得去看看我儿子。”
江月华打趣道:“不如趁着留云还没走,你问问他,怎么能让你再生几个儿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这话说的,哪壶不开提哪壶。”卫峥指了指江月华,转身走了。马蹄声远,江月华打了个哈欠,其实只要每天能看到自己深爱的人也就够了,至于是知己还是情人,得之是幸,不得,就是命。江小扣坐在墙角已经困得打盹了,江月华走过去问,“我让你给占先生送的酒,你送去了么?”
“早送去了。”江小扣道:“占先生说闻着就是好酒,让我替他谢谢您。”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卫峥走进儿子的卧房,昏黄的烛光下,卫聆风睡着,一旁的塌上庄子阳仍在看书。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王爷。”庄子阳赶忙站起来,“这么晚了,您怎么来了?您不用担心,世子的伤好得很快。”
“本王今天在这里守着,你回去吧。”
“那怎么行?”庄子阳道:“王爷是不放心子阳么?”
“不是”卫峥道:“聆风是本王的儿子。”
“是,子阳懂了,子阳告退。”
“去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转身离开,想起自己病时,占留云也曾彻夜守护自己,师徒之情和父子之情,有时候也都是一样的。细想来,在师傅还没有收自己为妾的时候,心,是自己先动的,再伤再苦终归也怨不得师傅。
庄子阳想着,已然走到房门外,屋内的灯很暗,但没有熄灭,听到屋里传出的声响,那是白展鹏哭泣般的呻吟声,不禁一下子停住了脚步。屋内,白展鹏一丝不挂的躺在占留云身下,敞开双腿,被占留云用力贯穿着。占留云每每冲到甬道的深处,都会带出白展鹏一声难以抑制地哭吟,甬道的尽头温热紧致,包裹着硕大的异物,阻挡它,却又吸允它。占留云明知道白展鹏已快到极致,却仍不愿停止,只在快慢之间徘徊,自己不愿释放,也不愿让白展鹏释放。占留云在床上的体力从来让白展鹏即疯狂又害怕,胯间之物已经硬得有些疼了,可每次快到了,占留云就慢下来,这让白展鹏很是急躁,不自觉的放大了吟叫声:”啊。。。。。。。啊。。。。。。啊。。。。。。。”他知道自己叫床的声音能让占留云异常兴奋,从他的喘息声中就能听出来,而当喘息声不可遏制的时候,这一轮也就结束了。听到门响,占留云停了冲刺,只是用手玩弄着白展鹏胸前的两点,问了句:“是子阳吗?”
“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进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哦。。。。。是。”
庄子阳犹豫着进了屋,看到占留云跪在床上,眼神有些迷醉,轻轻喘息着抽插身下的白展鹏,他的身上穿着衣服,只是褪了半截裤子,手在白展鹏腿间若轻似重的抚弄,白展鹏被狎弄得受不住,当了庄子阳,又羞于出声,只是扭动屁股,压抑着呻吟,占留云却很喜欢看他这个样子,一只手把他的腿更拉开些,另一只手不停的抚弄他的身子,身下不急却也不停,白展鹏被磨得难受至极,想开口求占留云用力干他, 可庄子阳在身边,他又说不出口,腿间的手那样的肆意,让他欲火焚身,痛苦不堪,眼泪都忍不住流下来,占留云一边擦去他的泪,一边笑道:“你求我,求我我就让你高兴。”
“师傅,求你别再欺负展鹏了。”庄子阳撩衣跪在了地上。
“这怎么是欺负。“占留云笑道:“这屋里只有我们三个,又没有别人,床第之欢,不过是个情趣,他不求我,我就让他哭着。你上来,我好好和你弄,放心,我不欺负你。“
白展鹏哽咽道:“我。。。。。我好难受,你让我出来吧,我求求你。”
“这才乖,你早这样听话,也不用受这苦楚。”
占留云在白展鹏身上尽了兴,拉了庄子阳过来亲他,庄子阳闻到占留云口中的味道,知道他是喝了酒,占留云没有酒量,三杯下肚必是醉的,也没人能让他喝酒,除了他最亲近的人。
“师傅”庄子阳躲着占留云,也不敢真躲,“我给你弄点醒酒的茶去吧。”
“我特意喝的,倒是觉得挺舒服,以后回了山,我们三个天天喝,好不好?”占留云说着,把庄子阳的手放在自己的胯处,“来,你摸摸它,他又想你了。”
裤子已被扒到了膝头,占留云把庄子阳反按在床上,手指的探入让庄子阳叫出了声,狰狞的巨物探到穴口,庄子阳又羞又怕,“师傅,你醉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就是醉了,我今天想醉。”占留云笑着对白展鹏道:“我一次不够的,等我干了你哥,再干你。“
一下到底,庄子阳痛的哭出了声,“师傅,疼。” 他没吃过玄香丹,不能像白展鹏那样承受占留云,占留云抽插得那样猛烈,庄子阳只觉得自己都要被干死了似得,看到庄子阳股间流下的鲜血,白展鹏哭喊道:“师傅,子阳哥流血了。”
占留云一惊,酒醒了大半,他赶忙抽出自己,跳下床在药箱里找出药膏给庄子阳止血,看庄子阳无力的趴倒在床上,占留云有些后悔,一边揉着庄子阳的伤处,一边柔声说道: “对不起啊子阳,对不起。”
庄子阳不出声,只是微微耸动着肩背,看白展鹏满目愤然的瞪着自己,占留云喝道:“你瞪什么瞪,再瞪我就抽你。”
庄子阳拉了拉白展鹏,示意他不要惹火占留云。白展鹏压了压火气,心中暗骂,你不是混蛋,你是王八蛋。
占留云抬手抽过去,“你骂我什么呢?”

卫峥本来觉就少,听着隔壁那么大的动静更是睡不着觉了,占留云那一声暴喝让人听得真真的,忽听卫聆风呓语般念着,“子阳,子阳。”卫峥噌地坐起来,喊了声,“骏起。”
卫骏起就在外头守着,听卫峥喊他,赶紧跑了进去,“王爷。”
“你去给占先生换个屋子。。。。。。算了,你换班的时候让若雨去趟熙枫阁,请月华过来。”
“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大早,白展鹏端了药来到卫聆风房外,温吞吞道:“世子,我是展鹏,给你送药。”
“进来吧。”卫峥发了话。
白展鹏把药放在桌上,低头站在一边,不走也不说话。
“你杵在那儿干啥呢?”卫聆风佯着气道:“干嘛,不敢看我?”
白展鹏抬起头道:“对不起,我错了,我给你磕头。”说着,就跪在了地上,给卫聆风磕了一个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起来吧。“
“多谢世子大人大量。”
卫聆风忍不住笑了:“今天是怎么了,这么会说人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才不会说人话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刚说你一句好,就又犯浑了。”
卫峥看白展鹏脸上顶着五个手印子,问道:“多大了?”
“十六。”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爹娘呢?”
“没爹娘。“白展鹏忿忿的:”有爹娘,谁上药王山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话要不要本王转给你师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要。”白展鹏的脸上立时写上了紧张两个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卫峥哈哈笑道,“本王看你还是挨打挨得少,你师傅呢?”
“营里有人病了,我师傅去诊病了。”
“庄子阳呢?”
“我哥。。。。。。。伤了,起不来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子阳受伤了,怎么弄的?”卫聆风急着问。
“没事。”白展鹏低了头道:“趴两天就好了。”
卫聆风喝了占留云配得药才能睡得那么踏实,可庄子阳那几声哭叫卫峥听得真切,不用细问也知道庄子阳伤在何处,知道白展鹏心直口快,再问下去好说也不好听,也就摆摆手道: “去照顾你哥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白展鹏转身走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背着药箱从军帐里出来,看到江月华站在不远处,慢步走过去,喊了声:“大哥。”
“我在等你。”江月华问:“我的酒好吗?”
“别提了。“占留云仍自懊恼:“好是好。可我昨天喝多了,伤了子阳。”
“我去看过子阳了。”江月华道:“他说他没事。”
“下次不喝了,我这人什么都行,就喝酒不行。“
“去熙枫阁住吧。”
“王爷是不是不乐意了?”
“他也没有不乐意。”江月华笑了笑:“他昨天晚上就在你们隔壁,这军营里都是血气方刚的汉子,你总是闹这么大动静,万一生了什么事情,让他难做。“
“行,我住哪儿都行,那卫聆风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跟着你,一起去熙枫阁。”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也好。”

庄子阳躺了一天也就起来了,和白展鹏一起收拾东西要去熙枫阁,忽听门外有人喊他:“庄公子,你的信。“
“信?”庄子阳一怔,这世上自己认识的人都在身边呢,谁给他写信啊。他打开信封一看,心差点没跳出来,掩不住满脸的喜色。
“哥,谁的信?”白展鹏凑过来看。
庄子阳把信放好,“我出去一趟,你去跟师傅说一声,中午不用等我吃饭,晚上我直接去熙枫阁找你和师傅。”
“我也去。”
“你帮师傅收拾东西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子阳哥,你去哪儿玩儿啊,带着我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行。”
“哥。。。。。。。。”
“别废话了。”庄子阳脸一沉,“我要去见一个人,晚上回去,你在家等着我就行了。”
“哦,好吧。”白展鹏知道,别看庄子阳平素的性子十分温润,可要是真急了,脾气比占留云好不到哪儿去,他不敢再说,只得眼巴巴的看着庄子阳骑马出了营。
三颗心于2017-12-27 22:23发布 三颗心于2018-07-01 17:28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