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寻香记 >>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絮言絮语 催的太厉害了,还没写完了,就先放上吧。
屋里没了外人,庄子阳把白展鹏扶上床,掀开了被单,给他上药,白展鹏赤身裸体地趴在那儿,满身的血痕,疼得直流眼泪,可看到占留云瞪他,却是一声也不敢出。
“不许哭。”占留云道:“早知你手这样狠,我就不该教你武功。”
“对“白展鹏喊道:”你就不该收我为徒。 “
“你还敢顶嘴”。占留云一把将白展鹏从床上拖到地下,喝了句:“给我到外面跪着去。”
“跪就跪。”白展鹏光着身子就要往外走,占留云伸腿就是一脚,白展鹏一个狗吃屎扑倒在门边,呜呜的,白展鹏趴在地上哭起来,“我光着身子,那么多人都看见了,我早没脸了,我。。。。。。我踹他一脚怎么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踹他一脚。”占留云气道:“你那是踹他一脚吗?如果不是我在身边,你那一脚就踹残了他,就算他害你没脸,要赔上一条腿吗?你以为你是谁啊,你那脸就有这么重要?再说了,你自己也是个大夫,虽然你不喜欢学医,但也跟我学了这么多年,如此伤人,你于心何忍?”占留云不爱多说话,他虽然是师傅,可从小到大,不管庄子阳,白展鹏和许睿做错了什么,不过拉过来打一顿完事,能用手的,他就绝不会用口,三个少年也一个赛过一个的聪明,倒也用不着他多讲。这句教训的话,已经算很长的了。白展鹏听了,偷眼去看占留云,眼神找不到接处,再去看庄子阳,庄子阳也白他一眼:”这次就是你错,我也帮不了你。”
“哥哥,师傅。”白展鹏赖着说了声,“疼”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不理他,庄子阳走过去,搀了他起来,“你哪儿疼啊?”
“哪儿都疼。”白展鹏说着,眼睛一直看着占留云的脸色,占留云看也不看他,倒头便睡,闭目说了声,“晚上不许喊疼,敢吵我睡觉,我还抽你。”
“不喊就不喊。”白展鹏嘟囔着:“又不是第一次被你打。”看占留云还不理他,白展鹏想凑过去,可当了庄子阳也不好意思。
“要不,我换了地方睡。”庄子阳转身想走。
“哥。”白展鹏的脸腾得红了。
“回来。”占留云翻身对了墙壁,“哪儿也不许去,睡觉。”
“是。”
庄子阳回头对白展鹏道:“你睡中间吧。”
白展鹏拉不下来脸,“我才不呢。”他翻过身去,也对了墙壁。
庄子阳躺在两人中间,不大一会儿就听到了白展鹏的鼾声。
占留云转过来,低声说了句,“这小子,怎么这么没心没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师傅是不是。。。。打展鹏打得太狠了。”
占留云叹道:“他伤的不是别人,是建安王世子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知道,其实不管怎么样,卫聆风那里,我自会去说。”庄子阳道:“我们保他不残,王爷也想要我师徒投效,所以他不会把展鹏怎么样的。”
“你这是自作聪明。”
“是。”
占留云忽的坐起来,回头问庄子阳:“你是想留在这里投效朝廷吗?”
庄子阳赶忙也坐起来,沉默半晌,才吞吞吐吐道:“师傅。。。。。。我。。。。。行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重重一记耳光抽了过去,“你若敢,我休你出门。”
“师傅“庄子阳跪在床上:“子阳和你学得一身本事,也想建功立业,师傅要是一定不答应,就废了子阳一身功夫吧,师傅。。。。。。。”庄子阳哭了,“我求求你。”
“庄子阳你听着,不出山,不入仕是占氏的祖训,如果你不肯回家,你我之间所有的情分到此为止。”
“师傅。”听占留云说得如此决绝,庄子阳难过不已,跪在那里抹泪, 见占留云躺在那里不理他,庄子阳趴过去,亲了亲占留云的脸,“师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一把推开他,“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你让展鹏脱了衣服来勾引我,我教了你们十年,你什么性子,他什么性子,我会不知道么?他对你比对我还亲,还要信任,你想想他今后的生活,我不能让他留在山外。”
“师傅的意思,子阳知道了,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让展鹏受伤。”庄子阳合衣躺好,侧过身道:“师傅,我们还能在这儿待三个月,是不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至少也要三个月,我本来想这儿的事情差不多了,想赶紧回去,没想到,展鹏又折腾出这么档子事。”
“那这三个月,我能在城里四处走走吗?”
“不能。”
“师傅。。。。。。。。”
“因为你要去,展鹏就一定会跟着你去,你管不住他,他要是再闯祸,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山?”
占留云的脾气一向便是如此,庄子阳再能言善辩也没有用,他也不敢再说,因为再说也不过就是讨打,他看了看黑黢黢的房梁,说了声,“是。”
半晌,占留云又道:“你若觉得闷,可以去熙枫阁,别的地方,哪儿都不许去。”
“我知道了。”
更打五声,占留云醒了过来,看庄子阳小解回来,正轻手轻脚的躺在自己身边,一伸手,将庄子阳拉进怀里,低头吻了起来。在床上,占留云通常是没什么耐心的,都是男人,情欲来得快,也不需要那么久,许是还没有全醒,两人厮磨得久了些,庄子阳的身子有些软,头埋在占留云的怀里,轻吟声带了一丝掩藏不住的焦灼,占留云睁开眼,看到白展鹏正睁了眼睛看他,眼神里有一些刺痛似的东西,四目相对,白展鹏倏的转了目光,想要转身,却牵了身后的伤口,疼得咧了一下嘴,就赶紧闭了眼。占留云在庄子阳身上游走的手一下子停住了,庄子阳一愣,回头看到白展鹏紧闭的双眸和双唇,赶紧脱开了占留云的怀,身上余热犹在,庄子阳穿好衣服想要下床,占留云拉了一下他的胳膊,庄子阳低声道:“我没事,天亮了,我出去走走。”说完,轻轻甩开占留云的手,转身出了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将目光转向白展鹏,手伸向白展鹏的脸,轻柔的抚弄。白展鹏忽的睁开眼,低喊道:“你别理我。”
“啪“的一记耳光,打出了白展鹏的眼泪,“你。。。。。。你不是个东西。”
占留云扬手又要打,就听门口有人敲门:“占先生,您醒了么?”
“什么事?”占留云问。
“我家世子疼的厉害。“
“我这就来。”占留云穿好衣服,对白展鹏道:“起来,跟我一块儿去伺候卫聆风。”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擦干眼泪爬起来,“我不是怕你,我是觉得你昨天说得对,我不该下那么重的手。”
占留云忍了笑,一边洗漱,一边说道:“怕不怕我没关系,照我说的做就行了。”
白展鹏洗了把脸,刚要出去,被占留云伸臂带入怀中,白展鹏推开他道:“少跟我来这个,你就是不是东西。”
两人来到卫聆风的卧房,见卫聆风的嘴唇上都是血色的牙印,养伤的头些日子总是疼得不行,又不能动,卫聆风很是烦躁,指着白展鹏对占留云道:”你给我揍他一顿,让我解解疼。“
“我揍死他也解不了你的疼。”占留云说完,写了张方子给白展鹏,“去把药熬了。”
“是”。白展鹏出门的时候看到庄子阳正往这边走,跑过去道:“哥,你去哪儿了?”他有些心虚,眼神也有些闪烁。
“我四处走走,你干什么去?”庄子阳神色如常。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去给卫聆风熬止痛的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去吧。”庄子阳拿过药方走了。
白展鹏看了看他的背影,一转身回来了,对占留云说了句:“子阳哥熬药去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卫聆风疼痛难忍,咬牙道:“小子,你不是会弹琴吗,给我弹一个。”
“哦,行。”白展鹏看了看占留云,见占留云没置可否,也就抱了琴,放在桌案上。
“罢了。”占留云道:“既然小王爷喜欢听琴,留云弹给你听。”
“啊?”不止白展鹏,卫聆风都是一怔。
占留云修长的手指划过琴弦,“果真是好琴。“ 弦动声起,琴音妙处,让人心驰神旷。卫聆风只觉得果然减了些痛,抬眼望去,就见白展鹏站在占留云身边,满目情意,痴痴看他,不禁暗自叹了叹。不远处,庄子阳听到琴声,一时竟是失了神,险些被热药烫了手。
卫聆风看庄子阳端着药进来,很是高兴,想要直起上身,被占留云按住道:“千万别起来,你也起不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卫聆风喝道:“过来喂我喝药。”
庄子阳淡淡道:“你若让他喂,仔细再伤了你的嘴。”说着,拉把椅子坐在卫聆风的床边,“我喂你吧。”
一碗药下肚,不过半个时辰,卫聆风感觉伤处的痛轻了许多。
“差不多了”占留云道:“不好意思,我还得摸你。“说完,便将手放在卫聆风的大腿根处轻轻按压,卫聆风的鸡皮疙瘩又窜了满身,恶狠狠道:”白展鹏,我告诉你,这一脚,我一定得让你还回来。“
白展鹏嘿嘿一笑道:“我师傅摸你三个月,你得占多大的便宜,那一脚就算扯平了。”
庄子阳哈哈大笑起来,卫聆风的脸已经变成了酱紫色。
“不许胡说。”占留云笑着斥了一句,对卫聆风道:”从今天起,我真的每天都得按压你的断骨,直到你伤好痊愈。“他指了指一旁的竹塌:“我晚上就睡这儿,你疼了就叫我。”
“不用了吧,师傅。”白展鹏道:“要不我晚上睡这儿。”
“你和子阳替我去给别人看病就好了,王爷和世子如此宽待于你,我不能让小王爷残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还差不多。”卫聆风白了占留云一眼。
三颗心于2017-12-14 23:05发布 三颗心于2017-12-14 23:09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