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寻香记 >> 二十四章      
二十四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目录 上一页
絮言絮语 有人催我就写得快一点。
卫峥深夜来到熙枫阁,看门口地上的栏灯亮着,就知道江月华还没有入睡。
“月华。”卫峥让侍卫等在外面,一个人走进屋去。
“大哥。”江月华起身相迎,“一切可还安好?”
卫峥笑道:“有你神机妙算,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说完,从怀中拿出一个锦匣,“给你的。”
江月华接过锦匣,打开一看,“这么好的人参,劳大哥破费了。”
“破什么费。”卫峥道:“老子雄踞一方,就算是去金陵请罪,也自有人来求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月华的阳寿不过还有五年,这样好的东西,大哥拿回家给嫂子们吧。”
“你又来了,我说你神机妙算,你还真当自己是神仙了,说什么阳寿五年,我这趟回来,本来高兴得很,你别招我堵心。”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不给大哥添堵。”江月华笑而不言了,渝北江门的名气在算天,算地,算人
更算己,两人相交二十三年,他为情成痴,随卫峥离开家乡,耗尽自己所有的心力,助卫峥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士兵变成了权倾一方的王爷,看他妻妾成群,江月华每每暗自心伤,却从来没有表露过一丝一毫,就连他收养了十五年的扣儿也从未看出来过。五年,已然不长,江月华算过,卫峥是帝王的命数,他要用这五年让他位及人君,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江月华自知前路凶险,也犹豫过是否前行,直到他见到了占留云。
“大哥觉得留云怎么样?”江月华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卫峥喝口茶道:“武功好,医术好,琴也好,而且我觉得他应该还有其他的本事。。。。。真的很难得。”
江月华笑笑:“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
“我看他除了性子傲了些,真是十全十美了。”
江月华顿了顿道:“他有三个侍妾。”
“哦。”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男妾。”
“哦?”卫峥一怔。
“这三个男妾是他的。。。。。。徒弟。”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噗”的一口茶水喷了出来,卫峥瞪着江月华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江月华不紧不慢道:“留云有三个徒弟,庄子阳,白展鹏,还有一个我不知道叫什么,而这三个徒弟都成了他的侍妾,我估计他们在山上就已经圆了房,他在军营里,在聆风给他们准备好的房间里,和子阳展鹏一起同床欢好。”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和聆风就在隔壁,他们弄的动静很大,我猜不光是我们两个,营里肯定也还有别人听到。”
卫峥‘噌‘的站起来,怒道:“这样的人,你还和他结拜?等营里的瘟疫好了,让他们都给我滚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大哥请坐。”江月华给卫峥又倒了杯茶,“我就是不想你从别人那里听到,所以我亲口告诉你,不然要是有人添油加醋,恐怕你盛怒之下,会失了臂膀。”
“还添油加醋?”卫峥气道:“把自己的徒弟变成侍妾,还有什么油和醋可以添,再添,这汤就馊了。”
“你总担心聆风会为了子阳不娶女人,这样岂不更好。”
卫峥坐下道:“也就这点好,但是,这也太。。。。。。。”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留云为了自己的一个侍妾胆敢独闯校军场,从这一点看,世上又有几人可以做到呢?他和自己的弟子是两情相悦,愿打愿挨,大哥这气又是从何而来呢?”
卫峥听罢,点了点头道:“听你这么说,倒是也有道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江月华一笑,卫峥这个人,既不缺头脑,也不缺胆色,更不缺心胸,就是有时候,会缺点好脾气,不能接受占家的这个传统绝不是卫峥的错,因为这传统的确是有些过分,但谁让这个人是占留云呢,能让这么好的男孩子宽衣解带,怀孕生子,也是他的本事。不过这怀孕生子,他还不想和卫峥提及,因为他自己也还不信。
“其实就算你不赶他,他也会走。”江月华道:“因为留云根本就不想在药王山外生活,这是他占家的祖训。”
卫峥道:“他是不想,但他的那两个小妾呢?半大的小子能在山里待得住?如果待得住,我就不会认识你。不瞒你说,如果没有聆风的事情,我倒也挺喜欢庄子阳这个孩子,关键是,你喜欢,既然你觉得他不错,他就一定错不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你倒说着了。“江月华道:“我想留下留云帮你做事,但是很难,如果要他留下,怕是还要靠子阳和展鹏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有你帮我就足够了,占留云很好。。。。。。但这人不好用。”卫峥戎马半生,也遍经宦海沉浮,早就练出一双火眼金睛。
“有能耐的人都不好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人很难留住。”卫峥道:“如果用些手段。。。。。”
“万万不可。”江月华急道:“此人只能以情动之,绝不能用计相迫,在任何时候,你一定要记得我的话。”
“你急什么,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好了。”卫峥打了个哈欠:“太晚了,我回去了,你也歇着吧,扣儿呢?”
“早睡了。”
“跟庄子阳和白展鹏比,扣儿倒是幸运多了。”卫峥道:“你是真把他当儿子。”
“我死了,你能不能也把扣儿当儿子?”
“如果你死在我前面,你放心,我会照顾扣儿。”卫峥道:“但到那个时候,扣儿早长大了,根本就不需要我当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我就死而无憾了。”
“你以后能不能不说这个。”卫峥早就把江月华当成最亲的亲人,即便是惯见生死,他也不愿意听到这样的话。
江月华也打了个哈欠,“我也困了,大哥慢走。”
“去吧。”卫峥转身出门,江月华关门睡觉,二十三年,连背影也早印在心里,看也不用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晌午时分,江月华来到了军营,营里的气氛有些怪怪的,占留云医病的帐子外面,军兵们排得齐整,个个面有红光,少有病容。看占留云从账里出来,有人点头行礼,有人目含不屑。从来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现在几乎整个建安军营都已经知道他“占徒为妾”了,可无论如何,占留云都不在意,他只是看着自己的房门,双眉紧锁。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留云。”江月华走过去。
“大哥来了。”
看占留云面上全是倦色,江月华笑问:“你怎么了,昨天没睡好?还是子阳和展鹏没伺候好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男人之间开个荤玩笑也就是个乐子,占留云却半点也笑不出来,“大哥自便吧,我还有病人要看。“ 说完,转身走了。
江月华来到占留云的房门外,敲敲门,门栓坏了,根本也没上锁,透过门缝,江月华看到卫聆风蹲在庄子阳和白展鹏面前正说着什么,庄子阳和白展鹏跪在地上,低着头,也不看他。看江月华进门,卫聆风扶着腰站起来,”这两小子真能跪,我这蹲都蹲累了,他们跪一宿也还能跪的住。“
“跪了一宿,为什么?”江月华道:“你们两个都起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看看庄子阳,见庄子阳不动,他也不敢动。
“子阳,起来。”江月华拉起了庄子阳:“跟世伯说,出了什么事情,你师傅为什么要罚你们跪,还跪了一宿。”
庄子阳眼睛红着,低头道:“没事,是我的错。”
“展鹏,你说。”江月华把白展鹏也拉起来。
“我们。。。。。。我们求师傅。。。。。。”
“展鹏,住嘴。“庄子阳一瞪眼,白展鹏就不敢说话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卫聆风道:“子阳,你让展鹏说,他不说,我们怎么帮你们?”
庄子阳瞪着卫聆风,高声道:“我们不需要你帮。”
“你怎么发这么大火儿?”卫聆风道:“我是真心相帮你和展鹏的。”
“你是想赶走我师傅罢了。”
“我是想救你和展鹏。”卫聆风急道:“你们这样跟着他,会被人看不起的,你们才多大啊。”
“你让人弄坏门栓,又让那么多人看见我师傅和展鹏上床,再把消息传出去,你也太缺德了。”庄子阳气道:“我们招你惹你了?我们是来帮你治病的,我师傅不眠不休多长时间才帮你们治好瘟疫,难道这些你都看不见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当然看得见,我和我爹都很感激他,但是你,不行,我不能让他毁了你。”
白展鹏听完,一脚踹向了卫聆风的大腿,他这一脚带了几成内力,卫聆风全心都在庄子阳身上,没有防备,“哎呦”一声大叫,卫聆风倒在地上,抱着右腿翻滚起来,满脸都是冷汗。白展鹏一个健步上去,又踢了卫聆风几脚。
“展鹏,你快住手。”庄子阳把白展鹏推向一边,江月华想把卫聆风扶起来,可伸手一拉,就听到卫聆风的惨呼。
卫聆风的手下全都跑进来,七手八脚的想去搀扶卫聆风,庄子阳道:“你们别碰他,越碰他越痛,我来给他接骨。”
“去请占先生。”江月华对赵东岩道:“快去。”
占留云一听卫聆风受了伤,放下手里的事情,大步跑进来,看卫聆风强忍着哀嚎,知道他受伤不轻,“他哪儿伤了?”占留云问庄子阳。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大腿。”
“你们抬他上床,然后都出去。” 占留云轰走了人,对卫聆风道:“你忍着点疼,我得把你的裤子脱下来。”
卫聆风道:“不用,我自己能脱。”可他手刚碰到大腿,就疼得下不去手了。“
“展鹏,把药箱里的匕首拿出来。”
“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用匕首从卫聆风的大腿根处划开了裤子,紫黑的印记印在卫聆风的大腿根,他用手探下去,卫聆风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痛叫道:“你他妈的别伸了,摸什么摸。”
“我是大夫,你不是我的侍妾不用想太多了,而且我眼光很高,不是谁都看得上的。”占留云边压边问:“你怎么弄的?”
“白展鹏。”卫聆风气道:“你告诉你师傅,我怎么弄的?”
占留云脸一沉,问白展鹏道:“是你踢的?”
“我。。。。。他。。。。。昨天晚上。。。。。是他使坏。”
占留云狠瞪了白展鹏一眼,转过头来道,“卫聆风,我先给你接骨,很痛,非常痛,但我要是不马上给你接上,你就废了,能忍吗?”
“不能忍也得忍啊,你下手吧。”
“所有人都出去。”
“我能在这里吗?”卫峥大步走了进来,满脸的焦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为什么?”卫峥问,这是他的独子,身为父亲,他不想儿子有任何的闪失。
“因为我怕他一会儿疼得连尿都憋不住。”
“啊?”卫聆风道:“爹,你出去,我没事,有占留云在,你不用担心。”
“好吧。”
卫峥只好和众人一起走出来。看门虚掩着关不上,卫聆风忙道:“来人,把门栓上。”
占留云把一块毛巾塞进了卫聆风的嘴里,看了看门,哼了一声道:“你这叫自作自受。”说完就出了手。卫聆风“呜”的一声,痛得几乎昏厥过去,亵衣前端果然渗出了湿迹,占留云拉过被子盖在卫聆风身上,在他耳边低声说道:“这次是展鹏的错,我会好好教训他,拜托小王爷不要和他计较,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卫聆风疼的已经说不出话,如果不是嘴里有块毛巾,口水都会流个满脸。
卫峥站在门外,沉声道:“聆风是怎么受的伤?”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江月华道:“大哥,我知道这个事情,回头我和你说。”
卫峥喝道:“你现在就说。”
“来。。。。。人”门内卫聆风有气无力道:“抬。。。。我。。。。。回去。”
“是,世子。”
“你怎么样?”
“没事的爹,没事。”
“赵东岩。“占留云道:“把你的马鞭借给我。”
“这个?”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卫聆风躺在担架上道:“东岩,给占先生。”
“哦,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看众人簇拥着卫聆风的担架走远,占留云拿着马鞭,霍然转身,白展鹏已经跪在床边瑟瑟发抖。
“师傅。”庄子阳扑通跪在白展鹏身前:“您打我吧,别打他。”
“滚”占留云踢倒庄子阳,从地上把白展鹏拎起来,将他的身子按在桌子上不让他动,白展鹏知道占留云要怎么打他,“哇“的一声就哭了,“师傅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占留云不理,抽下白展鹏的裤腰带,扔在地上,命庄子阳道:“把他的手脚都给我捆在桌子腿上。”
“师傅。。。。。别。。。。。。”
“捆。”占留云气的暴喊,庄子阳也吓坏了,但仍不愿意去捆白展鹏。
占留云点中白展鹏的穴道,动手把他拴在了桌子上。
衣服被撕光了,白展鹏四肢大敞,一丝不挂的趴着,在山上的时候这么挨打,虽然也是臊得难受,但好歹旁边没人,如今就算庄子阳在身边没什么,可门外还有来来往往的官兵,马鞭呼啸着抽在屁股上,白展鹏疼得嘶声哭嚎,“师傅。。。。。。。我不敢了,不敢了。。。。。。。子阳哥。。。。。。。哥哥。。。。。救救我。。。。。。师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转头就往外跑,他来到卫峥房外,不敢闯,只能伸着脖子喊了声:“江先生,世伯。”
一见江月华走出来,庄子阳赶紧跑过去道:“世伯您救救展鹏,我师傅气急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稍等等。”江月华回头喊了句:“王爷,大哥。”
其实两个房间不远,屋里的几个人早都听到了白展鹏的哭叫。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爹。”卫聆风躺在床上,忍着疼道:“您去看看,别让占留云再打展鹏了。”
“该打。”
“爹,算了,刚才占留云都求我了,他欠我的情,我就怎么也废不了了,难得他低头,咱就得饶人处且饶人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卫峥叹口气,起身来到房外,见江月华正在等他,说了声,“走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听到脚步声,占留云抬脚用椅子封上了门,卫峥愣了一下,庄子阳忙道:“展鹏没穿衣服,我师傅扒光了他往死里打呢。”
卫峥拍拍门道:“占先生,开门。”
屋内,占留云停了手,白展鹏也从哀嚎变成了低哭。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门开了,卫峥进屋落座,看到白展鹏身上裹着被单子,缩在墙角抽噎,眼睫毛上还挂着泪珠,盖在屁股上的被单渗出血来,想是占留云下手不轻,他打量了一下这个少年,见他虽然满脸的眼泪和鼻涕,狼狈得就像掉进陷阱的小狼崽,可目光中依然满是倔强,明眸若星,清纯无匹。
“王爷,对不起,留云替展鹏向您请罪。” 占留云说着,向后一步,撩衣就要下跪。江月华不由得一怔。白展鹏哭喊道:“师傅,不要。”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卫峥早就伸手拦住了占留云,“罢了,他虽然伤了聆风,但他是你的爱妾,年纪还小,别打了,打坏了,占先生该心疼了。“
“多谢王爷宽宏大量。”
卫峥指着白展鹏道:“以后再出手伤人,我就让你师傅打你。”他心里记挂儿子,起身回了屋。
江月华走在卫峥身后,笑道:“看来大哥很喜欢展鹏啊。”
“挺可爱的,虽然我对男人没兴趣,但我也觉得他挺可爱的。”卫峥停了步,对江月华低声说道:“这小子是占留云的软肋,用不用我听你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用,现在不用,将来你也不要用。”
“好吧。“卫峥道:“那就不用。”
三颗心于2017-12-01 22:46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