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寻香记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庄子阳和白展鹏在屋子里幽幽闷了一天,白展鹏根本起不了身,他自己脸被占留云抽的红肿一片,也不好意思出去见人。倒是卫聆风派人不停地给两人送东西,吃的,喝的,还有治跌打和擦伤的药油,别的都没什么,只是一柄触手冰凉的寒玉入了白展鹏的眼,“子阳哥,那是什么,干什么用的?”
庄子阳拿起那柄玉往脸上揉了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明白了,笑道:“我看这卫聆风。。。。。是拿你当媳妇儿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放屁。”庄子阳道:“他这是摆明了要和师傅过不去呢!遭殃的不还得是我么?”
“这小王爷也挺有脾气和道行的。”白展鹏道:“我估摸着他想等着师傅打跑了你,直接把你给收了。”
庄子阳敲敲白展鹏的头:“九爷爷那时候总说你傻,你倒说说,你傻吗?”
“好歹我也是师傅一手调教出来的,看的书和吃的饭都不相上下了,跟你和睿哥哥比我是傻了点儿,跟他比,就不一定了。”
“你不疼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疼。。。。。可有哥哥你陪我说话,我好多了。”
“就你和师傅在山上的时候,你们怎么过的?”
“还能怎么过?”白展鹏道:“他吃饭,看书,干我,我洗衣服,做饭,种菜,收拾屋子,练功,背书,给他干,就是这样。”他说着,一阵剧痛袭来,就又抱着肚子,弓起身子,低声哀叫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喃喃道:“我是。。。。。真的不想回去,睿儿比我看得透,反正师傅也不爱他。。。。。。。他还有很多其他的事可以做。”
“子阳哥。。。。。。师傅对睿哥哥怎么样。。。。。。我不知道,可他对你。。。。。。。真的很好的,他本来是。。。。。。要独自来救你的。。。。。。他把我托付给江先生。。。。。。。想和你一起死。”
“真的么?”
“真的。。。。。。我没骗你。”
“你不生气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冷汗直流的咧嘴笑:“你的气。。。。。。我不生,他对你好。。。。。。。我高兴。”
“你这小子。”庄子阳抬腿轻轻踢了白展鹏一脚,“你就是想让我陪你。。。。。。我还不知道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太无聊了,真的。。。。太无聊。。。。哎呦。。。。。哎呦。。。。。。“白展鹏在床上翻滚起来,“哥。。。。。。我受不住了,你去叫了他来。”
庄子阳也顾不得脸上有伤,跑去找占留云,占留云回到屋里,白展鹏看到他,解了裤带道:“师傅,你干我,干我吧。”看他这个样子,庄子阳脸都红了。
占留云看到床上的那柄绞脸的寒玉,对白展鹏道:“我没空,你忍不了,就用这个吧。”说完就走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不明就以,问道:“师傅让你干什么?”
白展鹏脸一红:”没事。。。。。没事。。。。。哥。。。。。要不你出去待会儿。“
“哦。。。。。。好。。。。。。。”
庄子阳也不敢走远,就站在门口,屋内传出熟悉的声响,透过门缝,庄子阳看到白展鹏赤着下身自脔的样子,呼吸都觉得不再顺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子阳。”卫聆风向庄子阳走过来。
“你别过来,谁也别过来,都走远些。”庄子阳目中含泪,失控般的大喊起来。
卫聆风伸手一拦,说道:“听子阳的,谁都不要过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谢谢你,卫大哥。”声音很低,卫聆风听不到,只是看到了庄子阳颤抖的唇形。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忍过了这遭腹痛,换了干净的衣衫,整个人瘦了一圈,眼睛显得更亮更大了,他跑到占留云身后,“师傅,我来帮你啊。”
“子阳呢?”占留云问。
“我哥在熬药呢。”
“你帮我记录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

转眼间,三人在建安军营已经待了一个多月,军营里的瘟疫已经不再蔓延了,人和马都有了精神,就连早晨出操的喊声也高亢了许多。占留云的心情自然也好了不少。
这日天气晴好,不冷不热,白展鹏在占留云身边待了一上午,有点坐不住了,听到远处有不断鼓掌喝彩的声音,忍不住伸了脖子去看.
“去玩儿吧。“占留云发了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师傅。”白展鹏跑到人群外,看到卫聆秋正在那里射箭,剑剑直中靶心,引得周围的军兵阵阵叫好。
白展鹏看清楚了,转头就要离开,卫聆秋看到他,娇声喊了句:“白展鹏。”
白展鹏回头道:“郡主,箭。。。。。射得不错。”
“你来试试。”卫聆秋举起了弓箭。
“没玩儿过,不会玩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来教你。”
“不敢,不敢,我师傅那儿还有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么?”卫聆秋笑道:“你师傅要是不让你过来,你也不敢过来,我看不是你师傅有事,是你自己有事吧,莫非是。。。。。怕了?”
白展鹏少年心性,被一个女孩子这般奚笑,自然不忿,“我不是怕,我是不会,没碰过这个。”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试试看,不容易,但也没有那么难。”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众目睽睽,白展鹏要是走了,就真成了怕了,就算他自己不怕丢人,也不想丢占留云的人,他走过去,接过卫聆秋手里的弓,掂了掂,摇摇头道:“太轻了,经不住我拉。”
卫聆秋小嘴一撇,“你这么大力气的?”
“郡主,我是男人。”
“给,用这个。”副将梁真递上一把长弓。
“谢谢。”白展鹏摆好姿势,搭上箭,腰臂一用力,拉开了弓,“射哪儿?”
“那个红色的靶心。”
白展鹏一松手,“嗖”的一声,箭偏了方向。
“嗖,嗖,嗖”又是几箭,都没有射上靶。
“切。”人群中已有人发出嘘声了。
“别出声。”卫聆秋走到白展鹏身边,“你用力的方式不对,像我这样。”说着,卫聆秋拉开弓,射了出去。
“郡主好箭法。”又是一阵喝彩。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又再拉开弓箭,一松手,箭尖不偏不倚,正中靶心。
“好。”卫聆秋十分欣喜,“再来一次。”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次不够,再多来几次。”
白展鹏练了一下午,几乎已经没有失手的时候了,身后的喝彩声也此起彼伏起来。他来了兴致,直到日落西山,也还不想停手。卫聆秋一直陪着他,听到白展鹏肚子里的咕咕声,问道:“你饿了?”
“嗯,是有点饿了。”
白展鹏放下弓箭,看到占留云正站在不远处,“师傅“,白展鹏跑过去:“你来多久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来了会子了。”占留云擦擦白展鹏额头上的汗,温声笑问:”好玩儿么?“
“好玩儿。”
“占先生。”卫聆秋走过来道:“占先生不试试么?”
占留云摇摇头道:“没兴趣。”
“占先生对什么有兴趣?”随着话音,卫聆风来到射箭场,“聆秋,娘派人来让你赶紧回府,她有些不舒服。”
“好,我这就回去,哥,白展鹏箭法很棒了,他学得很快。”少女的明眸略过少年英俊的面庞,脸上不经意的泛起一丝红晕。
等卫聆秋走远,卫聆风指着白展鹏道:“你,给我离她远点儿。
“我也没离她近啊。”白展鹏不懂,对卫聆风的态度也来了气,“你告诉她,以后离我远点儿,看见我也别喊我。”
“你这小子。”卫聆风扬起了手。
“干嘛,你又想打架?”白展鹏立即摆好了架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住手。”占留云道:“去帮子阳。”
“是。”
看白展鹏跑开,占留云道:“你不用担心,展鹏我自会看着,你看好你妹妹就行了。”
“占留云我请教你个事。”卫聆风哼道:“你怎么能对自己教养长大的徒弟下得了那个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一笑:”这个简单,喜欢就上好了,用不着犹豫, 但是,得要他愿意才行。“
卫聆风气道:“你是说子阳愿意?”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愿不愿意,你自己去问他好了。”占留云白了卫聆风一眼,又道:“麻烦世子给我师徒三人拿几本书看,吃呢,粗茶淡饭即可,书呢,就一定要好书。”说罢已经转身。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听到师徒二个字,卫聆风七窍生烟地喊,“占留云,你还要不要脸?”
占留云也不理他,大步回了自己的住处。

吃过晚饭,三人坐在一起看书,占留云斜倚着床边,庄子阳和白展鹏都躺在占留云的腿上。
“师傅,你说睿哥哥去哪儿了?”白展鹏忽的把书放在胸前,问了一句。
“我怎么知道?”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道:“他说。。。。。。他要报仇。”
占留云一怔,放下书道:“他要找谁报仇?”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没说,只说不想连累我们。”
占留云皱了皱眉:“你不该让他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师傅,我也后悔,可他当时执意要走,他跪下来求我,我也。。。。。。”
占留云长叹一口气道:“但愿这小子没事。“他想起自己亲手为许睿除去眉间的朱砂红痣,心下明白了许睿当时真正的用意。
“师傅。”白展鹏道:“如果睿哥哥回来了,你会不会原谅他不辞而别?”
“我根本也没怨过他这个。”
“如果有人伤害睿儿,师傅会帮他吗?”庄子阳问。
占留云翻着书页,淡淡道:“只要我活着,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你们。”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师傅真好。”白展鹏听了这话,满心的欢喜都写在脸上。
占留云用手轻轻摸摸他的脸。
庄子阳试探着问了句: “师傅,军营里的病都医好了, 您是不是想带我们回山了?”
“师傅说了。”白展鹏道:“想不想回去都听我们的。”
占留云正色道:“我几时说过。”
“你就是说过,亲口说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我说说当了,你也别当真。”
白展鹏一下子坐起来,气道:“我原本觉得你虽然人品不太好,可好歹说话算话,现在就连说话也不算话了。”
庄子阳眼睁睁看着占留云的笑容凝冻在唇边,就听占留云缓缓道:“我那天好像看建安王爷房里有一架古琴,子阳你去找卫聆风借了来。”
“是。”
不大一会儿,庄子阳抱来了古琴,放在桌案上。
占留云指着琴道:“去,弹琴给我听。”
白展鹏没动,看看庄子阳,庄子阳也没动,顺着庄子阳的眼神,白展鹏看到占留云盯着自己看,惊道:“啊,你不会是想让我弹吧。”
“就是你。”
“我。。。。。。我不弹,我忘了。”
占留云一脚就把白展鹏从床上踹了下去,喝道:”弹,不弹我就打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快过来吧,谁让你嘴欠,活该。“庄子阳忍着笑,给白展鹏放好凳子,拉他坐下。白展鹏不忿,将双手压在琴弦上,气鼓鼓瞪了占留云好一会子,占留云脸一沉,走过来扬手要打,“我弹,我弹。”白展鹏服软了,只能不情愿的抚起了琴,琴声如水落山溪,宛转悠扬,在静夜里传遍了半个军营。

   门被人轻轻推开,卫峥朗声笑道:“谁弹得这样一手好琴?”
   白展鹏刚一停手,占留云便道:“我让你停了么,接着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白他一眼,只能又弹。
“王爷回来了,您请坐。“庄子阳请卫峥落座,占留云抱拳道:“王爷辛苦了,不知王爷此行是否顺利?”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还好。”卫峥道:“皇上还好说,曦月公主十分讨巧,也一直帮本王和子阳说话,只是叶贵妃不太高兴,但不管怎么说,她总要给本王几分薄面。”
“还不谢谢王爷。”
“是。”庄子阳跪地磕头道:“多谢王爷救命之恩。”
“起来吧,是你师傅救了你,不是我。”卫峥道:“我一回来,就看这军营里瘟疫的情形好了许多,占先生果然药到病除,妙手回春啊。”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占留云道:“但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恐怕还要再看些日子。”
“不忙,看多久都可以,本王相信占先生的医术。”卫峥看着白展鹏笑道:“想不到你的弟子武功卓绝,琴也弹得这样好。”
“他?”占留云不屑道:“留云有三个弟子,论弹琴,他是最差的一个,子阳,你去换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白展鹏立时跳到一边,看都不愿意再看那张琴。
庄子阳压了压琴弦,一曲玉灵禅音,让人心怡神旷,庄子阳的琴是真真得了占留云真传的,就连门外巡逻的士兵听了这琴声都走不齐步子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卫峥瞥了一眼庄子阳,这个少年容貌太是清丽绝俗,静时看去,真比绝色女子还要漂亮,难得的是举止之间很是文雅却不失豪态,若非如此也不会惹了自己的儿子和国舅都对他朝思暮想,自己对他是动过杀心的,甚至想过借刀杀人,要不是江月华苦苦相劝,以渝北江门的名誉作保,向他力荐占留云师徒三人,他也决计不会出面趟这浑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们的琴都是占先生教的?”卫峥问。
“是。“占留云闭目听琴道:“离家这么久,倒是没有生疏。”
“占先生还有多少本事,是本王不知道的。”
占留云没答,只说了句:”瘟病一除,留云就带子阳和展鹏回家了。“
卫峥一笑:“占先生已经帮了本王大忙,等到占先生回山的时候,卫峥定然让人备上一份厚礼。”
“那倒不必了。”占留云道:“王爷救了子阳,留云救了你的军队,我们两不相欠。”
对占留云的冷傲,卫峥已有准备,他虽然雄踞一方,地位显赫,却也是心胸宽广之人,加之江月华早就将占留云的性情和家世如实告诉了他,对这个年纪轻轻却情愿终老山林的神医圣手,卫峥从心底生出许多爱惜之心,而占留云越是淡泊拒绝,他就越想将他留在建安,收入麾下。
“爹”卫聆风推门进来,说道:“您才刚回来,大理寺的旨意就到建安了。”
“什么事?”
“皇上派了新科的状元来建安巡视。”
“新科状元,谁啊?”卫峥忽道:“想起来了,我进皇城的时候,恰好碰到状元游街,远远看了一眼,很年轻,就和庄子阳差不多大。”
卫聆风道:“骏起说了,那个新科状元就跟画儿里画的人一样,比姑娘还俊。” 卫骏起是建安王府的家将,自小和卫聆风一起练功长大,名为主仆,实为兄弟,他和卫峥一起去了趟皇城,回来就和卫聆风念叨个没完。
白展鹏脱口道:”还能比我子阳哥更好看么?”
“住嘴。”庄子阳瞪了白展鹏一眼,厉声道:“再说,我就扇你的嘴。”
庄子阳一发火儿,白展鹏吓得住了声,卫峥父子都是一愣,有些惊讶这少年凛然间透出的气势,占留云笑笑:“他再废话,你就扇他,随你扇。”
“这新科状元叫什么?“卫峥问了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卫聆风看了看那封信,“萧诚睿”。
“名字不错。”卫峥道:“时候不早了,占先生歇息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王爷也早点歇息吧。”
“我要去看看月华。“
“那王爷慢走。”
送走卫峥父子,庄子阳给占留云铺床,不知怎的,占留云十分喜欢看庄子阳发火的样子,也许他平素太有分寸,知隐忍,偶尔随心一下,便是十分可爱。
“师傅“庄子阳道:“您先睡吧,我还不困,想出去走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也不困。”白展鹏道:“我也去。”
“去吧。”
占留云本想脱去外衣,舒舒服服躺在床上看书,但想关门的时候,发现门栓不见了,没在意,也就没有脱衣服。
兄弟两个走在军营里,庄子阳忽道:“我想让你去办件事情。”
“什么事?”
“你去求求师傅,请他答应和我们一起住在山外。”
“我去求,你怎么不去?”
“就是你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不去。”白展鹏道:“他会打我的。”
“他不会,你脱了衣服跟他说。”庄子阳道:“你知道我的意思。”
“我。。。。。我不。。。。。。我不干这个事情。”白展鹏的脸腾的红了。
“你不干,以后就别叫我哥哥。”庄子阳说完,疾步向前走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哥你别不理我“。
“难道你想在山上待一辈子。“
”我当然不想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你还不去。”
“那行。。。。。我去。。。。。我去。”
“现在就去。”
“现在?”
“是,我等着你。”
“好,好吧,我去。”白展鹏壮着胆子,回头走到占留云门前,推开门道:“师傅。”
看白展鹏磨磨蹭蹭走进来,站在床边,低着头,脸红着,也不说话,占留云笑道:“怎么了?是不是子阳打你了?谁让你刚才当着卫聆风和他爹的面说他好看来着。”
“师傅“白展鹏跪在了地上,”我想。。。。。求你件事情。”
“你说。
“我不想回山,你能不能和我们一起住在山外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眉头一皱,说道:“不能。”
白展鹏咬了咬牙,站起来,抱住占留云,吻上了他的唇,占留云心神一荡,解开了白展鹏的裤带,把他抱上床来亲吻。
赵东岩远远看了白展鹏进了占留云的房间,跑到卫聆风房里,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话。
“骏起。”卫聆风指着墙边的一个大包裹,你把这个送到占先生屋里。
“行。”卫骏起抱起包裹,“还挺沉啊。”
“去吧”卫聆风道:“他门没锁,你直接进去就行了。”
“哦。”卫骏起也没有多想,抱起包裹来到占留云的门外,见屋里还亮着灯,他放下东西也不方便,便用包裹蹭开一道门缝,“占先生。”
昏黄的灯光下,占留云正抱着不着寸缕的白展鹏忘情的亲吻,白展鹏背对着门,游走在股间的手让他战栗着呻吟,见此情形,卫骏起惊吓得包裹脱手掉下来,不偏不倚的砸在了自己的脚上,哎呦一声惨叫,卫骏起抱着脚坐在了地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连忙放下白展鹏,跑到门外问道:“你怎么样?伤哪儿了?”
“我的脚。”
好多人不知从何处冒出来搀扶卫骏起,伸脖子瞪眼的瞅向屋内手忙脚乱穿衣服的白展鹏,庄子阳听到嘈杂声,返身往回跑,隐隐看到几个人偷偷拖了个包裹往边上走,他跟着那几个人,看到了暗处的赵东岩。
“赵大哥,你们在做什么?”
“啊”赵东岩一惊,“没,没事。”
庄子阳想了想,赶紧跑回去找占留云和白展鹏,就见占留云正蹲在地上给卫骏起治疗伤骨,白展鹏在一旁帮忙,脸上余热未消。门外已经有人窃窃私语,庄子阳听得真切,心中不禁一颤。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骏起,你没事吧。”卫聆风跑了进来。
卫骏起瞪他一眼,“没事。”
“走,回我屋去。”卫聆风让人架起卫骏起往外走。
“谢谢占先生。”卫骏起对占留云点了点头。
“这位兄弟”占留云道:“门栓坏了,我们两个。。。。吓到你了,不好意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看看门栓,狠狠瞪了一眼卫聆风,他走到白展鹏身边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吧。。。。。。不知道。”白展鹏说着,脸红得火烧一样。
“是卫聆风那混蛋。”庄子阳转身要出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子阳。”占留云摆摆手,“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不想我待,我走就是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师傅。”庄子阳扑通跪下,“我们别回药王山了,住在繁华一些的地方好不好,子阳一定好好伺候你。”
“师傅。”白展鹏也跪了下来,“我也不想回去。“
占留云走到两人面前,抬手给了白展鹏一记耳光,“我看你敢。”
“师傅。”庄子阳抓了占留云的衣衫,满脸哀求。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闭嘴”占留云一脚踢倒庄子阳,:“我知道你心大,药王山装不下你,但是展鹏已经吃了玄香丹,山外对他太危险。”
“你让我给你生个孩子不就得了。“
“不行,你太小,生不下来。”
“又是这句话,”白展鹏气道:“那我生一个给你看好了。”
“你敢怀,我就打掉他。”占留云冷冷道:“你想受苦,我也不拦你。”
“师傅”庄子阳含泪道:“我们住在回城,行不行?”
“不行。”
白展鹏爬到占留云脚下,仰头求道:“那我们三个行医天下,行不行?”
“不行。“
庄子阳和白展鹏都哭了,两个少年伏地磕头道:“师傅,我求求你,求求你。”
“你们不用求我,不行。”占留云说得斩钉截铁,说完,便吹灭了屋里的油灯,两个少年在地上跪了一夜,也哭了一夜。
三颗心于2017-11-23 10:29发布 三颗心于2017-11-28 22:13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