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寻香记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白展鹏跳进窗子的时候,占留云正在大骂庄子阳,他灰溜溜跑出门去,一边穿上衣,一边对着一院子的人说对不起。听占留云在屋里咆哮一般的怒吼,而庄子阳一直大声说着,我错了,师傅,我错了,声音里透着惊慌,卫聆风想进去劝,被江月华一把拉住,“人家师徒感情很深,你就不要去参和了,快回去和你爹复命吧。”
江月华送走卫聆风兄妹,对一众王府侍卫道:“地方随便坐,屋子随便睡,但是,不能砸了我的东西,听好了,是任何东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江先生。”

三日一晃就过了,师徒三人收拾行囊前去军营,刚走到熙枫阁门口,白展鹏呻吟一声,蹲了下去,占留云扶起他来,对江月华道:“他腹痛又犯了,大哥帮我照顾照顾他,三天就好,不用请大夫,子阳,我们走吧。”说完,就带着庄子阳往外走,庄子阳频频回头去看白展鹏,白展鹏咬着牙,对庄子阳摇摇头,嘴里挤出两个字:“没事。”
“师傅”庄子阳不忍道:“展鹏他。。。。。”
“你可以留在这里陪他。”
“可我对军营里的疫病很熟悉。”
“那就别废话,快走。”
江小扣扶白展鹏躺到床上,白展鹏拉过被子,咬在嘴里,从日上三竿到日头渐落,看白展鹏满脸冷汗,浑身颤抖,牙齿都咬得咯咯响,江小扣有些害怕,他跑出来找江月华:“先生,展鹏哥他病得很重,真的不用看大夫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江月华放下手里的事情,快步走到白展鹏床边,不禁心下一紧,他还从来没见过有人肚子痛得这样厉害,就是将死之人也不至于这般痛苦,“展鹏“江月华道:“怎么能帮你?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我师傅。”
“他去了军营,恐怕不容易回来,你还想要什么别的么?“
“我。。。。想要。。。。。。死。。。。。。。啊。。。。。。。”白展鹏不想在旁人面前失态,但剧烈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叫出了声。
“扣儿”江月华道:“骑我的马去找占先生,让他务必回来一趟。”
“是。”江小扣从马厩里牵出一匹黑色的骏马,马蹄上还印有建安军营的官印,”火影,快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黑马一路跑向建安军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随庄子阳来到军营,卫聆风早就把建安城里能找到的所有大夫和草药都带到了军营,占留云一刻不停就开始给得了瘟疫的士兵把脉诊治,他知道庄子阳有伤在身,不能让他过于劳累,只让他带着其他的大夫熬药。
“你好些了吗?”卫聆风走到庄子阳身边,温声问庄子阳。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看了看远处的占留云,对卫聆风道:“有我师傅在,世子放心吧。”
“我当然放心你师傅,我只是不放心你。”
庄子阳淡淡道:“师傅和展鹏会照顾我,世子不必挂怀,如果世子太关心子阳,恐怕。。。。。。王爷会不高兴的。”
卫聆风一怔,没想到庄子阳年纪不大,看事情却是明白,而明白,总好过不明白,:”那你怕我爹不高兴吗?“
庄子阳笑了笑道:“子阳一介布衣,王爷高高在上,哪有不怕的道理。”
“以你的才智,不做布衣很容易。”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不明白世子的意思?”
“等你伤好了,我再和你细说,可你若和你师傅回山,我和你说了也是没用的,反而给你添了烦恼。”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随世子方便。”庄子阳说完,便走去一旁取草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不高兴了?”卫聆风问他。
“没有啊。”庄子阳一边清洗草药,一边说道:“于我来说,走或留都没关系,留在这里,我就做军医,回药王山的话,那是我家,有师傅,有展鹏,所以我怎么都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卫聆风细看庄子阳的神情,什么也看不出来,他知道面前这少年除了清秀出尘,更是心思内敛,虽然比同龄人要聪明许多,也沉稳许多,内里却也是个刚硬的性子,卖太多关子,恐怕招了他的反感,笑了笑道:“你做军医太屈才了,当将军吧,我爹很爱才,原来你身上一直有伤,等找了机会让他知道你一身的本事,你想走,他都不会让你走了,朝廷正在用人之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师傅不会答应的。”庄子阳打断他道:“世子不必再说了。”
“为什么不答应?”卫聆风道:“做师傅的哪有不愿意徒弟出人头地的道理,你若张不了口,我去和你师傅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可别给我师傅说这个?”庄子阳正色道:“别给我招打。”
“你这样和我说话,我很高兴。”卫聆风柔声道:“你以后不用叫我世子,叫我名字,或者直接说你,这样挺好,你想要什么,告诉我,我赴汤蹈火,也要帮你要到。”
“赴汤蹈火就能要得到吗?”庄子阳的眼神落在占留云的背上。
“哥。”卫聆秋从远处跑过来,“子阳,你伤好些了吗?”
“多谢郡主,好些了。”
“我哥说你师傅是医中圣手,可以起死回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郡主看看就知道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知道了又怎样。“卫聆秋叹道:“我想拜你师傅为师,可他不答应。”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师傅不收徒弟的。”
“那你和你那个师弟,白展鹏不是你师傅的徒弟吗?”
庄子阳没答,远远看到江小扣从马上跳下来,疾步跑向占留云,“展鹏”庄子阳心一紧,也大步跑过去。
“占先生。”江小扣上气不接下气的。
“怎么了扣儿,展鹏有事么?”庄子阳急着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展鹏哥疼得厉害,我家先生让我来找占先生,请您务必回去一趟,展鹏哥也说想见您。”
占留云正在给一个士兵号脉,头都没抬道:“跟江大哥就说他没事,你去告诉展鹏,让他忍着。”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师傅。。。。。。要不我回去看看展鹏。”庄子阳想起白展鹏痛得死去活来的样子就觉得很是揪心。
占留云脸一沉:“去干你的活儿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庄子阳不敢和占留云坚持,他把江小扣叫到一边,低声道:“你去和展鹏说,师傅脱不开身,晚上,或者明天一早,我一定劝师傅回去一趟。”
“这。。。。。展鹏哥都快痛死了。”
“我知道,我知道。”庄子阳再焦急也是无计可施,“谢谢你扣儿,帮我好好照顾他。”
“我会的。。。。。只是展鹏哥他。。。。。。”
“我知道。。。。。我知道。” 送走江小扣,庄子阳想了想,快步跑到卫聆风面前道:“世子,请你帮我一个忙。”
“你说。”
“你能不能弄辆车,晚上把展鹏送到这儿来,还有,给他一间舒服一些的房子,但最好不要在人多的地方,他。。。。。病得很重。“
“展鹏病了?昨天不还好好的?”
“世子,你帮帮忙吧。”
“是。。。。。。。疫病吗?”
“当然不是。”庄子阳道:“麻烦你了, 卫大哥。“
这声大哥让卫聆风十分欢喜:“我一直让你喊我哥哥你总也不愿,为了展鹏,你倒啥都不吝了,我这就去办,其实你们住的帐子,我本来也都预备好了,就在我和我爹住的帐子旁边,特别安静。”
“谢谢你。”庄子阳低头道了声谢,卫聆风不由得痴痴看他,他生得实在漂亮,眉目如画,又文雅又厚道,让人看了心里十分舒服。

军营里的夜并不宁静,占留云累了一天,从士兵身上拔下最后一根针,便坐下来休息,远远看见一辆马车驶进军营,他本也没太在意,却看到庄子阳朝着马车的方向跑,再定睛去看,赶车的少年竟是扣儿,占留云一下子知道马车里是谁了,赶忙起身收拾药箱。马车被赶到军营的另一侧,占留云加快脚步,跑向马车停靠的地方。卫聆风迎上前道:“占先生,展鹏没事吧,我刚才看他很不好。”
“没事,没有。。。。。大事,就是疼。”占留云走进自己的帐子,看到白展鹏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咬得嘴唇全都是血,他走到床边坐下,手抚过白展鹏的额头,柔声问了句:“吃东西了么?”
白展鹏一双大眼通红着,伸出胳膊,低吟般的说了声:“师傅,疼。”
占留云伸臂抱住了他,脸贴在白展鹏的颈处,在他耳边轻柔说道:“不好意思哭是么?等过了这阵子,我就带你回家,你疼了,想怎样,便怎样。”
卫聆风呆住了,如果当初在回城觉得这师徒两人之间仅仅是亲密,那么此刻亲眼看到的可就是实实在在的暧昧了, 周遭几个帮忙的亲兵已经面面相觑,赵东岩觉得很尴尬,不等卫聆风下令就带着手下人走了出去。
“扣儿,你赶紧回熙枫阁吧,别让世叔担心。”
“哦,是。”
卫聆风打发走了江小扣,再回头去看庄子阳,庄子阳低了头,脸蓦地红了。
“子阳,借一步说话。”
卫聆风把庄子阳带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问道:“你告诉我,你师傅和白展鹏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去问我师傅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卫聆风碰了个软钉子,只能说了句:“我会去问的。”忽的,卫聆风又道:“那你和你师傅,不会也。。。。。。。”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听罢,转身想走。
“子阳。”卫聆风拉住他,急道:”是吗?真的是这样吗?“ 不是一点也没有感觉,但因为从来想不到,也就不往这层去想,占留云的确是人中龙凤,即便是粗衫布履,宽袍大袖,也不能将他那份遗世独立的潇洒遮住分毫,就算如父亲那般的挑剔和高傲,也对占留云的本事和情义赞赏不已,可是子阳,这么俊秀智慧的少年怎能委身侍人,凭他是谁也是不值得的。
“你去问我师傅吧。”
他的回答已经给了卫聆风答案,“子阳,你不能和你师傅这样,你们会身败名裂的,还有展鹏。”卫聆风越想越气:“你师傅。。。。。。。他怎么能这样,师徒如父子,他再年轻也不可以这样做,如此苟且的事情,如果让世人知道了,你们三个要如何存活在天地之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勉强笑笑:“是不是你觉得我要是跟了你,就可以存活在天地之间了?”
卫聆风一怔:“子阳,我是真的非常喜欢你,我的妻子是我爹朋友的女儿,几年前,她难产而死,我很惋惜但并不难过,可是你不同,我看到你这样。。。。。。我惋惜,但我更难过,你是。。。。。这么的出众,就算你永远也不会喜欢我,我都会帮你出人头地,但你不可以和你的师傅乱伦,如果那样,无论我做什么,都帮不到你,世人也不会给你机会。”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心下轻颤,卫聆风说的,他不是不懂,也知道他说得都是实情,可他不知道该怎样做,该怎样走,他害怕,也迷茫,却又是那样的舍不得,“我。。。。。。。我出众。。。。。。那都是我师傅教的。”
看出庄子阳内心的彷徨,卫聆风走近一步,双手抓住庄子阳的肩膀,“子阳,药王山外有很多美好的东西,就算你不跟我相好,也可以位极人臣,娶妻,生子,享受天伦之乐,你才十七岁啊,你跟着占留云,就会一生尽毁,我知道你感激他教了你一身本事,可报恩也有很多办法,不一定非要以身相许啊。”
“报恩。。。。。。不是。。。。。你不明白。。。。”庄子阳摇了摇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是,那是什么?什么不明白,我有什么不明白?”
两人正说着,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占留云站在门口,看卫聆风的手放在庄子阳的肩上,脸一沉,伸出手道:“子阳,过来。”
“是。”庄子阳拉开卫聆风的手,走到占留云面前,犹豫间却没有去握占留云的手。占留云愣了一下,将手收了回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看着两人转身,卫聆风气喊道:“占留云,你不能这样做?你会毁了子阳和展鹏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两人不理,走出几步,占留云问了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你知道么?”
“师傅不用理他。”
“我当然不会理他。”占留云沉吟道:“子阳,如果你不想和我回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怎样?“庄子阳激动道:”我不想回去就可以不回去,是吗, 师傅,这是你想和我说的话吗?“
看占留云微微愣住,庄子阳低头道:“对不起师傅,我不该这样和你说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没什么。”占留云顿了顿,道:“是,这就是我想和你说的话。”
庄子阳咽下眼泪,唇边掠起一丝苦笑:“师傅永远也不会和展鹏说这样的话,无论如何,师傅都会把展鹏留在身边的,不管他愿意还是不愿意。“ 说完,大步走了开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站在原地,沉默半晌,他望着庄子阳的背影,默默叹了口气。
三颗心于2017-11-03 20:28发布 三颗心于2018-01-16 19:52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