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寻香记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师徒三人回转熙枫阁,天色渐晚,江小扣早就打开大门焦急的等候,他看到远远而来的身影,心下十分欣喜,回头喊道:“先生,先生,他们回来了。”
江月华悠然喝着茶:“早跟你说子阳没事的,你还不信,你子阳哥是个福泽深厚的人。”
“我不是不信先生,我只是担心。”江小扣看到庄子阳安然无恙,一颗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一路疾走,庄子阳脚下有些踉跄。占留云看他脸色苍白,抱起他来大步进了熙枫阁。
“占先生,这是子阳哥的房间,我都收拾好了。”江小扣打开旁边的一间房门。
占留云把庄子阳放在床上,从江小扣手里接过温热的白粥。看他想要喂自己,庄子阳脸一红道:“师傅,我自己能行,刚才我只是头晕,现在好了。”    
“你先吃些东西,我一会儿给你把把脉。“占留云说着,把勺子送到了庄子阳的唇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哥,你好几天没吃饭了,快吃吧。”白展鹏两个胳膊支着上半身,趴在床边,眼巴巴的看着庄子阳,一双大眼,一眨不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伸出手,一把将白展鹏的头按在床上,忍笑道:“师傅您也累了一天了,您歇着吧,让他喂我好了。”
“行,行,行。“白展鹏忙不迭的想要伺候庄子阳,占留云斥了句,“你出去,我和子阳说话。”
白展鹏愣了一下,赶忙道:“好,好,好,你们说。”他转身跑出门去,把门关上。
江月华看白展鹏从房间里出来,眼角眉梢都飞着笑意,招手道:“展鹏,来,陪我喝杯茶。”
“是,江先生。”白展鹏走到江月华对面坐下,拿起一杯茶,如喝酒般一饮而尽,“今天打得真叫一个痛快。”
“你以后叫我师伯吧。”
“为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已经和你师傅八拜结交,所以你和子阳都要叫我师伯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好啊。“白展鹏说完,跪下给江月华磕了一个头,“师伯在上,请受展鹏一拜。”
江月华一愣,拉起他道:“你也不问问你师傅,就给我下跪么?”
“那又怎样,您若骗我,我也不过跪您一跪,吃您的,住您的,跪了也就跪了。”
“你这小子,倒是想得开。”江月华指了指白展鹏进门时匆匆放在石桌上的霓虹剑,“这把剑好用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好用的很,能救下子阳哥,这剑也是立了大功了。”白展鹏把剑双手举起,“物归原主,多谢师伯。”
“这剑你若用得顺手,就送你了。”
“送我?”白展鹏摇摇头,“这剑恐怕是上古神器,我不能要。”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真的送你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真不能要。”白展鹏将剑插回原来的位置,又回到石桌旁坐下。
“药王山上只有你们师徒三人么?”江月华问他.
“原本还有一个哥哥,他前阵子下山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你师傅可曾娶妻?”
“没有。”
“家里还有别人么?”
“没有,家里就我们三个,他,我,还有子阳哥。”
江月华一笑,不再问了。
屋内,占留云把两指放在庄子阳的手腕上,脸色越发难看,他将赤血丹用水融了,给庄子阳服下去,“等过半个时辰,你自己运一下气,如果能气过丹田,就没事了,如果不行,我再替你打通经脉。”
“这赤血丹连睿儿的命都能救,我这点伤,没事的。”
“没事?”占留云气道:“你自己受得伤有多重,你难道不知道?你若真的不知道,就别说你的医术是我教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师傅,其实我跟本不在乎我的伤有多重,我只在乎你是不是相信我?”庄子阳气血翻涌,差点咳出血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这小子,真是。”占留云赶忙拉过庄子阳的身子,给他输了些真气,抱着他道:“以后不要这样,我当时没有去追你是因为展鹏腹痛的厉害,我不能抛下他,我。。。。。。。我也没想到你受了这么重的伤,你说你伤得这样重,为什么不回来找我?跟我怄这个气做什么?你这伤若再耽搁些日子,不但武功废了,你这身子也就废了。“
庄子阳挣开占留云的怀,激动说道:“我不在乎,我就想知道,你现在有没有相信我,相信那玄香丹不是我拿给九爷爷的。”
“我信,我信。”占留云道:“可若不是你,还有谁会拿走那两颗玄香丹,难道是睿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睿儿要那个干什么?他知道他自己不能生孩子,吃了玄香丹不是要了他的命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倒不一定,玄香丹可以增进功力,延长寿命,只是腹痛一般人承受不住,不生孩子腹痛就永远也不会好,而不能生孩子的男人就是怀了孩子,也生不下来,那就真是要了他的命了。”占留云皱了皱眉:“但愿睿儿不要做傻事。”
“睿儿很聪明,他不会的。“庄子阳顿了顿,问了句:”师傅,展鹏他。。。。。。。真的可以生孩子么?”
“能啊,我想让他生,他就能生。”占留云道:“就是他撞伤你的那天晚上,他怀上了孩子,只是。。。。。。。我把他肚子里的孩子打掉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啊。。。。。。打掉了。”庄子阳惊问:“为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还小,生不下来,我云叔就是在跟你们这般大的年纪,为了生我,难产死了,我不想展鹏有事。。。。。。。但我也没想到,他居然把你撞的这么重。”占留云越想越气,一掌拍在桌子上,高声喝了句:“白展鹏,你给我进来。”
白展鹏本来喝着茶,听到占留云这声喝,吓的茶杯险些脱了手,他走进门去,看占留云一脸怒容,嗔喏道:“师傅,我。。。。。。我在这儿。”
“给我跪下。”
“师傅。”庄子阳想要开口。
“闭嘴。”占留云喝住庄子阳,他看白展鹏站在那里不动,更是生气,“我让你跪下,你听见了吗?”
“我。。。我听见了。”白展鹏腿一弯,跪在了地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问你,你到底用了几成的功力去撞子阳,你想撞死他么?”
“我。。。。。。我用了所有的力气,我。。。。。没想撞死子阳哥,我想撞死的是我自己。”想起那天晚上,白展鹏仍是羞愤欲死。
占留云走过去,抬手给了白展鹏一记耳光,骂道:“混蛋,你至于吗?你知道子阳受了多重的伤,你差点要了他的命,你知道吗?”
白展鹏伏地给庄子阳磕头,”子阳哥,对不起,对不起。“
“展鹏,你快起来。”庄子阳慌忙下地去拉白展鹏。
白展鹏没有起身,他拉开庄子阳的手,瞪着占留云道:“你说谁是混蛋?什么不至于?”白展鹏气喊起来:“你当然不至于,你骂我混蛋,你好意思吗,你占留云对我做过的事情,哪件不是他妈的混蛋至极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气得浑身发抖,推门问江月华道:“江大哥,你家里有没有鞭子和藤条?”
江月华急忙走过去道:”留云,你别生气。“
“这是我家务事,你不用管。”占留云回过身,一脚踢倒了白展鹏,抬脚又要再踢,庄子阳纵身扑到白展鹏身上,“师傅,您别打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怕踢伤庄子阳,硬生生收回了脚,他把庄子阳拉回床上:“你自己打坐运功,不要再动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滑跪在地,求道:“师傅,您饶了他吧,他在您身边十年了,您还不知道他吗?他只是嘴硬些,您一生气,他自己都要吓死了。”
占留云回头去看白展鹏,白展鹏的嘴唇都吓得没了颜色,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身子也瑟瑟抖着,看占留云瞪他,白展鹏梗了脖子含泪瞪回去:“我没说错,你凭什么骂我混蛋,你凭什么,你才是。。。。。。才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展鹏。”庄子阳急道:“你不要再说了,他是师傅。”
“他不是。“白展鹏喊道:”师傅不会逼我上床,我也用不着给师傅生孩子。”
“白展鹏”占留云气道:“我本来就不是你们的师傅,我占氏一门,从来只收妾,不收徒。”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还记得你和子阳跟九叔一起上山的时候吗?我当时就不想收你们,可既然我已经收了你们,现在让我放手,我也做不到了。这师傅二字不过是个称呼,如果你们想要名份,我也可以给,成亲还是造册,你们说怎样就怎样,我年纪比你们大,同在一个屋檐下,我也不想欺负你们,你们可以跟我耍,也可以跟我闹,但你们不能因为我要和你们上床和生孩子而骂我,因为我没做我不该做的事情,我只是做得太晚罢了。 “
“我真佩服你。”白展鹏白他一眼道:“这么不占理的事情,你都能说得这么理直气壮。”
“白展鹏“占留云道:”今天我们是在江大哥这里做客,子阳又受了重伤,他刚吃了赤血丹,我不想让他为了你心浮气躁,所以我今天不打你,但是下次,你给我记着,再敢骂我,我一定扒光了你往死里打,不信你就试试看。” 说完,占留云踢门而去。
“打就打,谁怕你了。”白展鹏小声道:“你才是混蛋呢,你就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看着他, 又好气又好笑,其实从小到大,他们三个中最怕占留云的就是白展鹏,看他仍自跪着,站都不敢站,庄子阳道:“你起来吧,师傅走了,瞧你那个德行,算上睿儿,就你最怂,还就你长了个蒸不熟煮不烂的嘴,他那么喜欢你,你都能把他气得要揍你,我也真是服了你了。“
“我怎么最怂了。”白展鹏被庄子阳说得脸上挂不住了:“你不怕他打么?睿哥哥不怕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没理他,转身闭目打坐,气运丹田,下腹有些痛,怎么提也提不上气,本来是一直不能运功的,不然那叶倾寒也根本抱不住他,想起那国舅留在自己脸上的那个亲吻,庄子阳就觉得恶心,劈死白虎之后内伤又重了一层,如果不是卫聆风重金打点,恐怕那叶倾寒就得占了自己的便宜。正想着,身后脚步声起,庄子阳只觉得一股强大的真气从头到脚汇入体内,冲出丹田的阻滞,真是好不舒畅。
“师傅。”庄子阳睁眼看到占留云,说了声:“多谢师傅,舒服多了。”
占留云摸了摸庄子阳的脸,柔声道:“我都被他气晕了,怎的竟忘了你。“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心中蓦地一酸,赶紧别过眼去。庄子阳看到占留云身后的白展鹏,哈哈笑道:“怎么你还没起来么?”
白展鹏也意识到自己居然一直跪着,‘噌‘的站起来,红着脸道:“我累的。”他转身想要出门,被占留云一把拉回来,扔到了床上。
看白展鹏又羞又吓得抓紧了裤带往床里躲,占留云道:“今天我就放过你,记着,没有下次”。他又转头对庄子阳道:“我已经打通了你的经脉,其他的,展鹏护你疗伤也就够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师傅,您歇息吧。”
白展鹏瞪着占留云的背影,手还紧抓着裤腰带。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忽道:“走,我这身上都臭了,咱两后头湖里洗澡去。”
“你行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没事,师傅的本事你还不信,我要是不拿水涮涮身子,晚上都得睡不着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走正门么?”
“正门哪出的去?跳窗子。”
“好嘞。”兄弟两个从窗户跳出去,扑通通跳下了竟湖。趁着夜色,脱光衣服,在湖边洗澡。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哥”白展鹏问:“你不生我气了吧。”
“边儿去,我啥时候生过你的气。”
“哥,你生气就打我,别把我一个人扔给他就行。”
“师傅他。。。。。爱得是你。”
“不是的。”白展鹏急道:“他一听说你出事,都快急出病来了。”
庄子阳笑着摇摇头,“咱们一起长大,又都是师傅教大的,谁也瞒不了谁,如果不是你撺掇着师傅下山找我,恐怕他一辈子也不会来找我。”
“哥。。。。。不是这样的。”
“你不用说了。”庄子阳向白展鹏身上撩了一捧水,“你这小子是半点心眼儿也没有的,在我面前,就不用来这个了。”
“他是不知道你伤得这么重。”
庄子阳揉了揉白展鹏的头:“展鹏,哥哥谢谢你救了我的命。”
“哥你别这么说,我为你做什么都心甘情愿,真的,比伺候他心甘情愿多了。”
庄子阳顿了顿道:“师傅说起你的。。。。。那个孩子。”
“别说了。”白展鹏声音颤抖道:“哥你别说了,真的别说了,说多了,我心里过不去。。。。。。你不知道,他有多狠。。。。。。多混蛋。“白展鹏说着,向脸上撩了一大捧水。
“好,好,不说。”
两人静默片刻,白展鹏道:“那。。。。。等把军营里的瘟疫治好了,你回去吗?”
庄子阳没答,喃喃说了句:‘’你想回去吗?一辈子待在药王山里?。。。。。。其实山外面,好玩儿的东西多着呢。”
“我。。。。。。我其实也不想回去。。。。。。。。但是。。。。。。我废了。”
“什么废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玄香丹把我废了,我这辈子。。。。。。。啥事也做不成了。。。。。。。我想明白了,九爷爷就是怕这混蛋以后没人伺候。”
庄子阳抱了抱白展鹏:“哥哥能为你做点儿啥?”
“别生我气就行。”白展鹏面向庄子阳跪了下来,红着眼眶道:“哥,我知道你爱他。。。。。。我。。。。。。我。。。。。。我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你高兴,他也不听我的。”
庄子阳拉起白展鹏,“你放心吧,我们一辈子都是好兄弟,不管发生什么事,你白展鹏永远是我庄子阳的亲弟弟。”

熙枫阁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信步走到江月华的房门外,门开着,江月华正在給对面的空酒杯里倒酒,看到占留云,江月华笑道:“快进来吧,正等着你呢。”
占留云坐下,给江月华倒了杯酒,“这次能救下子阳,多亏了江大哥的帮忙,留云不胜感激。”
“我本来怕你对展鹏动手,想进去劝劝,看你师徒三个聊起来,我听着不合适,就回来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聊起来?“占留云笑道:”你是想说吵起来吧?”
“你们师徒几个到底是什么关系?”江月华道:“我怎么听着你们不像是师徒啊?”
“本来也不是。”占留云道:“子阳和展鹏是留云的侍妾。”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即便早就猜得八九不离十,但听占留云亲口说出,江月华还是有些惊讶。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大哥不是想知道留云的身世吗?”占留云喝了口酒道:“三百年前,我占氏先祖是前朝开国重臣,叫占远山,武功卓绝,更精通医术,他和太子相好,为了逃避皇帝的追杀,两人躲进药王山,在那儿安了家,到我这儿,已经是一脉单传了。”
“既是一脉单传,你为何不娶几个女人,多生几个孩子?”
“生孩子也不一定非要女人。“占留云道:“留云自己便是男子所生。”
饶是江月华再要老成持重,这句话也呛出了他一口酒,“这。。。。。这怎么可能?”
“渝北江门,也算不出男人能生孩子吧。”
“那你的意思是,子阳和展鹏可以给你生孩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没答,只又说道:“我知道大哥一定会觉得很奇怪,但是我们家他自来就是这个样子,子阳和展鹏是我爹给我安排的两个侍妾,子阳是因为和我怄气才下了山,等他伤好了,我也把答应建安王爷的事情办完了,就会带着他们两个回家,从此再不出山,我说过可能会辜负大哥的看重,就是这个意思。不过,大哥于留云和子阳的恩情,留云没齿不忘。”
“这个倒也不必,不过举手之劳。”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大哥和建安王爷是。。。。。?”
“知己相交,兄弟情义。”
“原来如此。”占留云举杯道:“敬大哥。“
“留云啊。”江月华给占留云满了一杯酒道:“你一身绝学,年纪轻轻就要归隐山林,岂非太可惜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实不相瞒,留云平生只喜欢三件事,看书,治病,上床,这三件事,哪儿都能做,谈不上可惜。” 占留云就只有三杯的酒量,三杯下肚,就已经有些微醉了。
两人正说着,门忽的打开,一个蒙面的黑衣人,持剑刺向占留云的面门,占留云向后闪开,酒杯弹出,正中黑衣人的胳膊,浅浅的痛叫声,占留云听出是个姑娘,“留云,你手下留情。”从江月华的神情,不难看出,这女子是友非敌,占留云自然不想伤她。但黑衣女子摆剑又再缠斗上来,江月华躲到一旁去喝酒,笑看两人过招,黑衣女子和占留云比起来,身形太过娇小,但她招式十分多变,显然是研习过各家所长,步下轻功也很出色,但在占留云眼里,不过是花拳绣腿,他见招拆招并不还手,黑衣人有些焦躁,出招越发迅速,占留云不慌不忙的,瞬间出手便夺了黑衣人的剑,“别打了,你不是我的对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聆秋,还不快向占先生道歉。”卫聆风大步走进来,对占留云抱拳道:“对不起占先生,这是我妹妹,卫聆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卫聆秋摘下面纱,容颜俏丽的妙龄女子,英气逼人:“你就是子阳的师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聆秋”卫聆风道:“不得对占先生无礼。”
“师傅在上,请受聆秋一拜。”说完,卫聆秋低身参拜。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敢。”占留云后退一步道:“我不收女徒弟。”
“占先生看不起女人么?”
占留云回身倒酒,不再说话了。
“和占先生学本事是要挨打的,你受不了。” 江月华早见过占留云寒冰似的那张脸,笑着打了个圆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世叔此言差矣,我学了这么多功夫也没挨过打啊。”卫聆秋嘟了一张小嘴:“占先生今天在校军场一战,可是出了名了,我爹说占先生是他见过的武功最高的江湖人士,连秦姐姐都对那个。。。。。。白展鹏赞不绝口呢!他是你的另一个徒弟吧?所以我才要拜占先生为师。”
“人家占先生都说不收女弟子了。”卫聆风道:“不是所有的功夫都适合女孩子学的。”
占留云不想再听这个话题,看卫聆秋又要开口,对卫聆风说了句,“世子大驾光临,是想看我占留云是言而有信还是临阵脱逃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当然不是。”卫聆风道:“在回城,我早见识过占先生的本事,绝没有半点怀疑,其实是我爹怕国舅年轻气盛,心有不甘,派我带兵前来保护先生。。。。。。还有就是。。。。。。我想来看看子阳。”
占留云微一皱眉:“子阳在疗伤,恐怕不方便见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没关心,反正过几天,占先生就去军营了。”
正说着,门外响起嘈杂的马蹄声,“世子,湖里有人。”
卫聆秋拔剑跑了出去,卫聆风怕妹妹出事,只能跟着。占留云愣了一下,返身推开庄子阳的房门,窗户开着,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屋里一个人也没有,他走到窗前大声喊了句:“你们两个,给我滚回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师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拎着衣服,向窗户的方向游回去。白展鹏着急忙慌的穿裤子,刚提到腰,一把剑横在白展鹏的脖
颈后,卫聆秋娇声道:“你是谁?“
白展鹏双手一举,裤子滑了下来,“啊呀。”姑娘扔了剑,羞得捂着脸转过身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慢慢悠悠穿上裤子,呵呵笑道:“以后别偷看男人洗澡,对你不好。”说完,纵身跳进湖里。
三颗心于2017-10-15 23:35发布 三颗心于2018-01-16 19:51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