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寻香记 >> 第二章      
第二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两个孩子在厨房里围着占九干着干那,把一碗碗的的热菜端到饭桌上,四人围在一起吃饭,木屋里热闹了许多,吃过饭,占留云坐在那里,又看两个孩子帮着占九收拾,洗涮。夜深人静,占九让庄子阳给占留云铺床叠被,又让白展鹏给占留云打水洗漱。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们两个困么?”占留云问庄子阳和白展鹏。
“不困。“庄子阳道:”我们等着师傅问话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等着我问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啊。等着师傅考我们。“
“嗯,嗯”白展鹏点着头。
“那你们会些什么?”占留云问。
两个孩子面面相觑,摇摇头,庄子阳低头道:“我们什么也不会,字认得几个,可是。。。。。我们刚才学会做饭了。”
“还有烧水。”白展鹏接了句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一笑:“好了,我考你们,你们也是过不去的,我看你们还算勤快,就留下来帮占九干活儿吧。”
许是占留云很少说话,更很少笑,他这微微一笑,甚是暖心,本就十分清俊,笑起来似是屋里多点了几盏灯似的。“师傅真好看。”白展鹏心直口快地说了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一下子收了笑,皱了眉道:“出去吧,明天天不亮就要早起做功课的,谁起不来,就立刻下山。”
“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听到了吗?快回去睡觉吧。“占九拉着两个孩子走出去。
“就你多嘴。”庄子阳嗔了白展鹏一句。
“师傅是好看啊。”白展鹏不知道自己错在何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师傅不喜欢,以后就别说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是大事。”占九道:“你们两个小子有福气,少主不单有本事,心肠也很好,你们日后好生跟他学,好好服侍他,他会对你们好的。“
“是,九爷爷,我们会的。”庄子阳点点头。
占九一左一右的领着两个孩子,边走边道:“子阳八岁,展鹏七岁,展鹏以后就叫子阳哥哥。“
“好的,子阳哥。”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展鹏。”
占九笑着看看白展鹏又看看庄子阳,白展鹏虽然眉目不及庄子阳清秀,但性情直率开朗,明眸皓齿的,让人看了就心生欢喜,庄子阳根本是个美人坯子,心思又细,日后长大了,必然不是俗物,想想卓风实在用心良苦,走遍天下才找到这两个孩子来伺候留云,只要能看着这两个孩子于留云圆房成家,就算报了占家的恩德,来日九泉之下也敢面见卓风的父亲了。

天还未亮,占留云起身练功,就看到山崖边,两个孩子已经和占九一起练习拳脚了,占九虽然轻功不错,其他的却是一般。占留云看了两眼便暗自摇头,走过去道:“你去做饭,我来教他们。”
“饭已经做好了,放在炉膛上热着。“占九道:“子阳半夜起来就去做了,少主既然起来了,我去洗衣服好了,我这三脚猫的功夫只能洗衣服。”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去吧。”占留云摆摆手。
“徒儿拜见师傅。”庄子阳拉了拉白展鹏的袖子,两个人给占留云磕了一个头。
占留云两只手抓住两个孩子的胳膊,提拎起来,手上逐渐加力,两个孩子吃痛,额上出了汗,兀自不吭声,片刻,占留云放下两人,只说了一个字。“好”。

学艺虽苦,师傅授业时候很是严厉,但平素却很温和,阳光晴好的时候,师徒三人会坐在木屋前的大树下,晒着疏疏离离的光影,喝一壶茶,读一本书,弹一曲琴。庄子阳医术,轻功,弹琴,都很得占留云的真传,白展鹏醉心武功,内外兼修,四五年下来,两个少年已能在药王山上如履平地。几个人在占留云的木屋旁又盖起了一间房子,不是冬天的时候,两个少年就在自己的房子里住,冬天的时候,就都挤到占留云的房子里住。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药王山的冬天很美,也很冷。外面下着鹅毛大雪,占留云坐在炉火旁看书,白展鹏坐在铺着毛皮的地板上,靠着师傅的椅边,被逼着背他怎么背也背不全的药典,庄子阳靠在藤椅的另一边,仔细看着从满山洞的书里搜罗出来的一堆武功秘籍。占留云的心思好像全在自己看着的那本书上,可只要白展鹏一走神,总能结结实实的挨上占留云一巴掌。
“师傅“白展鹏苦着脸道:”我真背不下来,要不我去找九爷爷吧,他早晨就出去了,现在还没回来。”
“坐着背不下来吗?”占留云看也不看他,用手指了指墙角:“跪在那边去背。”
“跪啊,我背,我背,我马上就背。”
“子阳。”占留云道:‘’去弹个曲子给我听。“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 庄子阳恭恭敬敬拿了琴过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道:“子阳哥,你手都被师傅打肿了,还能弹吗?不如我们一起去找九爷爷吧。”
占留云放下书,对庄子阳道:“手伸过来我看看。”
“没事的,师傅。”
“伸过来。”
“是”庄子阳伸出双手,前几日因为没有把谱子弹成师傅想要的样子,被占留云一顿好打,藤条抽了几下在手上,肿起了好大的包,他把手套在棉套里好几天,占留云以为他怕冷也没介意。
“去把跌打的药油拿来。”
“是。”白展鹏从占留云的药箱里把药油拿出来,“师傅,我给子阳哥上药吧。”
“我来。”占留云给庄子阳涂上药油,轻轻揉按几下,“过两天就没事了,肿成这样也不上药,可是跟师傅怄气么?”
“没有,子阳不敢。”庄子阳忙道:”九爷爷给我上了药了,说没事,也说过两天就好。“
“不舒服就跟师傅说,这琴不弹了,去拿针来,你和展鹏在师傅身上走几针。”
“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露出两个胳膊,“曲池,大陵,支沟,温溜,小海,三里,五里,一针针的扎,别急。“
“是。”
庄子阳行针有序,很快便扎完了,等到白展鹏,第三针下去,就被占留云踢到一边,斥骂道:“你这笨蛋小子,没有一针能扎对。”
“师傅,我不是这块料。”
“那你是哪块料?”
“打啊,要不我和子阳哥过两招,他肯定不是我对手。”
“是么?”庄子阳也是争强好胜的心性,站起来就要比划。
“不许在屋里打架。”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哦”两个少年都垂了手,乖乖坐回原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子阳,展鹏。”门外占九喊道:“看看我弄来了什么?”
“九爷爷”庄子阳和白展鹏站起来就往外跑,推开门,冷风呼呼吹进,两人伸手把占九拉进来,赶紧关上门,一眼看到占九手里的野鸡,庄子阳笑问:“这么冷得天,您哪里打来的野物?”
占九笑道:“就算你们叫我九爷爷,我也就四十来岁,还没那么老,看着这东西找食吃也还追的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口水都快流下来,“走,九爷爷,我们帮你做。”
“外面太冷。”占留云道:“屋里有火,烤着吃吧,吃完了,你们再给你九爷爷屋里烧火去。”
“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烤鸡香得扑鼻,师徒主仆都吃的香甜,两个少年吃完了,就去占九屋里生火。占九一边收拾着屋里,一边说道:“子阳十二岁了,展鹏也十一岁了,再过三年,就能服侍少主了,想当初,上官云十四岁就已经服侍你爹了。”
占留云闭目养神道:“太小了,过几年再说吧。”
占九心中暗笑,其实这占留云也不过才二十一岁,只是被两个孩子师傅长师傅短的叫了这么些年,越发的老气横秋了。
“你是在笑我。”占留云不睁眼道:“才十四岁。。。。。。的确是太小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少主没有心思,就会觉得小,若像你爹对上官云那般,只怕十四岁都是等了好久了,展鹏他。。。。。要看少主的心意。。。。。。子阳还是很不错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都一样,还是孩子,你别说了,下去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少主。”占九道:“那两个孩子今天晚上跟着我睡?”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一摆手,“把柜子里那两床棉被抱走。”
“是,少主歇息吧。”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冬去春来,南方的天气转眼就变得热了,不下雨的时候,山顶上简直是说不出的舒服。药王山上到处都是草药,庄子阳和白展鹏拿着占留云列下的单子,去到山上的各个角落采药,山上十步一景,两个少年一边采药,一边赏景,饿了就嚼上几口干粮,渴了,就喝上几口泉水,不知不觉得就到了晚上,这才意识到须得赶紧回去,不然会被师傅打骂了,两个少年加紧脚步往回赶,天黑得透了,好在两人熟识来路,倒也走得不慢。突然,前方传来疾行的脚步声。庄子阳和白展鹏对望一眼,便都蹲了下来,藏在高草后面。
“这小子跑得倒快。”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身上有伤,跑不远。”
“堂主说了,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不然就得把我们。。。。。。。”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生当然是要见人,这死。。。。。。。呵呵,如果掉在山涧里,哪还找得到人。”
“掉在山涧里也得找到人。”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找不到他,日后修罗堂的日子恐怕会很麻烦。”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副堂主。可这药王山是江湖禁地,有进无出啊,我怕。。。。。”
“什么禁地,不过吓唬人罢了,有我沈庭在,就不信什么有进无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副堂主威武。”
庄子阳和白展鹏等他们走得远了,方才站起身来。
“子阳哥,他们好像也是往山顶去的,我们怎么办?”
庄子阳道:“那就跟着他们好了,这帮人是过不去铁索桥的。”
“那可不一定,我看他们也都是练家子,要不要通知师傅。”
“师傅现在八成在洞里看书,这儿离那儿太远,你吹了哨笛师傅也听不到,怎么也要到铁索桥那边。”
“那好。。。。。。我们就悄悄跟着他们,他们要是一直去山顶,我们到了铁索桥就吹哨笛,通知师傅。”
“嗯,我们走。”
两人刚走了不远,就听旁边的草稞子里窸窸窣窣的传来几声呻吟,一个和他们两人一般年纪一般身形的少年正在从暗影里费力爬出来。
“谁?”白展鹏低声喝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你们是谁?”月光下,那少年手里紧紧握着一把匕首,灰色的衣服上布满血迹,满头满脸的也都是伤痕,他的眼睛很大很亮,目光中虽有惧怕,但更多的是倔强和愤恨。
“他们想抓得是你么?”庄子阳走过去,蹲下来道:“你别怕,我师傅是大夫,他就住在药王山里,你叫什么名字?他们为什么抓你?”
“我叫许睿,他们是坏人。”说完,便闭了嘴,别过眼去。
见许睿不想多说,庄子阳道:“他们往山顶去了,我们带你下山吧。”
“不用了,我自己能行。”说着,许睿艰难地想要站起来。
看他腿上汩汩流出的血,白展鹏道:“你别硬撑了,你腿上伤很重,不治的话,你是跑不了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许睿心知白展鹏所言不虚,但又不能完全相信面前的两个少年,犹豫间,远处又有不少人爬上山来,前面后面都是修罗堂的人,许睿哼了一声道:“他们想杀我,没那么容易,我和他们拼了。”
“双拳难敌四手,这么多人,你还有伤,怎么拼啊。”庄子阳道:“跟我们走吧,先找我师傅治你的伤。”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许睿看看前后,似乎也没有别的出路,不管怎么说,面前这两个和自己一般大的少年不像坏人,或许和他们走还能存有一线生机。
汪汪几声狗叫声传来,“不好,有狗。”庄子阳和白展鹏扔下药篓,架起受伤的许睿,“快跑,咱们过百草溪,走天女洞那条路。”
“好。”
两个少年施展轻功,架着受伤的许睿往百草溪跑,后面的人发现了前方的异动,和前面的人一起汇合追了过来。
沈庭轻功不弱,行进的速度远胜三个孩子,但是庄子阳和白展鹏对药王山里的路十分熟悉,穿山过洞的,竟是一口气跑到了铁索桥边。二人负重狂奔,已是筋皮力尽,腿一软,三人都倒在蒿草丛生的铁索桥头,许睿虚弱道:“这些人心狠手辣,你们快走,不用管我了,就算睿儿死了,也会感激两个哥哥此番救命的大恩。”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死了就别提恩了。”白展鹏和庄子阳爬起来,把许睿拖到一旁的树后,听声音,那些人马上就要追到跟前,白展鹏把哨笛从脖子上拿下来,挂到庄子阳的脖子上,“子阳哥,你轻功好,我现在腿软,过不去铁索桥,你一边跑,一边吹,运气好的话,师傅马上就能听见了。”
“那你呢。”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从旁边捡起一杆粗树枝:“我拖住他们。“
铁索桥很长,直通山顶,但没有桥板,山风一吹,硁硁丁丁的摇晃,若非轻功卓绝之人,根本不能走过铁索桥,庄子阳轻功虽好,但也从没有从桥上走过,他咬咬牙,勉强提足了气,跃上铁索桥,山风呼啸,庄子阳要过桥就无法吹响哨笛,身后打斗声起,庄子阳心一横,停在索桥中央,吹响了哨笛,真气一泄,顿时就要掉下去似的,他心中恐惧,抱住铁索,大声喊道:“师傅。”

占留云在山洞里看了一天的书,都忘记了天色已晚,他走出洞口,舒舒筋骨,山风吹来,仍有些凉意,占留云刚要下山回转木屋,听到隐隐的哨笛声起,“少主。“ 来给占留云送衣服的占九显然也听到了哨笛,焦急大喊。
占留云疾步跑到山洞的另一边,飞身跃下山顶。
占留云落在铁索桥上,抱起摇摇欲坠的庄子阳,轻步走过桥去,将庄子阳放了下来。沈庭一把长剑架在了白展鹏的脖子上,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个从天而降的青年男子,月色皎洁,虽在深夜,也还能看得清楚,但见这青年身着月白色的长衫,头发比寻常男子要长上一些,用黑色的发带束着,身形高岸潇洒,容貌十分英俊,看年纪不过二十来岁,神情却是冷漠孤傲,拒人于千里之外。
沈庭有江湖第一美男之称,自负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可在这青年男子面前,竟有些自惭形秽之感,“敢问先生高姓大名。”
占留云双手负在身后,冷冷言道:“放了我徒弟,我可以饶你不死。”
三颗心于2017-06-04 15:25发布 三颗心于2018-10-07 19:59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