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寻香记 >>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校军场上,庄子阳被关在一个铁笼子里,四肢和脖颈上都锁着铁链,铁链的另一端被紧锁在铁栅栏上,庄子阳几日水米未进,浑身没什么力气,但求生本能和内心的高傲让他仍自撑足了一口气,冷冷看着那个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国舅。烈日当空,叶倾寒坐在校军场的高台上,侧着身子,眯着一双凤眼,看着铁笼里的少年。叶倾寒不过二十来岁,肤白如雪,毫无血色,他手指纤长,容颜虽算不上醒目的漂亮,但胜在清秀却不显阴柔,别说他穿了那样的锦衣华服又是前呼后拥,就算是一身布衣,照样也会让人一眼认出,断不会淹没在市井之中。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叶倾寒道:“你打死了一只白虎,另一只思念爱侣也一病不起,那曦月公主也因为她的爱虎被杀,伤心难过出不了门了,你说你惹了这么大的祸,可让本官拿你怎么办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国舅此言差矣。”庄子阳道:“建安军营上万军马的安危还比不了一个外族进献的畜生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马难道不是畜生?”
“是畜生,但畜生和畜生不一样,军马是保家卫国的畜生,那白虎又算什么?”
“你是大夫,手伤性命,难道你就没有一丝愧悔之心?”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是大夫,不是和尚。”庄子阳被白展鹏撞伤之后一路来到建安军营,他没有时间养伤休息,已然元气大伤,又强自运功,劈死白虎,伤了脏腑,再加上连日未进食水,身体很是虚弱,可他虽然十分清瘦,容貌却仍俊美得耀眼,看得叶倾寒有些失神,他轻轻咳了几声,传到庄子阳耳中,庄子阳淡淡道 :“你病了,而且病得不轻。” 叶倾寒听罢,不知怎的竟是忍不住又咳嗽了几声,他站起来,走向铁笼,随身侍卫佟定鑫紧紧跟着他,叶倾寒看着庄子阳的脸,低声道:“我再和你说一遍,跟我回国舅府,做我的贴身大夫,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庄子阳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声道:“去你妈的。”
当了佟定鑫,叶倾寒的脸上挂不住了,冷哼道:“信不信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庄子阳闭上双眼,一句也不想搭理他,要不是那夜叶倾寒孤身进了马圈,从身后抱住自己亲吻,恰巧被来寻自己给白虎医病的曦月公主撞见,花容失色之下,苗芊素失手放出白虎,白虎先扑向的是叶倾寒,马群已然受惊,自己一心只想救人才不得不出了手,若知如此,当初还不如让白虎吃了这国舅。
叶倾寒又看看那只白虎,白虎看庄子阳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只美味的山羊,饿了几天的猛兽,挣着身上的铁链,一爪一爪扑向庄子阳,稍有可能,就会急窜而上。“庄子阳,你看,我的人抓着白虎身上的铁链子,他们稍稍放一放,你就会少块肉,再放一放,你就又会少一块肉,这可比凌迟还过瘾,你现在后悔还来的及。”
庄子阳睁眼看他,又再说了句:“去你妈的。”
叶倾寒气得脸色阴沉,他手一抬道:“放”。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话声刚落,白虎哮声已起,校军场上的军兵已有些躁动,白虎刚要向前,一条血色的长绳不知从哪里飞来横在白虎和庄子阳之间,刺鼻的气味让白虎一下子失了英气,俯趴在地上,满眼尽是惧色。“铁藤蛇血。”庄子阳震惊之下,向血绳飞来的方向望去,就见占留云一袭青衫,背着长长的黑色铁匣,站在高台之下,他身形高过众人,站在人群之中,非常显眼。“师傅。” 庄子阳大喊,眼眶竟自湿了。
占留云缓缓步上高台,向铁笼走去,已有侍卫想要用手拽开长绳,刚一触碰到绳子,手指如同烈火焚烧般痛彻全身,“别碰,有毒。”庄子阳喝止了侍卫,他知道占留云面冷心善,从来不屑用毒,此番竟用上了铁藤蛇血,他看得出来,师傅虽然面上不惊不怒,但身上已经满是戾气,铁匣平素锁在藏书洞,里面的东西件件可以杀人,看来如果带不走自己,师傅可是要违背本心,大开杀戒了,可师傅就是再厉害,也不可能杀尽这么多人,如此一来,岂不是凶多吉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师傅。”庄子阳满目是泪。
“你还好吗?”占留云温声问他,声音目色尽是温柔。
“我。。。。。还好。”
“对不起啊,师傅来晚了。”
“师傅。”庄子阳含泪摇了摇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转头看着被侍卫团团围护的叶倾寒,冷冷问了句:“你是国舅?”
“正是,你是谁?”
“我是子阳的师傅,我叫占留云。”
叶倾寒倨傲道:“师傅?你也是大夫?”
“是。”占留云道:“子阳的医术是我所教。”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你劝劝他,和我回金陵,去我府上给我当贴身大夫,就伺候我一个,当然,你也可以同去,我会好好赏你的。”
“贴身?”占留云一皱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啊,贴身。”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快死的人才需要贴身大夫。”占留云说得轻描淡写,可把叶倾寒气得一通咳嗽。
占留云淡淡道:“你还真是需要贴身大夫了。”
“你。。。。。。。。别说废话了。“叶倾寒气道:”我姐姐是当朝的贵妃,太子的亲娘,什么样的太医我请不来,但我就是想要庄子阳。”
“你姐姐没教过你,你想要,也要问问人家愿不愿意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不愿意又怎样?我是国舅。”
“那我问你,你要子阳还是要你自己的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什么意思?”
“你已病入膏肓,半年之内必然暴毙,如果我没有说错,恐怕早有太医断定你活不过二十五岁,所以才有人任你如此妄为。”
叶倾寒一怔,的确在自己十岁的时候,宫里的太医就说过自己不是长寿之人,就是拼劲宫里所有太医的医术,也保自己活不过二十五岁,那个时候姐姐也是不信,还为此杀了几个太医,宫里宫外再没有人敢提及此事,此时占留云又再说出这句话,叶倾寒心里不禁敲开了鼓。“你。。。。。。你胡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不是胡说,你心里有数,放了子阳,我保你续命三年。”
“你。。。。。你胡说。。。。”叶倾寒惊怒交加,沉声道:“杀了他们。”
大内侍卫听了叶倾寒的令,个个持剑杀过来,占留云从肩上卸下长匣,甩了一个半圆,把长匣重重放在地上,至刚至烈的内力将一众大内侍卫震了开去,有侍卫带了手套,拿开那个沾满蛇血的青绳,白虎刚要起身,占留云一拍铁匣,拔出铁萧里的长剑,将铁萧射向白虎的脑门,铁萧直入虎头,白虎一命呜呼,倒地不起。
营外马蹄声起,不知是谁喊了声,“王爷来了。”
营外的小路上,数十匹战马护卫着建安王卫峥飞奔而来。白展鹏施展轻功,一路跑向建
安军营,看到前方有军兵骑马挡路,心中焦急,顾不得许多,他看两旁树木枝叶繁茂,腾身跃起,以树枝借力,从树梢越过军兵,可骑兵不知道白展鹏意欲何为,以为遇到了刺客,卫峥的女侍卫秦若雨更将手中的铁爪长鞭抓向白展鹏的脚踝,白展鹏情急之下,挥掌扫向秦若雨的铁爪,铁爪被白展鹏震偏了方向,秦若雨心下一惊,又再射出袖箭,被白展鹏用霓虹剑的剑鞘挡开,秦若雨显然是认出了霓虹剑,犹豫间,白展鹏已越过马队,疾步跑进了军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卫峥看着白展鹏的身影,暗自道:“好俊的轻功。”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王爷。”秦若雨道:“那是霓虹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嗯。” 卫峥看白展鹏跑进军营如入无人之境,侧头喝问卫聆风道:“是你安排的?你认识他么?”
“他是子阳的师弟白展鹏。“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又是庄子阳。”卫峥一听子阳两个字就头疼。
“爹,救人要紧。”卫聆风道:“就算您不信我,也要信江先生,这师徒三人真不是凡夫俗子。”
卫峥瞪了儿子一眼,“进营。”
“是,王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高台之上,占留云以一敌众,他身形飘忽,内力更是无人可及,招式凌绝,虽未杀人,但也将大内侍卫伤得指指皆断,铁匣重若千斤,根本无人可以靠近。
“师傅。”白展鹏跑到近前。
“去救子阳。”占留云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白展鹏一眼看到了高台边上的铁笼。
“杀了庄子阳。”叶倾寒看情形不对,对佟定鑫下了令,佟定鑫跃过去,拉紧庄子阳脖子上的铁链。
“展鹏。”庄子阳不能回头,但也听到了白展鹏的声音,他用力抵抗脖子上越来越紧的铁链,大声呼喊。
“子阳哥。”白展鹏跃将起来,拔剑劈向佟定鑫,怒喝道:“放开我哥哥。”
剑气逼人,佟定鑫不得不放开庄子阳,他躲开身后的利刃,霓虹剑劈在了铁笼上,铁栅栏应声而断,白展鹏一怔,随即绕着铁笼,将铁栅栏劈开了一圈,他提足内力一掌推去,铁笼立时飞去了一半,白展鹏又用剑斩断庄子阳身上的铁链,庄子阳身子一软,险些倒在地上,白展鹏扶住他道:“哥,你怎么样?”
“我没事。”庄子阳道:“快去帮师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不用我帮。”白展鹏狠狠瞪着不远处的叶倾寒,“那个就是国舅,我杀了他。”
“展鹏不可。”庄子阳想要拦他却也拦不住。
占留云高声喝了句,“不许杀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暗自咬牙道:“不杀我也弄残了他。”
白展鹏持剑跑向叶倾寒,佟定鑫一步挡在白展鹏面前,两人过了十几招,白展鹏宝剑在手,又功力过人,他像没听见占留云的话,刺向佟定鑫的剑刃,招招致命。佟定鑫全然想不到这个十几岁的少年居然有这般功夫,这少年虽然难缠,可主子若是受伤,自己也难逃一死,所以也是拼死抵抗白展鹏的攻势。
余光见卫聆风已经带人护住了庄子阳,白展鹏心里有了底,更是一心只想好好教训教训叶倾寒。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眼见着佟定鑫根本不是白展鹏的对手, 卫峥担心叶倾寒若在建安受伤,自己可是无法担待,命秦若雨道:“快去救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秦若雨飞身上了高台,拦住了白展鹏,秦若雨已经见识过白展鹏的内功,知道若硬碰硬,自己也未见得能胜,只是她兵器奇特,又藏有一身的暗器,白展鹏倒也被她缠得一时脱不开身。叶倾寒当然知道建安城里无人敢对他怎样,他有恃无恐,指着白展鹏道:“杀了他。”
占留云闻言,目中寒光一闪,他按下铁匣上面的凸起,一排箭筒弹了出来,铁箭射出,吓的叶倾寒抱头藏在一众侍卫身后躲避。占留云放下铁匣,持剑跃向叶倾寒,秦若雨想要拦阻,占留云道:“你是女人,我不想伤你。”
秦若雨又气又恼,她长鞭还未挥出,就被占留云一掌震出高台。占留云施展步法,避开大内侍卫的刀剑,如鬼魅一般来到叶倾寒面前,长剑一挥抵住了叶倾寒的喉咙:“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么?”
“占先生手下留情。“ 卫峥急忙跃上高台,说道:“杀了国舅可是灭九族的大罪。”
占留云气道:“我没有九族。”
“但是我卫峥有,建安军营里人人都有。
占留云强压怒气道:“等我师徒三人安然离开建安,我自会放他活命。”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卫峥。。。。。。救我。。。。。。”叶倾寒慑与占留云的气势,有些害怕了。
台下弓箭手已经摆好兵阵,只等卫峥下令,可卫峥惜才之心已起,也知道不能和这师徒三人鱼死网破,只能说了句:“占先生不要让本王为难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王爷”庄子阳上前几步,跪地道:“此事因子阳而起,与我师傅,师弟无关,只要王爷放我师傅,师弟离开建安城,子阳可以去金陵领罪,要杀要剐,子阳一人承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哥,要死我们一起死,就是死,我也要拉上这国舅垫背。”白展鹏气喊道:“师傅,别放过这王八蛋。”
“好吧。”卫峥一挥手,“本王答应占先生,只要你放了国舅,我保你师徒安全离开建安城。”
“卫聆风。”占留云的剑仍然抵着叶倾寒的脖子:“你爹说话算数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当然算数。”卫聆风道:“请占先生以大局为重。”
占留云放下剑,庄子阳从地上捡起铁箫,跪在占留云面前,双手举过头道,“师傅,子阳给你惹事了,对不起。”
占留云将剑插入铁萧,从地上拉起庄子阳,握着他的手,柔声问道:”能走吗?“
“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要我抱你吗?”
庄子阳脸一红,低头道:“不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哥,我扶你吧。”
“去,不用“庄子阳打开他的手臂:“师傅累了,你去帮师傅背着铁匣子就行了。”
“哎。”白展鹏点头哈腰似的去干活儿了。
师徒三人转身想要离开,白展鹏低头间,怀里揣着的告示掉在地上。
卫峥看到,问了声:“是你揭了告示?”
“是我师傅让我揭的。”
卫峥大喜过望,抱拳道:“听闻占先生可以妙手回春,既然揭了这个告示,可否留在军中,医治好军中的瘟疫再走。”
“可以,三日之后我们再来。”占留云看了看叶倾寒道:“只要不让我再看见这个国舅,我保你军营上下,无论人畜都是药到病除。”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卫峥。”叶倾寒气道:“他师徒杀死贡品白虎,你放了他们,难不成你要替他们去和皇上请罪?”
“是,本王去请罪。”卫峥白了一眼叶倾寒,转头对占留云道:“占先生请便,三日之后,本王恭候先生。“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一抱拳,“告辞。”
三颗心于2017-10-06 10:18发布 三颗心于2017-10-06 10:29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