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寻香记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晨光暖人,江月华走出房间,就见占留云已然坐在天井的茶桌前喝茶,“占先生,怎么起得那么早?”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习惯了。”占留云起身请江月华落座:“药王山里鸟儿起的都早,吵得人睡不着,就养成了早起的习惯。”
江月华看看面前的空茶杯,“空腹喝茶会不会伤胃?”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已经吃过早饭了。”
“啊,是么?”江月华向四处寻望,就见江小扣端了热腾腾的早饭出来,问道:”是你早起做的?“
“是展鹏哥做的,我闻见香味儿才爬起来的。”
“这孩子是我收养的,从小没有父母,让我宠惯坏了,还要客人起来做饭,太不像话。”江月华言语虽是责备,语气却是和缓,脸上也带着微笑:“占先生不要见怪才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昨夜多有唐突,还请江先生见谅。”占留云举起茶杯:“留云以茶代酒,谢江先生收容之情。”
“占先生言重了。”
“算尽天下事,不计身后名,渝北江门,绝迹江湖的时候,留云还没有出生,江先生叫我留云就好了。 ”
江月华一怔,“你如何得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用手指蘸了茶水,在木桌上轻轻点了几点,又将它们连成几条线,白展鹏看了一眼,便向四周瞅瞅那些如饰物般自然散落的瓶瓶镜镜,花花草草。
江月华讶异道:“想不到占先生对易术如此精通。”
“江先生过誉了,留云擅长的只是医术,而非易术,不过一些家传的东西,若丝毫不通易术,是没有办法学的,所以才略知一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先生太谦虚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一杯清茶推过去,“我看江先生是个痛快人,留云也不想绕弯子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有话请说。”
“江先生可识得建安王卫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认得。”
“可有深交?”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还。。。。。好。”江月华道,“你想结识卫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一叹,“其实不想,占氏一族隐居世外已经有三百多年了,家训不得出山入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一提家训,白展鹏便不屑的把脸转向一边,看到占留云对他挥挥手,忙不迭的拉着扣儿去房间吃去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饮了杯茶,又道:“所谓双拳难敌四手,我和展鹏武功再高也敌不过建安军营二十万兵将,我师徒三人自当同生共死,但也犯不着找死,此中关键还是建安王爷。”
“占先生所言不错,其实。。。。。。。王爷正在用人之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摇摇头道:“我是大夫,只会看病。”
江月华一笑:“卫聆风当着我的面对子阳说,以他的本事,当军医太大材小用,你猜子阳怎么说。”
“他说什么?”
“和你刚才说的一样,我是大夫,只会看病。”江月华道:“子阳和展鹏都是一身本领,还都有礼有节,占先生教徒有方啊。。。。。说吧,你需要江某做什么?”
“请王爷出面保子阳一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已经做了。”
“他没有。”占留云道:“真做和假做大不相同,我已仔细想过,王爷谎称家中姬妾去世,不想留国舅入府,只是不想招惹是非,子阳不过一介军医,他也犯不着为子阳得罪国舅,只是卫聆风一心想保住子阳,不惜使用苦肉计,王爷想出的法子不过是为了敷衍卫聆风罢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既然想得如此透彻,我也不妨跟你实说,卫峥那个人,聪明又固执,他认定的事情,多半是不会改变的,卫聆风么。。。。。对子阳有些别的心思,他觉得没人知道,可根本逃不过卫峥的眼睛,卫峥不杀子阳已经不错了。”
占留云听罢,脸一沉道:“其实王爷过虑了,子阳不会对卫聆风有半点心思,卫聆风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
“你这么确定?”
“当然确定,只要子阳能够活命,留云一定会带他回药王山,顺便我也一定会把他军营里的瘟病彻底根除。”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做得到?”江月华道:“这瘟病来势汹汹,谁都束手无策,子阳也维持的很辛苦。”
“我当然能做得到。”占留云的目色一贯的傲然。
“算尽。。。。天下事。”江月华呵呵笑道:“可为何我竟算不出你占留云究竟何许人也?”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江先生不用算了,留云闲云野鹤,不值得先生一算,但是留云答应先生,如果先生可以说服王爷救下子阳,将来只要是先生想救的命,以三次为限,留云绝不推脱。”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江月华道:“其实天下之大,既没有江某的朋友,也没有江某的敌人,所以也没什么我想救的命,如果事成,江某只有一事相求。”
“江先生请讲。”
“我与你八拜结交,可好?”
占留云一愣,低头喝了杯茶。
“占先生看不起江某?”
“当然不是。”占留云何尝不知,八拜结交要的不是一时的恩义,而是一世的相交,他顿了顿道:“留云与尘世无缘,恐怕会辜负了江先生的看重。”
“既如此,江某不勉强先生,我虚长你几岁,你以后可以叫我一声江大哥,不管你是否愿意与我八拜结交,就看你为了子阳可以孤身犯险,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进建安军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们一起等卫聆风的消息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屋内,江小扣一直站在门边仔细去听江月华和占留云说话,忍不住对白展鹏道:“展鹏哥,你师傅是不是特别有本事?”
“啊,你说什么?” 江小扣敢偷听,白展鹏可不敢, 他也不知道江小扣指的是什么,只是一边吃,一边囫囵说道:”哦,他就那样。“

度日如年,卫聆风总算传来了讯息。江月华将飞鸽传书交到占留云的手中,占留云看了看,神色十分凝重。
时过三更,占留云睁开了双眼,这里离建安军营不远,按卫聆风派人来传的口讯,生死就在明天,翻了个身,白展鹏低低喊了声,“师傅。”
“你怎么还不睡啊?”占留云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睡不着。”白展鹏道:“你不也睡不着?”
“你放心,我不会让子阳出事。”
“嗯。“白展鹏转过身去:“睡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侧了身,手环过白展鹏的腰,拉开了他的裤带。
白展鹏一下子抓紧了裤子,“你干嘛?”
“干嘛,干你啊。”
“别,别,别。。。。。明天那么大的事,你还有这心思?师傅。。。。别。。。。。。我没吃药。。。。。唔。。。”白展鹏的唇被占留云堵了个结实,他想抗,但也不能玩儿命的挣扎,毕竟是在人家家里,又是在大半夜,推搡之间,裤子早被扒了扔去一边,胯间之物也被吻得抬了头,占留云拉下自己的裤子,打开白展鹏的双腿,很轻易的找准了地方,挺入的一瞬,占留云一手捂住了白展鹏的嘴,将痛叫声闷闷锁在了白展鹏的喉咙里。白展鹏觉得呼吸不畅,他用力掰开占留云的手,呜咽了声,“你快点。” 拽过被角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占留云尽情宣泄,又用力吻遍白展鹏的唇颈和身子,趁白展鹏情迷之时,将手中的丹药放进白展鹏的口中,他抬起白展鹏的下颌,逼他吃了下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什么东西?”白展鹏问:“你给我吃了什么?”他被骗吃玄香丹吃怕了,抠着嗓子,想吐出来,占留云又再吻了过去,白展鹏呜呜推他,却觉得眼前一阵模糊,沉沉睡了过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江月华站在天井当中,夜观星象,天井离占留云和白展鹏的住的房间很近,屋内隐隐传出的声响,让江月华心下大惊,作为男人,他不会听不出那是什么声音,夜深人静有些这样的声响本也没什么,但这声响是从占留云师徒二人的房间里传出来,这就太不一般。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江月华虽然也经常无视俗世礼法,但师徒如父子这是世间的铁律,没有人会无视,就算占留云再年轻,他也是白展鹏的师傅。一念及此,江月华皱了皱眉头,想来庄子阳下山恐怕也是别有隐情。但君子不探人隐私,江月华也只是暗暗叹了口气,走得远了些。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过了好一会子,占留云推门出来,他顺着江月华的目光看了看天,问了句:“江先生怎么还没睡呢?”
“我想算算子阳的吉凶。”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替子阳谢谢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江月华道:“你不想问问是吉是凶吗?”
占留云摇摇头,“不重要。”说完,他转身回到屋内,背上了铁匣子。
“江先生,留云有一事相求。“
“你说。”
“若我和子阳不能全身而退,可否帮我照顾展鹏?”占留云道:“你我不过初识,如此重托留云也是迫不得已,展鹏和子阳一样,也是孤儿,而且。。。。。他有腹痛之疾,犯起来生不如死,我看先生对扣儿很是关照,不如就让展鹏也跟在先生身边,也算有个亲人朋友。这小子脾气虽然不好,但心软,我管教了他这十来年,只要不犯病,他本事绝不输人,饭也做得很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好,我答应你。”
看江月华如此爽快,占留云抱拳道:“多谢江大哥,留云先走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这就算是与我八拜结交了吗?”
占留云沉吟道,“这个。。。。。好。。。。。好吧。。。。。。”
江月华看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勉强,哈哈笑道:“我看你啊,不如出山吧。别回去了。”
“祖训不可违。”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展鹏呢?”江月华问。
“我让他睡了,一时半刻醒不过来,解药在我药箱里, 你一看便知,过了午时你再给他用,如果一切顺利,我和子阳应该已经回来了。”
“你没有话要留给他吗?“
“对不起。”
“你说什么?”
“对不起,这就是我留给他的话。”
说完,占留云打开熙枫阁的大门,在夜色中,向建安军营大步走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天边刚刚露出亮色,江月华推开房门,看到白展鹏在床上躺着,身上盖着被子,他走过去,喊了声,“展鹏。”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没有动静,兀自沉睡。旁边床上,散落着白展鹏的衣衫和亵裤,江月华摇摇头,打开桌子上的药箱,第一层上只有一个红色的药瓶,他拔出瓶盖,飞出一股刺鼻的味道,白展鹏嗯咛一声,翻了个身,江月华将药瓶放在白展鹏的鼻子下面,白展鹏打了个喷嚏醒了过来,手一摸,身边没人,“师傅。”他一下子坐起来,看到江月华,急问道:“江先生,我师傅呢。”
“他走了,去救子阳了。”
“他。。。。。他自己走了。”白展鹏急坏了,想要马上下地,刚一揭被子角,意识到自己一丝不挂,被下透出的浊香味道让白展鹏的脸一下子红了,股间还黏腻腻的不舒服,他微微抬了抬头,一双大眼闪闪烁烁的看着江月华,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江月华把桌上的衣服包裹递给他,又给他拿了些草纸,如无其事道:“我先出去,你收拾好了就出来找我。”
“哎,谢谢江先生。”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江月华在院中站了一会儿,白展鹏推门跑出来,“江先生,我师傅去哪儿了,是不是去建安军营了?”
“他怕你出事,托我照顾你,他让我告诉你三个字,对不起。”
“他放屁。”白展鹏眼眶红着就要往外跑。
“等等。”江月华用手指了指一边的兵器架:“拿把东西防身吧。“
白展鹏想了想,转身跑回屋内,他从包裹里翻出那张寻医的告示,揣在身上,经过兵器架时,从几十把兵刃中,顺手拿了一把剑,那剑通体漆黑,十分的朴拙,手柄处是青铜和黑玉所制,触之生温。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展鹏哥。。。先生”江小扣看着白展鹏的背影,急道:‘先生,那把剑。’
   江月华一笑,:“即有缘,就送他了。”心中暗暗道,霓虹一出天下变,这剑沉寂了百年,苦等了百年,终于等到有缘人,不管变天下的究竟是谁,必定和这个孩子脱不开干系。
三颗心于2017-09-21 23:01发布 三颗心于2018-01-16 19:49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