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寻香记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凌晨时分,占留云起床穿衣,看身边白展鹏仍在酣睡,推了推他道:“起来,我们去回城。”
白展鹏嗯了一声,翻过身去,没动静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起来。”占留云一声喝,白展鹏“噌“的坐起来,穿得比占留云还快,两人草草洗漱收拾,出门的时候,庄子阳已经背了许多药罐等着两人起床,他满眼血丝,显然一夜未眠。
占留云和白展鹏背了剩下的药,师徒三人一起来到回城,将药罐里的药全都撒在了水井里。
占留云在福来客栈门口摆了一排长凳,将药箱打开,为前来看病的男女老幼诊治,病轻些的,他几针下去,那人就能改了些面色,病重些的,占留云也答应十日内每日为他们针灸。庄子阳和白展鹏一直站在他身边帮忙,三人水米未进直到太阳下山,夕阳照在占留云的长发上,
他坐在那里,不急不躁,对前来诊治的人,无论是谁,都是目色温柔,语声亲和,他行针握笔的姿势都十分的好看,白展鹏侧头看他,竟有一刻当真错不过眼去,只觉得怎么看都是看不够的。占留云意识到身边的目光,抬眼望去,白展鹏倏的躲开眼神,看向别处,脸也红了。占留云心中受用,低头一笑,又再凝神诊病。
“先生,先生。”远处一个老者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道:“先生,我是回城马场的场主,我叫秦添,您看看我的那些马吧,上次军爷来,说这些军马要是再病死,就让我们倾家荡产,拿命去赔啊。”
“您快起来。”占留云起身搀起秦添,说道:“子阳,展鹏,你们去看看。”
“是,师傅。”
庄子阳和白展鹏来到回城郊外的马场,马场很大,一眼竟是忘不到头,满地的病马也是望不到头。
两个少年带着马场的伙计给马行针,喂水,灌药。
天色已晚,马场亮起灯笼,当真是灯火通明,秦添养马多年,也请过无数兽医,眼见这两个孩子手法虽然不同,但马儿的精神立时有了起色,心下惊喜,连连道谢,在马场里收拾出一间房子给师徒三人过夜,只说住多久都行。

回城的夜晚,天空倒是深透,繁星点缀,有了灯色,仍是明亮闪烁,师徒三人一张通铺,占留云睡在中间,一左一右是庄子阳和白展鹏,累了一天,睡得早,起得也早。三人天不亮就又出去诊病了。一晃半个多月过去,远近居住的人都送来食品被褥给这妙手回春的师徒三人,有钱的人家还送来许多的银钱。
占留云婉言谢绝,只说师徒三人偶然路过此处,只为救人,不为世俗之物,再过几日,师徒三人就要离开回城了。
秦添却道:“占先生可否告诉我们家住何处,若是再有病疫,也好前去相请。”
见占留云笑而不语,秦添十分着急:“占先生,您就告诉我们仙乡何处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啊,先生,先生是神医,千万告诉我们家在哪里啊。”
“他们住在药王山。”
不知谁朗声说了一句,众人都回头去望,一人走上前来,抱拳道:“这位先生,敢问是不是从药王山而来?”
“是你们。”那人看到站在占留云身边的庄子阳和白展鹏,笑道:“小兄弟,这么快又见面了?”
“你是。。。。。。卫聆风?”庄子阳看他容貌熟悉,想起那日坐在马上的将军,只是他今日身着便装,才没有一眼认出来。
“难得你还能记住我的名字。”卫聆风笑道:“不过上次你们也没告诉我你们叫什么,家在何处,怎么样,现在可以认识一下吗?你们是从药王山上下来的吗?”
庄子阳看了看占留云,不敢回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师傅。”白展鹏道:“上次下山,就是他的人,纵马踩断了人家胳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误会,误会。”卫聆风有些不好意思。
“踩断人胳膊还有什么误会?“白展鹏看看卫聆风的身后,“今天就你一个人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卫聆风笑道:“我这么多人也打不过你们两个小兄弟,今天就我一个人,我可是不敢和你打架的,况且还有你师傅,只是没想到,先生这样年轻,敢问先生尊姓大名?”
占留云不答,转过身去,只对庄子阳和白展鹏说了句:“收拾东西,我们回家。”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师傅。”庄子阳低声道:“人没关系,马不行,这些马得天天有人看着,不然病好不了的。”
秦添急道:“占先生,您好人做到底,这马。。。。。。。”
占留云看看那些马,对卫聆风道:“如果我没说错,你就是为了这些军马来的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先生叫我聆风就行。”卫聆风道:“实不相瞒,我是。。。。。建安军营的参将,本来养马的事情不归我管,可这些马是王爷的爱马,西域那边的马种,日行千里,从小养在这里,我们上次来是收马回营的,没想到出了事请,回营途中,几个兄弟都得了疫病,我怕他们把疫病传回军营就让他们回到这里,就住在福来客栈,而我回建安去请大夫,我一从建安赶回来就知道先生来这儿治病,先生的医术我那几个兄弟十分钦佩,都说先生是在世的神医呢,不如先生和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一摆手,止住了卫聆风的话头,“你带来的医马的大夫都在哪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就在客栈。”
“子阳去把医马的方子和手法告诉他们,我和展鹏在七星岩等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先生这就要走,那我们。。。。。。”
“各位乡亲不要着急。”白展鹏道:“你们回去吧,我师傅过几日一定会再来的,这些天药也用完了,我们也要回去采些才行。”
众人虽然不舍,但也都一一散去。
听白展鹏学着自己的腔调和顿挫说话,占留云暗自一笑,伸臂搂了搂白展鹏。师徒间的亲昵让卫聆风一怔,庄子阳走到卫聆风面前道:“我和将军一起回客栈吧。”
路上,卫聆风问庄子阳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庄子阳。”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弟弟呢?“
“白展鹏”。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们不是亲兄弟?”
“没区别。”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你师父叫什么名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叫占留云。”庄子阳道:“我不告诉你,秦大伯也会告诉你,你还想知道什么?”
“江湖中称药王山是江湖禁地,山里不但有毒,有机关,还有以人为食的武林高手,可有此事?”
庄子阳一笑,“将军自己琢磨吧,实在好奇,可到药王山去转转。”
“不敢,也没空。”卫聆风道:“你们师兄弟的身手我见过,我看你师傅定然是世外的高人,现在朝廷正在用人之际,不如我。。。。。。找人举荐你师徒三人,你看如何?”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师傅不与朝廷为伍。”
“你师傅不来,你们兄弟可以来啊,小小年纪,难道还一辈子隐居深山不成。”庄子阳没有说话,也不想和他多说,两人说着说着已经来到福来客栈,卫聆风带来的大夫不少,有医马的,也有医人的,庄子阳将治军马和疫病的方法和药方都写给了几个大夫,又仔细讲了一遍各种脉象。卫聆风看他虽然满身倦色,但容貌着实出众,明眸如星,气质温文,讲起医道来却是一丝不苟,言谈举止间颇有大将之风,想起刚才看到的占留云,更是鹤立鸡群,粗布青衫丝毫掩不住儒雅华贵的气度,还有那个叫白展鹏的少年,那么野性难驯,在自己师傅面前却只是个单纯的孩子。其实卫聆风一直在暗中观察这师徒三人,越是看得久,就越是感兴趣。
“天色不早了,子阳告辞了。”庄子阳背起药箱,对众人抱了抱拳,转身向客栈外走。
“子阳。”卫聆风追过来,“你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
“没关系。”
“也不知道我下次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你。”卫聆风从腰带上拿下一块玉佩,“这个给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对不起,我师傅说了,我们看病不收钱。”
“拿着,这是我卫聆风的信物,他日如有需要,就来建安,把玉佩拿出来,我保证你在建安城里通行无阻。”
“我真的不需要。”
卫聆风一笑,“你才多大,怎么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他说着,把玉佩放进了庄子阳的怀间。
“随你,我收着就是。”庄子阳道:“告辞。”
“代我向你师傅道声谢。”
“一定。”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还有你弟弟。”卫聆风笑道:“我看他治马强过治人,这孩子身手不凡,武功很不错啊。”
庄子阳点点头,没再多说,转身走了。
七星岩下,白展鹏焦急得往回城方向张望,“子阳哥怎么还不回来?”正说着,就看到庄子阳在夜色中匆匆走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子阳哥。”
“展鹏,师傅。”
庄子阳跑过来,头一晕,一下子扑进占留云的怀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怎么了,子阳?”占留云急问。
“没事,就是有点累。”
“子阳哥,喝水,这还有点吃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草草吃了些东西,喝了水,“走吧,回家吧。我还担心九爷爷呢。”
占留云有些心疼,他揽住庄子阳的胳膊,打横抱起了他,柔声道:“走吧,我抱你走,这些日子你最累了。”
“不用了师傅,我都多大了,还让您这么抱着,我累,您也累啊。”
“没事。”占留云笑道:“你不用担心我,我有的是力气。”
庄子阳实在累了,也困倦难当,索性依在占留云的怀里,径自睡了。醒来时,仍是半夜,身上只穿了亵衣,身边是酣睡的占留云,不禁暗暗道:“难道是师傅一路把我抱上山的。”
他想着,伸臂抱了抱占留云,想要抽回手,却被占留云抓住了手腕,“醒了?”
“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都睡了一天一夜了。”
“真的么?”庄子阳道:“怪不得我这么饿。”
“我给你弄点吃的去。”
“我自己去。”
“不用,你等着。”占留云亲亲庄子阳的脸,起身到旁边拿了些饼子,“吃吧,还是热的,火上温着的。”
“谢谢师傅。”
占留云笑笑,等庄子阳吃过东西,便欺身过去,用舌头舔了舔庄子阳的唇,庄子阳脸一红,“你帮我擦嘴么?”
占留云拉着庄子阳的手覆到自己胯间,轻轻喘息,“它起来了。”说完,伸手拉下庄子阳的亵裤,把他扒了个精光,“躺好了,自己扒开,不然太紧,我进不去。”
“师傅让我们用些油吧,疼。”
“你不懂,你和展鹏什么也不能用。” 占留云用力插了进去,喘着说道:“我太疼你们了,我得天天干你们一段日子。。。。。。让你们习惯就好了。”
“啊。。。。啊。。。。。。师傅轻些。。。。。。轻些。。。。。”庄子阳呻吟着说道:“是因为要生孩子才什么也不能用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怎么知道?“占留云停了身下的动作,“谁告诉你的,占九?”
“是。。。。。。是睿儿。”
“睿儿怎么会知道?”
“他偷看了藏书洞的书,那本秘制玄香丹。”
占留云从庄子阳体内抽出自己,正色问道:“你看了吗?”
“看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留云翻身躺在床上:“你别怕,这个事情,师傅不会逼你们。”
“师傅,我生不了。”
“什么?你生不了?“占留云有些讶异。
“是,我试过那几个穴位,我生不了。”
占留云看看庄子阳的小腹,庄子阳躲开他,护住小腹道:“师傅别试了,太疼,我真的不能生。”
“不能生,不能生就不能生吧,更好,少受罪了。”占留云又再伏上庄子阳的身子,“你不能生,我下次就给你用药油。 ”
“谢师傅。。。。呃。。。。。。呃。。。。。。。师傅轻些。。。。。轻些。。。。。。啊。。。。。。”

隔壁屋里,白展鹏听着占留云和庄子阳欢好的声响,心里很不是滋味,可想想庄子阳那么喜欢师傅,师傅对他好,他就不会难过,只要子阳哥不难过,自己难受一下又怎样呢,就这样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三颗心于2017-06-19 00:17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