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寻香记 >> 第十章      
第十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半夜里,庄子阳忽的被低低的喊声惊醒,“爹。。。。爹。。。。。。娘。。。。。娘。。。。。。师傅。。。。师傅。。。。。。”他听出是许睿的声音,想必许睿又做了噩梦,“睿儿。。。。睿儿。。。。”庄子阳低声道:“你醒醒,醒醒。”
许睿“噌“的坐起来, 眼前冲天的火光一下子变成了无边的黑暗。
“睿哥哥,你快睡吧?”白展鹏呢喃般的说了一声,翻了个身,又睡熟了。
“睿儿,你怎么了?梦见什么了?“庄子阳问。
“难受。”
“为什么?”
“没事。。。。。。不为什么?”许睿躺下,眼睛望着黑黑的上方,一夕之间,家就没有了,父母哥哥,全都不在了,从无忧无虑的小少爷变成了四处躲避的逃犯,而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却没有人知道。许睿摸摸自己的脑门,连痛的感觉也没有了,但愿借的师傅一双妙手,去了许氏传家的朱砂红痣,让那些人认不出他来,这样自己才有机会,有机会查明真相,报仇雪恨。
“子阳哥”许睿小声道:“我带你去个地方,看点东西。”
“这大半夜的,去看什么?“
“那天展鹏弄掉在地上的那个丹丸,你想不想知道,那是什么?”
庄子阳一怔,“你知道?”那香气十分诱人,萦绕不去,庄子阳到现在也还记得。
“跟我走。”
“好。”两人轻手轻脚的下了床,施展轻功,一路来到藏书洞口。
借着月光,许睿从衣兜里拿出一把钥匙,庄子阳认出那是藏书洞的钥匙。
“你怎么会有这儿的钥匙?”庄子阳有些惊讶。
“师傅有两把,一把他天天带着用,另一把放在枕头里,只是备用,他没事是不查钥匙的,我这两天服侍他,偷偷拿出来了,明天得赶紧放回去。”许睿十分镇定的打开藏书洞的门,不无醋意的说道:“师傅这人眼高于顶,最宝贝的除了展鹏也就是这些书了。”
“你胆子可真大。”庄子阳看看木屋的方向,低声道:“你不怕被师傅抓到么,会挨打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许睿笑道:“不过想看个书,还能怎么打,他真要打,我跪下来求他就是了,师傅也就是看着冷,只要不上床,他心软着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倒也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推门走进藏书洞,许睿点亮了油灯,看他轻车熟路,庄子阳道:“你小子是不是总来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最近总来,你不知道,这儿什么书都有,你想得到的,想不到的,都有。”许睿说着,从石架上拿下一本书,塞给了庄子阳。
庄子阳打开一看,竟是教人欢好的书,他抬手把书扔到许睿脑袋上,笑骂道:“寻我开心么,滚一边儿去。”
“我就不信师傅没在你身上试过这上面的花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别说这个。”庄子阳脸红着佯怒道:“说这个连兄弟都没得做。”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咱两本来也不是兄弟。”许睿笑道:“咱两是情敌。”他说着,从石龛后面拿出了那本用油布包着的书,“就是这个,你快点看。”
庄子阳打开那本书,借着油灯的光亮,一页页翻开来看,脸色不由得一阵红一阵白。
“快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合上书,呆了半晌,”你是说,那丹丸是玄香丹?“
“我觉得是。”许睿道:“是给你和展鹏的。”
“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许睿黯然道:“这本书我偷着看过许多遍了,师傅刚把我救醒的时候,九爷爷在我小腹上走过几个穴位,我当时很痛,特别痛,九爷爷就说让我下山,现在想起来,我是不能生养的,就算我吃了玄香丹,怀了也生不下来,你和展鹏都是九爷爷带上山的,你们两个一定能。。。。。。。但这生孩子,是很疼的,要受很多苦。”
“你怎么知道?”
“我姨娘生我弟弟的时候。。。。。。喊得像要死了一般。”许睿道:“那时候我也不懂,只觉得她叫得好惨。”
庄子阳用油布包好那本书,交给许睿放回原处:“师傅说了,谁也不许碰玄香丹,我们还是回去吧,我就当自己没来过,什么也不知道。”说完,起身急急就往洞外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子阳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一回头,看到许睿跪在了地上。
“你干什么,快起来。”庄子阳赶忙去扶许睿。
“我想下山,你帮帮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下山?”庄子阳道:“下山去玩儿么,等你头上伤好了,我去和师傅说,他会让你下山的,我们三个一起去。”
“我说的下山是不再回来。”
“你想离开药王山?”庄子阳知道许睿他心高气傲,与旁人共侍一人未情愿,但也知道他对占留云的心意不比自己浅,因此也而从未想过他会离开。
“是。”
“为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要报仇。”
看到许睿眼中的仇恨,庄子阳叹道:“当初你上山也是被仇人所逼,你现在要走,我也不是不能理解,要不。。。。。。你去和师傅说一声。”
“我不能说。”
“这是为什么?”
“我说不出来。”许睿目中有泪,“虽然师傅最喜欢的人是展鹏,但对我也还不错,要我跟他说我要走,我真的说不出,我怕。。。。。。。只要他开口留我,只要一句,我就走不出自己的心,更走不出药王山了。”
“那你是想私自下山?”
“是。”许睿道:“我们三个,只有你知道那些机关怎么关上,所有我求你帮帮我。”看庄子阳不答,许睿又道:“我也可以闯关下山,但我身负血海深仇,如果死在这药王山里,我死不瞑目。”
“你让我想想。”
“子阳哥,你帮我这次,睿儿一辈子记得你的大恩。“
“你我兄弟不用说这个。”庄子阳道:“我只是不想对师傅撒谎,而且有些机关的开关在哪里,我也不知道,九爷爷是背着我们做的,若要帮你,我得去问问九爷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九爷爷?“许睿道:“他不会帮我的。”
“怎么这样讲?”
“他不相信我,只要我一和师傅亲近,他总是想办法分开我们。”许睿想了想道:“但他相信你,子阳哥,你去问他,他一定会告诉你。”
“这事交给我吧,我想想办法,可是睿儿,你。。。。。。。真的要走吗?”相处那么多年,庄子阳对许睿虽没有对白展鹏那样亲厚,但也把许睿当成朋友兄弟,乍听他要走,心里也不是个滋味。
“是,我心意已决。”
“你可以和师傅说的,或许师傅可以帮到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许睿摇摇头,“你们不知道我的仇人是谁,师傅救我一命,你和展鹏与我情同手足,我不想连累师傅,不想连累你们。”
“你的仇人是谁?”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别问了,子阳哥,药王山如世外桃源一般,师傅虽然贪心了些。。。。。但人是极好的,你和展鹏和师傅一起,再生上几个孩子,你们会是很快乐的一家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睿儿,师傅既然收了你在身边,你和我们也是一家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睿儿没有这个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们先回去吧,你再想想,也让我再想想。“
庄子阳和许睿走出藏书洞,远远见占留云背着药箱急速下山,赶紧又躲回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师傅去哪儿?”许睿问。
“估计是去回城看看城里的瘟疫。”
“你说师傅下山的时候,会不会关上所有的机关?”
“你想跟着师傅下山还不让他发现么?被做梦了。”庄子阳道:“那你还不如去和师傅直说。”
两人蹑手蹑脚的走回房去,全然没看到占九正站在暗处。
占九看着藏书洞的方向,静静站了许久,天快亮的时候才回到自己房中,他坐在床边,猛地咳嗽了几声,赶紧用手捂住了嘴,喉头一甜,手掌上满是鲜血,占九躺回床上,面色如纸,闭目不言。

时到下午,占留云赶回木屋,对三个少年道:“我写了方子,这几味药,只有西坡那边有,你们去西坡采药,快一点。”
“是。”
白展鹏跑过来问,“师傅,回城的瘟疫是不是很严重?”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怎么知道我去了回城?”占留云只要看到白展鹏,心情就无以复加的好,天再阴,风都是暖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师傅背了药箱,还能去哪儿?”白展鹏接过占留云背着的药箱,如果不是庄子阳和许睿都在一旁,占留云一定会拉过白展鹏来亲他的脸,而他每次看白展鹏的眼神落在许睿眼里,都是一种尖锐的刺痛。
庄子阳看看许睿,说道:“师傅,采好了药,我们三个一起跟您去回城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也好。”占留云看许睿头上仍然蒙着布,走过去,拉起他的手往屋里走:“来吧睿儿,摘了吧,已经好了。”
“是么?”
缠绕在头上的白布一圈圈摘下,许睿的额头光洁如新,连个浅浅的疤痕都没有。
白展鹏摸摸许睿的头:“那么好看得朱砂痣,真没了,太可惜了。“
许睿用力打开白展鹏的手,白他一眼,口气很冲道:”有啥可惜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展鹏吃痛,把手背在身后搓搓,讪讪地看看庄子阳,庄子阳面无表情,走过来对白展鹏道:“我们上西坡采药去。”
“哦。“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也去吧。”许睿站起来。
“你不用去了,陪着师傅说话吧。”庄子阳沉着脸道:我和展鹏去就行了。”
许睿知道定是自己刚才对白展鹏的态度惹了庄子阳不高兴,赶忙喊了声“子阳哥。”
庄子阳回头指着许睿道:“你别乱发脾气,我就带你去,不然的话,你就给我在这儿待着。”
庄子阳素来性情温和,极少动怒,他这一喊,连占留云也是一怔。他搂过庄子阳,微笑道:“做的好,谁不听话,你就揍谁,是替我揍的。”
庄子阳脸一红,“师傅,西坡那边机关不少,您看是不是让九爷爷先关了。”
“嗯,我去和你九爷爷说,你们快去快回。”
“是。”
庄子阳回到屋里,背了竹篓,又把两个竹篓扔给白展鹏和许睿,他看了许睿一眼,说了句:“要走就快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许睿接过竹篓,竹篓不轻,他知道竹篓里面有东西,心不觉一颤,眼眶一下子红了,他走到占留云面前,抬眼对占留云道:“师傅,我走了。”
“去吧。”占留云摸摸许睿的额头:“师傅答应你的已经做到了,一点也看不出来。”
许睿忽的向前一步,亲了亲占留云的唇,哽咽道:“师傅,睿儿谢谢你。”
占留云愣了愣,柔声问:“你怎么了睿儿?没事吧。”
许睿摇摇头,转身和白展鹏,庄子阳一起去往药王山的西坡,走出几步,又回头去看,占留云轻轻笑着,望着的却是白展鹏的背影。许睿转过头去,已然泪如雨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走进西坡的密林,庄子阳对许睿道:“机关已经关了,你快走吧睿儿,下山。” 他一夜未眠,料想占留云回来一定让他们去采西坡的几味药材,便早早准备好了干粮和银钱。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子阳哥,睿儿忘不了你的大恩。”说完,许睿跪在地上,给庄子阳磕了一个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睿哥哥,你要去哪儿?”白展鹏问。
“展鹏,哥哥有对不住你的地方,你多担待,我下山了,你好好伺候师傅。”
“什么?”白展鹏惊道:‘’你要下山?去哪儿?什么时候回来?“
“不回来了,师傅身边有你,就不需要我了。”许睿勉强笑道:“外面的世界可比药王山有趣多了,不如你和我一起走吧。”
“睿儿。”庄子阳喝道:“给我闭嘴,快走。”
许睿指着白展鹏喊道:“师傅爱着他,你也护着他,子阳哥你说说看,我许睿到底哪点不如他。”
“许睿。“庄子阳正色道:”你再不走,我就打开西坡的机关。”
“我走。”许睿瞪了白展鹏一眼,转身跑下山去。
“睿哥哥“白展鹏喊道:”河边的草有毒,你要小心别碰了。”
许睿回身对白展鹏和庄子阳抱了抱拳,转身大步离去,再也没有回头。
白展鹏跟着庄子阳一路采药,忽得停下道:“哥,我也想下山。”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庄子阳喝道:“别胡说八道,赶紧采完了药,回去做饭去,师傅还等着吃饭呢。”
“哥,我受不住他。”白展鹏苦着脸道:“我怕他。”
庄子阳没有理他,只是低头采药。白展鹏看庄子阳脸色阴着不说话,也不敢再说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夜深人静,占留云平复了心绪,看了看并排跪在门外的庄子阳和白展鹏,温声道:“起来吧,睿儿要走,也不是你们的错。”
“对不起师傅,是子阳放了睿儿走,子阳骗了您,您罚我吧。”
占留云走过去,摸了摸庄子阳的脸,:“去帮你九爷爷熬药吧,明天你和展鹏和我一起下山治病救人。”
“是。”
占留云想起许睿美得不可方物的那张笑脸,抬头看看一轮明月,心下不禁怅然。
庄子阳起身去厨房起瓮熬药,看占留云凝视白展鹏,说道:“我去熬药就行了,你去陪陪师傅。”
“我干嘛陪他?”白展鹏低声道:“你要我陪他,我宁可睡觉。” 转头间,就见占留云站在一步之遥,脸色很是难看,“我。。。。。。。”话音未落,占留云抱起白展鹏,大步走回屋去。

庄子阳看都未看两人一眼,径自来到厨房,占九已经在烧水泡药。
“睿儿走了?”占九问。
“是,走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走之前,跟你说了什么?”
“什么也没说。”庄子阳道:“他只说他身负学海深仇,要下山报仇。”
“你也和睿儿一样学会撒谎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子阳不敢。”
几声咳嗽传到耳边,庄子阳放下手上的方子,“九爷爷,您这声音不对,我给您号号脉吧。”
“不用,赶紧干你的活儿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行。”庄子阳坚持:“您这咳嗽。。。。。。。不对。”
“别废话了。”占九有些生气道:“你有那能耐去给你师傅号号脉去,看他怎么连他爹的话都不听。”
庄子阳哪听得明白占九的气话,“您不让我给您看,我去找师傅来。”他说完,转身跑到占留云门前。
门虚掩着,屋里亮着暗暗的灯,占留云让白展鹏面对自己,分开腿跨坐在自己身上,他扯下白展鹏的裤子,将自己慢慢挤入白展鹏的胯间,只一点点,白展鹏就痛叫起来,“疼,太粗了。”
占留云喘息道:“你放松,都坐进去。”
“都坐进去?“白展鹏哭着摇头:”你放过我吧,我受不了。”
占留云不理,慢慢按下白展鹏的腰,“好好听话。。。。。师傅就不会像上次那样没脸的打你。。。。。。。。”占留云说着,漫不经心地看了看一旁的桌子。
白展鹏吓得身子一激灵,想起上次占九带了许睿和庄子阳去山下采买,占留云想和他欢好,他不愿意,因为反抗得太厉害而惹恼了占留云,占留云把他扒光了,四肢大开的绑在桌子腿上,那天雨下得特别大,占留云打开了所有的门窗,用藤条狠狠修理他的屁股,打他,干他,从下午一直到晚上,占留云甚至一边在他身体里肆虐,一边看书吟诵,他哭也没用,求饶也没用,虽然外面没有人,可白展鹏想起来就羞痛要死,占留云说,他是他的小妾,只要他想要,他就必须给,这是家规,不守家规,就要受罚。
白展鹏不敢反抗,哭着往下坐,连根的没入让他痛到颤抖,占留云看白展鹏疼得满脸泪痕,将手伸进他的胯下揉弄,白展鹏渐渐喘息起来,“师傅。。。。。。别停。。。。。。别停。。。。。。”
占留云撕开白展鹏的前襟,将他的衣衫拉到背上,深深舔吻他胸前的肌肤,“展鹏,你知道吗。。。。。你的身子。。。。。是甜的。。。。。干你真舒服。。。。。你自己动。。。。。让师傅好好享受你这里。。。。。”
身后的疼痛越是钻心,身前的销魂越是强烈,白展鹏抓着自己的臀,身子上下移动,吟哭不止,占留云索性闭上双眼,粗喘声越发浓重。
庄子阳从门缝中看了一眼,见白展鹏用力扒着自己的臀瓣,动得艰难,哭得可怜,转头回到厨房,半天才喘匀了气。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占九看都没看他,一边熬药,一边说道:“展鹏今天晚上是不会从你师傅房里出来的,你也去休息吧,我来熬药,明天我就不跟着你们去了。“说着,又咳嗽了几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九爷爷,我想知道师傅为什么那么对展鹏?”
“他是侍妾,本该如此。”占九道:“如果你没遭过什么罪,想来你师傅对你还是疼惜的。” 庄子阳不是不知道伺候占留云床笫之事的不易,占留云异于常人,体力又是极好,刚才看白展鹏那般臊人的样子,也明白了为什么他会想要下山离开占留云,不禁喃喃自语道:“难怪展鹏总说想走。”
“你说什么?”占九急道:”你说展鹏想走?“
“师傅那般对他,他怎么能不想走啊。”
“那他为什么没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不让他走。”
“那你想走么?”占九问。
“我。。。。。我。。。。。”庄子阳嗔喏着,低声道:“我不想走。”
“你在藏书洞里看了那本书,也还不想走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九爷爷。”庄子阳先是吃惊,后又黯然道:“我生不了孩子,我试过那几个穴位,我也很痛,我生不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不可能。”占九道:“你和展鹏是卓风遍寻天下找来的孩子,不可能不能生养。”
“我真的不能,我不骗您,我也想给师傅。。。。。。可我不能。”
占九看了看庄子阳的下腹,忽的伸手点中几个穴位,庄子阳痛呼一声蹲了下去,看他脸上出了冷汗,占九心知不假,“怎么会这样?这是为什么?他明明写信吩咐我。。。。。。展鹏难道也不能?”
“展鹏能,我。。。。。。我试过他。。。。。。他不疼。。。。。。。他应该可以。。。。。。师傅就应该是展鹏的。”庄子阳说着,眼眶已经湿了。
占九快步回到自己屋里,拿出占卓风留下的那封信,“不。。。。。他明明说了,要留云娶子阳为妻,还叮嘱展鹏只能为妾,可是子阳不能生养,为什么,卓风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占九不明就以,只觉得头痛胸闷,猛烈的咳嗽又带出了一口脓血。“不管为什么,我照你说的做了就是。”
“九爷爷,您没事吧。”庄子阳在门外问。
“你进来。”
“是。”
“好孩子。“占九猛地抓住庄子阳的手:“你来帮九爷爷做件事,我会让你师傅给你个正妻的名份,这样你就可以一生一世留在你师傅身边了,不管他身边有谁,不管他心里有谁,你都是他今生唯一的爱侣,我了解留云,只要他给了你这个名份,他一生都不会负你。”
“什么。。。。。什么事?”庄子阳颤声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把玄香丹拿给我。”
“您要做什么?”
“我要看着展鹏吃下去。”
三颗心于2017-06-17 21:52发布 三颗心于2018-10-01 10:20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