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阿踢仔 >> 老师 >> 2017•13th      
2017•13th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目录 上一页
第二十五章
2017•13th
作为第一个到达补习班的老师,蒋慈溪内心有点儿小骄傲。能在一众习惯良好的老教师中脱颖而出拿到这个荣誉,蒋慈溪已经努力了很久了。其实是想着早点来做点儿杂物,比如说整理资料架、打扫办公室卫生,哪怕打开直饮机的电源,结果老老师们一个比一个来得早。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今天鬼使神差竟然做到了,蒋慈溪很高兴。一高兴就哼起歌儿来拖地了,老严校长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这一幕。“小蒋啊,这么高兴是什么好事儿呢?说来给我老头听听,咱爷俩一起乐乐。”
蒋慈溪拖地托得正在兴头上,突然被这一声打断,脑子还真没反应过来要怎样回答,只是停下拖地的动作,回头对着老严校长笑笑。
老严校长没得到回答,却是看见了蒋慈溪办公桌上的烟和西洋参,乐乐呵呵道:“挺会保养啊,西洋参加卷烟。”
蒋慈溪赶紧的过去把香烟拆出一包来,递给老严校长一根,自己也拿一根,两个老烟枪对视一笑,和和乐乐地抽起来。老严校长的和乐是终于没有老太婆的呵斥可以放心大胆抽了,蒋慈溪的和乐是你杜西韧还想不让我抽烟,哼,小毛孩儿就是小毛孩儿……
#
看着蒋慈溪轻快步伐走向补习班的方向,杜西韧拼命压抑自己想要跟随他而去的冲动,直到蒋慈溪消失在他的视线中后,还在原地站了许久。一想到蒋慈溪刚才拿回香烟时的愉快面容,杜西韧忍不住笑。心下里甚至激动地认为这才是他的蒋老师,是他真正的蒋老师。
面带微笑的杜西韧站在路边好一会儿之后,突然想起了一件严重的事情——自己是怎么从喝酒活动到了龙门街的?稍一用力,脑仁疼,完全不记得了。
许久的不相见换得蒋慈溪的愉快,杜西韧自然不会再去懂老师补习班让蒋慈溪不自在。纵然是不舍得,还是招手一辆出租车回家去。即将达到的时候,收到林雯霏的电话,对方表示很担心他。因为昨天晚上的真心话大冒险有人作死问了杜西韧爱人的事,杜西韧一句话没说,直接走人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因为宿醉一回想就脑仁疼的杜西韧终于想起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儿了。的确是有个谁问输了的杜西韧敢不敢把爱人介绍给大家?杜西韧那时候想着蒋慈溪突然无法控制身体的模样,面色一沉推门而去,打了个车,醉醺醺的就到了龙门街。
这样想来,估计是弄得大家不欢而散了。“雯霏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我没事……我已经在家里了。嗯……那个……”
“你生气了对吧?我代表大家给你道歉。season你有在听吗?”林雯霏没有听见又回应,不确定的问了一声。
“不,是我的问题。”杜西韧推开车门下车,站定了后才对林雯霏说道:“我让大家不欢而散了。跟大家没有关系……”杜西韧说到这儿,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了许多如释重负的气息声,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群人屏息围着一个电话的画面,由此可见自己昨天的行为杀伤力有多大,“对不起……对不起大家。”
电话那头沉不住气的另外一个人马上说不用不用我们也不对不要扣工资哦,那边假装只有一个林雯霏的假象就彻底破灭了,只听见七嘴八舌骂人的有,嘘声要大家禁言的也有,不出十秒电话就给掐断了。
杜西韧觉得温泉度假要给各位来一次才行。这边电话刚刚结束,梁小福的电话打了进来。杜西韧接起来,听见那边景山在嚷嚷我来说,下一秒却是梁小福淡淡的声音说:“杜先生你好。”景山的大嗓门消失无踪。杜西韧真是好奇梁小福怎么可以做到这样的让景山训练有素,明明是个敢杀神杀佛的破落户。
“是和我在一起。”杜西韧自然是知道梁小福和景山想要知道什么,第一时间奉上他们想要的答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王八蛋,”景山果断的骂声传了过来,“姓杜的我告诉你,你他妈这算控制人身自由……”
刚才夸他训练有素的话,杜西韧现在就收回,但是也不为景山的骂人所动,杜西韧继续说道:“老师跟我在一起,但是并没有其他的什么事情发生,我也没有做刺激老师的事情。没有景先生想的那么严重,相反,他今天状态应该不错。我离开的时候,他已经去补习班上班了。也许你们现在可以打电话确定一下。”
梁小福听完杜西韧的叙述,客气地说了句谢谢,而后挂断了电话。杜西韧便思忖:应该是老师的电话打不通,他们才会找上自己。想到这儿,看见家门也不想进了,杜西韧想亲自确认一下老师现在是什么状态。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要改备注啦,不然你知道谁是谁?”方澄子看着蒋老师一一同意了广大同学们的好友申请,赶紧提醒他备注姓名,“你看看这些妖魔鬼怪般的名字不得把你难为死。”
“还好啊……”蒋慈溪觉得没那么复杂,“我基本能记住。这个‘走位就要风骚’是吕远,‘长得好看又不是我的错’是露露,这个‘雨雪霏霏’是你?咦,怎么这么正常?”蒋慈溪看了看头像再看方澄子,不厚道地问出来,惹得周围一圈学生全都笑了出来。
方澄子一挥手说:“我爸逼我改的,不要介意,记得改成最可爱的方澄子。”
蒋慈溪憋着笑说:“你原来不是叫‘谁不让我学习我跟谁急’吗?这么好的名字你爸为什么要你改?哈哈哈……”
“他审美有问题呗……”方澄子真是气不打一出来,“不要说我,改备注啦。”
“你其实就是想让蒋老师改你一个人的备注吧,怕丢脸还拉我们下水。”方澄子的目的被大家无情揭穿了,她跑去舌战群儒掩盖心虚。蒋慈溪拿着手机到边上根据记忆改备注,其实方澄子的建议很好,一下多了许多好友的确要清楚的记得人家是谁,不然交流时弄错了人很尴尬。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一改过之后,蒋慈溪数了数自己的好友数量攀升至十四人。双位数很让人愉快啊……接着在好友名单之下看见了一些头像,略略看过之后大概是可以添加的人。在这些头像中蒋慈溪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场景——木格窗棂上爬有常青藤,淡蓝色的窗帘半开着,阳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来,老式的绿色塑料灯罩的台灯放在朱红色木头写字台上,还有台灯旁边的小书架,书架上所有的书蒋慈溪都耳熟能详。这张图片上的地方是自己在青中的宿舍。
点击这个小小的头像图片,迅速变大,蒋慈溪再一次把图片细看,无比肯定,是自己的宿舍。退出之后看了看头像的名字——season。一点儿不夸张搞笑也不故作深沉文艺,就是个普通的再普通不过的英文名,不用再看别的信息,蒋慈溪笃定这个人是杜西韧。要说对那一间宿舍的眷恋,也许自己还比不过他。
胡闹的小同学们几番唇枪舌战下来没有输赢,又闹着找蒋慈溪下“战场”。蒋慈溪坚决不受他们的“蛊惑”,摆摆手不参加。对杜西韧的微信号头像也不再流连,退出来往下一个看,就这儿档口上不知道怎么的,几个小同学往这边一挤,蒋慈溪手上一划,season那个微信号后面的“添加”按钮就被蒋慈溪点中了。正在蒋慈溪纠结会有什么结果的时候,屏幕上弹出对话框说“请求已发送,等待对方审核”。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审核?!”蒋慈溪一看这几个字眼,心中郁闷至极,恐怕待会儿这个杜西韧就要开始和自己吼这个“网络对讲机”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
杜西韧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绝对够的上“形迹可疑”四个字。教室走廊上三三两两或站或坐着等孩子的家长,杜西韧混迹其中,脚步迟疑,频频张望。原因么无非是不想正在上课的蒋慈溪看见自己。
隔着一道墙,蒋慈溪的声音很容易就传了出来,温温润润一如当年。偶尔用词意味深长一些,让下边的学生咯咯笑过。杜西韧一听见那些孩子的笑声,立刻就能回想起当年,对于他们羡慕之情油然而生。
#
小练习只有两道题,学生做,蒋慈溪巡视指导。刚刚跟一位胖胖的男生指出错误,那边坐讲台下边的男生说:“蒋老师你手机一直有电话来,闪啊闪啊,你快点接吧,你一直瞧不见,我瞧见真心急啊……”立刻有人说他是强迫症,惹得大家一阵笑。
蒋慈溪听了也笑,笑着想起来自己的手机还是静音模式,又想起从昨天晚上就忘记了和景山他们联系,这时候大抵上是他们吧。勤走几步拿起电话,一看还真是,光是梁小福打过来的未接就小十个,更不用说景山了。这会儿刚刚停了的电话是景山的,蒋慈溪步到教室后门,站到了走廊上去,赶紧反拨了回去。刚响过一声就被景山接了起来,一声“委员长”叫得是历尽千辛。
“对不起,对不起……”蒋慈溪赶紧的道歉,“我昨天上课开成静音一直忘了改回来,然后又没有玩手机的习惯,它没响我就忘了它的存在……”
“那你昨晚上去哪儿了?在哪儿过的呀?”景山是不知道委婉的,直接就问了出来,杜西韧的话他是一个字儿也不信的。
“我……”蒋慈溪一下语塞,思考着总不能叫他们俩知道是和杜西韧一块的,本来杜西韧就已经因为自己给他们添麻烦了,心思这样一回转之后,便说:“昨天下课之后有点晚,因为帮别的老师多上了一节课,累得慌,就在学校附近找了个招待所睡了一晚上。果然是累了,睡得死死的,就忘了跟你们联系……别担心,没事儿。”
蒋慈溪以为自己的话圆满的很,不知道让电话那头的景山和梁小福更担心了。
“……就真是睡了个好觉,起来后我在想,应该找个近点的地方租个房子,这样不打搅你们,我也可以多睡会儿。”蒋慈溪说到后边,越发顺畅,想了许久的那些要搬出来的话,这时候顺势也就说了出去。既然已经工作,生活也应该自己一个人过下去。还没有等到那边景山的回答,蒋慈溪余光里瞧见了熟悉的人影儿,缓缓偏头看去,那人不偏不倚地也正望着自己。蒋慈溪想起手机屏幕上的那个写着“等待对方审核”的小小对话框,心情顿时忧伤起来。
“我和小福今儿办点事真好顺路,我们来接你。”景山不知这边的情况,用了缓兵之计,直接忽略了蒋慈溪说搬出去的那些话,等到蒋慈溪“哎”了一声确认他听明白了,便直接挂了电话,让他没有一点儿拒绝的机会。
蒋慈溪看看手上已经断了的通话,又看看站在走廊那头毫不避讳看着自己的杜西韧,心中把杜西韧定为了优先处理项目。看时间,还有十分钟下课,又担心杜西韧走了,三两步冲过去,面色不善地对杜西韧说:“等我。”说完冲回教室继续教学,没看到杜西韧脸上从惊讶惊喜到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
阿踢仔于2019-01-01 23:01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