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阿踢仔 >> 老师 >> 2017•6th      
2017•6th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虽然是跟着老严校长进了办公室,但是景山并没有就撒手不管,一直在窗边探头探脑,知道老严校长端着一杯茶放到他手里来。
“看什么?”老严校长笑着问景山。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小子阴魂不散,看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万一是要害委员长呢?”景山端着茶喝了一口,觉得这茶意外的好喝,高档得和这个根本没什么装修的补习学校格格不入。
老严校长呵呵呵地笑了,大力气地拍拍景山肩膀说:“放心吧,就算天底下要害蒋慈溪的人排成排,绝对不会有杜西韧在里面。”
#
乍一听到杜西韧说“找你”这两个字,蒋慈溪心中的平静就不在了,就连刚才笑着说出来的那句“小杜同学”那样的语调也再装不出来。侥幸想着和稀泥混过去,却没想到杜西韧还是那时候的样子,从来不要回转委婉,一句话就把蒋慈溪逼到不得不和他直面相对的地步了。
“现在找到我了,说吧……”
蒋慈溪说这话语调轻柔,在杜西韧听来是躲无可躲的妥协。
杜西韧心里有千万里追寻终于找到的快意,又有让蒋慈溪如此这般了的难受,自然而然的对于蒋慈溪说的话是听不进去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十五年的分别,艰难重重的再次相见,杜西韧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于是长臂一伸把蒋慈溪拉进了怀里。
蒋慈溪的反抗剧烈,一只手甚至推上了杜西韧的下巴。
杜西韧却如磐石一般纹丝不动,不但不动,双手合围住蒋慈溪的身体之后,右手抬起来摁住蒋慈溪的后脑勺,让他紧紧的贴靠在自己的怀中,容不得他半分的闪躲。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杜西韧……”蒋慈溪实在是没法子推开他了,便放松了身体任他把自己紧紧抱着,可自己放松一分,杜西韧便抱紧一分,蒋慈溪觉得再这样下去会被他勒死的,“让我能喘气好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杜西韧不说话,微微低头,让自己的面颊和蒋慈溪的贴在一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两张面颊刚刚相贴的时候,蒋慈溪感到一阵凉意,不过几秒时间,暖意便从相互碰触的地方升腾起来。杜西韧的面颊越来越暖,让蒋慈溪心中的抵触莫名的消散了去,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站在这走廊上任他把自己抱着。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蒋慈溪的目光所及是从一间间教室里投射到走廊上的光影,这些虚虚实实的光影这一时候像极了蒋慈溪的内心,或明或暗、或虚或实,让人自己都不清楚是一个什么状况。
不再见杜西韧的,这件事情从十五年前那一刻起就决定了,因为这样才能把自己心中失控了的列车扳离错误的轨道。明明上了正确的轨道,一步一步离开杜西韧了,整整十五年的背道而驰,为什么今天却又和他相逢了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蒋慈溪也是想不明白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老师……”
杜西韧的声音听起来有一些些的陌生,只有一些些而已,光是听他叫的这一声“老师”就让蒋慈溪的脑中回想起了早该被遗忘的那些画面。他嬉笑着搭上自己肩膀叫“老师”,他犯错了带着狡黠眼神试探地叫自己“老师”,他兴奋地在远远地地方挥舞着手臂跳起来叫自己“老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蒋慈溪以为自己把这些都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以为自己已经是另一个蒋慈溪了,可被杜西韧轻轻地喊了这一声两个字的“老师”,却全都无比清晰地回想起来了。
果然是忘不掉杜西韧的,永远也不会忘掉。
“我想你。”
杜西韧又轻轻地说了三个字,蒋慈溪的眼泪没有预兆地就掉下来了,又悄默声息地隐没到杜西韧的衣服肩上。这一时刻蒋慈溪突然意识到,自己辛辛苦苦修筑了十五年为了抵挡杜西韧的心墙,被他用这三个字就摧毁了,这座心墙大而无当、劳而无功。
蒋慈溪的手微微抬了起来,动作迟缓的环上杜西韧的腰,一点一点的靠近,想要环住,就在这一点一点的行进中,蒋慈溪却清醒过来,无力地垂下了双手。
“杜西韧,你人长高了、力气长大了,就是为了能把我勒死是吗?”蒋慈溪说这话的时候,努力撇开头,不要再和杜西韧面颊贴着面颊。
“嗯?!”杜西韧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用了多大的力气抱住蒋慈溪,当蒋慈溪的这句话说出来时,他有些茫然,好像还沉浸在终于逮住了蒋慈溪的巨大欢喜之中。
“不要嗯,快松手,不然我的肩胛骨就要碎了。”蒋慈溪一面说着这话,一面艰难抽出一只手来飞快地把自己脸上的泪痕擦干净,又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淡定无波。
杜西韧不舍地松开手,往后退了半步,低头偏着看蒋慈溪。看到他表情痛苦地揉着肩膀,杜西韧意识到自己真的太大力了,连忙伸手揉蒋慈溪的另一半肩膀,下意识地说出了一句“对不起”。
蒋慈溪听了这句,笑着往后退了半步,还没站定手碗被杜西韧捉住。挑眉望着杜西韧,眼里尽是疑问。
杜西韧看看捏在自己手中的蒋慈溪的手碗,再和他四目相对上,言语恳求道:“老师,别再不见我了。”
蒋慈溪不知道要怎么去回应这话,在杜西韧的目光直视中他没有想好怎样掩饰的话,也没有办法躲开杜西韧的目光。两个人就这么互相看着、僵持着。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杜西韧得不到蒋慈溪的回答却也没有着急,只是握着蒋慈溪的手没有半点要松开的意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蒋慈溪的手碗被他握得发烫,抽回来不行,挣脱开也是不行。两人之间虽没有说话,可这小小的拉锯战一直在进行。蒋慈溪被杜西韧搞的没有办法了,终于彻底放弃。他目光下垂看着自己的脚尖,轻叹气一般说:“好。”
杜西韧听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却还是不放手,只是面上有了笑。蒋慈溪把这笑看在眼里,一个恍惚,好像回到了十五年前。他是老师,杜西韧是他最喜欢的那个学生。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蒋慈溪面上柔软了的表情,让杜西韧看得真切。杜西韧悬而未决十五年的心稍微定了下来——老师心里是有自己的。
“老师,让我陪你走访故友吧。”杜西韧到底把要蒋慈溪和自己一起生活的事压住了,决定一步一步慢慢来。
蒋慈溪抬头看看杜西韧,答非所问道:“你长这么高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杜西韧笑笑,说:“读大学的时候长高的。”
“挺好。”蒋慈溪故意把话头往平淡的方向带,“现在在做什么工作?”
“在一家投资公司。”杜西韧明知道蒋慈溪在改变谈话的方向,却不忍心戳穿他,顺着他的意思去回话,“做的还不错。”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嗯,看得出来。”蒋慈溪想改变谈话的方向不假,但是这句称赞却是真心的,“跟老同学们还有联系吗?”
“有的,前年还开了同学会。”杜西韧老实回答,“他们都很怀念你,所以我是不太受待见的那个,之后的同学会没脸再去参加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蒋慈溪没有再问下去,杜西韧为什么不受待见的原因蒋慈溪知道。
“时间长了就好了,你也别往心里去。”蒋慈溪笑着说道,边说边装作不经意的推开杜西韧握着自己的手,“听见老严校长说你帮了他很多忙我很欣慰,见到你也很高兴……”说到这里时,蒋慈溪脚下迈开了步子,“下次见面再好好说个话,今天就这样吧!”
蒋慈溪客气地说完这些迈步朝办公室去,正要张嘴叫景山的时候,被人从身后给抱住了,紧接着耳边碰上了一团湿热的气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老师,我长大了,没那么容易被你这么轻巧的带偏方向。不过,你希望这样的话,我会让你遂心如意。”
蒋慈溪被这两句刻意压低了嗓音在自己耳边说出的私语弄得乱了阵脚,慌乱地抬手推开杜西韧,逃也似地往办公室走,没有犹豫大声地喊了景山。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阿踢仔于2017-04-12 22:26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