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东池 >> 精神病人(重写版) >> chapter.4 Iceburg      
chapter.4 Iceburg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从隶阳回来之后,卓弈高烧不下,足足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醒过来之后,仿佛他性格中某一方面被彻底抹去了,我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但是就我认为,他确实有哪里不一样了,他再也没有提起任何姓陈的人,更别说那段精神病院里的岁月。
灭了陈家后,东门集团的大部分股权都转到了曾经董事会唯一一支外姓的手里,李泷,也涉过黑,不过没什么大出息,虽然家底殷实,做人不够狠,又贪恋美色,本来他才是东门集团最大的出资人,愣是一步步让东门集团变成了陈家的家产。
李泷董事长的位子坐稳没两年,卓弈便以第三方势力开始了收购,暗地里阴狠的手段使了不少,最后逼得李泷四处窜逃,终于被毙在了自己的一处别墅里。
要说栽赃陷害,还真没人是卓弈的对手,陈家灭门那案子警察那边一直没线索,最后这次给李泷设了个局,硬是编造了认证物质,将李泷的死伪造成他为了私吞陈家家产杀了陈家三口,结果不小心喝酒吹牛消息走漏,怕警察抓他,开枪自杀了。
于是整个东门集团在李泷那里过了道手,名正言顺到了卓弈手里,资料交接只用了十天,他就坐稳了东门集团第一把交椅。上任第一天,卓弈亲自去市里领导那里打点,第二天开了大会听集团各个负责人汇报情况,那态度严肃又和蔼,周到又谦卑,俨然已有了三分他父亲的风范,只是更干练,更果决,那个词怎么说的,雷厉风行,是天生的领导者的气质。
第三天我陪着他去见了隶阳各区的负责人,算是跟道上打了招呼,如果光是卓弈去,也许他们只当换了棵摇钱树,然而有我跟着,曾经的十桀之一,仿佛十几年前十桀的阴魂又回来了,他们个个脸上阴晴不定,盯着卓弈,伸出去握手的时候有些颤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的,当年伪装老板的小儿子死掉的局做的虽然漂亮,然而毕竟不是北潭的人亲眼看着他死的,他们也记不清那孩子到底长什么样子,谁都不敢拍着胸脯说卓家没人了,加上卓弈用的英文名Zero和他眉眼间与老板相似的神情,所有人都预感到了势头似乎不太好。
不久,我埋在北潭的线有了消息,徐柒身边一个亲信叫周临,每周三晚上会去一家叫忘风月的酒吧找一个叫月妹的女人,第二天凌晨,趁那人喝了个半死提着裤子出来的时候,就派人开车把他劫了关进地下室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为了复仇,我和卓弈等的都够久了,这次明面上有钱有势,暗面上有我召回来的曾经的十桀的兄弟,罗马本部那边,也有兄弟跟着卓弈过来,我们蓄势够久了,该出手就要快一点狠一点了。
我和卓弈去地下室审周临的时候,地下室的看守似乎都聚在一间牢房里,卓弈厌恶的站在门口用指关节狠狠扣了扣铁门,里面的混混明显被吓了一哆嗦,一个个提着裤子往外窜,点头哈腰五体投地地说对不起,卓弈也没说什么,即将到来的复仇让他兴奋到没工夫去管人事,他站在房间门口对那些看守交代审周临的事的时候,我不小心看了一眼那间牢房里面,吃了一惊。
那人趴在地上光着身子,身上被打的青紫,血痂结在各个关节,因为刚刚那些人的动作,新鲜的血液混着不明液体遍布全身,他脸朝着地,勉强向这边看过来,绝望而麻木的一双狭长凤眼努力对焦,突然瞳孔放大,手握紧了拳头又颓然松开,折断的指甲挂在指尖,一滴眼泪顺着鼻梁落在地上。
那是……陈浅。
四年前的那天,我在陈家院子里,点了一根烟,那天月光很清亮,像那个人的嘴角,提到他弟弟,就会勾一抹隐隐的笑,突然裤脚被人抓着,那人浑身是血,明明两刀分别贯穿了他的心和肺,他却忍着呼吸的刺痛爬到了我面前。
他说了什么来着?
对,我还欠他一个诺言,我以为杀了他就再也不用兑现了,可是他毕竟还是撑着说了出来,那我,也没办法,也要尽力了。
他说,只要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都不能让陈浅死了。
他没说还要三个愿望,他没说放了他,但是他也够贪婪了。
我对他点了点头,刚要蹲下来最后摸一下他的脸,他只笑了一下,抓着我裤脚那只手,和那张露出无尽温柔的脸,一起垂了下去,再也没起来。
陈言死了。我毕竟,还是亲手杀了他。
可惜陈浅那小子命大,我瞒着卓弈派人回去救他的时候,那刀子已经在他胸口插了快一个小时,他在床上躺了两年,最后终于还是醒了,我让他去找李泷,自认为已经仁至义尽,他只要老老实实当个普通人,再也不出现在卓弈面前,我就算救了他也放了他,我就算尽力了,然而过了这么久,他又出现了。
而我的承诺是,只要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都不能让陈浅死了。
我就说啊,人不能轻易许诺,不然就会用一生来完成这个诺言。
那天审完周临,我让看守放了他,找人将他送到医院,顺便给了他一张银行卡。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天晚上我罕见的做梦了,一般来说,像我这个年纪的人,睡眠都很成问题,可是我梦到了那个人,他像那天晚上一样站在陈家宅子的窗前,月光照在他脸上,我等了很久,没有响起枪声,他就靠着床边坐在地板上,对着外面的月亮发呆了很久,然后带着笑,睡着了。
絮言絮语 开学了各种事更得慢了,还在发烧,非常委屈
东池于2018-03-06 20:32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