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颗心 >> 倾世男妃 >> 完结      
完结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目录 上一页
汉军向匈奴兵发起了几次进攻,匈奴人的确骁勇善战,却也很显然兵力不足,且战且退,汉军虽是举步维艰,但也一步步向沙漠边缘靠近。
匈奴大营中,穆赤维道:“父王,哥哥,这些日子我和库尔苏城那边打来的汉军交手,倒给这后边上来的汉军找到了机会,都说大汉皇帝御驾亲征,坐镇库尔苏城,我们却连皇帝的影子都没瞧见,是不是消息有误,依我看,不如我们先摆平屁股后面的。”
“大汉的兵力和能人还是很多的。”穆赤浩道:“能够前后夹击,又不显得虚张声势,这说明大汉兵力很足,敢走沙漠,也是兵行险着,他们眼看着就要走出沙漠了,若等他们出来,我们的处境会更加的凶险。”
图韩也柯道:”赤浩说的对,库尔苏那边,赤维你先让度噶他们应对着,你带人去把沙漠这边拦住,只要他们不出沙漠,不出半月,粮草不够,我们就能不战而胜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嗯。”穆赤维将酒碗重重扔到一边,“我这就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两军阵前,穆赤维重装上阵,一根狼牙棒抗在肩上,面对汉军军列,满脸的不屑。刘琛一身戎装,和一众将军一起,端坐马上,远远看着穆赤维,这青年男子高大威猛,生得是绝好的身材,一张脸在匈奴人当中也算得上是眉清目秀了。想想烙在肃君彦屁股上的那四个字,刘琛又气又恨,林贤知道刘琛的心思,也得了父亲的军令,对刘琛低声道:“皇上,臣护送您回去吧,这里有刘绍军他们,太尉大人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只等着穆赤维杀过来了。“
“君彦呢?”刘琛喝问。
“贵妃在太尉大人那儿呢。”
“你去告诉他不许出来。”
“是。”林贤道:“贵妃想必也是不敢出来的,他也是怕皇上怪罪责打才躲到太尉大人那里。”
身后厮杀声起,穆赤维带匈奴骑兵率先杀了过来。两军交战,惨烈异常,穆赤维力大无比,双手挥棒,汉军吃过他的亏,不与他硬碰硬,只把他圈在中间,穆赤维从小征战,见得多了,多少人围着他他也是不怕的。
一匹白马混在汉军中,那人也用狼牙棒而不是长枪,这让穆赤维多看了那人一眼,只一眼,穆赤维瞬间呆住了,险些被利刃扫上额头,他赶忙躲开,眼睛再随了那人去,熟悉的身形,日思夜想的侧脸,却不是云格还是哪个,“云格哥哥,是你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肃君彦看了看他,一皱眉,催马向远处跑去,”云格哥哥,你去哪儿?你等等我,等等我。“穆赤维挥棒打开了所有人,冲出重围去追肃君彦。
两人一前一后,离大军越来越远,“云格哥哥?哥哥。”穆赤维大声喊他,人越来越少,肃君彦猛地勒紧缰绳,打马转身,看穆赤维那般不管不顾的跑来追他,想到自己诱他前来送死,心下也生出了一丝不忍。
穆赤维跑到近处,想也没想就扔了狼牙棒,他跳下了马,大步跑过去,伸臂抱住了肃君彦,“云格,你去哪儿了?我想你。。。。。。想你。。。。。“穆赤维说着,眼眶径自湿了。
肃君彦运功震开他,低声道:“你快走吧。”
“我不走,你跟我一起走,我们回去,我原先做错的,我都改,我会对你好的,好一辈子。”
“我对你没有这个心思,你要想活,就快点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我不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身后钉铁声起,十几个武林高手自沙土之中腾身跃起,手拿丝网从天而降,肃君彦伸臂推他,急道:“快走。”
穆赤维痴痴一笑,双臂一环,又再抱他,“云格哥哥,我不怕死,能见到你一面,我穆赤维死也心甘。”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肃君彦一怔之下,竟和穆赤维一起被罩在了网中,穆赤维丝毫不顾眼前危难,抱住肃君彦亲了过去,肃君彦怒极,想要挣脱,他几次运功,奈何那网越挣越紧,一张俊脸怎么也躲不开穆赤维的嘴去,羽林军的将军陈从气得一脚踢到穆赤维的脑袋上,将穆赤维踢昏过去。
好不容易挣脱了丝网,肃君彦也是狼狈,却见不远处,刘琛立马站在那里,脸色阴沉,已然盛怒不已。
走进大帐,肃君彦跪在地上:“臣妾知错,请皇上息怒。”
刘琛回过头来,反手一掌打在肃君彦的脸上,肃君彦也不敢说什么,只是伸手拉了拉刘琛的裤子,低声哽咽:“皇上,你别气了。”
“来人。”刘琛咬牙切齿道:“给朕杀了穆赤维。”
“是。”
“慢着”肃君彦磕头道:“皇上不能杀他。”
“你说什么?”刘琛怒道:“你再说一遍。”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皇上不能杀了赤维。”
“你叫他什么?”刘琛一脚踢过去,气喊道:“把衣服脱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皇上要打还是要干,臣妾都不敢不依从,臣妾只求皇上听臣妾一言。”肃君彦一边解开衣扣,一边说道:“穆赤维是图韩也柯的二王子,作战勇猛,人也豪爽,和他哥哥穆赤浩感情很好,这兄弟两个在草原上都很有威望,他错爱臣妾,才被活捉,如果皇上一时气愤杀了他,传扬出去反而会有损皇上的英明,更会激起匈奴人对大汉世代的仇恨,反而如果皇上宽宏大量,图韩也柯父子定会感恩戴德,大王子我见过,他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如此一来,大汉能和匈奴休战和好岂不是更好。”
“住口”刘琛指着肃君彦的鼻子:“你是在教朕怎么做一个皇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臣妾不敢,臣妾不敢。”肃君彦频频磕头。
“谁让你去勾引穆赤维的?堂堂皇妃,你他妈也是真敢。。。。。来人。”
“臣在。”林重远走进大帐,跪地磕头道:“是臣让贵妃引穆赤维前来,臣是贵妃的父亲,他不敢违逆臣,要说有错,都是臣的错,请皇上不要责打贵妃。”
“他是你的儿子,更是朕的副后,朕打还是不打,你护也护不住。”刘琛说罢,喝了声:“沈征。”
“臣在。”
“把他带回朕的卧帐,赏闺房之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
肃君彦吓得咚咚磕头:“皇上饶了臣妾,饶了臣妾。”
“滚“刘琛对沈征气道:‘’带人把他拉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皇上。。。。。。皇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肃君彦被拖回卧帐,皮鞭打在肉上声音传到耳边,还有肃君彦疼痛的嚎叫,林重远心如刀绞,磕头求道:“皇上,贵妃一心为了皇上,求皇上善待他些吧。”
“你敢让他去勾引穆赤维就该知道这个后果。”刘琛怒不可遏:“这要是在宫里,朕扒了他的皮。”
“皇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住嘴。“刘琛气道:”别以为你是朝廷重臣就可以如此任意妄为,朕知道抓住穆赤维胜算会大很多,但你不能用朕的贵妃去抓他,这是在羞辱朕,没有任何一个帝王会用自己的爱妃去勾引敌将,可能会有,但那不是我刘琛,朕会狠狠打他,好让你父子记得,任何时候,不得利用朕的爱妃去做朕不愿意做的事情,不然受苦的人还是肃君彦,他是第一个,下一个,就是林贤。“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臣不敢,臣谨遵圣谕。”
“那穆赤维。。。。。。。。。。你自己看着办吧,要杀要放,都随你,不必再来回朕。”
“是,谢皇上。”
“下去。”
“是。”
刘琛在大帐里度了半天的步,听肃君彦哭喊的声音越发凄惨,气得大步走回卧帐,他夺过沈征手里的皮鞭,说道:“你先出去。”
“是”沈征听命离开。
刘琛挥起皮鞭重重打在肃君彦光裸的屁股上,“还敢吗?”
“啊。。。。。不敢了。。。。。啊。。。。臣妾不敢了。”肃君彦嘶声求道:“皇上。。。。。皇上。。。。饶了臣妾吧。”
刘琛又再狠狠打了几鞭:“不许去见穆赤维,你要敢去见他,朕一定会杀了他。”
“是,臣妾不敢,不敢。。。。。”
刘琛扔了鞭子,对帐外道:“来人,传军医和林贤给肃贵妃上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
刘琛来到囚账,冷冷看着被五花大绑捆在柱子上的穆赤维,他的目光让穆赤维心下生寒,“你是谁?”
“是你在朕的贵妃身上刻的字?”
“朕?你是。。。。。。刘琛?”穆赤维十分吃惊,自知已无生路,他定下心来,梗着脖子道:“是又怎样,草原上的人都知道,我娶了肃云格为妾,他在我身子底下爽得很呢,射得我满身都是。”
刘琛听罢,双拳一握,脸色阴沉道:“你想死,朕成全你,找个好日子,五马分尸。”

肃君彦趴在床上,疼的昏昏沉沉。
“你还好吗?”
“怎么是你?”肃君彦不睁眼道:“看我挨打,你很高兴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知道我爱看什么。”林默道:“我并不爱看你挨打,我只爱看你挨操。”
“可惜你看不到了。“肃君彦道:”他答应了我,不再和你纠缠。“
“图韩也柯派人来讲和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么?”肃君彦睁开双眼,“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不然林贤怎么会不在这儿守着你。”
肃君彦看了看林默:“你干嘛告诉我这个?你又想干什么?”
林默笑了笑:“我只是想帮你一个忙。”
“我有什么忙需要你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为了你,皇上要杀了穆赤维。”林默道:“他不打算去和图韩也柯讲和。”
肃君彦一皱眉,费力的爬起来,向帐外走去。
“他不让你去见穆赤维。”
“我不去见穆赤维,我去见他,我去求他。”
“你难道不知道你越求他,穆赤维死得越快?”
肃君彦听罢,停了步,问道:“你能帮我什么忙?”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其实也帮不了你什么,但是我父亲在这儿,或许他能帮你一些。”
“你父亲?戒尘师叔。”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林默道:“他就在我的帐子里,他说是皇上请他来带我走的。”
“那你快走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会走的,等我看到大汉灭了匈奴,我就走。”
“匈奴才是你的家乡。”
“随你怎么讲,我对这个事情已经不想再说了。”
“为什么你不想穆赤维死?”林默笑问:“你对他有情?“
“你放屁。”肃君彦道:“穆赤维一死,匈奴骑兵定会倾巢而来,他在这儿啊,难道你不知道?”
“所以你不想穆赤维死终究还是为了他?”
“我不是朝廷中人,权衡利益我也不明白,我只是不想死那么多人,更不想皇上有任何的闪失。”
“你太谦虚了。“林默苦笑道:“不说别的,就说我林默如此败在你的手里,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你也断不是平常之人。”
“林默”肃君彦叹道:“你我之间本是血缘之亲,你数次害我,我也不想和你计较,我只愿你回头是岸,不要再错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知道吗?”林默道:“我早就想过,大汉是不会输的,只是损失会大些,如果就此灭了匈奴,倒也一劳永逸。”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君彦虽然从未读过什么书,但也知道杀戮绝不足以治人心,只要我在皇上身边,就不会让他铸下千古之错。”
“皇上已经下旨杀了穆赤维,就在明晚。”
肃君彦急道:“你怎么知道?”
“我父亲亲耳听到。”林默道:“你可以去问他。”
“带我去。”
来到林默的寝帐,果然见戒尘坐在那里,“师叔。”肃君彦撩衣下跪:“君彦拜见师叔。”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贵妃快请起。“戒尘道:“我听说皇上要杀了穆赤维。”
“都是因为君彦的缘故。”肃君彦对戒尘道:“师叔可有法子救了那穆赤维。”
戒尘一怔:“我已是方外之人,两国之争,与我无关。”
“爹爹救他走吧。”林默道:“爹爹救了穆赤维,我即刻随爹爹离开这里,永不再回长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可说到做到?”戒尘瞪着林默。
“孩儿说到做到。”
“那爹就信你一次。”戒尘对肃君彦道:“关押穆赤维的地方,戒备森严,我就算会遁术,但在沙漠边缘很难施展,无法躲避追赶,我双拳难敌四手,要救穆赤维,还要有更周全的法子。”
肃君彦想了想,说了句:“我有法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夜幕降临,肃君彦强忍疼痛,施展遁术,进入囚帐,“嘘”他让穆赤维噤声,从穆赤维身上拔出随身的匕首,趁夜离开了囚帐。肃君彦将匕首交给戒尘,“师叔小心,一定要将我的话亲口转给穆赤浩。”
“我知道,你放心吧。”
戒尘将匕首交给穆赤浩,说道:“肃贵妃冒死相救穆赤维,这是他对大王子的承诺,也希望大王子可以权衡利弊,与大汉议和。”

夜色已浓,戒尘和肃君彦施展轻功,带着穆赤维向匈奴营地跑去,肃君彦有伤在身,只能强自运功,看到他痛楚的神情,穆赤维停下脚步:“云格哥哥,你怎么了?”
“我没事,快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是不是受伤了,是他打你了,很疼是不是?我背你吧。”
“用不着,我们快走。”
两人正说着,身后传来追兵的的马蹄声,点点火光由远及近,“坏了。”戒尘心一沉:“莫不是林默。。。。。。”他不担心自己,最担心的却是肃君彦。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妈的。”穆赤维道:“我和他们拼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拼什么拼。”肃君彦拉住他,指着前方的火光,“大王子来了,你哥哥来接你了。”
“云格哥哥,你此番救我性命,我如何报答你。”
“我不用你报答,和你父王哥哥讲,来议和吧。”
“我们为什么要议和?”
“赤维你听我说,大汉男耕女织,兵强马壮,你们不是大汉的对手,刘琛不是心狠手辣的人,只要你们想要议和,保证日后不再骚扰边境,他会善待你们的。”
“他连你都不善待,怎么可能善待我们?“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不一样。。。。。他对我不一样。。。。“肃君彦咽下眼泪,:”赤维,你答应我,日后不再兴兵大汉,答应我。”
“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答应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好,我答应你。”穆赤维一把抱住肃君彦:“肃哥哥,你和我走吧,我会比他对你好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可能。“肃君彦推开穆赤维,含泪道:”你不懂,我这辈子。。。。。。。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肃君彦转头间,就见汉兵已到近前,燃着火苗的箭搭在弓上,对准了穆赤维和远远对峙的匈奴骑兵。
肃君彦面对汉兵,将穆赤维掩在身后,“赤维,快走。”
“肃贵妃”林贤急喊道:“你快回来。”
肃君彦看穆赤维仍然踟躇不动,大声喊道:“走啊。”
林重远怒道:”放箭。“
林贤嘶声大喊:“哥---------------”
肃君彦肩头中箭,腿一软跪在地上。
“云格哥哥。”穆赤维扑过来抱住肃君彦。
“住手。”一声大喊,汉兵连忙将弓箭放下,刘琛来到阵前,大声喝命:“放穆赤维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肃君彦拔出箭头,对穆赤维道:“不用管我,你快走,记住我交代你的事,今生今世,我与刘琛同生共死,他活我就活,他死我就死,带走你哥哥,不要让他杀过来。”
“我知道,我答应你。”穆赤维瞪了刘琛一眼,转身跑向匈奴骑兵。
“赤维”穆赤浩见弟弟安然回来,十分欣喜,他远远见刘琛气度不凡,又能喝令汉军,惊道:“此人莫不是。。。。。。。。”
“哥”穆赤维一把匕首横在颈上,“你若出兵,云格必死,我答应他了,我不能食言。”
穆赤浩看到弟弟颈上的血痕,无奈下令道:“退兵。”

大汉兵营,刘琛看着跪在地上,一身是伤的肃君彦,冷冷道:“你倒说说看,朕要拿你怎么办?”
肃君彦跪地磕头道:“臣妾请皇上赐臣妾一死。”
“你为什么救他?”
“臣妾只求一死,请皇上成全。”
刘琛的心既恨又痛,不处置他,恐怕无法平息将士的怒火,处置他,又要怎么处置,刘琛看了看天,面色漠然,语声平静道:“看在你尽心伺候朕十年,朕赏你个全尸,准你尸首回乡。“
“臣妾谢皇上。”肃君彦费力的磕头伏地,抬头时,已是满脸泪痕,“皇上,臣妾走了,皇上保重。”
刘琛目中含泪,颤声道:“林重远,你自己收的好儿子,自己送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臣谢皇上。”林重远和林贤跪在地上,都是满脸悲戚。

看肃君彦披发跪在远处,林默冷冷一笑,“你这畜生。”林默一回头,刚劲的掌风扫在面上,立时昏了过去。睁开眼时,已然身处寺庙,全身被绑的像个粽子,看见戒尘拿着剃刀走向自己,林默挣扎问道:“爹,你要做什么?”
“你心黑如此,不能留在尘世,但爹不忍心杀你,只能断你尘缘,从今往后,你就身披枷锁,随我出家修行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轩宁殿内,刘琛看着匈奴的降表,眼前一片模糊,窸窣的脚步声来到身后,卢雪君将衣衫披在刘琛身上,“虽然冬天过了,可晚上天还是很凉,皇上日理万机,可要好好保重自己。”
“你这话好像听谁说过。”刘琛拍拍卢雪君的手背:“多谢皇后。”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皇上这段日子,有时上朝,有时不去的,可是。。。。。。。身子不爽。”
“没有,朕身子好着呢,朕就是想看看。。。。。。若朕不在,皇后。。。。。是否有人可用。”
看卢雪君低头不语,刘琛问道:“宣儿最近长进了很多,皇后把他教得很好。”
”若他的父皇可以天天在他身边教他,他会学得更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刘琛擦了擦卢雪君的眼泪,柔声道:“你哭了?”
卢雪君扑进刘琛的怀里,哭道:“皇上可不可以不走?臣妾怕撑不过去。”
“其实朕也舍不得你们,可若朕不走,他会死的。”刘琛亲了亲卢雪君的头发:“有林家父子在,有硕连澈在,还有一众臣子,宣儿也不小了,可以亲政了,他有你这样好的母后,朕很放心。”
“皇上可以把肃贵妃接回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刘琛摇了摇头道:“朕想了很久了,他吃了太多的苦,我不想他最后惨死在朕自己儿子的手里。”
“臣妾会教导宣儿。”
“还是让宣儿做一个杀伐决断的帝王吧。”刘琛笑道:“若他放过君彦,倒不像是朕的儿子了。”
“皇上决意要走了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就算天涯相隔,你我夫妻的情分,朕会永远放在心里。”
“皇上多带些银钱吧。。。。。。。。”卢雪君抱着自己的丈夫,哀哀哭了起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初夏时分,云台寺已是绿树掩映,刘琛一身布衣,大步来到山门门口,轻轻叩门,“施主找谁?”
“肃君彦。”
“小寺没有这个人。”
刘琛一脚顶进门缝,“慧慈方丈可还在寺里?”
小和尚看了看他,“施主认识方丈?”
“我们是旧相识。”
“施主稍候。”
“你和方丈说,我叫刘琛,请他无须惊动旁人。”
“请稍候。”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大一会儿,小和尚回来道:“施主请进吧。”
云台寺依然还是昔年模样,刘琛随着小和尚来到大殿,慧慈方丈正在讲经,几个和尚跪在蒲团上静静听着。一个熟悉而消瘦的身影跪在离慧慈方丈最近的蒲团上,双手合十念经,他的头上没有戒疤,显然还是个俗家弟子,看他形如枯槁,刘琛心中刺痛,他轻步走到肃君彦身后,也跪在了蒲团上,慧慈对刚才来报信的小和尚点了点头,那小和尚带着其他的和尚离开了大殿。肃君彦念经念得认真,忽然觉得身边静得出奇,睁开眼,师傅已然不在殿中,感到身后有人,不知怎的,肃君彦下意识的,没有回头去看。
片刻,只听一声,“哥哥。”
肃君彦一呆,缓缓回头,木然道:“皇上,怎么是你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看肃君彦已然瘦脱了人形,哪还有昔日美艳皇妃的样子,刘琛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紧紧抱住他,哽咽道:“哥哥。。。。对不起。。。。。对不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不会和你回去的。”肃君彦轻轻推开他,磕头道:“你别逼我了,也别打我,我求求你,放了我吧,我已经死了,你就放了我吧。”
“好,朕放了你,你这几日都依着朕,就不用和朕一起回去了,朕以后会常来看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真的么?你肯么?”肃君彦十分惊喜,心下激动,竟剧烈的咳嗽起来。
“哥,你怎么了?”刘琛急道:“怎么病得这么厉害?。。。。。。是情蛊吗?“
“那苗疆的玩意儿,太厉害,师傅那么高的内力,都驱不了它。”
刘琛将唇靠近肃君彦的耳朵,轻声道:“你有没有想我?”说着,手臂环上肃君彦的腰。
肃君彦脸一红,抬头看看佛祖,赶忙挣脱开,“走吧,我们去别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逃也似的离开大殿,肃君彦发现四下无人,问刘琛道:“皇上的随从呢?”
刘琛一笑:“都在驿馆呢。”
“皇上是要带我回驿馆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太远了,我累了,今天晚上就住在寺里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寺里?”肃君彦身子一抖,脸一热道:“能不在寺里吗?”
“不能。”
肃君彦无奈,“那我给皇上收拾住处。”
“不用收拾,就和你住一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寺里的夜很静,刘琛坐在床上,解开肃君彦的衣衫,手触处,瘦骨嶙峋,不禁心疼道:“你若离了朕,可怎么活呢?”
肃君彦一笑,“不也活了这几年。”
轻轻拉了拉肃君彦胸前的乳环,“呃。。。。。。。”肃君彦呻吟一声,“皇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刘琛松了手,看看禅房四周,“这间屋子,和十几年前没什么两样。”
“是没什么两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想起往昔,刘琛很是情动,忍不住伸手去拉肃君彦的裤带,肃君彦握住刘琛的手:“皇上,能不在这儿吗?”
“不能,你要想不回宫,就得听我的话。”刘琛道:“你脱光衣服,敞开腿,对着我。”
“我求求你,别在这儿。“
刘琛一把拉过他来,吻他脖颈和身子,肃君彦早已欲火难持,却仍不愿松开裤带,刘琛知他情欲已炽,伸手扒下他的裤子,嬉笑道:“你是我娶进家门的小妾,在哪儿干你,怎么干你,都是我说了算。”
刘琛对肃君彦思念已久,一朝把他压在身下,解开裤带,便是横冲直闯的一通操干。烛火未灭,肃君彦仰面呻吟,直想把刘琛吸进身去。
天亮时,肃君彦打开门,就见门口站着一众小师弟,“师兄,你昨夜没事吧,可是家里来人打你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肃君彦脸红的想要钻进地里去,一个小和尚跑过来,低声道:“师傅说了,让师兄去山上那个看菜园子的木屋里头住去。”
“师傅生气了?”肃君彦心下惴惴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反正脸色不好看,师傅说,你们再敢这样就别回来了。”
“行,我。。。。我这就走。”肃君彦说完,拉起刘琛就出了寺门。
“去哪儿啊?”刘琛笑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山上。”肃君彦一张脸红成紫色,“你不是总想在山上干我吗?上山,我随你干。”

日出日落,两人厮磨着也过了三个多月,肃君彦蛊毒渐解,又恢复了倾世的容颜,刘琛抱着他坐在山顶,两人一直没有说话,夕阳西下,肃君彦忽问:“皇上什么时候回宫啊?”
“过两天。”
“皇上出宫这么久,朝堂上的事怎么办?”
“有你爹和你弟弟啊,我怕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怎么不叫自己朕呢?”肃君彦觉得有些奇怪。
“出了皇宫,离了长安城,哪里还有什么朕?”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等你走了,我也走。”
“你去哪儿啊?”刘琛问。
“我。。。。。。。我从这儿跳下去。”肃君彦说得很是平静。
“为什么?”
眼泪滑落,肃君彦擦了擦泪道:“那情蛊,让人好生难受,我怕我熬不到下回你来,现在连师傅都不待见我了,我也回不去长安家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刘琛抱紧了他,柔声道:“我给你一个家,好不好?”
“皇上的家在皇宫。”
“你可以随我回去啊。”
“我不回去。”肃君彦目视远方,“我不喜欢皇宫,我就喜欢云台山,云台寺,等皇上走了,等我熬不住了,我。。。。。。。我就葬在这云台山里,陪着师傅和师兄弟们。”
刘琛的胳膊紧了又紧,“我们去城里逛逛吧,你送送我。”
“行。”
两人来到山下的徐阳县城,县城里一片肃穆,不似平常热闹,肃君彦觉得有些奇怪,走到城门口,见守城官兵都穿上了孝服,问刘琛道:“这是怎么了,官兵穿孝,可有国丧?”
“不知道。”刘琛一摊手:“你问问就是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位大哥。”肃君彦问一个守门的军兵:“你们为什么穿孝啊?”
那军兵不说话,指了指城门边。
肃君彦走过去,看到城门边的讣告,一看之下,嗫呆呆楞在那里,再也挪不动步了。
“哥,你怎么了,走啊。”刘琛推着肃君彦来到街角。
肃君彦看着刘琛,眼里蓄满了眼泪,他扑通跪在地上,低声道:“皇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刘琛拉起肃君彦,微微一笑:“不是皇上,是先帝。”
“为什么?是为了我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啊。”刘琛坏笑道:“爱妃怎么报答朕一片痴情啊。”
“不。。。。。。。我和你回去,我和你回长安。”
“别胡说了。”刘琛正色道:“你以为皇上是想当就当想不当就不当的么?先帝既死,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帝即刻就会继位,现在回去,就是真找死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谁是新帝?”
“当然是我儿子,当今太子殿下,刘宣。”
“皇上。”肃君彦百感交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不再是皇上了,哥哥叫我小琛吧,我喜欢听你这样叫我。”刘琛道:“我说了,会给你一个家,这里离云台寺太近,不方便,我们去个远些的地方,有山有水的地方,安个家,你说好不好?“
“好。。。。。好。。。。。。。。”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晋东栾城郊外,两人安下家来,种种花,养养鸡,卖卖菜,日子很是安乐,一晃便是数年。
几天没打牙祭,刘琛看着一桌子的素菜,苦着脸道:“哥,能赏些肉吃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有啊。“肃君彦把菜送进嘴里,”生的,我嫌累,不想炖。”
“我炖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肃君彦满脸的不屑。
刘琛从厨房里拿出一大块肉,转转,看看,也不知道从何下手,索性拎着肉就出了门。
肃君彦也不管他,自己吃的倒挺高兴。

“咚咚咚“有人敲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肃君彦没理,“咚咚咚”又是三声。
“谁啊。”肃君彦知道不是刘琛,放下筷子,走去开门。
“哥,是我。”
“林贤。”肃君彦惊喜万分,把林贤让进屋里,“你怎么来了?”
“和皇上告了假,过来看看你。”
“你自己来的?”
“随从都留在别处了,只有我自己。”
“吃饭了吗?”
“还没。”
“来,吃饭。”肃君彦给林贤摆上碗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爹娘还好吗?”肃君彦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都好。”
“好弟弟,我这辈子尽不得孝道了,爹娘就拜托你了。”
“哥哥放心,我应该做的。”
兄弟两个边吃边聊,不大一会儿,就听刘琛喊道:“开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来了。”林贤赶紧跑过去开了门,刘琛看到林贤,很是一愣。
“臣给皇上请安。”
“起来吧。”刘琛三步并作两步把手里的热碗放在桌上,手指捏着耳朵,“妈的,烫死我了。”
肉香扑鼻,肃君彦笑问:“你去哪儿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隔壁张大妈家,她教我炖肉,我给了她一半,下次我自己就会了。”
“你倒聪明。”肃君彦夹了一块肉放到林贤的碗里,“来,吃吧,尝尝刘琛的手艺。”
“尝尝吧,好吃着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余威犹在,林贤看见昔日的皇上,竟不知手该放到哪儿了,坐也是不敢坐的。
“坐吧。”肃君彦道:“你就当他也是你哥。”
“臣不敢。”
“坐吧。”刘琛笑道:“你现在是朝廷重臣,我只是一个布衣百姓,怎么,要不要我给你磕个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敢不敢。”林贤坐了下来,吃了口肉,笑道:“皇上的手艺真不一般。”
“别他妈拍马屁了,你小子还是这个德行。”看看桌子上的菜,刘琛对林贤道:“走吧,咱哥两外边吃去,家里没酒了,先让君彦在家收拾屋子,晚上你睡这儿,你们哥俩再聊。”
“哎,行,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刘琛带着林贤来到城里的酒肆,斟上两杯酒,刘琛道:“来,兄弟,我敬你一杯。”
“臣。。。。。不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喝吧,你哥他过得不错,你不用担心他。”
“是皇上给了他一个家。”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欠他的。”两人天南海北的聊,林贤问道:“皇上不想问问朝堂的事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跟我无关,你最好叫我大哥,不然的话,以后不用来了。”
“是,大哥。”
“林默呢。”刘琛问:“有看到他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出家为僧了。”
“出家了?”刘琛一怔,有些不信,“这我倒想不到。”
“起初是戒尘师叔逼他出家的,可后来,他倒不愿意还俗了,如今,他法号戒心,我带林真去看过他,父子两个聊得不错,然后,他就云游去了。“
“戒心“刘琛叹道:“他自己觉得好就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两人正说着,忽听旁边一个酒醉的男子说道:“你们不知道。。。。。当初。。。。。。我们就在那云台山。。。。。。上了那个倾国倾城的男妃。。。。。。。那男妃,真是美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刘琛听罢,眉头一皱,回头看了看,又和林贤对望了一眼。。。。。。。

三日后,刘琛回家,肃君彦急道:“你们去哪儿了,也不跟我说一声,我还以为你们出事了?林贤呢?”
“他有急事,回长安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肃君彦看到刘琛身上的血迹,关切道:“你受伤了?”
“没有,这血不是我的。”
“那是谁的?”
“几个畜生的,没事,已经杀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杀人了?”
“怎么了?”刘琛不屑道:“我杀的人多了去了。”
“那我睡去了。”肃君彦转身想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等等。”刘琛拉住他,色眯眯道:“你脱光了,伺候伺候我。”
“干啥?”肃君彦笑了笑,“等我睡醒了再说吧。”
“我不让你睡,你能睡得着?”刘琛嬉闹着去扯肃君彦的衣服,肃君彦打开他的手,刘琛又欺身上来,半推半就中,肃君彦被刘琛扒了个精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跪伏在床上,肃君彦双手揉捏着自己的屁股,“皇上,来干臣妾,臣妾这里很热,很想你。”
手指插进身体,肃君彦浪叫起来,“哎呦。。。。。。哎呦。。。。。。皇上。。。。。。皇上。。。。。。。”
刘琛被他叫得血脉喷张,越发插得起劲,:“为了你这张小嘴儿,老子可是连江山都不要了.”
“臣妾这小嘴儿可不好喂呢。。。。。那个太细。。。。。。臣妾想要大的。“
“骚货,给你,朕给你。”
两人欢爱半宿,相拥着沉沉睡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了,又再缠绵。
“小琛,我想回云台寺看看,你跟我去吗?”
“好啊,我们走水路吧,水路舒服,风景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听你的。”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束江水流平缓,两人租了条船前往云台山,船家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子,人很老实,却总是惊于肃君彦的稀世美貌,不时痴痴看傻,以至忘了摇奖,少不得惹来刘琛一通数落。
一行数日,船停靠在魏县岸边,刘琛站在船头看两岸宜人的美景,远处酒肆中一位少年男子,衣着华贵,俊秀威严,他一人落座,其他人都站在周遭,虽然不着戎装,但看神色站姿,却如同羽林军的士兵一般。
少年抬眼间,看到了刘琛,他眉头一紧,站起身来,快走了几步,刘琛也正好望向他,四目相对,刘琛也是一怔,心中暗念:“宣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父皇。”刘宣向前走了几步,想要撩衣下跪。
刘琛摇了摇头,伸手阻止了刘宣,肃君彦在船中看刘琛神色有异,走了出来,顺着刘琛的目光望去,不觉也是怔住了。刘琛微微一笑,向后退了一步,对着儿子,撩衣跪在地上,肃君彦也跪在刘琛的身后,给刘宣磕了一个头。
刘琛起身,急急说了声:“船家,我们快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束江上起了烟雾,小船杨帆,不一会儿就划出了刘宣的视线,刘琛始终并未回头,对肃君彦道:“我们不必回云台寺了,去苗疆吧。”
“去苗疆做什么?”
刘琛笑道:“给你身上的情蛊找解药啊,不然的话,我越来越老,你倒越来越年轻,我身子再好,也禁不住你这妖精越要越多。”
“你自找的,谁让你给我下蛊?”
刘琛伸臂揽住肃君彦的肩膀,柔声道:“君彦,说真的,我们换个地方,终老山林吧。”
“我是你的妾,只能随了你了。” 肃君彦一笑,惹得船家手一松,船桨滑落江心。
“妈的,看了一道你还没看够么?“喝骂声中,船家手忙脚乱的跳船寻浆,水花溅了两人一身,无人在侧,刘琛忽的捧起肃君彦的脸,狠狠深吻下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三颗心于2017-03-22 21:52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