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容汉三 >> 生铁 >> 番外三 喜相逢(十)      
番外三 喜相逢(十)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目录 上一页
不约而同,所有人都和他终止了项目。甚至有人卷款子逃了,子安想一枪崩了他,可他逃得意外顺利,想都不用想谁给他保驾护航。而穆川甚至不需要多费力打击他,只需要把他推向明面,让他面对秩序法律公信良俗制裁即可——他不属于阳光下,炽热的阳光会让他的一切化为腐臭泡影。
对,子安有些自自弃的想,他就是这样见不得人,即便没有穆川,他也要活的这样遮掩!
可这是他一分一角赚得钱,一拳一脚拼的业.
说起来都是他拿自己心血换的,何等辛苦,何等不易,万分爱惜,可是穆川摧毁的如此轻易!
子安发现,他行动上也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之前他还能yb,dg随意跑,如今,这个落脚的城市却成了一个巨大的牢笼,倘若稍稍接近边缘,就有人行车拦住他,很客气的告诉他,不要再走远了,再远,他们有点难办。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子安盯了他一眼,调转车头原路折回。知道了自己的禁闭范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样的情况,让副驾驶上的张春很担忧。他倒不是十分惧怕生死,他只是担心再见不到他三个老婆。他和宋A讲过女人的道理,女人蠢笨一点,是她的好处,他的福气。因此他是个有福之人,他选得三个老婆如出一辙蠢得可爱,笨得天真。他怕很多事情没亲身交代到,他三个老婆活不下去后半生。
张春闭着眼睛靠着车座,压低声音笑道,声音带着皮:“宋A,你可真是坑苦我了。连着坑了你三个弟妹,我连改嫁的人还没给她们想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子安不大笑,大概是被张春感染,也轻轻哼一声。
令张春更烦心的还在后面,在子安暂时能经营皮包公司里,宋A在他眼皮底子下被警察带走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天阳光很好,夏风很热,宋A走得很安详,没有抗拒的戴上手铐,张春等一众兄弟也很坚强没有出声。待到子安彻底走出门,张春一甩手上的账务明细,一蹦三高:“哎呦卧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手向后一挥,瞪眼道:“愣着干什么,捞人去啊!”
张春其实本不用担心宋A,他们远没有到全网通缉的地步。而宋A对于拘留逮捕也很轻车熟路,罚站、照大灯、关小铁笼都不成问题。他更不用担心一个几天就会放出来的拘留,会让宋A说出什么。但是结合这几天的事来看,他惴惴的,觉得不妙。
子安反拷着手肘站着问话。警察很客气,并没有做什么,只是大灯照向他的脸,一直提醒他要站直。他们的问的问题,子安也按照套路回答“不知道”、“不清楚”、“不是我”。
这三句话十分讨打,却格外好用,子安屡试不爽。
警察也很敷衍,过程中频频看向手表。过了一会儿,有人进来和警察一点头,对子安做了一个手势:“你可以走了,有人来接你。”
而此时此刻张春被警局的人请了出来,一头雾水的想,是谁保释了宋A。
房间空旷,一张桌子上子安坐在穆川对面,眼前摆着蛋糕方糖和咖啡。他刚放出来,警察不让他难过,但也不会让他好过。因此难免有些疲累,规矩坐着,垂着眼帘,一言不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穆川双手交叠撑在桌子上,微笑了一下,唤他,子安。
而子安则把那杯又苦又涩的汁子打着转儿灌进嘴里,企图让自己打起精神,淡漠的撩一眼穆川:“嗯?”
穆川问他还要不要吃点什么,子安心里觉得没趣。穆川倘若有这吃饭的心思,早就订好了餐厅等他。穆川一向虚伪,不想做的事情便一定要客气,倘若你认真了,他便饶有兴味的打量你一眼,仿佛笑你。因此摇头,用叉子拨弄蛋糕:“谢谢,不吃。穆先生还有事吗,没事放我走吧。您贵人事忙,我不想耽误。”
其实他知道穆川先给他下马威再见他,八成是要给他下通牒。可子安耐心消磨殆尽,连装装样子都没有心情。穆川做事做绝,一桩一件毫不留情。正所谓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子安当真被惹火了,可是仍然不敢表达不满。能心平气和坐在穆川面前与他说话,自问用尽了自己全身涵养。
他也知道穆川要说什么,要做什么。但是子安仍不愿意开口。他那般熟练的和老叔谈妥价格,当场就爬了他的床,几次下来便将老叔伺候的心甘情愿为他抬高身价。但是于穆川,他偏偏就是不愿意。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对穆川的感情,何其复杂。
他真是受够了那种生活。世界里什么都没有,只剩一个穆川,无时无刻不小心翼翼揣度圣意。从来都是没有理由的发疯,单方面兴奋战栗到无可自抑,将他翻来覆去直弄到死去活来。哭或不哭,打得更狠;叫或不叫,抽得更欢;身体再怎样迎合奉承无底线的拼命侍奉也没用,依旧像打桩机一样狠狠地杵进去,好像肠子也要给你捣烂,流下泡沫状的鲜血混着乳白色的精液。欢愉与痛苦并驾齐驱,哪一项都是不见底的深渊。
不想看那张脸,明明很简单,却复杂到能让他产生一千种联想。一个眼神,一个笑容,一句话,就可以让他颤抖抽搐站立不稳。
从来没想过,讨好一个人这样难。难得让他身心俱疲,灵肉剥离,直至七窍生烟。
他怕穆川,怕的要死。
他恨穆川,恨得噬心。
怎么在一起?可是穆川,偏要在一起。说句难听的,他宁愿割了鸡巴,都不想再爬上穆川的床。这人太难伺候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子安涵养不好,穆川仍有耐心。他当然不急,急的应该是子安,他已是穷途末路。尽管到目前为止,子安至今没有任何低头的意思。可是那有什么关系,价码慢慢谈,他实在不愿勉强,总要对方心甘情愿躺平了再上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穆川今天穿着浅灰色的真丝衬衫,靠在椅子上,抻直了长腿,大概是因为路途劳累,因此姿态放松。
子安不想多说废话,穆川就合乎心意的不再扯淡。他像谈生意一样,三分诚恳七分诱惑专业讲述他能给子安带来的一切好处与资源。随着他对子安弱点了如指掌,他提出的条件更加切实可行。他甚至可以帮助子安有个合法身份,慢慢洗白。穆川出道给父亲黑帮做师爷,假账做的极其漂亮,再厉害的稽查也挑不出半点毛病。后来自己接手集团,洗钱洗白对他来讲做的更像是一门艺术。
穆川何许人也。能降尊纡贵提出给子安洗白,简直自降身价到了极点。声色场上竞争何其激烈,上床不上位者比比皆是,那也都交易的心甘情愿。更何况穆川有原则,出钱不出力,说白了纯嫖。能为子安破例到这种地步,穆川想了想还真找不出第二个人够格。  
可是没办法,子安这个人,无亲无友,光棍一条,浑身上下铜墙铁壁,油盐不浸,仿佛石头里蹦出来的,简直毫无弱点。子安拒绝了他所有的示好,对他的施压毫不妥协,对他开出的条件更是毫无动容,顽固至极,又臭又硬。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穆川自诩温和中庸派,毁人前程这样的过分事他做不出。倘若挟人身以迫就范,他又觉得自降格调,实在没品。
真是让人不省心。
穆川说得诚恳,子安回应的冷淡。他眼睛没变,依旧漆黑,干净纯粹,他说,我不需要,再过几年,我自己也会有。
会有。穆川几乎都要笑出声来,但他不想提老叔的事情扫兴。
因此他眉眼弯弯,目光缠绵的对他说,身体前倾靠近他说:“可是我喜欢你,我想给你。”
“喜欢我”,子安双眸深沉,下巴微抬,他在穆川面前谦卑惯了,脸上竟难得带出一副轻蔑倨傲的神色,他开口,认真道:“你也配。”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容汉三于2018-04-16 06:36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