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容汉三 >> 生铁 >> 番外三 喜相逢(九)      
番外三 喜相逢(九)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老叔的儿子在天台上和穆川聊天,他说爸爸就像昏了头,千万的投资,眼睛都不眨,就拿给宋A打水漂,谁劝都不听。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穆川笑道,老爷子是大手笔。
老叔的儿子听到这心里更苦了,的确是大手笔,爸爸行走花场数十年,都没见他干过这么离谱的事,他真要像妈妈一样怀疑怀疑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宋A狐狸精变的,到底给他爸爸灌了什么迷魂汤。
老叔的儿子摸着栏杆涩然开口:“那就祝穆总早日抱得美人归。”
穆川笑看他一眼:“那要借你吉言。”
这句话很耳熟,似乎几年前他也对张临说过,祝他早日捕获美人芳心。可是张临最后也没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女孩和他说,你让我感到恶心。我不会控告你,但我也永远不想见到你。
张临最后惨淡放手,潦草收场。经此一战,张临彻底被打垮。他本来就不热衷情事,到现在更是活的无欲无求。
恶心么?穆川嗤笑出声。
子安在做饭,张春给子安点了一支烟,接着给自己也点了一支,抖灭了火柴。他喷了一口烟:“小A哥,不行就跑吧。钱哪里不能赚呢?非得在这儿?你钱没了,人在不就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行”子安咬着烟颠着锅:“我就在这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张春呲牙一笑,哼哼道:“还真是莫名其妙了你这杠头。偏得跟那个,那个,穆川杠?”
空气中弥漫着葱油的香味,子安在做炒面:“凭什么他就这么霸道,他待的地方,我就呆不得?我就要逃?”
子安回想起人生中几次逃跑经历,都算不上好。小时候扯着秦生离家出走,被爸爸找回来打得逃天遁地又押去秦家认错。长大了带着子然逃开殷昭雄,被捉住后双双沦为玩物。他为逃离穆川,刚开始时竟然是半步不敢踏入内地,终日如惊弓之鸟不停逃窜。他在t国遇到一个逃犯,用钢笔给他写了一行字,客死他乡终为客,埋骨无着愁亦多。告诉他,要回家的,他的祖坟还在乡里,不能死在外面。日日向北,夜夜望江,他要活着的时候回去。
为什么永远在逃?他又不属耗子,难道他要藏一辈子,一辈子都要活得这样遮遮掩掩不见天日?
为什么天宽地阔,给他的选择却这样少。
他可以活的苟且,贼一样偷生。但这一切可以忍耐的条件,就是暂时。倘若要这样活一辈子,他做不到。想想都太绝望了。于是穆川逼的他越紧,他越是有种以命相搏的胆色豪气。他知道,他是一腔孤勇,不知死活。可是凭什么呢?凭什么他就要让穆川为所欲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张春趴在桌子上,懒洋洋答道:“他霸不霸道难道小A哥你不知道?那我告诉你,穆川摆明了,只要他在这里一天,你我哥们儿就别想赚一分钱,而且还要欠一屁股债,搞不好还要搭进去自己。”
他话锋一转:“可是穆川也说了,只要你肯跟着他,他把南区最好的一片地给你干,而且货只让你一人销。”
张春试探性看了一眼宋A,慢吞吞道“A哥,你这么想回这地儿,难道你真不想安顿下来?跟谁不是跟呢,我觉得穆川未必没有老莫好。”
锅里葱油还在噼里啪啦爆着,子安却停了手,转头异常凶狠的看向张春,射出两条骇人的目光,不管油花刺刺拉拉的崩向胳膊。
张春冷汗下来了,他知道宋A在等他一个回话。宋A杀人出名的手快,云淡风轻,说杀就杀,不过大脑。天地良心,他只想表个衷心,但是玩笑有点开大了。
他谨慎的站起来举起双手:“我听小A的哥。当初你说,不行就走,不宜久留。可是小A哥不走,你得告诉我你是什么打算。你是要杠到底,还是抻着和穆川谈条件,你要说。不然,兄弟我心里没数。”
说起来张春倒有些愤然,马勒戈壁,老子陪你宋A出生入死,就因为说错一句话,竟然想杀我,你小子可真混蛋啊。于是开口,A哥,你说过,你要给我娶第四房老婆。
至此子安才收回了目光,继续做他的葱油面。他太敏感了,无论是谁劝他从了穆川,他都下意识的觉得是出卖,是把他往穆川床上送。他皮肉交易久了,早已学会两害相权取轻。他自己卖可以,但极其厌恶别人插手。
张春有个习惯,他在哪个地方扎下根,就要娶一个当地老婆。他已经有了三房老婆,各个乖巧懂事,贤良淑德。有时候三个老婆哄好了,还能一起碰个面聚过之后双飞。张春是在华人的黑街上厮混成长起来的,他身上有一种兽类的直觉。子安想要顺着莫云这条线路回内地发展的时候,张春就阻止过他,他与生俱来的嗅觉告诉他,有点危险。
张春劝子安,小A哥,你看dny这一带哪里不好呢,有金钱,有女人,有各种可以倒卖的货品,有错综复杂足够可以穿插存活的权力地带,有政f根本无法涉足的势力范围。我看这是天堂,就是你我这样的人活着的乐园,有数不清的金矿。你货想走到哪里,我无所谓。但你真想回去,那太危险。Zg的秩序,太过于谨严。
子安是犟种,是杠头。坚持要回去,那张春只能苦笑着表示支持,他说,去可以,但是小A,你得保证给我讨第四房老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子安把面盛出来,擦净桌子摆好酒面碗筷,说道,先吃饭,一会儿还有活儿。老婆会有的,给你娶最漂亮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张春这才敢坐下,他老大个不相信,心里哼哼着,能留条命,那真都要谢谢你宋A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很奇怪,越是和穆川打交道,他越是能回忆起父亲生前的那段日子。他平日里忙的恨不得一身多用,倘若分出能一点心思也只是挂念子然最近过得好不好,她的事业发展是否顺利,绝少想起自己父亲。
可能两相情景太过相似,当年阮正被殷昭雄逼的进退不能,如今他与穆川纠缠不清。阮正不是没有去求殷昭雄停手,可每一次的见面都令阮正颜色越发灰败,眼睛一点一点失去光泽,想必殷昭雄令他不好过。当年张狂,一直瞧不上阮正,父亲由生到死都让觉得他觉得懦弱羞于提起。但现在此情此景换做是他,方晓得阮正当年是有多不易。而此情此景再在他身上走一遍,他更知道他的下场将是如何。
略能隐忍,稍许聪明,可能今天未必沦落到这个地步。这是他当初在楠色苦苦挣扎悟出来的道理。可是现在来看,却全然不是这样。当初他年少无知,目中无人,骄纵的不可一世,好像略低下头便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全世界都该看他面子让他一步。可是现在一看全然不是这样,有时候越退让隐忍,别人越是紧逼,越不肯放过他,正所谓痛打落水狗,越是要将他打得永世不可翻身。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难道阮正没有忍?他父亲几乎把家底都掏给殷昭雄了,可是非但没放过他,连他一对儿女都决不手软。难道他对穆川还不够顺,有取必予,有求必应,乞怜穆川稍稍让他好过一点,可是穆川对他一次次性爱堪称谋杀。
子安漠然的盯着地面,他谁也不想招惹,可是活着怎么就这么难。
他扶着门一动不动,实则满腔肺腑都要呕出来了。
怎么就这么难啊。
容汉三于2018-04-07 22:51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