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容汉三 >> 生铁 >> 1.主奴      
1.主奴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今天就先到这里吧,你还真是,越来越弱了。”慵懒的男声从头顶上方传来,子安如蒙大赦一般松了口气,浑身的伤痛,身体的疲乏几乎让他连胳膊都抬不起来,可依旧迅速爬起跪好,颤颤微微的稳住身形,用尽全身力气挤出几个字,依旧谦卑的语气:”谢谢主人。”
穆川瞧了一眼地上的奴隶,没有理会,走出门去。脚步声音静静远去直到消失无声,子安才瘫软的倒在地上,双眼空洞洞的望着天花板,寂静无声。先别想了,子安告诉自己,睡一会,睡一会,否则自己真的快死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觉醒来,子安吓了一跳,厚厚的窗帘依旧挡不住窗外灿烂的阳光,快中午了吧,自己还什么都没有打理,如果主人回来了,一定可以让自己死上一百次。
他迅速挣扎着爬起,跌跌撞撞从屋里出来,一路小跑把着扶手从楼梯上下来,走到管家王叔的屋子里,有些狼狈的问到:”王叔,今天中午主人还回来吗?”在自己屋子里慢慢喝茶的管家抬眼看了看子安,对浑身青紫并且近于赤luo着的子安没有丝毫吃惊,和蔼道:哦,子安醒来了啊。先生今天中午不回来了。”
听完这句话,子安心里一松,靠在门框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看着眼前一副轻松的样子的漂亮少年,管家的心里没由来有些可怜。不过十七八岁吧,还是个孩子呢,却要天天忍受着这些事情。
“先去洗洗吧,少爷估计晚上也不会回来,先不用着急,一会我让厨房给你送点吃的。”
子安侧过脸来,淡淡笑着:“那就谢谢王叔了。”
浴室里,少年修长匀称的身形在淡淡的水雾里若隐若现,诱人又勾魂。白皙清冷的皮肤上尽是些交错纵横的青青紫紫,仔细看去还有一些针刺火烧的痕迹。让人看着心生不忍,却又激起施虐的欲望。
漆黑的瞳仁看不出什么波动,只是定定的盯着屋里的一点,嘴角勾出一丝笑。
自己过这样的生活有多久了?每天跪到膝盖麻木还能保持着完美姿势。一个指令就可以让自己干任何屈辱痛苦的事情。皮鞭和绳索,精液和春药,生活似乎除了这些没有别的了。
你看你看,又要灌肠了,第一次的时候那种撕裂感屈辱感让自己死的心情都有了。可现在,熟练的像穿衣吃饭一样,自然的像感受呼吸一样。
是不是都已经忘了自己曾经是飞扬跋扈的少年?是不是已经忘了自己也曾过过养尊处优的生活?是不是已经习惯了自己性奴的身份?
自己也是个男人啊,也有掌控他人的欲望,也有不可侵犯的尊严。可自己却以各种姿势压在男人身下,这本是比死亡更不可忍受的事情,即便再坚韧也有不可碰触的底线。自己为什么可以继续活下去?
为了一个人吧。漆黑的瞳仁里划过一丝光亮。那个人大概是这一生中唯一的念想与希望,是自己昏黑的人生中一缕细细的光。只要看她一眼,看她过得到底好不好,还有什么不可忍受的事情呢?忍受再大的痛苦又有什么不可以?
洗净自己,吃过了饭,子安回到了调教室。跪在地上细细的擦着暗黄色地板上白色的精液和点点的血迹,将散落一地的调教器具用清水洗净用酒精消毒归类放好。做完这一切,子安回到自己房间,在床上静静的躺着歇息。真希望晚上主人不回来了,这样就可以睡一个好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就算躺着无所事事时间也流转的飞快。夏日傍晚,太阳像一个未熟透的蛋黄,橙色的,带着粘稠的光芒慢慢的坠落。子安忽然听到庭院里汽车鸣笛的声音,心中一紧,该回来还是回来了,该受的还是躲不过。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迅速的起身下楼,准备迎接,子安选了一个位置分膝直身跪好。
穆川进门后,将手中的衣物交给管家。“先生,您没有告知今晚回来,所以厨房里没有准备您的晚饭,稍等一段时间,我去通知他们今晚的菜色。”
“随意好了,不用那么麻烦。”说完穆川对身后的几个帮佣挥了挥手:“各干各的吧,不用杵着了。”
几个帮佣都散去了,穆川懒散的坐在沙发上,头向后靠着,舒舒服服的放直了腿,“子安,去,帮我换下拖鞋。”
穆川斜着眼角看着跪在自己足下的少年。漆黑的短发斜在白皙透冷的皮肤上有种安然的中国水墨的感觉,眉眼间也是安安静静的,说不出的斯文清俊,头微微的伏着,从侧面看是形状优美的下颌连着纤细的脖颈,整个画面美得让人叹息。真是个极品。漂亮的不娇不媚,从里到外都散发着一种令人沉沦的气息。像一件精美的越窑白瓷,打碎了都能听见轻轻泠泠的声音。
穆川的手掌放在少年的头顶轻轻的搓揉着,子安的头发并不柔软有些硬。“这么快就休息好了?看来昨晚玩得还不算过火。”穆川嘴角含笑:“你来了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这么乖?听‘楠色’的人说,你可是个相当不好收服的硬茬啊。光让你跪下就用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差点就把你活活弄死,现在是怎么了,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地上跪伏低头的少年并不回答。穆川一把拉起子安圈在自己的怀里,一边摸着他清冷顺滑的皮肤,一边将嘴凑到子安的耳边低声说:“我太善良了?还未碰触到你的底线?那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我一整天都没事,咱们两个好好玩把大的,怎么样?”
少年的声音恭谨又谦卑:“子安听主人的安排。”
晚饭准备好了,穆川一把抱起子安向餐厅走去:“走吧,陪我去吃饭。”
进了餐厅,穆川将子安放在椅子上,对旁边的女佣说:“给他温一下牛奶,别太烫,再切一盘水果。”
其实子安觉得穆川对自己并不算很过分,至少他在佣人管家面前很少做出什么过于出格的,羞辱自己的事情。自己是被买来玩的,并不是用来供起来当菩萨的。在楠色,他是花本钱买来的奴隶,不尽情作践好像都不够回本。想要吃饭,永远都是趴着,当着形形色色人的面,像狗一样舔食盘子里的食物。被一个人羞辱尚可忍受,被一群人围观简直会把人逼疯。可那有怎样?你大可以去死,但只要活着,对这些残忍你就必须忍。
这顿饭吃的还可以,穆川没有怎么为难。盘子里各色的水果也很多,勉强可以裹腹。牛奶不是很烫,咽的很舒服。穆川看了一眼子安:”吃饱了?要不要再让厨房帮你添些什么?这些东西是不管饿的。”
子安听了,心里不禁好笑,明知道自己就是靠下面干活的,难道还能让自己吃些什么管饿的鱼肉饭菜吗。内心有些不满,但表面上还是按格式规矩的回答:”子安吃饱了,主人不必担心。”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穆川淡淡的应了一声:”那就回房间吧,不用陪我了。别忘吃鱼肝油和维生素。”夹起一块牛肉慢慢的嚼,接着吩咐,”明早七点起床就行,不用吃饭不用灌肠,在调教室等我。好了,回屋去吧。”
子安从座位上站起,对着穆川躬了躬身,走了下去。
其实天色还早,不过七八点钟的光景。可是房间里没有游戏机,没有电脑,连一本杂志都没有,无聊的让人发疯。十七八岁本是少年人好玩好动的年龄,局促的空间里圈的让人难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实在没有事情可做,子安又不愿意再继续躺着。便从柜子里拿出一瓶药酒,涂抹在皮肤青青紫紫处慢慢的揉搓。其实子安的身体看起来纤细匀称但并不柔弱,平滑微冷的皮肤下是有些硬但绝对不是一块块聚拢凸起的肌肉。就因为这点,子安的开价不错。很少有人愿意买肌肉健美的汉子拿来干,不纤细不俊美,而且一起做爱不知是谁征服了谁。
美少年的确抢手,美丽,妩媚,柔软,看一眼就让人意动神摇,像水仙花一样美丽纯洁可爱。可是这样的美少年身体条件多半过于弱,谁都不希望手中的玩物几个回合就晕了过去,再一遍遍弄醒,这样实在是扫兴。
所以,子安的存在令人满意。美丽的想要让人收藏,纤细的想要让人摧毁,身体素质足够让人一遍遍的施虐满足欲望。
揉散了淤血,子安躺在床上阖了双眼,好好睡吧,但愿明天是好过的一天。
容汉三于2015-07-07 14:10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