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慈悯守则 >> 08      
08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8

在卧室沙发上躺下时才九点多,本来亚修担心会失眠,谁知这一觉竟然睡得格外安稳,没有被噩梦打扰。浅眠时,总有个模糊的念头转在他脑子里,似乎自己忘记了什么事……可又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直到被窗外的阳光照得自然醒来,亚修才突然意识到:切尔纳在外面,已经不能动弹了,而现在天快亮了!

亚修几步跨到卧室门边,突然又觉得根本没必要这么着急。太阳才刚升起没多久,对于成年的吸血鬼来说,这光线虽然会带来痛苦,但只要照射时间不长就不至于有危险。在那几张手写的“注意事项”里,卡尔说切尔纳的年纪比比他大——似乎他们有办法大致感知同类的年龄,那么,切尔纳当然扛得住这点光照。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最终亚修还是开门走了出去,毕竟他对卡尔承诺过不会虐待血秘偶。这套房屋面积很小,不管站在哪都能一眼望到所有角落,现在切尔纳躺在餐桌右侧,紧贴着橱柜,客厅小竖窗透进来的光线还没触及那片地面。看来他知道自己可能会面对日出,所以在失去行动能力前躺在了远离窗子的地方。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亚修先回卧室拉上双层窗帘,再回到橱柜边。反正他睡醒了,那么白天时可以把切尔纳放在床上,用被子整个盖住就可以。他去扶起切尔纳,发现血族的淡色长发上沾了不少污渍,之前战斗时沾上的灰烬和泥水,以及现在厨房地板上的尘土……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还醒着吗?”亚修询问后,切尔纳张开了双眼。
“很好,”猎人横抱起他,走向卧房旁边的浴室,“我现在要去……洗一下你。浴室没有窗户,没有阳光,不用担心。”

“洗吸血鬼”。这滑稽的句子让亚修忍不住笑起来。当然了,哪怕是枪械刀具也得定期清洁保养,更别说是个能进行交流的生物,将来他还要带切尔纳一起去查案子,总不能一直让他头上落着灰尘。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亚修帮切尔纳脱掉衣服,将他放进浴缸,找到不会滑下去的角度……这简直像是在照顾无自理能力的病人。其实洗吸血鬼比给人洗澡容易得多,吸血鬼不怕冷,所以不需要热水;吸血鬼也不用泡澡,只要拿花洒冲冲就可以;更方便的是,吸血鬼不会出汗,更不会产生皮垢,所以只要把脏污洗净就好。给他洗头发时也不需要考虑该用什么清洁产品,有什么用什么就可以了,而且也不必给他打护发素。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浴室偏暗的微白灯光下,切尔纳濡湿的头发就像银色的丝织物,不仅光泽很像,捧在手里冰凉轻滑的质感也很像。亚修蹲在切尔纳头边,意识到自己大概再也不会做那个例行的噩梦了,因为噩梦里最恐怖的那样东西已经不再恐怖,甚至还变得温顺又好用。

身后不远处传来脚步声,亚修听到时,脚步已经走进了客厅,他迅速转过身,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狠狠斥责自己,竟然盯着手里的头发出神,而犯下失去警惕的低级错误……出现在客厅里的倒不是什么怪物,但也够叫人头疼——贝拉小姐端着一碟起酥小饼站在餐桌旁,微张嘴,一脸目瞪口呆。

亚修意识到大事不妙:这套房间很小,站在任何地方都能看遍每个角落……而且贝拉小姐的老花眼一点都不影响她看远处。现在浴室开着门,贝拉会看到亚修正蹲在浴缸边,为一个苍白的、裸`体的、像是昏迷了的年轻男人洗头发。

亚修急忙迎出去,顺手关上浴室门,从呆滞的贝拉手里接过托盘放好。
“贝拉小姐?抱歉,我没听到你……”
贝拉终于回过神来,恢复一如既往的笑容:“我才真是抱歉!是我太唐突,不该这么直接走进来。我烤了些点心,想给你分一些,上来后看到你的门没关,我还以为你准备出门了,就赶紧走进来……”
亚修不能责备贝拉,从他和艾尔莎租住在这里起,他们就养成了通常不锁房门的习惯。艾尔莎故意要这么做,他们不需要防范贝拉小姐,而且贝拉年纪大了,他们也想多留意她的动静是否正常。还有更重要的原因:假如真有仇敌上门,那锁具也没什么意义,如果能让仇敌迅速找到自己,反而可以减少对旁人的威胁。
虽然不落锁,平时亚修还是会关好门,今天贝拉上来时却门开着。刚才走出卧室时他就该发现这一点,可他却一门心思盯着切尔纳……现在,他用余光瞥向浴室里的人,是谁在半夜打开门的,显而易见。

“按说我不该对别人的生活指手画脚,”贝拉露出担忧的神色,“但是……毕竟你看,我不仅是房东,还认识你和你母亲很久了,所以……”她纠结了一会,又看看浴室:“你们……你们……是不是嗑药了?”
亚修差点噗地笑出来:“没有,别担心,我保证没有。”
“你的朋友似乎状态不太好。你们俩都是在搞那些乐队什么的,对吧?我知道有不少人会弄点不合法的东西助兴,我年轻时也见过,那可非常疯狂,你们千万不要……”
“我们从没沾上过那些,我发誓,”亚修轻拍贝拉小姐的肩,“那个朋友只是……有点喝多了,所以我得照顾他。谢谢您的关心。”
贝拉小姐点点头,愿意相信亚修:“孩子,我把你和艾尔莎都当成是家人,所以很多事情你是不用对我隐瞒的,比如你那位……朋友,他大可以不必偷偷摸摸地夜里进屋,你们这么亲密,你应该把他介绍给我,也介绍给艾尔莎。”

显然,她并不认为浴缸里的人仅仅是亚修的“朋友”。毕竟“朋友”之间哪有一个脱光了衣服、另一个给他洗头发,而且还呆呆盯着他看的……亚修知道必须快点打发走贝拉小姐,他搪塞说这些是“朋友”的意思,是他讨厌交际、不喜欢和人接触等等……贝拉一脸担忧地频频点头,随着亚修的肢体语言缓缓往外走,最终被成功地送出了门外。

关上门之后亚修舒了一口气,回到浴室。切尔纳靠在浴缸里,睁着眼,亚修总觉得那对红眼睛里似乎有一丝笑意,他全程听完了外面的对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等你能说话了,告诉我你昨晚打开门的理由。”亚修让表情恢复严肃,像教官警告学员一样用指指血族的鼻子,重新回到他头边,打开花洒冲掉残余的泡沫。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中午过后,亚修接到了“经纪人”的电话,对方大概谈了点情况,再把剩下的细节和任务地址发邮件补齐。亚修算着时间,趁贝拉小姐午睡时,把被子里的切尔纳裹上毯子抱出来,带上必要的随身物品,轻手轻脚下楼钻进了汽车。
开上公路,远离椴树镇一段距离后,亚修停下来,从毯子缝隙里查看切尔纳的情况。血秘偶是被活着做成傀儡的血族,切尔纳就像普通吸血鬼一样需要在白天休眠。不过也有资料证明,假如情况不允许,有经验的血族也能强忍着不睡。现在切尔纳似乎很有安全感,不但睡着了,而且在被人摆弄时都没有醒来。

黄昏刚过,亚修把车停在一家服务站外,去旁边的便利店买晚饭,回来时后座的遮光毯已经被打开了,切尔纳仍被带子禁锢着颈部,正在毯子和安全带里蠕动。

“你醒了?”亚修坐进前座,“看来那个预置的命令可以生效,你可以到时间后自己行动。”
切尔纳点点头:“我昨天下楼了。”
“什么?”亚修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叫我能说话时解释打开门的理由,”血秘偶说,“昨天确实是我开的门。我走下去,然后又回来了。”
“为什么要下楼?”亚修有点后悔昨天没有及时叫他停止行动。这毕竟是个杀戮傀儡,至少也是个血族,是异类,而自己竟然随便放任他独自坐在外面。
因为亚修发问的语气有些急躁,切尔纳的头更低了:“没有什么原因。我只是……当时已经快到我不能动的时间了,我想到处看看。抱歉,回来时我忘记把门关严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亚修慢慢嚼着食物,思考切尔纳的话。血秘偶无法欺骗主人,所以这番话是真的。切尔纳想要“到处看看”也并不奇怪,自由对他来说是奢侈的,昨晚亚修并没禁止他离开椅子,所以他才可以利用这点时间享受一下随意行走的感觉。

“我要继续开车了,给你看这个。”亚修快速吃完手里的东西,把手机屏幕按亮,丢给切尔纳,“你看看邮件内容,了解一下我们要去做的事。”
“去你提过的那个农场?”
“是的,巴姆农场。”
亚修刚发动起车子,还没开出多远,切尔纳就伸手戳他的背:“怎么看其他的部分?”
“翻页。”
切尔纳一脸混乱地盯着手里的东西,左右摇来摇去,亚修无奈地把车暂时停在路边,又花了几分钟教他怎么翻页,怎么返回。

农场的主人是老巴姆先生和其家庭。最近几年,附近镇上的警方接到过多起他们的报案,说有人在长期窥视、跟踪他们。他们先是察觉农场附近有人窥视,又数次在夜晚目睹有陌生人影出现,接着事情升级了,发展到有人在夜晚虐杀牲畜——从手法看来是人类干的,绝不是野兽所为,因为有使用工具的痕迹。警方很重视这件事,因为不断升级的骚扰行为很可能会演变成谋杀。调查一直在继续,却一直没有什么进展。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久前,巴姆家的长子,三十五岁的阿瑟·巴姆带着猎枪和狗在农场外巡视。阿瑟一去不回,就此失踪,只有他的狗跑回了农场。几天后,人们在附近树林里发现了他的尸体,死法和以往那些遭到虐杀的动物一模一样:胸腹被工具划开,内脏缺失。
他的猎枪发射过,没击中目标,落在了附近。现场分析结果表明凶嫌不止一人,而且对方可能也带着工作犬——人们发现了一些人的脚印,也发现了数枚野兽脚印,其中一些脚印属于农场的狗,而另一些……直到现在也没人辨认出那是什么犬种。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狼人?”读到这里,切尔纳抬起头。
“一开始我也这样想,”亚修说,“但是有疑点。未知脚印、死者内脏缺失……这都很像有狼人干的,可狼人通常不会用工具去剖开受害人,他们是直接用利爪和牙齿的。你再往下看。”

悲剧没有就此结束。就在阿瑟·巴姆遇害一个月后,他未满六个月的女儿也失踪了。她失踪时正是半夜,屋子里没人察觉到异响,整幢房子门窗反锁、紧闭,没有任何撬锁或闯入痕迹,家里的狗也没任何动静。

切尔纳摇摇头:“这就不像狼人了……狗对狼人的踪迹很敏感,就算不敢上去扑咬,也肯定要叫几声。而且狼人也不可能无声无息地进屋子……就算用人类形态去撬锁,也会留下痕迹的。”
“是的,所以很蹊跷。”
突然,亚修想到一个问题:“你很了解狼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以前我杀过三个。”
“为什么杀的?”
“不知道。他们没有对我解释,而我只能服从命令。”

切尔纳继续看下去,事情至此还没结束。
之后,专案探员来了。农场主老巴姆让妻子、儿媳、女儿都暂时搬了出去,只剩他一个人留在这。婴儿失踪后第三天的清晨,家里的狗在农场外围狂吠不止,警探和老巴姆去查看时,发现狗正守在一叠衣物旁边——正是婴儿失踪时穿的衣服。它们干干净净,没有一点血污,被整齐叠放在地上,下面还垫了一层当天早上的晨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之所以游骑兵猎人或者驱魔师迟迟没有涉足这件事,就是因为这案件实在太像人类罪犯所为了。而现在亚修要赶去,则是因为老巴姆竟然主动联系了一个猎人经纪人,说希望能有猎人去调查。
与常见的受害人们不同,老巴姆知道这世上有怪物。他年轻时曾经遭遇过一些东西,还被猎人救过。他担心是有什么生物盯上了他。

切尔纳读完了全部邮件,亚修问他:“你觉得像什么做的?比如,在你杀过的东西里,有没有类似的?”
“像血族,”切尔纳说,“有些血族能雾化身体,进入房间时无声无息,甚至可以不被犬类察觉……但是雾化状态并不能抱起婴儿,这就有点矛盾了。还有,我们不能擅入私人住宅,如果真是血族,他以前肯定被邀请过。”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也许就像你当年一样。说需要帮助,就可以骗开别人的家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切尔纳没有回话,只是沉默着慢慢伸出手,用手机碰碰亚修的肩膀。
亚修拿回手机后,切尔纳低声问:“你能不能命令我停止行动?就是……回到不能动的状态。”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为什么?”
“我每天只有日落后大约三小时的自由时间,这三小时可以不连续。现在你让我停止,等需要时再唤醒我吧。你不应该把我的行动时间浪费在车子里。”

“好,”亚修说,“我应该怎么说?”
“对我说‘停止行动’。”
亚修照做了。切尔纳的身体立刻软了下去,歪歪扭扭地靠在后座上,因为被安全带保护着才没滑下去。
车里又恢复了寂静,亚修从反光镜里看切尔纳,好几次都想说点什么,可喉咙里却像是哽住了一块苦涩的东西,让他无法开口。

TBC
matt于2015-06-13 22:23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