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昔日战俘与审讯官的一天一夜   >> 1      
1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1-

裴力斯总是做一模一样的噩梦。

他又回到了地牢里的审讯室,双手被沉重的镣铐束在背后,脚被链条绑在铁椅子上。他身上薄薄的布长袍被水浇得湿透,在潮湿的牢狱中他赤脚踩在石板地上,冷得不停发抖。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膝盖上的伤口已经被缝合止血,可那种痛却钻进了骨头。大腿和背上的鞭痕红肿得发烫,让他不得不绷着肩、踮着脚,尽量减少与椅子的接触。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有人在门外交谈。他依稀能听到一串数字,那是自己被投入地牢时的编号。
那些人还说了“和谈”、“协议”、“神殿骑士团介入”、“清点俘虏”等等。接着,门吱呀一声打开,熟悉的身影走进来,那是他最害怕的面孔——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王都骑士锡恩•克莱森。身着华服,高大又俊美,一头淡金色长发,五官精致得像宫廷画师笔下的精灵肖像。
裴力斯在战场上曾远远看见过锡恩,当时他怎么也想不到,近距离观察这张脸,是在王都卫城监区的地牢里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在地牢审讯室里,锡恩的脸被与恐怖的侦讯联系起来。以至于直到重获自由后,裴力斯也总能梦到这一幕幕……他记忆中的阴翳下,总会有锡恩的身影。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又是一次从噩梦中醒来。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裴力斯躺在柔软的床铺上,穿着丝绸睡衣,床柱边烟色纱帐染着淡淡的薰衣草香。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现在安全且健康,身上的旧伤早已痊愈。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裴力斯曾是一位战斗法师。他擅长远距离射线与扰敌法术,为人谦和,士兵们很信任他。如果说骑兵们的冲锋是杀敌利剑,他的魔法就是无形的盾牌、静默的烈火。

两年前,他所效忠的兰德领主暗中召集军队、广招佣兵,计划刺杀王都里的女王,谋逆夺位。
当时上一位君主刚刚去世,第一顺位继承者是还不满三十岁的公主,公主的堂叔——也就是兰德领主,计划派人暗杀新女王,并利用尚在手中的军队夺权。
刺杀失败了。这场战争持续了大约半年,最终领主战败,死在倒塌的卫城城墙下。领主的妻子与儿子率领军队,向王都求降。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法师裴力斯被逮捕前从战车上摔了下来,右腿受伤。战友们自顾不暇,没人能救他。

随着战事逐渐平息,当初的俘虏也被逐个释放,其中就包括因与领主关系密切而被反复审讯的裴力斯。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现在的裴力斯已经不再是囚犯,他居住在公爵宅邸,是女王、亲王与公爵的座上宾。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而宅邸的主人,公爵阁下,恰恰就是贵族锡恩——王都军队的首席骑士长、先王的情`妇之子、当今国王的异母弟弟、在吟游诗人的美谈中被称为白银大公……这些都是虚名,裴力斯唯一能肯定的是,锡恩并不是养尊处优的贵族官僚,他很强大,超出人们的预料。

锡恩率领长枪骑兵冲锋,将敌方阵型彻底撕裂,让裴力斯来不及完成施法,就狼狈地从碎裂的战车上摔翻在地。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之后,就是在卫城监区里那段恐怖的记忆……裴力斯总是后怕,如果不是战争及时结束、双方军队和谈成功,他也许会死在地牢里。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清晨的阳光洒在床铺上,裴力斯揉揉眼睛走出卧室。套间外,仆人已经为他准备好洗漱用的热水。他的房间很大,进门后中间是小厅和一间小小的值夜仆人房,左侧是卧室,右侧是比卧室还大的书房。公爵府的仆从们都知道,不经允许不能擅自走进裴力斯的书房,这是锡恩公爵特意交待过的。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过,没人进书房不代表没人进他的房间。比如现在,公爵大人、首席骑士锡恩本人就坐在小厅窗边的天鹅绒高背椅上,堆着一脸笑意,向旁边另一把椅子摆摆手势,示意裴力斯坐下来。

这笑容总是让裴力斯一阵阵恶寒。当初审讯他时,锡恩也是这么笑的。

“公爵大人,为什么您又在这里?”还穿着睡衣的法师一步没动。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锡恩抿了一口红茶:“找你一起吃早餐啊。我卡时间卡得很不错,你每天都差不多这个时候睡醒。”
“我一个人吃早餐就可以了……”

“这一年来,我每天都找你一起吃早餐,除了你或我有事不在的时候。将来我还是会继续,因为,如果不这样做你就会干脆不吃东西,对身体不好。”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重获自由后,女王和其他贵族赦免了裴力斯的罪,象征性地让锡恩充当“监视人”,将他留在公爵府,做个名义上的囚犯。其实裴力斯相当自由,可以随意在城里闲逛,可以购买任何自己需要的书籍和法术材料。

近一年来,锡恩每天早上都第一个出现在裴力斯的视线内,可能是端着草莓酱饼,或者正在亲手泡茶,要么就是拿着一套新做的成衣,问裴力斯要不要立刻试试。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起初,裴力斯强打精神的说辞是:大人,我始终还是个囚犯,您不需要这样。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一这么说,锡恩就会快步窜到他眼前,紧紧握住他的双手,说:你是受人胁迫的,而且你也在战争中失去了很多东西,现在你是我的客人和朋友,请不要再提“囚犯”这个词了。

他说的倒没错,当初裴力斯会为兰德领主而战,确实有受到胁迫的因素在……虽然这并不是全部原因。

在兰德领属地,裴力斯有个法师朋友因涉嫌用死灵法术危害他人而被逮捕,一直被关押着。裴力斯与领主有交情,想靠这层关系救出朋友,谁知,领主却以那位法师的性命为要挟,让本不想涉足权贵斗争的裴力斯走上战场,成为他的武器。

领主死亡,战争也输了,那位死灵师朋友也早已在监中死于疾病。重获自由后,裴力斯一点也不想和人谈过去,这些记忆中没有一点好事。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多亏被俘后的那些审讯,现在锡恩公爵能把他的故事倒背如流。

锡恩总想来和他谈话,但裴力斯不想谈。第一是因为上述原因,他不喜欢关于过去的话题;第二是因为锡恩太喜欢肢体接触,动不动就握手拍肩偶尔还来个拥抱;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裴力斯的噩梦中总是有锡恩,所以白天更不想面对他。

锡恩的种种态度,被裴力斯暗自形容为“王都骑士特色的待客之道”。
王都骑士不懂魔法,也不像神殿骑士们一样信仰坚定,但他们武器精良,集团作战时攻击力强大。他们还普遍有某种高傲的控制欲,而且喜欢以“我是王都贵族”自居,以维持看似比较优雅的气质,掩盖身上那种理直气壮的蛮横感。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王都骑士参与战事时是这样,日常交往中也有这种倾向……这就叫“王都骑士特色的待客之道”。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正想着,锡恩伸过来手,在裴力斯脸前面打了几个响指。
“醒醒,怎么了?你目光都失焦了,不舒服?”

“没有,我很好。”思绪被拉回来,裴力斯才注意到锡恩已经站起来了,还走到了眼前,两人间就隔着一点距离。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锡恩伸手摸他的额头,他没有躲,实际上他整个人都僵住了,每次锡恩靠近时他都是这样。

知道裴力斯确实没发烧什么的,锡恩满意地点点头,一手揽住他的肩,将他带到桌旁:“那么来吃点东西吧,今天霍勒女士做了核桃千层酥蛋糕,她可是我宅邸里最棒的厨娘了。”

贵族的手久久停在裴力斯肩头。于锡恩而言,他故意如此,希望自己的手掌能多少给这拘谨的法师一点支持;而于裴力斯而言,锡恩的碰触简直像烙铁,即使再轻柔,也总带着难以忽略的灼痛。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裴力斯机械地点头,把餐叉下的蛋糕慢慢送进嘴里。其实他很喜欢甜食,印象中厨娘霍勒的手艺也确实很棒,但只要靠近锡恩,他的脑子就要么放空、要么开始上演白日噩梦,嘴里什么味道都尝不出来。

“吃完东西,回卧室换身衣服,好吗?”贵族继续说着,“还记得吗,今天我们得坐马车去卫城,等你准备好我们就出发……”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听到“卫城”这个词,裴力斯会有点心惊肉跳……以前他就被关在那地方。
锡恩继续说着:“今天在那有个会议,亲王、多位贵族和你家乡的新领主都得去,以前的战争遗留了一大堆事情尚待商议安排……本来我俩也该列席会议,但我帮你推掉了,我们只出席傍晚后的酒宴就可以。”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安德领主的亲眷也都在那里?”裴力斯问。

“一部分在——无罪的那些。你想见他们吗?”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我不想,”裴力斯慢慢离开锡恩身边,向卧室退缩,能保持距离后他觉得好多了,连说话都利落了不少,“我一定要去吗?他们肯定同样不想看到我。毕竟我以前是个……是战败者,是你的俘虏。对家乡那些人而言,我绝对可恨极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锡恩轻笑着:“你的身份是女王使臣之一,也是我的朋友,如果有人对你不利……不,哪怕是对你略有微词,那也是对公爵乃至对陛下不敬。我会让他或她接受合理范围内的惩罚。”

合理范围内的惩罚,又是这句话。
当这几个单词组合在一起时,裴力斯会被无形的力量牢牢钉在地上。

在地牢审讯室里,锡恩也对他这么说过。当时锡恩数着他背上的鞭痕说:很痛吧,我知道。这是合理范围内的惩罚。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等一会我让人来叫你,我们在正门口见。”
感谢诸神,锡恩说完后没有再贴上来。他向门口走去,准备给裴力斯留点个人空间,做出门前的准备。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TBC
絮言絮语
秋天了,随意犯个病(*´艸`)
matt于2014-09-15 23:33发布 matt于2014-09-16 23:22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