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沉眷 >> 【毛毛/莫雨】剥离 >> 皮 肉 血      
皮 肉 血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目录


第一节.

穆玄英有些谨慎地推开房门,就看到了正对着门口挨着墙壁坐着的莫雨。长发散落在身旁,屈膝坐着,手环着腿。他整个人呈现戒备姿态,但眼睛里透出来的却是空白,就像没有任何填充物一样。

穆玄英让自己情绪尽量稳定,又在心里默默打了几次气之后,一边将门关上一边笑着说: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小雨哥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莫雨眼里的空白并未减弱半分,就像一块透明的冰冻在了眼里。他只是看着穆玄英,而穆玄英也看着他,试图找到哪怕一点点情绪变动。很可惜,没有找到。

“小雨哥哥是不是忘了我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穆玄英尽量自然地微笑,站在离莫雨四五米远的地方。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莫雨的目光随着穆玄英的移动而移动着。

“我可以靠近你吗?”

穆玄英试探性地问到。

没有得到回应。于是他轻轻叹了口气,继续说: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小雨哥哥,你失忆了。”

听着的人没有惊讶也没有疑问,就像是在听与自己无关的事一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会帮助你……想起来,”穆玄英有些吃力地继续说着,往前踏了两三步,停在离莫雨两米左右的地方,“……请你相信我。”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莫雨稍微仰着头看着他。他不知道莫雨是否接受了,再问估计也问不出结果,只好通过莫雨的动作推测。嗯,现在应该是没有威胁的。

于是穆玄英又往前走了两步,顺势在莫雨身前慢慢蹲下来,给足了莫雨看清他的动作的时间。他斗胆伸出手搭在莫雨的双肩上,这样做的同时,莫雨做出了向后躲的动作,无奈他身后是堵墙,穆玄英的手于是顺利搭在了莫雨的肩上。

莫雨的神色开始变了。穆玄英下定决心,揉捏着莫雨的肩膀,让他放松,看着他的眼睛说:

“小雨,我是毛毛。”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然后莫雨将手一打,穆玄英的手便离开了莫雨的肩膀。

莫雨抱紧自己的肩膀,看向他眼神已经完全变了,充满了凶狠的警告。

一阵沉默后,穆玄英起身,往后退了两步。

“小雨对不起,我……”

他垂下头,抬起头时又换成了笑容,“明天我再来看你。好好休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于是,他几乎是落荒而逃地离开了那间房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第二节

“……我们小时候是在一个镇子里认识的,那镇子可好玩了……”

穆玄英坐在莫雨旁边,和他说话。

已经过去了十天,穆玄英终于可以和莫雨近距离的说话了。莫雨似乎已经渐渐接受这个每天来端茶送水坚持不懈的和自己说话的人了,不管他离自己多近都已经习惯。穆玄英也终于逮到机会正式给莫雨说事了。

穆玄英从他们小时候生活过的小村庄开讲,无非是一些零碎的琐事,也被穆玄英讲得绘声绘色。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小雨哥哥,当时镇里面的人都叫我毛毛,你也叫我毛毛。和我们玩的女孩子叫做小月。”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穆玄英说罢这段话后便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起小时候的逸闻趣事来,莫雨听着听着,冷不丁地说:

“……毛毛……?”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正说到兴起的穆玄英愣了一愣。然而莫雨却没有了下文。

“小雨哥哥……你刚才说什么?”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知道。”莫雨摇摇头,“不是我。”

穆玄英抿了抿嘴:“嗯,不碍事,我们继续说。”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里,穆玄英每天都会给莫雨讲以前发生过的事,从他们在镇里到了他们的流浪生活。虽说是流浪,穆玄英讲起来却有别有一番苦中有乐的感觉。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莫雨虽说不说话,但一直都会认真地听着穆玄英说的每一个字。讲到激动的时候,穆玄英整个人都贴到了莫雨身上手舞足蹈,莫雨也没有表露出任何不快。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甚至,莫雨听着听着,会露出十分十分淡的微笑。穆玄英眼尖,蹭他的时候偷偷看他才发现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记得的事……好多。”

莫雨有时候,会低声这样说。穆玄英则会挠挠头,说:

“嘿嘿……和小雨在一起的日子那么难忘,当然记得了。”

是,穆玄英嘴巴就是甜。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于是他看到莫雨开始会和他说一两句话,终于,顺着他给的路子摸索着记忆。穆玄英欣喜,终于忍不住搂上莫雨的脖子,说:

“小雨哥哥真棒!”

莫雨看他的眼神已经柔和了许多。他说:

“我认为我快记起来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真的?”穆玄英心突然噗通噗通地紧张跳动起来,“明天正好讲到对于我们来说最深刻的事……小雨,要想起来。”

“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第三节

这一天要讲的事是莫雨与毛毛的一次,也是第一次分离。

当时的莫雨和毛毛被逼上绝路,为了保护他俩拼死保住的东西,毛毛跳下了山谷。

“然后……我跳下去了,之后就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再见到你……”

不知为何,穆玄英的叙述变得干燥无力。他干巴巴地说着,看到莫雨状态不太对。他垂着头,散下的长发遮住侧脸。

“……毛毛……。”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又来了。穆玄英心里咯噔一声,不知该不该回答。莫雨仍未抬起头来,他的语调听不出任何感情,却让穆玄英心生不安:

“为什么……要跳下去?”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哦,呃……”穆玄英干笑了一声,“当时脑子一乱就跳下去了,……”

“小时候还不懂想那么多”的话还没说出口——

“不对,不对。”

莫雨全身散发出与之前不同的气场,他的身子开始微微发抖,嘴里重复着:

“不对,不对, 不对。”

“小——”穆玄英慌了,想叫回莫雨,莫雨却突然一个起手,把穆玄英劈在了地上,随后将脸转过来,整个人压制住了肘部着地撑着的穆玄英,歇斯底里地吼到: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骗子!你!骗子!”

穆玄英在莫雨语无伦次的嘶吼中对上了莫雨变得通红的眼瞳,和迅速变得惨白泛灰、冰凉透骨的皮肤。他在心里暗叫不好:

“小雨哥哥……你病了!……”

“我没有!”莫雨再次冲着穆玄英嘶吼,嘴角却夸张地上扬起来,与之前截然换了一个人一般,他匪夷所思地咧着嘴角,夸张地笑着,“你们都说我疯了……我是疯子……疯子……我不是!我不是!你说你是毛毛……哈哈!你不是!你不是毛毛!不是!你想骗我……你想骗我!”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穆玄英冷静下来,看到莫雨的整个人都换过了一般,血红色的眼睛里满是仇恨,手上的力道凶狠却毫无轻重,便知道莫雨一定是发病了。

这应该是……十五岁时的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毛毛?哈哈哈哈……你是假的,毛毛是因为我才跳下去的,是我害死的,不是脑子一乱的,你是假的,你是假的,你是假的。”莫雨张狂地笑着,眼白里充满了血丝,眼眶也发红得可怕,“你是毛毛?不对不对。你只是想杀我,你不是毛毛。我害死了毛毛,所有人都想杀我!你只是想杀我,你只是骗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莫雨压制在穆玄英身上却忘记了攻击,只是朝穆玄英铺天盖地地怒吼着。穆玄英听着他喊的所有内容,听着听着却发现豆大的泪水止不住地滴到了自己脸上。

“哈,哈……是,你们说我疯了……你们不让我死,就是想折磨我……骗子。你也是骗子。最想听的不就是,我害死了毛毛,我害死了毛毛,呃。”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此时的莫雨像个受委屈的小兽一般在穆玄英身上嚎啕大哭,看得穆玄英心疼得想去抱抱他。于是,他伸出手将莫雨揽了下来,莫雨直直地撞在他胸脯上,于是就这么趴在他胸前让眼泪决堤着。穆玄英躺在地上,伸出两只手抱着哭到痉挛的莫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要……我要毛毛。我不想……你不是毛毛。你不是……”

穆玄英就这样抱着他,听他在耳旁的胡言乱语,心情五味杂陈。

最后,他轻轻说:

“乖。我就是毛毛。”





第一节

初次踏进那个房间时,穆玄英还是很有戒备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全白的房间,全天候亮着明晃晃的白炽灯,除了其他什么都没有,白得刺眼。他一眼就看到了穿着白色衣服,手脚上套着镣铐的莫雨。

莫雨,出了名的魔头,恶人余党。浩气与恶人,一个是政府组织,一个是黑道组织。两组织水火不容,一直明争暗斗到恶人轰然倒塌。

毕竟,呼声明确,群众配合,政府打压。正义,总是能战胜邪恶的。恶人全军覆没,十大恶人,只剩一个。若不是莫雨当时又发了疯病,怕是也要像其他人一样自杀,也幸而抓了一个活的,才有可能让他这个领头人之一亲口供出全部罪恶,让少数心存怀疑的人信服浩气的做法。

然而,这恶人的少爷清醒后却一言不发,审问、不能公开的逼供,都没用。莫雨像是个不会说话的人一般,只字不提,疯起来还会伤人,无法近身。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于是有人想到一个绝妙的方法。将莫雨的记忆进行略微的改动,让他相信另外一个人是他幼时共同经历风雨的人。然后,把他的记忆复制给另外一个人,让那个人引出他的所有记忆,让他信任,然后再慢慢勾出一切。得到一切后,趁这个危险的杀人魔不注意,结果了他。

穆玄英就是那个“另外一个人”。作为浩气少主的他还没有执行过公开任务,这次的任务也算是第一次被委以重任,一次试炼。面对敌对势力的少主,他当然愿意亲手诛之。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知道莫雨小时候有一个好得像亲兄弟一般的伙伴,为了莫雨跳下了悬崖,之后再无见面,于是成了莫雨心里最深最疼的一个痂。于是,他接受了记忆复制,熟悉了那段记忆,扮成“毛毛”,在莫雨被重置记忆的过渡期去接近他。

过渡期大概有二十天,到后期记忆会慢慢恢复,那些被修改的记忆便会代替原先的记忆出现。

当然,有用的记忆只是到莫雨十五岁那年罢了,所以之后的记忆,也全部剪掉不要,省得莫雨怀疑穆玄英为什么可以在关押室来去自如。洗掉记忆的他,只会觉得自己被关在了一个奇怪的地方,而谨慎孤高的性格让他不会一见面便让素不相识的穆玄英带他出去。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穆玄英接近他,在后十天一天一天地告诉莫雨所有记忆,让莫雨以为记忆是由于穆玄英的提醒才得以重现的。由此,可以让莫雨坚信不疑:穆玄英就是毛毛,来找他的毛毛。由此,到了一定程度后,莫雨可以对穆玄英说出一切。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所以,穆玄英得压下自己对莫雨的敌意,作为一个“好弟弟”,去接近他。所以,他尽量稳定自己的情绪,尽量自然地微笑,他的一切试探性的问答,一切有些吃力的话语,都不是他感到难过或者其他什么情绪,而是他真的不自然和提防莫雨暴走。

至于这样欺骗一个人会不会良心不安,他在开始接近莫雨之前就无数次地自问或去找心理医师调解。嗯,这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啊,我做的事是为了揭露罪行啊。

穆玄英从来不是一个爱钻牛角尖或是悲观的人,也正因为他的性格,所以他从来没有过十分抑郁或者痛苦的情绪,所以他是套话的最佳人选,所以他也劝服了他自己。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于是,他开始接近莫雨。

也是人之常情,他每顺利接近莫雨一点,他的罪恶感就会重新起来一次。

特别是自己每次演得有点过了,竟真的与莫雨投入了感情,每次反应过来,不仅后悔,更觉得欺骗了莫雨。

不过,你做过的孽就得你自己来偿啊。当时的穆玄英这样想着。

你是罪人。所以我做的事情是对的。



所以,当莫雨说出“你不是毛毛”时,穆玄英除了不可置信以外,哑口无言。他以为莫雨不会想起来或者是有这种直觉,但这也是事实。

他想立刻反驳,但当时的莫雨已经失去理智,在自己身上反复控诉着,就是一个十五岁的伤心欲绝的小孩。于是他知道了,这不是正常的莫雨,也稍微松了口气。

到后面,莫雨全身痉挛,几乎坐不住了,穆玄英神鬼使差地将他一把抱到怀里,于是莫雨全部的抖动他都感受无遗。几乎是与此同时,穆玄英心里也微微痛了一下。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穆玄英抚摸着莫雨的背,觉得安慰他也未尝不可。

他甚至觉得那个叫毛毛的孩子来找他了,附在他的心上,不让他欺负莫雨。他得寸进尺一点,那个孩子就在自己心上揪一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于是他想回想起自己的童年,却发现那段记忆已经被莫雨的记忆重叠住,看来只能等他任务完成才能回想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时他听到莫雨在他耳边一句句地说着,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

于是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心又一下一下揪紧。

要知道,他今天本来可以赢得莫雨全部的信任的。要不是莫雨突然发了疯病……

但是,发疯病是莫雨的错吗?

穆玄英突然不太清楚自己该怎么做了。自己突然就开始为莫雨找借口了。可恶这两个字,他说不出口。

不,义父也和自己说过了,复制的记忆有时会让自己信以为真或侵入情感以干扰行动,自己要控制住。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他心一横,摸着莫雨的背的力道加重了些:

“乖。我就是毛毛。”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笃定地说出这句话,自己竟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了压制莫雨,还是安慰莫雨了。

莫雨估计已经哭得没力气了,头就在他的颈侧,听他这番话,还是摇头,却什么也说不出口。湿热的呼吸扑在穆玄英脖颈上,让穆玄英有种晕乎乎的感觉。他抱着莫雨,睁着眼看着屋顶烈烈的炽光灯,开始怀疑一个正常人被连续性的关在这种地方是不是也会发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莫雨最终在自己怀里半混乱地睡过去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晚上的穆玄英做了一个梦。

他清晰地梦到了一个小少年,扎着马尾,一张没长开的脸,有自己的影子。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回头,叫着另一个少年。那另一个少年背对着自己,他看不到那个少年的脸。只看得到少年的背影。深棕色短发,直觉告诉他那就是莫雨。但是莫雨即将转过脸来时,他却醒了。

毛毛又来找自己了,而自己还真的将自己代入了这个角色中去。

穆玄英彻底醒来,认真地想自己是不是陷入得太深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没有办法再告诉自己莫雨本就该死这种话,就是植入的记忆在作祟。

事已至此,别无选择,自己还是得做好自己该做的事。穆玄英发现有时候自己竟然逃不了。他已经订好了去旅游的机票,莫雨的事情一完毕,他就要去来个长久的散心,要不然估计自己真的会在心理上垮掉。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果然,情感这种事儿,很难说。

莫雨疯了之后,居然没有恢复过来。现在的莫雨一定像个小刺猬,整个人都停在了十五岁的记忆和思维能力,估计接下来的对话会更加艰难,人也更加难哄。

最让穆玄英感到棘手的就是:万一莫雨问自己毛毛在哪儿,他该怎么回答。

于是穆玄英提前准备了好几套说辞,才打开了房间的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可是缩在角落中的莫雨一抬头,那份倔得不行的眼神一碰到穆玄英的眸子,就狂喜了起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毛毛!毛毛……”

穆玄英还没反应过来,莫雨便支撑着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跑过来搂住穆玄英的脖子,疯狂地兴高采烈:

“毛毛回来了。你就是毛毛。毛毛回来了。”

穆玄英还没反应过来这差别待遇,昨天还吵着不承认自己,怎么今天就……

“毛毛还是毛毛,没有变。”莫雨绕了穆玄英一圈,一只手摸着穆玄英扎起的马尾,眼睛里盛着的光几乎要流出来。穆玄英鼻子一酸。可莫雨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手突然僵在半空,然后又发颤地回去碰了一下自己的长发。于是他呆呆的看着穆玄英,像一个不知所措的小孩,“可是……我变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穆玄英觉得莫雨现在的精神状态非常奇怪,赶忙安慰他:

“胡说什么呢,小雨哥哥没有变。”

莫雨狠狠摇头,脸色一阴,开始拉扯自己的长发。

简直就是一个十足的疯子。

穆玄英手忙脚乱地想阻止他,莫雨却根本不听他的,手上的动作越来越杂乱与疯狂,他开口,声音带上了一丝哭腔:

“毛毛,剪刀!给我剪刀。”

穆玄英身上哪儿有剪刀?他又不敢离开莫雨,终于险险地钳制住莫雨,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又被莫雨挣开,两人又扭打在一起,穆玄英发现莫雨即使瘦弱,力气却是蛮的,就像胡乱地把全身所有力气都使了出来一样。

这回穆玄英终于死死钳住了莫雨的两只手,两只眼睛盯着莫雨,一字一顿地说: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听好,不管你变成什么样,都是我的小雨哥哥。”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一定是他这辈子说过的最真诚的一个谎话。

他闭上眼,再次抱住了莫雨。

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也挺好。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今天穆玄英带来了剪刀,还有一个憨态可掬的布偶。

莫雨一再要求自已要剪掉那长发,条件简单,两人便坐在地上进行剪发,穆玄英坐在莫雨身后,帮他剪头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看起来两人心情都不错,莫雨也安静的坐着让穆玄英剪头发。他拿着穆玄英给的布娃娃发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个布娃娃是穆玄英从莫雨的记忆中读到的一个微妙的物事。不知为何,这个布偶的存在感非常强烈,让穆玄英这个没有心去细读记忆的人一下就发现了。

似乎这是莫雨和毛毛所共有的东西,才让莫雨格外珍视。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之后布娃娃便不见了。穆玄英也不想投入太多感情地细究下去,于是凭着那记忆中的布娃娃的样子托人帮做了一个,说是对暗访有利。结果自己一直都忘了用,终于在最后的现在派上了用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拿着布娃娃的莫雨异常的安静。穆玄英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穆玄英特意没有只剪一刀平,而是不知道哪种心理作祟地照着上次的梦境里那个少年的背影剪碎了发尾。

剪刀一下一下地修着。越修,越像,越和梦境里重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穆玄英的心又一下一下地被揪着,而且带着一阵莫名地酸楚。

莫雨的精神状态已经达到了极差的地步,嘴里整天只会重复着有关于“毛毛”的几句话,想盘问出什么已经不可能了,因为他原原本本地疯了。他对穆玄英好,对穆玄英笑,却再也不可能说出有用的东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昨天夜里,组织找到了恶人通信方面的记录,所有证据都找到了,将登入各种文件中。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换句话来说,莫雨已经失去了所有用处。

于是自己的任务,变成了简简单单的两个字:

处理。

不舍得。原因就是人都是情感动物吧。也许原因远没有那么简单。反正就是不忍。

先前积累的所有的说服,在这一个一点都没有能减轻穆玄英的心理压力。

莫雨的背影和梦里的背影重合得完完整整。只是梦里的背影是一头棕黑的发丝,而现在掺了几缕明显的白发。

由于莫雨所有的怪病,他现在整个人迅速白化、衰弱,身体状况每况愈下。这个穆玄英知道得清清楚楚。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总之……让布娃娃陪着他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穆玄英将头发修理好,把剪刀放在地上,认真端详着,抚了几把莫雨雪白的发丝。

“来,小雨,转过来让我看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莫雨却答非所问地叫了他一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毛毛。”

“嗯?”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毛毛,闭上眼,我给你一个惊喜。”

“嗯,好。”

穆玄英心想,便从了他这一次的要求到底。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于是他合上眼,虔诚地等着。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听到闷闷的一声,就像是肉体被沉默地捅穿。

穆玄英猛地睁开眼,顿时有东西溅在了他的脸上。那把细长的剪刀斜插进了莫雨的脖子,在外只露出了把手。鲜血大量地喷射了出来。莫雨直直地看着他,唇角一勾,就像是是猜对谜题的得意。穆玄英呆住了,那几秒他无法思考。

那短发的样子,就像十五岁的莫雨,转过了头来。

莫雨在空中滞留了几秒,便整个人倒了下去。

穆玄英从来没有感觉过自己那么笨手拙脚。他将莫雨的身子拖起来,想用手堵住喷发的血。根本没用。

莫雨的喉咙与气管已经被血哽住,他的嘴张开,一股一股的血便涌了上来。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穆玄英不敢看,却又想再看莫雨最后一眼。于是,他看着莫雨的瞳孔散开、放大,四肢脱力、僵硬,唇角的血停驻、凝固。

他有些头晕脑胀,双眼已经难受到开始发痛。莫雨是怎么猜到的?他不知道。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现在只能长久地抱着莫雨,而对方已经不在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二十天是莫雨的记忆过渡期,也是穆玄英的。

他现在完完整整地想起来了。

现在的科技虽发达也仍有风险,修改过多记忆内容很可能会损坏人体功能,因此极少被人使用。

所以,其实自己根本没有被覆盖什么记忆。

“穆玄英为了任务而复制了莫雨的记忆”,才是真正被植入的记忆。

那天,听说有重要任务的他根本没有问清楚是什么任务便傻乎乎地躺到了机器上。

仅此而已。

原来,仅仅只有几分钟的植入记忆,就骗过了自己。

原来,自己和莫雨的过往都是真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原来,自己真的是十足的骗子。

穆玄英呆呆的看着满头满脸都是血的莫雨,伸出手颤抖着为他抹着脸上的血污。从额头,到眉心,从鼻梁,到脸颊,从嘴唇,到脸的轮廓。刚剪好的短发衬着这五官,竟是回到了十五岁的莫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布娃娃躺在血泊里,血渗透到棉里。他伸出手拾了起来,怔怔地看着。

想起小时候逃命被逼到忍无可忍的时候,莫雨会与那些人动手,拿着板砖什么的做简陋又粗暴的偷袭,一下子狠命地砸下去,砸完后整个身子都抖得厉害。

但是莫雨从来不让穆玄英干这些,他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样做手会脏。”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每次都这样说。

每次。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小雨哥哥……”

他终于没有在演戏,却终于没有得到应答。

========妈哒懒得写骨啦以后有闲情逸致再写啦月饼节快乐吃月饼吃得开心吗!=====================
絮言絮语 骨可能要等到十一之类的时候才……【哈哈哈小短篇也要坑的我|||
沉眷于2014-09-08 23:37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目录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