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粉袍法师 >> 番外——致艰难的二人时光      
番外——致艰难的二人时光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目录 上一页
粉袍法师,番外——致艰难的二人时光
-------------------

因为亚坦遗留下的糟糕法术,冻原野蛮人部落战斗力大减,接下来的几个月到一两年内,他们将过得很艰难。
因为那个大范围的动情领域,在这里的所有生物——甚至不限于人类,都会日日夜夜沉浸在情`色氛围里,总是想要交配。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法术导致的不仅是更乱的帐篷,还导致部落里增加了若干孕妇……和若干因两腿之间的问题而暂时无法御敌的男人。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现在法术被解除了,他们可以回到正常的生活里。蛮族孕妇们认为更多的孩子代表更强大的武力,所以还挺期待小生命诞生,可是受法术影响的某些男人就苦不堪言了。

“三善神在上啊……”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客人住的帐篷里,外来的法师痛苦地捂着额头。
“我每天都要照顾那些……那些搞得太过火而腿都合不拢的男人!我的精神遭受着接连不断的打击!”

塞拉掀起门帘走进来,头上戴着两朵雏菊。他刚才去了部族外围的林地,与附近的狼獾、熊、林狐交流。
这个部族现在非常弱小,缺乏战斗能力,将来一群小生命集体降生后他们就更是时刻面临危险。塞拉本来很少干涉人类聚落与野兽的关系,但考虑到这局面是师长亚坦造成的,他决定和动物们结为盟友,让它们在将来多少照顾一下部族里的人们。

他走进来,像以往一样从头上摘下其中一朵花,作势要别在麦卡衣领上。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法师神经质地看着他,“你不如给我一支玫瑰,我现在不想看到任何菊花科的东西!”
“你想要玫瑰?”德鲁伊歪歪头。
“只是举例,我没有真的想要玫瑰。”麦卡解释说。他知道如果不说清楚,塞拉真的会去找玫瑰。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拉发现麦卡在收拾行李,以及拆卸熬药用的小东西,他问:“麦卡,你不需要这些了吗?”
“是啊,我们差不多可以离开了。”
“他们……将来不会有事?”

麦卡做了个“稍等”的手势,贴到门帘边,看到外面没有野蛮人经过,才回到塞拉面前小声说:“他们没事了,孕妇们都在讨论将来谁的孩子能抡双手斧,男人们……我是说身体不太好的那些,他们只要好好休养就没事了,起码得禁欲几个月。”

“我看不行,”塞拉摇摇头,“亚坦的法术有后遗症。受影响的那段日子,他们不少人都过度使用着自己的身体,现在有点上瘾……”

“是啊,他们是有点上瘾,”麦卡说,“所以,我给他们的食物和饮水里下了点东西。”
“什么?”
“连续吃三天加了格里泰果实粉的东西,会导致人……性`无能,”年轻的粉袍法师捏起一颗像栗子般的东西,“效果会持续大约十几天,具体的要看果实粉的纯度与剂量;我还专门熬制了加入魔法药水的粉末,能让效果进一步加强。总之,这个部族里,半年内无论男女都会失去‘性致’。”

塞拉惊叹地盯着麦卡:“有时候,粉红法术还真的挺可怕的……”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啊,你的老师就非常可怕。”麦卡缩缩脖子,想起那个不穿衣服到处跑的疯子。

时间已近黄昏,他们决定第二天清早再离开。这天晚上,野蛮人们在林间空地上点起篝火,围成一圈圈唱歌跳舞,长老挨个祝福孕妇的肚子……外来的两个施法者在帐篷里休息,远远听着那些嘶吼般的歌声。

“塞拉,你说句话行不行?”
麦卡对着永燃提灯,捧着书,眉头微微一颤。在他身后,德鲁伊正双手环着他的腰,把下巴放在他肩膀上。

塞拉刚把手伸过来时,麦卡一点反应都没有,他们已经越来越习惯亲密的细小动作。

塞拉并没有去看麦卡手里的书,而是用下巴蹭着麦卡的脖子和肩,用鼻尖轻轻扫过他的耳垂。他时而收紧双臂,时而放松,感觉着柔软法袍下的身体……从这个角度,麦卡是看不到塞拉的表情的,实际上现在塞拉的脸红得像他的头发。

“……你说句话,行不行?”麦卡又问了一次。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拉总爱不声不响地干点什么,叫人非常不安。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想吻你。”塞拉坚定地说。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啊?”
“是你让我说的……”塞拉的声音闷闷的。
他一直都很不擅长用语言向人“要求”什么,所以他会长时间跟踪麦卡,而不是直接站出来搭话,所以他会半夜一声不响把麦卡从旅舍带到八百哩外的格各瑞冻原。

麦卡也渐渐了解到这一点,塞拉在山林荒野里的时间很久,本来思路就不太寻常。

在法师努力想找个“看起来帅气而成熟”的回答时,却被一把提了起来,塞拉让他坐在膝盖上,没再说话,抬起头吻住他的嘴唇。
塞拉喜欢接吻,这让他觉得非常安心,不仅如此,他还很喜欢麦卡的手指。在跟踪的九年里,每次看到麦卡施法,他就更加全神贯注地观察,所以现在他也总爱把麦卡的手捏在手里。

他们一不小心倒在帐篷内的软垫上,嘴唇刚刚分开就又贴到一起。
塞拉不小心回忆起来:自己是从跟踪的第几年开始想象现在的画面的?
现在他觉得自己心跳很快,甚至同时能听见麦卡的心跳。他想不起来那究竟是第几年,只记得,每次变成猫或豚鼠偷偷爬上麦卡的枕头时,他都偷偷这么想过。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麦卡的样子像是想说话,塞拉决定不给他这个机会,因为他一说话塞拉就会难为情。

这时,营地远处传来一阵惨叫。塞拉和麦卡惊讶坐起来,听到以下呼号: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好了!猪着火了!草也着火啦!”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酋长夫人!酋长夫人也着火啦!”
“跳河!大家快跳河!”

塞拉看着帐篷外的光亮,迅速跳起来向蛮族聚集的地方跑去。麦卡镇静下来后,摸了摸自己的脸,想确定自己刚才是否脸太红、显得太笨拙……还没等他的心跳平稳下来,更尖锐的大叫声传来: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法师救命啊!法师你快来救命啊!阿丽托斯肚子痛!”

麦卡痛苦地抹了一把脸,嘟囔着“我都快变成白昼神殿的牧师了……”,也匆匆走出去。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德鲁伊擅长拯救林地,但法师却不算很擅长帮助孕妇,幸好她终究是没什么大碍。人们忙碌了一整夜,凌晨天即将破晓时,一片帐篷内外七横八竖地躺满了累倒的人们。塞拉和麦卡也趁机睡了一会,准备上午启程离开。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离开蛮族聚落后的下午,塞拉和麦卡走在树林里。他们要去冷杉镇购买些旅行的必需品。

当麦卡同意一起旅行时,塞拉兴奋得好几天连花都忘了戴,这对他来说可不常见。兴奋好不容易消退了些,现在又有新的东西盘踞在他心里了——比如昨晚差点发生的事。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虽然后来他们忙得不可开交,但之前那个气氛……就算塞拉再怎么远离常人社会,他也看得出那气氛是怎么回事。如果不是野蛮人们的篝火集会出意外,他和麦卡也许真的有可能……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想到这里,他抬头望着树缝里漏下的阳光,一脸忧郁地问:“麦卡,你觉得阿克多斯在这里好不好?”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什么?”麦卡奇怪地看着他。熊盟友阿克多斯也歪着头盯着德鲁伊。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麦卡想了想,说:“阿克多斯看起来很有威慑力,肯定能让其他猛兽不敢接近。”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拉点点头,对着熊说出几个音节,熊立刻欢快地跑得不见踪影。

“怎么了?”麦卡问。
“你说得很对,”塞拉绞着手指,一脸羞涩地看向麦卡,“我叫他去警戒。”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警戒?”麦卡四下观望,并没发现有什么危险。
他再回过头时,发现塞拉扭扭捏捏地迈着小碎步靠了过来,用强健的体魄和具有优势的身高把他撞到了树干上。

“见鬼!”麦卡低声说。
塞拉一脸无辜地看着他,似乎是怕他不高兴,麦卡解释说:“我只是很震惊!你现在干的事简直像我做过的‘幻术盒子’里出现的情节,但是——”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但是,在幻术画面里,把人撞到树或墙上去的一方并不会这么满脸羞涩啊!你的样子实在是太诡异了!后半句麦卡没来得及说出口。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如既往地,塞拉觉得闭眼亲吻能结束羞怯,于是他迅速地这么干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麦卡比他想象中要重些,原本他还一直以为包裹在宽松法袍里的青年会轻得像小鹿。尽管如此,塞拉还是轻易就搂紧麦卡的身体,将他抱起来,自己则贴近树干,用腿和胯部支撑着法师的体重。

接吻的间隙,麦卡偷偷睁眼看了塞拉一眼,小声说:“你知道吗,你总是一脸害羞得要死的表情,搞得我都不好意思害羞了!”

“不好意思害羞?”塞拉歪着头,“这句话好像很矛盾……其实,你应该很了解我的意思,以你的行业……”
“行业归行业!我都没结过婚啊!”麦卡不想把话说得太直白。

“我同样没结过婚,”塞拉认真地说,“但我知道,性成熟的雄性哺乳动物激动起来时……”
“闭嘴!”

因为非常不想听略有些恶心的比喻,这次麦卡主动捧住塞拉的脸吻上去。起初塞拉僵硬了一下,他并不知道麦卡是下了多大决心才这么做的。
用吻堵住对方的嘴是个绝好的办法,既能少听令人脸红的话,又能显得自己游刃有余。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拉自己没穿什么复杂的衣服,他单手解开麦卡的腰带时,法师身上的一堆袋子瓶子发出叮叮咣咣的声音。他把这些东西小心地放到一边,扯开暗红色的法袍。
塞拉一边凭本能深深吮`吸着法师的脖子,一边晕乎乎地想着,如果这是在昨晚就好了,毕竟帐篷里有柔软的垫子毯子……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们转了个身,倒在地面的枯叶上,就像曾经在泥石流后的污水中看彩虹那次一样,两个人不由得同时笑了起来。

不过,下一秒他们的笑容就消失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幸好他们离开了树干——熊阿克多斯嚎叫着飞速撞了上去,然后打几个滚再爬起来。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它身后是一头愤怒的母熊,和两头笨拙地学着咆哮的小熊。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母熊看了德鲁伊一样,他们之间就像能用特殊语言交流一般,她似乎在说:这不关你们的事,你们继续,我要揍的是那头熊!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然后她凶狠地继续向卡克多斯扑去,阿克多斯转头就跑。衣着凌乱的塞拉和麦卡慌忙爬起来,一边捡东西一边追向两头熊。

阿克多斯被一直追到潭水边,塞拉赶过去及时安抚住了母熊。似乎是因为阿克多斯闯入她的领地,让她觉得自己和小熊受到威胁……发怒的母亲都是很可怕的。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在塞拉开导熊母子时,麦卡一边穿回衣服一边叹着气,去抚摸安慰阿克多斯。现在他和这头熊关系不错,熊一点都不排斥他的抚摸。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最后母熊终于准备离开了,临走前还不忘对阿克多斯咆哮一声。阿克多斯也不示弱,高举前肢站起来和她对吼。

这件事以惨烈的场面收尾:麦卡被熊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起身想退开,但因为法袍半挂在身上,他不小心踩住了下摆,一个趔趄摔倒在地——然后顺利地扑通一声滚下了水潭。

熊和塞拉急忙跳下去捞他。塞拉很快就搂住了麦卡,扒住岩石,而熊阿克多斯则愉快地抓到一条鱼。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昨晚想做的事又没能做完……塞拉心里暗暗郁闷,但又不想表现出来,他知道滚进水潭里的麦卡一定心情更糟。

“麦卡,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去冷杉镇的路上,塞拉再次低着头说。
因为他经常以这句话开头,麦卡随意地回答:“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我能接受你,我没排斥你,我不介意被熊吓得滚下水……”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不,我不是想问这些。”
“那是什么……?”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拉严肃地说:“你会那个法术吗,就是……一个咒法形成的房间,有坚固的墙壁和秘法锁,出入处都带有魔法警报……”
“我知道那个法术,”麦卡摇摇头,“但我不会。现在我不是战斗法师了,一直住在安稳的地方,很少研究那种行军打仗用的东西。你问这干什么?”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拉缩着脖子摇摇头,连忙说没什么。

傍晚时,因为塞拉不停扭捏地搓斗篷边角,麦卡看着觉得肉麻,就伸手去拉他的手。因为拗不过对方的力气,麦卡摸着德鲁伊的胳膊说:我真是感慨,同样是施法者,为什么自然之子身体这么结实。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也不知这句话是哪里不对劲,塞拉脸红着猛地抱紧麦卡——几分钟后,树林里传来一声惨厉的嚎叫,两个正在晕头转向解扣子的人立刻就清醒了。

一只猫头鹰从林间飞来,焦躁地盘旋在上空。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第一次是野蛮人搞出火灾,第二次是阿克多斯被母熊追打,现在则是……猫头鹰飞来报信,说一头蟒纹虎遭遇难产,族群一片混乱,外面还有大批兽人想找它们的麻烦……德鲁伊没来得及穿好衣服,赤膊着拎着橡木杖跟在猫头鹰身后,钻进黄昏的密林中。


对塞拉这样的高阶德鲁伊而言,应付那些麻烦并不需要太多时间。打理好一切后,他和麦卡总算在午夜前赶到了冷杉镇。

旅社入住后,塞拉溜出去安顿他的熊,麦卡则悄悄在房间内搞了点小动作。
他在桌子下焚起一小节粉色蜡烛,又叫女招待送来了些夜宵,调整好照明蜡烛的亮度,然后关好门窗对整个房间施法……这能持续一整晚呢。

麦卡双手交握着坐在桌前。他不想把太过分的法术用在自己人身上,但这个法术只是促进气氛的,总不是坏事。他唯一担心的是被塞拉发现自己用了魔法,那可会很难为情。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过了一会塞拉回来了,是变成鸽子费尽窗户的。他进来后,麦卡对着门窗念起咒语。

塞拉有点吃惊:“你在做什么?”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秘法锁,防止……呃,防止有危险。”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麦卡觉得自己有点受到法术影响了,但塞拉却看起来仍很冷静。有些无措的法师倒了两杯淡麦酒,回过头时,塞拉正坐在椅子上梳头发。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拉的红发有些打卷,稍不注意就会纠结成一团。现在他脱掉了斗篷、皮甲和长袍,赤`裸着上身坐在烛光旁。
橘色光芒照在他结实的肌肉线条上,留下优美的光边,虽然他扭着脸梳头的姿势实在是有点……太像个小姑娘。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发现法师在盯着自己,塞拉的脸涨得通红。他不知道麦卡在想什么,还以为麦卡是猜透了他的想法——是的,在昏暗的烛光下,看到法师穿着淡色薄衬衣的背影,他很想立刻过去紧紧搂住那个身体……

身体似乎越过了思维,自己行动了。在塞拉还没想好时,他发现自己已经和法师的身体亲昵地贴在一起。
此时的麦卡心里像有一架战鼓般,他生怕塞拉发现自己身上的魔法痕迹——他对屋子施法还不够,之前还对自己用了个小法术,能让人在‘这方面’的表现更好什么的。总之他就是不想表现得太丢人。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幸好,虽然德鲁伊们熟知魔法,但被暧昧气氛冲昏头脑的塞拉顾不了这么多。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用力抚摸着手里的身躯,为避免对视而一直将脸埋在对方颈窝里,吸`吮的吻在麦卡的脖子与锁骨上留下清晰的瘀痕。
塞拉抬起头,闭着眼睛,双手捧着麦卡的脸,两个人的额头抵在一起。

“麦卡,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能不能换个开口方式?每次你要说点什么时,都是用这句话开始。”麦卡没有闭眼,这么近的距离,他甚至能看到塞拉发迹边缘细小的汗珠。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为什么你能接受我呢?”德鲁伊轻柔地问,“我就那么突然出现在你面前……而且我还是个男性。”
麦卡深吸一口气:“我也不知道……”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知道?”
“是真的,我没敷衍你,”法师伸出双手,按在塞拉颈后,“直到现在,一想起被你跟踪了九年我就浑身发抖。但……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和你在一起还挺有趣的。”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拉依旧闭着眼,深呼吸着,似乎是在体会麦卡的话。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么说来,我还想问你为什么要跟踪我呢,”麦卡接着说,“我当初到底干了什么惊人的事情?导致你这么注意我?”

“我不记得了……”塞拉皱皱眉。他感觉到,麦卡的手指穿过他的长发,轻轻碰触着他后颈的皮肤。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是真的不记得了,九年前的细节很少有人能记得,大概只是某个巧合让他去那么做了,谁知道一跟踪就是这么久。

麦卡不知道自己的衬衣是什么时候不见的,而且房间里的蜡烛也熄灭了。旅社外的街道上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似乎还有人们呼喝的声音,不管那是什么,总之和塞拉他们没关系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也许因为常在山林之中,塞拉的指腹稍有些粗糙,接触肌肤的触感令麦卡有点发抖,他几乎不想去想象细节。
这时旅舍下层一阵喧哗,声音大得想要掀开屋顶。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们两人的身体贴得太紧,以至于某些敏感的部位也紧紧磨蹭在一起,这种激动又尴尬的事让他们都沉默不语,只有呼吸越发沉重……
这时,一串有轻有重的脚步声跑上楼梯,听起来其中甚至有骑士重铠的声音。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麦卡拨开颈间杂乱的头发时,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他又摸了摸另一侧,惊讶地坐了起来:“那个护符!”

塞拉根本没听清他说什么,一把勾住法师的脖子把他带倒在床铺上。
“你送我的强健护符!一定是掉进水潭里了!”
麦卡立刻就从朦朦胧胧的气氛里清醒了过来。不过塞拉显然还没有,他嘀咕着:“麦卡,我好喜欢你——”
而麦卡严肃地说着:“那东西值三万多金币……”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拉捧着麦卡的脸,想再一次深吻;麦卡则按着塞拉的后颈,想叫他注意自己的话。结果,他俩的脸在黑暗中激烈地撞在了一起。

“麦卡!你、你没事吧?”塞拉手忙脚乱地靠过去,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抚摸麦卡的头发。麦卡侧身倒在床铺上,眉头拧成了一团。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麦卡!你流鼻血了!” 塞拉带着哭腔说。
“你也是……” 几乎全`裸的法师捂着鼻子说。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们一起手忙脚乱地滚下床。塞拉去点蜡烛,麦卡披上衣服,则解除门上的秘法锁,想出去要点冷水。

就在他刚要去开门的瞬间,身后的德鲁伊及时察觉了危机,一把将法师抱住拉到一边。

木门被一团魔法光芒撞破,跳进来三个身穿黑色斗篷和皮甲的人。他们脸上戴着面罩,对屋里的住客完全不感兴趣,直接对着窗户扑了过去。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但窗子上的秘法锁还没解除……撞上去的人一骨碌摔在了地板上。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拉和麦卡看得目瞪口呆,紧接着,一队身穿银白色镶纹章全身甲的家伙冲了进来,手持长剑和长矛,将三个穿黑斗篷的人团团围住,一顿群殴之后把他们一一制服。

“打扰了,你们没受伤吧?”
一切结束后,领头的圣殿骑士恭敬地鞠躬。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拉和麦卡捂着鼻子,看着满目狼藉的屋子,默默地开始穿衣服。


第二天中午,塞拉满脸郁闷,麦卡也面色焦急。
他们回到了树林里,准备去水潭附近寻找不小心丢失的护符。麦卡说非要找到它不可。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们和熊一起细细搜索完水潭边,塞拉问挂着黑眼圈的麦卡:“其实就算丢了也没关系,我不会生气。”

“我知道你不会,”麦卡说,“但我很重视它,不想就这么把它搞丢。”
“它到底值多少钱?我似乎听你说过它很贵……”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不知道?”
“嗯,不太记得了……”

麦卡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不是金币的问题,可以吧?”

“那我们只好下水找了,”塞拉走过来,手掌贴在麦卡的脖子上,“我的法术持续时间更长。”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为彼此施展了维持体感温度的法术,以及水下呼吸术。以他的能力可以让法术维持很久。熊阿克多斯守在岸边看守着背囊和杂物,两个人类则手拉手跨进水潭,自然而然地沉下去。
白天的潭底并不算太暗。这个水潭连通着几条消息,水质很清澈,再加上照明杖的光亮,潭底的一切都清晰可见。

没过多一会,塞拉在石缝里找到了护符。他游倒麦卡身边,把皮绳重新戴在法师的颈间。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在水底,他们的头发轻轻散开飘动着,阳光和照明杖的光芒让细碎的水波映在皮肤上,看起来十分奇妙。
塞拉伸手将麦卡拉近,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然后一把扯开了他的皮带。

麦卡惊讶地看着塞拉,张嘴慌乱地说着什么,但发不出声音。水下呼吸法术能让人在水里做任何事,不用担心被呛到,而声音却很难在水下传播。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隔着水面,他们就像暂时来到另一个空间般,没有跳舞的野蛮人也没有抓坏蛋的骑士团。塞拉觉得现在的时机也不错,他剥掉法师的法袍、解开衬衫、用嘴唇磨蹭着麦卡的鼻梁。

也许麦卡觉得这不算什么好地点,他惊讶地挣扎,但在水的浮力和压力下,他根本阻止不了德鲁伊的动作。显然塞拉比他更适应自然中的任何环境。

熊阿克多斯歪歪头,看到水下飘上来各种斗篷、长袍、长裤……它淡定地趴下,静静守在水潭边。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等到下一次粉袍法师们聚会时,没结过婚也没有情人的魔法物品商人麦卡就再也不是过去的他了。他的恋人跟踪了他九年,且双方第一次亲昵行为从头到尾发生在水下。恐怕这是大多数粉袍法师想都没想过的。


番外,END
絮言絮语 有一天我在家,突然外面狂风大作,空气中有奇怪的杂音,我感到一阵恐惧,接着窗外电闪雷鸣,电子设备全都刺刺拉拉乱响………………一切结束后,我突然失去了写肉的能力!
虽然我以前也没怎么写过但还是写过一点点的……但突然我就不行了!!!
谁来救救我!!我怎么了!!!!
我说的都是真的啊!!!!!
matt于2013-09-07 00:51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