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粉袍法师 >> 30,亚坦老师思维广      
30,亚坦老师思维广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有个好消息,麦卡。”
塞拉敲开`房门,今天他的草发冠上是一朵紫色小花。

“因为有白昼女神神殿牧师的诊断,还有领主的担保,西尔卡娜执政官也同意了,所以从今起索维利可以一直留在普通牢房,”塞拉说,“即使解除监押人关系,索维利也不用再回地牢。”

麦卡点点头,放下手里的书就开始收拾东西。“那太好了,我得回家一趟,我几乎什么都没拿……”
“你要回去?我送你好了,”塞拉搓着手靠近过来,“就像上次一样。这样比较快,也比较安全。”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直坐马车回去也不用太久的……这和安全有什么关系?”麦卡专门找了张纸,写下来自己小店的地址,他猜等一会守卫们一定会问他要。

塞拉愁容满面地走进来,坐在床沿上:“麦卡,你见过我的老师亚坦了。海豹兽化人如果是被他捉走的,那么他接下来也许会去找霍尔斯,甚至可能会抢走你……”

麦卡庆幸自己现在没有喝水,不然一定会被呛到:“关我什么事?”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不了解他,”塞拉说,“不,其实连我也不太了解现在的他。他的行事风格非常难理解。”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是说,比你还难理解?”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很难理解吗?”

麦卡严肃地点头:“是的。比如你跟踪我九年的事……”
“因为我不想像亚坦一样,所以才跟踪了你九年,”塞拉看起来还有点委屈似的,“我和你说过,亚坦老师曾长时间跟踪锡兰德,也就是他弟弟。这其实还不是全部……亚坦老师他喜欢做两件事,一件是跟踪,另一件是……捕捉。”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捕捉?”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拉愁容满面地搓着衣角说:“是的。你记得牧师说他救治过鼠兽化人吗?那个鼠人说,她和她的家人都因‘银狼’而感染兽化症,后来她还遇到过索维利……而‘银狼’正是亚坦老师的绰号之一。据说,索维利遇到的熊人曾被邪恶法师囚禁,是一个德鲁伊救了他们,然后他们又逃离了德鲁伊——结合这些所有,我想起了以前发生过的一些事。”

麦卡拉过来椅子坐在塞拉面前,静静听他说下去。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亚坦确实从某个邪恶法师手里解救过一大堆生物。那时候,塞拉已经隐约觉得老师有哪里很奇怪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有人说,德鲁伊们就像大自然本身。他们可以柔和如午后阳光,也可以狂暴得像飓风,一如自然本身,可以温柔也可以残忍。(注一)
而亚坦就好像一整片牧草繁盛、雨水丰沛的大草原——其中的动物千奇百怪,且正好个个都在发情期。

亚坦总是充满火热的激情。他也擅长给哺乳动物接生、擅长为动植物增加生命力,而且几乎不知疲累。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常年带着塞拉跟踪自己的亲弟弟,因为他觉得弟弟还不能独当一面,跟踪是哥哥的责任;有时他会莫名其妙地爱上或恨上弟弟身边的人、旅程上遇上的人,于是他会突然从跟踪状态里现身,毫无预兆地就去睡了谁或者揍了谁。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亚坦的改变是逐渐发生的,但却并不让人觉得多意外。他的精力变得越旺盛,某种欲`望也随之越强烈,他几乎可以连续几天不睡觉,而且连施法的次数与精神力都随之上升。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亚坦亢奋得就像一团狂舞的马蜂,不管是和人求爱还是向陌生人提供帮助,他时刻热忱但又独断。

最疯狂的时候,亚坦曾帮助某村子里数名孕妇在短短不到三个月内就平安生下足月婴儿,虽然她们母子平安,但这事把附近的人们吓得不轻;他开心时或精力无处发泄时,会让路过的农田疯狂滋长、让森林加倍茂盛、把特制药粉洒向水源,使附近的动物都身强体健……但也让水源附近的人们也变得膘肥体壮。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时候塞拉已经不小了——虽然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几岁。他一向崇敬和尊重这位活力四射的监护人,但那时,他开始质疑了。

“我觉得,那些人也许并不想长胖的……”塞拉曾经说。
“鹿皮镇根本没有春天,终年严寒,他们需要堆积一些脂肪啊,”当时的亚坦也是一副少年面孔,“你忘了吗,上个月他们刚冻死了一个女孩,太瘦了。都是那些路过的女法师不好,她们给自己施法后,能在暴风雪里随便袒胸露背,可是鹿皮镇的姑娘们就当真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亚坦大人,我认为,您不该亲自带着一群狼和另一群狼打架……”
“我进行了自然变身,打架时,我的身心都是有着银色脊背线的狼。”

就像动物长大后会渐渐离开族群一样,当时的塞拉也已经逐渐离开了老师。
亚坦从邪恶法师手里救出一群生物时,塞拉并没在他身边。

从地下室放出来的东西们有的还保持着理性、有的则给附近森林带来了巨大灾难。亚坦驱逐了一部分、捕捉了一部分、放掉了一部分,基本全是凭他的兴趣来。
他亲自把几个兽化人送去附近的村庄,帮助他们回归人类社会,顺便还和村里的一个纺织姑娘、两个卫兵各自来了段艳遇。

可是,由于他的擅作主张,兽化人给村庄带来了不幸:他们中的某一个控制不住兽`性,袭击了暂住家庭。那家人的大女儿相当倾慕“美少年”亚坦,所以他们本来非常相信亚坦所送来的客人。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现在想起来,大概流浪的女鼠人就是出自受袭击的那一家。

塞拉再次寻找亚坦时,亚坦已经离开了附近的森林,据说去追求某地的水妖精了。而且据看到他离开的人说,他还带着整整一马车的“同伴”,有半兽化人、人类,还似乎有卓尔精灵。

当时的塞拉到处寻找亚坦,却一直毫无音讯,直到另一位德鲁伊长辈联系他,并告诉他:
不要寻找“银狼”了,他不能再算我们的同胞。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通常,只有违背德鲁伊的信仰、亵渎自然的人才会得到这种评价,塞拉一度很担心亚坦是不是成了枯萎者。幸好不是——但也没好到哪里去。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久后,塞拉听说了好几件诡异而无逻辑的事:
比如,一对私奔的恋人被森林木屋里的俊美男子收留,夜晚时被此男子双双猥亵;村子里的骡子突然怀孕,而且每一头都怀了;夏日里整座小镇的妇女停止了三个月的月事;孤儿院的牧师们开始涨奶,不分男女;某片森林的野蛮人部落连续几天陷入莫名的欲`望中,每个人都抓着最近的一个人就开始做`爱……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本来塞拉不知道——这还是昨天牧师锡兰德说的:锡兰德结婚时,亚坦基本已经不再跟踪他,就好像从此放心了似的。
亚坦在弟弟的婚宴上偷偷出现,隐藏在宾客之间,先后勾`引了伴娘以及新娘的叔叔。早晨时,衣衫不整的亚坦还爬进锡兰德的窗户,笑容灿烂地说:太好啦,现在我不担心你了,以后再见,我要去继续享受啦。

谁也不能理解亚坦的人生,即使是跟着亚坦长大的塞拉也一样。

上一次见到亚坦也是在好几年前了,那时塞拉已经开始跟踪麦卡。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在诗人的大篷车边,塞拉偶然看到了亚坦。那时亚坦看起来非常邋遢、但气色竟然比几年前还要好。

“你不该一直那样,”塞拉当时对他说,“你做的事情就像人们对树林与溪流做的一样……焚烧它们、填埋它们,而且还自认为是对这它们有好处。以前是你告诉我的,你说我们就像风拂过植物来传粉、像阳光守护树木长高,我们不该过多地干涉万事万物,不管我们多么重视它们!”

说这话时,塞拉满面通红,几乎红得像他的头发颜色了。这可并不是因为训斥了师长而害羞,而是因为——此时亚坦正骑在大篷车主人的肚子上,表情认真地听塞拉说话、但身体上的动作一刻不停。

“我年轻时想不开嘛,”亚坦把惊恐的大篷车主按回去,气息微喘着回答,“对,我是那么教导过你。但我又不是唯一的真理,任何人都不是。如果我是风、是阳光,或者是任何什么别的,我喜欢去传粉,喜欢多照耀一下花花草草。反正也要做的,正好我乐在其中,有什么不好呢?”

塞拉根本没听懂他的意思,而且也看不下去他的姿势了,干脆转过脸去。
亚坦继续说:“自然的本质不是默默守望,根本就不是。动物发情了就是要交配,狼饿了会捕猎,森林会向着水土好的地方扩张……我不会放过任何我喜欢的东西的。”说这句话时他还长长地呻吟了一声,“说什么‘自然的规则’……那东西不存在,都是人规定的。孩子,你个性太淡泊,还总特别害羞,也许还不能理解那种野兽狩猎前的饥饿感……如果你找到特别感兴趣的人或事,你也许就会懂了。”

塞拉脑海里浮现出那个被自己跟踪了好久的法师。他不安地搓着布袍边缘说:“不。就算有非常感兴趣的事物、或非常喜欢的人,我也绝不会因自己的欲`望而干涉他的人生。我会保护森林,但不会要求森林回应我,也不会想要改变森林的样貌。”

“你做不到的。”亚坦的声音远远传来,塞拉已经快步离开了大篷车。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拉歪着头,小心翼翼地看着麦卡。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其实,直到现在我也不太明白亚坦的想法。这让我羞愧,我反对他,但却并不理解他。”

“很正常,”麦卡呆呆地说,“我很高兴你不理解他,但凡还有救的人,都不会理解的……”

本来麦卡觉得,一个不声不响跟踪自己九年的家伙已经够奇怪了,殊不知人外有人,亚坦不愧是塞拉的老师。

“现在你了解问题有多严重了吗,”塞拉忧愁地看着麦卡,,“我看到了,他想摸你,万一他对你感兴趣可怎么办呢,你不觉得可怕吗?”
“是很可怕……等等!什么叫他想摸我?他明明对索维利兴趣更大,他还抓走了海豹人,照这个趋势也许下一个是霍尔斯大王……”

“亚坦以前确实不怎么喜欢法师,所以我也很意外……”塞拉说,“不过我很喜欢法师。”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拉,你能不能……”——能不能别这么说话了,真的叫人很难为情!麦卡又想以手抚额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所以我建议,如果你要回家,还是让我用法术送你吧。”说着,塞拉把手搭在麦卡的胳膊上。
麦卡点点头,又摇了一下头。有太多稀奇古怪的东西短时间内涌入脑海,让他总觉得,刚才好像忽略了什么很重要的事……
“塞拉,你刚才说什么?亚坦认为你‘做不到’什么?”他问。

塞拉非常认真地回答:“他认为,我做不到默默跟着我喜欢的人,但又不去影响、不去干涉他的生活。”
说完,像是察觉了什么般,塞拉沉默了一会。麦卡感觉到,攥着自己前臂的手力道松了不少。

“昨天我对他说,‘我做到了’……”慢慢地,红发的德鲁伊又低下头,让微卷的长发遮住表情,“可是,我做到了吗?”


TBC
絮言絮语 注一:
那段话和玩家手册中对德鲁伊的介绍很类似,因为他们确实是那样,所以用了很类似的句式。
原文如下:
德鲁伊可以操控愤怒的暴风、初升朝阳的温和力量、灵巧的狐狸、巨力的猛熊等事物
(中略)
就如同大自然同时包含生与死、美丽与恐怖、和平与暴力等两极

------------------------
亚坦确实是技术很差,所以虽然他那么好看,情人还是向往他的人还是会最终一个个都没留下……不过其实他觉得这挺正常的,狼吃肉又不需要肉觉得舒服……神马的………………

塞拉的羞涩有点过犹不及的意思……
matt于2013-07-02 18:47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