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七个不自由的地方系列短篇 >> 1-男宠(全)      
1-男宠(全)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絮言絮语 很短
1,男宠

桐礼乡的人都知道,孙员外家财万贯,且耽于男色。因此,他年纪轻轻一表人才,却不思妻妾之事。孙家老员外和老夫人死得早,就更是无人能在这事上对他多加规劝。
继承家业后第三年,孙员外娶进门了一位夫人。夫人出身比孙家高些,年龄也比年轻的孙员外大上五岁,相貌就更是平平。他二人只因父辈上早有订下姻缘,双方推脱不得才草草完婚。
据府里丫鬟的闲话说,孙员外夫妇二人虽看似出双入对,但并不在同房过夜。他们平时相敬如宾,却看不出一丝亲密。夫人总是沉默寡言、神色郁郁,极少主动开口与人讲话,堆着满脸的悲愁。

娶妻半年后,孙员外没有纳妾,而是带回来了个俊俏少年。这少年家道中落后被变卖为奴,被明眼识货的孙员外一眼看中。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男宠”一事,在桐礼乡传得沸沸扬扬,本来,乡中就总有孙员外与夫人并无夫妻之实的传闻,这“男宠”之事一出,流言就更显可信。
谁人府中都少不了多事嘴碎的奴才。孙家有仆妇说,听见每天夜里孙员外卧房中传来香艳之语、旖旎之声,有时彻夜续着红烛,高吟混杂着哭叫,时而又是低低的情话绵绵。虽然任谁都可听出那是两个男子的声音,但竟然也同样叫人面红身热。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而夫人却住在厢房里,时而哼唱些家乡小曲,可见凄凉。
就这么过了约摸几年,孙员外苦命的正妻和俊美男宠都已经提不起人们的兴致,再也无人议论这一家。甚至,有不少人还觉得,比起那些妻妾成群还日日要去青楼享乐的财主,孙员外还更可算是长情之人了。

不料,天有不测风云。孙员外将近不惑之年时,桐礼乡闹了山匪,孙家受累不浅,逐渐竟破落了。
孙家夫人这么多年受尽冷落,但竟极重恩义。她对员外讲,她有个同胞兄弟,当年是一母双生、心思相通的。那兄弟成年后只身在南方从商,虽已不算名门,但处境毕竟殷实。夫人之意是,不如一起南下,投奔她兄弟去。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孙员外点头同意。夫妇俩遣散了全部家丁,唯独留下那正值壮年的男宠。要说这男子也奇怪,虽已经不是年轻小儿,但也比同龄男子生得秀气稚嫩一些,难怪孙员外如此宠他。
男宠对员外也是极为忠心,誓死跟随。难得可贵的是,他对孙夫人也尊敬有加,处处谦恭照顾。
这荒唐的一家人收拾了些行李,匆匆上路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披星戴月,风尘仆仆。过惯了富裕日子的三人自然吃了不少苦头,但好歹是平安到了夫人弟弟家。夫人家弟弟姓齐,齐老板器宇轩昂,容貌与孙夫人十分相似。他携着一端庄貌美妻子,摆宴后遣去下人,亲自迎接。

“妹妹多年来辛苦了,”夫人抿了口杯中香茶道,“你这茶庄真是不凡。我们三个破落之人,倒是给你们添了晦气。”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齐老板摇摇头,看了一眼孙员外,道:“这些年,哥哥过得可好?想当年,只因那门姻亲,齐家可真是鸡犬不宁。多亏了孙员外与你我二人私下密谈,最终大家才能各得所需。你我一母同胞,相貌相似、自幼感情也深厚。如今说那些客气的做什么。”
孙夫人道:“只可惜我并非极端俊美的男子,扮作女子妆容,也只能算平庸之辈。这么多年竟未被人识破,也真是侥幸。”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时,孙员外插话道:“这并非侥幸。多亏你甘愿在他人面前少言寡语、故作冷淡,且日日深居简出,才无人能识破啊。这令我深深愧疚……”停了停,他以茶代酒、向齐老板举杯道:“说到此事,倒是齐老板不易啊!齐老板多年女扮男装,只身闯荡,今日得了这么大的家业,必定极为辛苦。”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齐老板摆摆手,笑着拍拍身边妻子的手:“不易倒是的。面相还好说,可我身形单薄,不比男子健壮,且脸上不能生出胡须。多亏当年认识了她,她曾行走江湖,擅长易容之术,才帮我守得秘密。哥夫,我倒好奇,早就有人知晓你不喜与女子亲近,你如何……”

孙员外和夫人笑盈盈看向那俊俏的“男宠”,此人被取小名为犀儿。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先前,我也十分苦恼此事,”孙员外道,“她落得那等地步,我看不下,便把她带回府中。我是想着,被卖为奴的女子难免受人欺凌,即便是当时府里家丁也不能放心。我叫她继续以男子装束示人,她身形挺拔、眉目俊朗,外人以为她是少年,还当她是……被我藏于府中的男宠。”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孙员外面露羞怯,看了看夫人。夫人昔日在家时,除了私下与员外独处,极少讲话,生怕被人识破,现在自己妹妹家里,便随意了许多:“犀儿来了之后,我们行事反倒容易些。她住在厢房,可夜里时,佣人们都以为那是我。”

犀儿足比齐老板高出一头,此时依旧是一身斯文后生打扮。她咧嘴一笑,道:“员外和夫人也不怕羞。你们常常闹到月过中天,更有时天蒙蒙亮、别人才醒来梳洗时,你们也……当年我年纪那么轻,还没有喜欢的男子呢,就听你们在那里……我没办法,又觉得羞,就只能唱唱小曲遮盖那些声音。”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齐老板和妻子哈哈大笑,孙员外和夫人也只好给犀儿多夹些菜来赔礼。这两家人从此相处在一起,个把月后,便想起早该为犀儿寻摸如意的夫君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1-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matt于2013-03-22 17:51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