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梅林 >> 晋阳王府 >> 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絮言絮语 终于补完了
屠紫衣送燕漪回到秋思园后,赶紧去找王爷的踪迹。没在秋思园,也没在昭武堂,他略略一想,就往冬雪园的方向赶去。
王爷心中所重视的,也不过是妻子儿女。萧夫人和燕湄既然不在秋思园,就必然去了冬雪园。毕竟萧夫人平时和朗月园的大公子没什么来往。
他这一猜倒是猜对了,可是冬雪园的境况,却是他怎么猜想都猜不到的。
他进门的时候,也是满地侍卫的尸体,几个婢女在嘤嘤的哭泣。
“王爷在哪里?”他抓了其中一个婢女问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婢女哭得说不出话来,往槿娘的住处指了一指。
屠紫衣赶紧放开婢女,闯去屋去。
然后就看到王爷抱着小满站在窗前,而他身后,是面无人色的萧玉容,和两具尸体。
屠紫衣叫了一声“王爷”,然后蹲下身去检查尸体。
王爷冷冷地道:“不用了,紫衣。本王已经查看过了,是槿娘和……和小湄。
他冷静的可怕,屠紫衣听着就难受。赶紧劝道:“王爷节哀。人死不能复生,我们现在重要的是查出凶手,替他们报仇。”
“不必查了。”燕毅回头,盯着屠紫衣道:“凶手已经承认了。”
燕毅的目光中含着愤怒和谴责,却冷如冰凌。屠紫衣被他看得心中一凛,忽然就明白了。
他屈膝下跪,把手中的长剑递给了燕毅:“王爷,今日之祸,始于紫衣当时的一念之仁,紫衣愿意,以命相偿。”

他等着王爷动手,等了半天也没动静。正想抬头询问,却听见燕毅道:“你去一趟刺史府,让李捕头过来。”
“王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王府出了这么大的事,总是要告诉官府的。”燕毅似乎笑了一下,笑容几近于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于是屠紫衣就按照王爷的命令去报了官。随后和前来查案的李涯一起,清点王府的死伤人数。结果发现主子们死了一大半,而侍卫和婢女们几乎全灭。总管傅诚,医官梅牧之,各院的管事,都死在了房中。侍卫们多死在了院子里,而只有冬雪园有三个婢女幸免于难。
在李涯的安排下,还活着的主子们,都被集中到了昭武堂。
王爷燕毅,郡主燕漪,大公子燕清,萧夫人玉容,和小公子燕满。仅仅就剩下了这五个人。其中燕清还在昏迷不醒。
还有王爷当初带上山的那一队侍卫,二十人,以及燕漪带过去的侍女三人。满打满算,整个王府所幸存的,也就三十一人。
屠紫衣冷静下来后,就吩咐十个侍卫待在昭武堂保护王爷,其他的跟随他一起去收拾尸体。现在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王府里一下子死这么多人,如果不赶快处理尸体,恐怕会引发瘟疫。
李涯带了两个仵作,对于王府的下人,只能一边验尸,一边撒上石灰,用席子包了,用马车运到城外安葬。至于燕清的小妾碧玉,王爷的夫人槿娘,还有二小姐燕湄的遗体,他们也不敢随意处置,只得先放在冰窖里,然后去向王爷请示。
燕毅说:“本王已经叫人去定棺材了,你们把遗体保护好,待到安葬之时,本王要让凶手以血还血。”
屠紫衣默默地退下了。
时至今日,他已经无法再为阿奴说一句求情的话。

次日燕毅就让屠紫衣对所有死士下达了对阿奴的格杀令。只要抓到,生死不论。屠紫衣去找了司徒金澜,追问阿奴的去向。
司徒金澜笑道:“我怎么知道他去了哪里?他不是一直跟着你么?”
屠紫衣没搭话,只是上前按住他的左肩。一用力,血就透过衣裳渗出来了。 “以你的功夫,能伤你的没有几个。”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司徒金澜只好承认道:“我和阿奴是交手了,不过若不是为了护着燕清,他还伤不到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之后他就告诉屠紫衣,昨日他和阿奴在朗月园大公子的屋里交了手。他受伤了,但阿奴也受伤而退,以他的伤势,应该跑不远。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阿奴确实没有跑远。
他甚至没有离开王府。
受伤离开朗月园后,阿奴就知道自己跑不掉。于是当机立断去了重露园。先随意的包扎了一下伤口,之后他杀掉了一个暗卫,埋在重露园里,接着就换了暗卫的衣服,用黑布包了头发,偷偷潜伏进了昭武堂。托燕毅之前让他随侍的福,他熟知昭武堂中暗卫接头、换班的暗号他,何况暗卫之间几乎不用语言交流,因此潜伏起来毫不费力。
他的目的,当然是杀掉燕清。可惜这几天王爷时刻都陪着自己昏迷不醒的儿子,让他没法下手。
燕清依然昏迷不醒,燕毅就像普通的父亲一样,焦虑得夜不成眠。
阿奴坐在屋顶上,看着燕毅伤心、愤怒、呵斥下人,还有发誓要杀掉凶手,心中空荡荡的,似乎一点情绪都没有了。
他唯一在思考的,是自己的计划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他仔细算过药量,燕清不可能现在还活着的。而秋思园那里,他明明给了燕湄解药的,为什么燕湄还是死去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守了三天,这三天里,看着王爷亲自安排丧事,安抚亲人,不眠不休,也看着屠紫衣和李涯一起几乎把王府翻了个底朝天,来寻找他的行踪。王府里的下人,除了王爷带出去的那几个,几乎都死了,连奴隶院子的奴隶都没有例外。但是,把所有的尸体集中之后,李涯他们还是发现,少了几个人。一个是奴隶院子的陈墨,还有两个是沈朗和山药。

第三天的晚上,阿奴还是没有得手。更加悲剧的是,他发现自己受的伤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重。三日滴水未进,加上往日的旧伤如今的新伤,让他全身都几乎被冷汗给浸透了。
也许燕清命不该绝吧……
那这样昏迷着也行,一辈子不醒来,也不过是个废人。
阿奴最终,还是放弃了给他补上一刀的心思。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然后,他准备去做,生前该做的最后一件事。

=======
萧玉容带着小燕满睡在昭武堂的东厢房里。 这几日她其实也没有怎么合眼,常常一闭上眼睛,就想起了聪明懂事的女儿。燕湄是如此的懂事,以至于为了给燕家留个后,而选择了自己去死。作为母亲,她甚至痛恨燕湄的懂事,冬雪园的那一对母子的生死,和秋思园又有何干系?
但是事已至此,她也只能好好照顾小满了。燕满已经失去了娘亲,而且他的存活,是自己的女儿用命换来的,她不能辜负小湄的牺牲。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半醒半寐之间,忽然听到了轻轻的敲门声。
萧玉容一惊,连忙问:“是谁?”
外面没有回答。
萧玉容疑惑地起身,走过了去开了门。一身黑衣的白发奴隶,静静地站在门外。完全出乎萧玉容的预料。
她吃惊过后,不由训斥道:“你还回来干什么?送死么?”
阿奴道:“我只是来问一件事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想问为何小湄死了是不是?澈儿啊,你以为一切都在你算计之中么?”
阿奴后退了一步,“你为何知晓……”
“我是小湄的娘亲,你以为她会瞒着我么?是,之前她是瞒我了,我也是疏忽,这么多年都没有注意到你是澈儿。但是你给大家下毒,又把解药给小湄的时候,就该明白我也会知道你的身份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萧夫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不该叫我夫人,无论如何,我都是阿萱的姊妹,你的姨娘。”
阿奴咬了咬唇。
萧玉容凄然道:“是我没有看好你,让你变成了今天这般模样,所以失去小湄,是我活该……”
“姨娘!”阿奴截断了她的话,面对她屈膝跪了下来,“姨娘,小湄走了,澈儿不指望您原谅我,所以我只是来问一下为什么,还有……”他双手递上匕首,“澈儿愿意为小湄偿命,请姨娘动手。”
萧玉容接过了匕首,轻轻抚摸着锋利的刀刃,道:“小湄是懂事的孩子。她想要给燕家留后,而你只给了她两颗解药。所以她把一颗放在茶水里骗我喝下,然后把另外一颗给了小满。”
原来是这样。阿奴默默抬起头,看着萧玉容一脸悲伤的样子,闭上眼,扬起了头。“您动手吧。”
萧玉容举起了匕首。
寒光闪过,阿奴只觉得肩头一痛,便睁开了眼睛。看到那把匕首,从左肩插入,还在微微颤抖。
萧玉容松了手:“ 这一刀,是为小湄报了仇。你走吧,从今往后,走的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了。澈儿已经死了,对王爷,对你我都好。”
阿奴怔住了。

这时却听见燕毅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他走不了。”
“王爷?!”萧玉容慌张地把阿奴挡在了身后,“王爷您怎么来了?”
“哼。”燕毅冷笑着从门外跨进来,“你这畜生,你以为你混在暗卫里我就抓不到你了么?告诉你从一开始本王就知道你的行踪了,只不过是想要看看,你还想做什么勾当?”
“玉容,让开!”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王爷,”萧玉容丝毫不动, “不管他做了什么,他都是您的儿子!”
“本王没有这种儿子!”她的话,对燕毅来说,无异于火上浇油。

阿奴站了起来,“姨娘,您让开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坦然地面对着燕毅道:“我既然决心下毒,就没有打算活着走出王府。这些年,很多事情,我错了,所以我不怨。但是另外一些事情,本不是我该承受的,所以我也绝不原谅。走到今日,王爷您还是认为,这一切,都只是我的罪过么?”
“王爷!”萧玉容扑过去,给燕毅跪下了:“王爷,算是玉容求您了,澈儿他毕竟是,公主的骨肉。”
燕毅低头,看着苦苦哀求的侧妃,“湄儿是你十月怀胎生下来的,难道你要让她枉死么?”
“不对,王爷。”萧玉容摇头道:“小湄不会怪澈儿的,小湄临终前说过,冬雪园的奴隶是她的哥哥燕澈,她不怪哥哥,也希望你我都不要怪他。”
“那燕清呢?槿娘呢?王府中那些无辜的下人呢???”燕毅愤怒地吼道:“他们有什么罪过,要以命来偿??”

“爹爹,姨娘……你们……”燕漪站在门外,吃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她也住在昭武堂里,萧玉容的隔壁,所以这边的争吵声,都传了过去。她虽然之前就隐约猜到了阿奴的身份,可是亲眼证实,却是另外一种滋味了。她的兄长,那个正直善良、乐观开朗的世子燕澈,居然至今还活着,如此卑贱而又痛苦的活着……
“父王。”她含着泪,也跟着跪下了,“父王您说过,把阿奴赐给女儿作为陪嫁的,女儿今日求父王遵守诺言。”
阿奴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看着苦苦哀求王爷饶恕自己的萧夫人和燕漪,看着门外带着暗卫的屠紫衣,还有被惊醒了,正在哭泣的燕满,忽然觉得这一切,是如此的可笑,荒诞。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抬起头,最后看了燕毅一眼。
然后拔出肩头的匕首,迅速而又决然地、插入了自己的胸口。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第二卷完】
梅林于2018-01-07 22:05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