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那不勒斯的甜点 >> 【莫延X柯洛】后知后觉 >> 後知後觉 (18.0……part 5)      
後知後觉 (18.0……part 5)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目录 上一页
*自我感觉良好!这次绝对够分量了!!!*  =o o=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後知後觉 (18.0……part 5)
骨髓配对的进展一直很不顺利,毕竟成功率低,如大海捞针,机会微乎其微,谈何容易?尽管彼此心里都清楚这麽一个事实,可小念在对著我们的时候,从来没有任何怨言,反而常常鼓励我们,要谢炎和我别担心,仿佛得了白血病的人不是他。看著小念的故作坚强,我心里越发难过;好几次在夜里,我都惶恐地梦见小念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脸上蒙著白色的被单;醒来的时候,枕边总是湿的。日子过得提心吊胆,我很怕哪一天,小念就像电视剧上演的那样,突然就去了,永远回不来了。他还没到不惑之年,才刚刚体会和谢炎心意相通的幸福圆满,才刚刚体会为人父的天伦之乐,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情在等著他去看,去做,去体会,怎麽可以这麽早就走?然而骨髓配对的事情却迟迟无法解决。就在我们都快要绝望的时候,T城院方传来了令人振奋的好消息:出现了新的志愿者!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高分辨率配型都相合。”主治医生徐医生看著我,一脸宽慰。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真的吗?”好消息来得太突然,兴奋之时,我又想起了之前的那个志愿者,心底难免有些後怕,不知道这次会不会又是空欢喜一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徐医生看出了我的疑惑,安抚般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别担心,柯先生,这次的志愿者非常配合。我们和他说舒念先生情况紧急,需要尽早安排手术,他也很爽快地答应了,你不用担心。”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嗯,”我点了点头,可是……
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那种被人给了希望又放空的感觉实在太可怕,像是刻在了骨子里,让人难以轻易释怀。“……我还是想见一见这个新的志愿者。”
这样万一到时候又出了什麽突发状况,我们也好应对,不必再这样惊慌失措,手忙脚乱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明白你的忧虑,柯先生,”已是知命之年的医生笑了笑,带著一种稳定人心的力量,“只是,这样不妥当。”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为什麽?”

“首先,除非捐赠者同意,不然他们的资料是保密的。”
“难道我们想当面答谢也不可以吗?”
“是的。这次的捐赠者已经提出了希望身份保密的要求,所以院方是不能安排你们见面的。”
“……”
“再来,你们虽然是出於感激想要当面答谢对方;不过,这样也许会给捐赠者造成精神压力,你们也不想把人吓跑了,不是吗?”医生又笑了笑。

尽管徐医生分析得句句在理,可我心里还是忐忑,始终无法安心;张了张口,刚想说些什麽,医生又开了口,“更何况,这次是捐赠者自愿来医院做体检,主动提出骨髓配对检测的,又有什麽理由要反悔呢?”

“是对方主动提出的?”
这是怎麽回事?

徐医生点了点头,“对,起初我们也吓了一跳,觉得哪有那麽巧合的事情;偏偏化验结果一出,竟是罕见的高分辨率配型都相合的情况,连小朱都连连称奇。”

诧异之余,我更是疑惑:骨髓配对又不是测体重量体温,匹配的几率小之又小,几乎为零,怎麽会有人专程上门来做配对测试,还这麽凑巧,是这样理想的结果?除非……一个念头在脑海里突然闪过。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会吧……我被这个念头先是吓了一跳,随即忍不住想笑:又不是电视台的八点档,哪有这麽戏剧化的事情?

尽管我向来不信神佛之事,可也觉得,这一定是因为小念平时乐於助人,心地善良,所以善有善报,用西方的说法,那是a mercy from god.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突如其来的骨髓捐赠让我有些疑惑,不过无论如何,至少小念是有救了。既然志愿者的资料都是保密的,多想无益,倒不如好好思考如何让小念更快治愈白血病,恢复健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虽然移植手术一日未进行,心里始终无法不忧虑;然而相比起前些日子的那些近乎崩溃的绝望,眼下的情况明显是好太多了,夜里也不再做噩梦了,算是稍稍松了口气。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也许是因为这几天睡眠质量提高了,又或许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那天在公司里碰见莫延,他主动和我打了招呼,“喂,有什麽好事吗?”

看著莫延略带好奇的模样,想著终於出现了骨髓匹配的好心的志愿者,我忍不住笑了起来,恨不能把这个好消息与全世界的人一起分享,“找到新的志愿者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哦?”
“高分辨率配型都相合,这次很顺利,对方非常合作,医生说尽快要安排手术。如果成功,小念就会痊愈了。”

“哦……”
“我也没想到会有这麽好的运气。小念几乎都要放弃了。你也知道,好容易再找到相合的,又害怕那人反悔,等的时候有多难熬。如果一直找不到,我都不知道我会怎麽样……”虽然手术还没进行,但新的高匹配率捐献者无疑是我们的一颗定心丸;心里实在雀跃难耐,原来我兴奋起来也这麽能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嘛。”
“真想能当面感谢他。可惜捐赠人的资料是保密的。”
“……”
“舒念这下会好起来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莫延一脸的无趣,意兴阑珊地翻著眼前的文件,甚至还打了个呵欠。再怎麽迟钝,我也该察觉出他对这个话题的不耐烦。也对,他和小念本就没什麽关系,莫延又是那种自扫门前雪的类型,小念的病情於他而言,自然是无关痛痒的事情,更何况他并不待见小念;忽又想起前些天他的那几声冷笑,我很是失望,也有些感慨:“你是体会不到。自己真的需要的时候,才明白捐赠的人是有多伟大。”

“那不是伟大,是愚蠢。”莫延没好气地来了句,头也不抬。

我实在讨厌莫延这种口气轻蔑的冷嘲热讽。就算再不喜欢,毕竟舒念从没做过什麽对不起他的事,何况现在是生死攸关的当口,他不鼓励也就算了,何必说出这种话?我有些生气,本想反驳几句,可转念一想,和他这样言语刻薄的人,我又还能说什麽?不过是引起一番争吵罢了。我们的关系原本就很僵了,何必再火上浇油?想了又想,我最终还是把话咽回了肚子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由於捐赠者的配合,手术的日期很快就敲定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移植前为了清除体内的异常细胞,小念需要接受预处理的治疗,身体和精神状态不太好,好几次去探望的时候,他都昏昏沈沈地睡著。谢炎坐在一旁握著他的手,安静地看著小念的睡脸,偶尔替他拉拉被子,掖掖被角;见我来了,便立刻摆出一副捍卫城池的样子,一脸预警,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虽然还没进行手术,不知道最终的结果会是如何,但好心的捐赠人的出现,还是给大家带来了莫大的希望。谢炎衣不解带的守在小念身旁,自然也就没有我能插入的空间;何况,事到如今,我也再没有想介入的念头;只要小念健康幸福,其他的就都无妨了。

於是回公司的次数也渐渐多了起来。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结果这头才刚回公司,那头就被Vivian告知,说莫延请假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怎麽突然请假了?”我停下脚步,看著Vivian,“他不舒服?”
“你不知道?”Vivian很是惊讶,“说是因为心情不好,情绪郁结什麽的,不利於工作,所以请了假。本来人事部的Jimmy是不愿意的,可是李助理说他跟你说过了,你也同意了,所以Jimmy才批了假。”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不知该说些什麽。
“Jimmy一直抱怨,说李助理实在太闲散,不好好工作,偏偏挑这麽关键的时候往外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算了,”我摇了摇头,接过Vivian递来的文件,“反正现在我也回来了,李助理的工作就交给我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忙得过来吗?”Vivian有些怀疑。

确实,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没来公司,有很多文件和正在进行的企划细节需要再三斟酌,仔细考量,我自身都有些自顾不暇,更别提莫延身处要职,需要经手的事务也很多;可是……

“没关系,我来就好。”
虽然早已明白不该再对莫延抱有什麽不必要的期望,可是,我还是希望,至少,在别人眼里,他还是那个自信满满,能力超群的商业精英。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托工作量骤增的福,很快的,两个星期过去了。

这期间小念进行了移植手术,结果很成功;如今要做的,就是安心养病,观察期内没出什麽问题,很快就可以出院了。莫延也从旅游回来了,不过貌似这趟散心之旅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他仍是疲倦的姿态,很是懒散,甚至可以说是变本加厉,动作迟缓。人事部主任Jimmy很是看不惯这样的莫延,一有机会就对我抱怨,说李助理这样的工作作风会给公司内部带来很不好的影响;虽然明白他说的句句在理,莫延确实是过分了,可不知怎麽的,就是不爱听,但也不好反驳什麽,只能点点头,由得他抱怨,对莫延的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天在办公室里,莫延对著半天没翻页的文件又是按胸口又是揉腰,我实在忍不住,有些好奇,又有些担心,“你怎麽了?”

“啊,我啊,腰酸。”

我看著莫延,他回视著,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我没有精力也没有兴致去猜测他笑容背後的真正意义,想必也不是什麽让人愉快的意思。於是对话再次不了了之。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终於到了小念出院的日子。
实在是高兴,於是我们“买通”了徐医生他们,在病房里开庆祝会。

我也邀请了莫延,他自然是不愿意,一脸的别扭;可是那样欢庆的气氛,再想著这些日子里彼此之间的氛围,我很希望他也能去感受一下,不要再成日的闷闷不乐,也好藉此机会让我们之间的关系能有所改善。他实在拗不过我,只能答应了。



病房里很热闹,连陆叔叔,辰叔,林竟和卓文扬都来了。大家高高兴兴地喷彩条,吹蜡烛,切蛋糕,倒香槟,气氛和乐融融。小念有些受宠若惊,脸都红了,手忙脚乱地应付著周围人们善良的关怀。莫延远远地站著,靠著房门,一脸兴致缺缺地吃著蛋糕,丝毫不见任何喜气。我心里忍不住有些难过,为什麽他看起来总是那样的闷闷不乐,对什麽事都漠不关心?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有人推门进来,用力过猛,几乎把他夹在门後。莫延吓了一跳,像是受了惊的兔子,那神色让我忍不住偷偷笑了笑。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来人是医院资料登记处的医生。他神色严肃的走到我身旁,悄声对我说:“柯先生,捐赠骨髓的人我们联系不上,他登记的资料是假的。”

连资料也是假的?自我保护到这种程度,著实让我有些意外。也许是见我神色不对,小念关切地看著我,“怎麽了,柯洛?”

免得小念以为又发生什麽事了,我笑著解释,“我本来要把那个捐献骨髓的人请来。哪知道完全找不到,他不仅跟医生要求保密,就连登记的资料也都是假的。”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大家都有些诧异,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真是怪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会不会是不想被人打扰?”
“但这样我们会一直觉得很亏欠。总该表示一下心意。”
“有的人就只是想做好事而已吧。”
“无名英雄哟。”

正纳闷著,病房的门又开了,我抬头看去,是徐医生,“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门後的莫延又被夹了,一脸的怨色;还没等我开口提醒他,门第三次打开了。这次好像是撞到了头,莫延捂著额角,远远看著,像是低声骂了句什麽。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对不起对不起。”年轻的骨髓采集医生一脸歉意;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徐医生在一旁介绍来人,“这位是帮忙采集骨髓的朱医生……”

莫延像是听到了什麽,抬起了头;
看见莫延,朱医生一脸惊喜,“你也来了?都说怎麽也联系不到你,我还以为你是不想跟病人见面,才要留假地址呢。”

不大的话语声响像是平地里的一声惊雷,吵闹的病房里瞬间静了下来。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消息来得太突然,我一时反应不过来,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也来了?都说怎麽也联系不到你,我还以为你是不想跟病人见面,才要留假地址呢。”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
秘密捐骨髓的人,是莫延?

这个想法如电流般划过全身,身体忍不住有些颤粟。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空白的大脑试图整理这突如其来的讯息;偏偏心脏跳动的节奏又是那样的快,那样的清晰,一下一下,像是敲在耳膜上一样,嗡嗡作响,根本无法思考。



难以忍耐的静默里,终於听到莫延干笑著提醒的声音:“你弄错人了吧。”
朱医生一愣,神色尴尬,硬是挤出了几声笑声:“啊,抱,抱歉,我记性不太好,哈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然後是两个人怎麽听怎麽别扭的笑声。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又过了那麽几秒,莫延终於止了笑,对著满屋的视线,神色仓皇,“我有点事,先走了。”
开了门,下一秒,他的身影随著一声“啪嗒”消失在了门後。

-----------------------------------------------------
hurray!!!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终於写完鬼见愁的18话了!!!
终於可以告别白血病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殇爱于2009-09-28 21:04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