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越舞风 >> 意难平之生死道 >> 杀人放火金腰带      
杀人放火金腰带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絮言絮语 搬搬搬,全部搬,免得哪天JJ真挂了
日落黄昏,残阳如血。
叶明昭坐在阁中,望着远处延绵的山峦,和那渐渐下沉的夕阳,独自饮酒。北风刮过,吹得他的衣襟迎风作响,他却好似全然感觉不到寒冷,静静地凝望着远方,深幽的眼中泛不起一丝波澜。
这一场险死还生的凶险劫数,却意外地刺激了他消逝已久的记忆。
阴阳界,在生死之间游走,当他终于从鬼门关挣扎回来的时候,那些曾经失去的过往,渐渐回到他的记忆中。
记忆从未真正消失,它们只是深藏在他的灵魂深处,纵然被深深掩埋,却始终存在。
花连华拿着斗篷过来,远远就看见暖阁中那黑色的人影。猎猎北风中,落日的余晖照在他身上,落下一条长长的影子,令那黑色的背影,透出一种萧瑟的寂寥。这往日熟悉的身影,不知为何,此刻竟好似有些陌生。花连华只觉鼻子猛然一酸,急忙伸手擦了擦眼眶,确定没有异样,这才继续向前走去。或许是听到脚步声,那人回过头来,看到是他,回身站起,看着他微微一笑。
“连华,你来了。”
多少年之后,当那些惊心动魄的往事,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遗忘,无论是欢喜还是悲伤,都已淡漠,所留下的只有当时的惘然,但这个黄昏时刻,却始终深深镌刻在花连华的脑海中,永远也无法忘怀。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背对着如血的残阳,那背负着长剑的身影伫立在将尽的余晖下,未融尽的残雪间,黑色的衣襟迎风招展,逆光的笑容里,隐藏不住的苍凉和徜徉。花连华心中有些茫然,恍惚之中,仿佛这整个天地间,唯有自己和他,而他,却即将背负长剑,远行而去,万丈红尘独往,高视而不顾。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用力摇了摇头,挥去这不安的感觉,花连华走上前去,把斗篷披在了他身上,替他系好,这才问道:“你好些了吗?”
“我没事。”叶明昭说。“让你担心了。”
花连华在他对面坐了下来,叹了口气,问道:“这些天,关于过去的事,你想起了多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叶明昭垂下眼眸,看着地上的影子。
“我,想起了我自己究竟是谁……我的父母双亲,还有蕙儿……但是,我想不起在龙翔山庄的事了,我记不起来,那段记忆里发生了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抄家入狱,官卖为奴,包括叶月蕙的惨死,所有这些悲伤的事,他都找回了印象,但关于龙翔山庄的那一段记忆,却依然深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记起他被官卖为奴的事,他甚至知道他成了龙七叶,但在龙七叶这个人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却还是如隔云雾,一片迷茫。
“父亲……”
加入灵剑阁已有五年,可直到今天,叶明昭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大哥御剑行,竟然是父亲叶少卿在世时,结识的江湖朋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叶少卿性好游,喜交友,虽在朝为官,却颇有侠义之风,在民间口碑甚佳。他曾游历江湖,无意之中结识了一位少年侠客,就是御剑行。御剑行不仅有一身好武艺,更加精通医术易术,又心地纯正,救人于水火之中,这些都令叶少卿极为欣赏,而叶少卿的文才斐然,渊博学识,也让御剑行十分钦佩,两人一见如故,结为至交。
那个时候,江湖上并没有灵剑阁,御剑行不过是个一穷二白的流浪剑客。虽与叶少卿意气相投,一路结伴同行游历江湖,也并不知道他竟是当朝户部侍郎。两人分别之时,立下约定,三年之后于江南再见,重游江湖。御剑行万万也没有想到,原以为三年后能与好友相逢,谁知约定之期到来之时,他只收到一本帐簿,以及随账簿附上的一封绝笔信!
等到御剑行马不停蹄一路直奔京城,一切都已尘埃落定。叶少卿夫妇双亡,一双儿女全部官卖。他到处打听两个孩子的下落,想将他们赎出,可谁知,那两个孩子就如同在人间消失了,音讯全无。好友惨亡,连他的子女都无法保住,怀着满腔的悲愤,御剑行怅然回到了江南。明知叶少卿沉冤海底,可他能做什么?他不过是一介江湖草莽,无权无势,又无家财,就算手中证据确凿,要还叶少卿一个清白,也很难如愿,更何况那唯一能够当作证据的账簿,又残缺不全,要替好友申冤,谈何容易。
“如果只是杀人泄愤,那对你我来说,弹指百步取人头,又有何难。”花连华皱眉说:“但能够一手遮天,陷害堂堂户部侍郎,并在天牢里将其暗杀,对方绝对位高权重,是朝中重臣。所谓铁面御史之流,也不过是一枚卒子。大哥说,叶大人的案子非同一般,我们不仅要为他报仇,更重要的是要为他鸣冤昭雪,还他清名于天下,所以必须要用正大光明的方法,江湖暗杀,除非不得已。”
“正大光明的方法?”叶明昭苦笑了。“如今这朝廷腐败,真的有可以信任的人吗?要我说,天下乌鸦一般黑,清流在官场是生存不下去的,不同流合污者,我爹就是前车之鉴。难道真能找到所谓的包青天,还公道于天下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御剑行虽然年长,但他本是游侠出身,又和叶少卿为挚交,在他的身上或多或少地带有一些的理想主义色彩,但叶明昭虽然年轻,却已倍受苦难,面对现实,他的态度要悲观得多。
“我想起当年,我爹刚下狱后,娘亲就带着我到处击鼓鸣冤,可有谁肯伸出援手?大理寺,刑部,能去的地方我们都去了,却无一例外的被赶了出来,那些官吏们,全部都是过去和我爹称兄道弟的所谓朋友,可我爹一入狱,不落井下石已经很对得起我们了!俗话说江湖险恶,可这江湖再险恶,又怎么能比得上官场之万一!”
“明昭,你……”见他说到后来,那双深幽的眼眸里,仿佛燃烧起了火焰,花连华想要劝他,却又不知说什么好。
看到花连华关切焦虑的神色,叶明昭轻叹了一声,平复下激动的情绪,抬起手,安抚地拍了拍对方的手背。“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你放心,我不会再鲁莽行事了。我知道,我是个不省心的人,总是给你和大哥添麻烦,但现在,我已经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不用担心。”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说到这里,他笑了一笑,又说:“再者说,我叶家如今只剩下我这一点骨血,怎能就此断了,若未能延续香火,早早地就到阴曹地府报到,令我叶氏一门绝后,我爹娘也饶不过我。所以,我是绝不会做出找死的蠢事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听他再三的保证,花连华一直悬着的心终于稍许放了下来,微微地笑了。
“你放心,这世上乌云不会永远遮盖住阳光,终有云破天开的一天。大哥的想法或许你觉得不切实际,但他与叶侍郎是挚友,渴望着为他归还清名是人之本心,但是如果……”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握住了叶明昭的手,沉沉地说道:“如果正大光明的途径真的无法实现公道,大哥也不是迂直的人。我们会用自己的手段来达成愿望,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这是他们应受的报应。”
“是的……”
叶明昭低声说:“是的。”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铺路无尸骸。为何这世间恶人横行,却不受半点报应,善良无辜的人却屡遭残害,不得善终?
他要报仇,他一定要报仇,如果正大光明的途径无法得到公道,他不惮用自己的手段,来为自己寻求公道。
越舞风于2018-02-28 14:41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